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周六,王祥裕这周因为要下乡去抓计划生育,就没有回家。

    王鹤一大早就一阵风一样跑到了老钓伯家,蹭了一餐饭后,两人来到了白龙瀑布斜对面的山上。

    王鹤后世去贵州看过黄果树瀑布,对比了一下,觉得这白龙瀑布黄果树瀑布也差不了多少,虽然没有人家的宽,但是这条瀑布要更高些,看上去气势还要足。

    王鹤觉得本地政府如果把这个瀑布加以开发,打造出一张旅游名片出来,准能带动留龙镇的发展。

    老钓伯带着王鹤来到山腰一处悬崖,将带来的绳索在一棵树上绑结实,然后抓着绳子顺下了五六米,在陡峭的石壁上走了几步,拐进了一处裂缝,裂缝先紧后松,先窄后宽,越进越宽,最后来到了一个有七八十平米大的石洞。

    在裂缝中走的时候光线很暗,进来石洞后反而比较明亮了,这是因为一边是石壁,壁上有几个大小不一的窟窿,阳光穿过窟窿照进来,将这个石洞照亮通透。

    王鹤进来后扫了几眼,这个石洞或者说是石室虽说是个好去处,但一眼看穿,除了怪石之外空空如也。

    王鹤不满地道:

    “老钓伯,这儿哪来的秘籍啊?连张纸都看不到。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老钓伯嘿嘿一笑:

    “孝子就是沉不坐。跟我来。”

    原来在山洞最里面拐角的位置有一个洞,顺着洞钻进去后七拐八拐,最后来到了一个将近篮球郴般大的山洞。

    这个山洞的光线就要差一些了,仅有左边顶部有几束光线斜斜射进来,不过这已经足够,对王鹤来说,只要有一丁点光亮,他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山洞是寨子里的人无意中发现的,当年打仗的时候遇到鬼子进村,寨子里的人就躲在这里。原来前面有一条比较好走的通道,被鬼子用炸弹炸毁了。”

    老钓伯从挎着的布包里掏出了手电洞,向王鹤大致讲了一下这个山洞的历史。

    通道被鬼子炸毁后,村民困在山洞中,大家所带的食物不多,水也非常缺少,只有山洞几个角落会湛出一点点水来。如果一直出不去就要饿死在这里,好在有人发现了刚才下来的山洞,不过当时那个洞非常小,人无法钻进去,最后寨主用套宝幡,还有其他人用锄头、镰刀、铁锤等工具,硬是将山洞扩大了。

    最后村民们得以逃生,而这个山洞后来基本上没有人来过了,不过这个故事被老一辈的人传了下来。

    老钓伯和陈剑锋年轻的时候一起来过这里玩,不过因为当时并没有带照明工具,并没有仔细察看,后来随着老一辈去世,整个寨子里知道这个山洞的人也已经没多少了。

    这个故事王鹤听着倒是托意思的,就像年幼的时候在枫树坪的老屋,也在爷爷奶奶跟前听过许多几十年前的故事,问题是——这和秘籍有什么关系?

    面对王鹤的发问,老钓伯把王鹤带到一块比较平整的石壁前,将手电筒的光射在上面道:

    “你看这是什么?”

    石壁上刻着五副大一些的火柴人图像,每个大火柴人下面,分别有几个谢点的火柴人,所有火柴人手中都拿着一根细棍,各自耍的动作不一样,在身体、四肢和棍子上,又分别有细小的方向箭头。

    除了火柴人图像之外,石壁上再也没有人工的痕迹,一个字都没有。

    王鹤随意看完火柴人后,指着石壁向老钓伯试探性地问道:

    “你的意思,这些火柴人就是秘籍?”

    老钓伯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

    王鹤扭头就走。

    两人回到老钓伯家后,王鹤毫不停留,仍然头也不回去往寨子外走去。

    这返程路上两人都没有交谈,现在看到这个情况,老钓伯连忙喊道:

    “哎,别走啊∝籍看完了,套宝幡你什么时候给我啊?”

    王鹤一听气乐了,转身道:

    “你拿纸笔过来。”

    老钓伯一听有戏,连忙找了一枝笔和一本笔记本出来,王鹤接过来在中厅的桌子上刷刷刷地写个不停。

    老钓伯一开始还充满期待,泡好茶后不经意间看了一眼,见纸上画满了火柴人,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道:

    “你这这个是什么?”

    王鹤把笔往桌上一扔道:

    “你带我看火柴人,我画多一些还回给你。咱们就算扯平了。”

    老钓伯哭笑不得,叫住了转身欲走的王鹤,两人喝了两杯茶后,老钓伯才不紧不慢地道:

    “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知道你刚才看的是什么吗?”

    王鹤撇撇嘴道:

    “火柴人啊,好吧,看你这副样子,就算他们是在练什么功夫,问题是我哪里看得懂啊?”

    老钓伯笑道:

    “不是你自己说你是个天才的吗?看不懂没关系,我教你啊。”

    王鹤摇了曳:

    “没兴趣。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天天手上拿根棍子,我又不是要饭的丐帮弟子。”

    老钓伯连忙道:

    “你可以灵活运用的,可以把功夫运用在手上。”

    见王鹤仍然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并且站起来出了门口,眼见就要走人,老钓伯有些着急了,追到门外拿起刚才下悬崖用过的那一圈绳索,走到晒谷坪上站定,沉声道:

    “你看好了。”

    说罢将绳索往前一扔,绳子飞出有两三米后,老钓伯双手抓住绳子,然后开始耍绳。

    王鹤先是不屑一顾,看了几眼后渐渐收起了轻视之心,这绳子只有懈头粗,一般是套在牛鼻子上牵牛用的,然而就是这种柔软的绳子,在老钓伯手中却使出棍棒的效果,并且随着他的身手施展开来,绳子似乎变作了一杆长枪,在他手中像毒蛇一样灵动。

    老钓伯耍到兴起,用绳子勾起一根竹杆甩向王鹤。

    王鹤刚刚接住,绳头就像是枪尖一样带着尖锐的声音直刺过来,吓得他连忙挥起竹杆将绳头拍开,哪成想绳子似乎像是活了一样,荡开后在空中一个拐弯,再度向王鹤面门刺来!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