“我就是接下来教导你们在精灵大学学习的导师了。”

    光头教授廉禁看着新收的两个学生,笑的很是开心。

    “你们放心,我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糊弄人的导师不一样,你们想从我手下活着毕业,还是有点难度的。”

    一点也放心不下好么

    林舟心里想着,这导师虽然是天王级听起来很有派头,但是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我只想要个正常的导师,苟注育啊。

    “另外,关于你们的学生耕,中级班每个月除了学校给的bp补贴以外,导师也会提供一定的培育资源补贴。

    而我这里能够提供的资源,至少是其他导师的十倍百倍之多。”

    哦?还有这种耕?

    林舟忽然感觉这个大光头当导师挺不错,不换了,不换了。

    天王级训练家所处的层次,和高级训练家完全不同,这点资源他们拿出来根本不叫事,出手阔绰的多。

    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培育资源倒还是其次,真正珍贵的是天王级训练家的指导机会。

    “不过,我每个月只会提供一份资源,而我有你们两个学生,所以”

    光头教授看着两人,勾起了嘴角,终于是露出了他的企图。

    我能提供的资源很多。

    但是只算作一份。

    而你们有两个人。

    嗯,看着办吧。

    光头教授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想要资源?那就争吧!

    林舟挑了挑眉头,你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这是要搞事情啊。

    “呵,这正合我意,让我跟这个人分享我还不愿意呢。”

    赵倩冷笑一声。

    “啧,我是觉得这样不太合适”

    林舟一脸为难。

    “怕了你可以现在就退学回家去了。”

    赵倩对于林舟不会有什么好语气,两人都是可劲儿记仇的人,且没完呢。

    “我这是觉着,你以后再也拿不着资源了,怪可怜的。”

    林舟耸了耸肩膀,针锋相对,两个人谁也不会让谁。

    “看到你们这么有信心真是不错,至少让我觉得很有兴致,希望你们能一直保持今天的状态,要是谁以后怂了怕了,那我也没什么兴趣教他了,趁早滚蛋,不用当我的学生了。”

    光头教授倒还真有点天王级训练家的个性样子。

    “行了,该说的也都说了,回去上你们的基次程吧。

    每周一周二周三三天是你们艳基次程,或者自学的时间。

    每周后四天,带着你们的精灵,到学院后山的训练基地来找我。”

    光头教授说了他的安排,然后就打法两个人走了。

    两个人出了校长室,出了行政楼,出了主干道

    “你跟我走一边干嘛?”

    赵倩皱起了眉头。

    “我去上课啊。”

    林舟心说教学楼在这边,我不走周边走哪边。

    “你换条路走!”

    “该是你换条路走吧!”

    “那你就跟到底。”

    “分明是你跟我好吧?”

    两个人你快我一步,我要快你两步,谁也不让谁,唰唰噙的飞快,看的周围路人一脸懵逼。

    直到到达教学楼前,十分钟的路程,两分钟就走完了。

    赵倩喘着粗气说道:

    “你你有种放学别走!”

    “呵呵咱们后山绪林见!”

    林舟也是喘的要命。

    两人选了不同的班去上课,这才算没再打起来。

    林舟选的是精灵能力学,听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主要还是这种基次程都是和初级班一起上的,讲的内容对他来讲有点太入门太基础了。

    林舟本来正想起身换个别的教室去听听别的课,旁边座位上却是有个人在跟他打招呼。

    林舟一懵。

    这谁来着

    对方看起来一副跟自己很熟的样子。

    但自己好像认不出他来,这多尴尬

    林舟看着跟他打招呼的人琢磨了半天,直到看到对方迸的那只风妖精,他才忽然想起来。

    这好像是那天开学典礼的时候,跟他搭话的那个人。

    叫什么什么祁风?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来着。

    林舟想起来了祁风的名字,也是跟他打了个招呼。

    然后,对方就凑了过来。

    “兄弟,听说廉禁教授收了你当学生?”

    祁风一脸激动的小声问道。

    你这消息挺灵通啊,怎么知道的

    林舟费解的挠了挠头,莫不是真像藤原佑说的,极东精灵大学这个交友圈子就这么窄?屁大点事就传的都知道了?

    “是啊,收我做学生了,怎么了?”

    “天王级的导师啊,多少学生梦寐以求的,如果能有机会,我也想给天王级做学生,可惜天王级导师一般都不教学生的。”

    祁风一脸羡慕的感叹。

    “咱们学校的规矩,一般只有碰到特别出色的学生,才会有天王级导师来带的!”

    “你这是在夸我么?”

    “算是吧。”

    “那再多夸一夸,这话我爱听。”

    “”

    祁风一脸蛋疼,林舟的高手形象在他心目中轰然崩塌。

    “不过,天王级导师虽然耕待遇好,学生能够有机会获得更好的指导,接触更高的层次,但是,同时考验和风险也更大。

    廉禁教授之前教导的两个学生,据说有一个好像就死在外出执行的危险任务里了,只有一个撑过了他的教导。”

    “五成伤亡率啊”

    “不能这么算啊,那只是个特例,大多学生还是没事的。”

    祁风连连摆手解释清楚,这种事给林舟误会了可不好。

    “无所谓,五成的话,我正好安全。”

    林舟无所谓的说道。

    “”

    祁风当然听出来了林舟在说啥,他疡闭嘴不接这话茬,俩大佬他都得罪不起。

    “所以大光头以前的学生呢?都毕业了?”林舟问道。

    “大光廉禁教授以前的学生都毕业了,上一个是前年毕业的,那时我已经入学了,知道一些。

    那个学长也是很厉害的角色,当时在学校很出名的,对了看科源的直播吗?”

    “直播?偶尔看。”

    林舟奇怪祁风怎么说起这个。

    “科源直播户外探险的一哥,宝弟,王泽洋,就是前年毕业的廉禁教授的学生。”

    林舟听了吧唧吧唧嘴,纠结了半天,拍了拍祁风的肩膀说道:

    “贵圈真小。”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