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尔脚步停住,回头看向寒雪剑客,心中对这个曾经的偶像,充满了厌恶。

    栾云山上其他人,也都不由地皱眉,认为寒雪剑客的行为太低劣,没有大家风范。

    许多崇敬寒雪剑客的少年,都心生不满。

    黄博文见寒雪剑客为自己出头,眼中闪过冷芒,等着看李尔出丑。

    李尔握紧了双拳,咬牙对寒雪剑客道:“你还想做什么?”

    “你险些杀了我师弟,如此狠毒的心肠,若是我不代你家长辈教训教训你,日后,你岂不是为祸一方。”

    寒雪剑客缓缓站起来,体内星能缓缓释放而出,在身体周围缭绕。

    那湛蓝的星能,强度、浓度,远不是李尔、黄博文可以相提并论。

    强大的气势,把整个栾云山都笼罩。

    在场的少年们,连大气也不敢喘,有种被人扼住了咽喉的感觉。

    “糟糟糕了。”

    孙立威一脸苦色,刚刚因为李尔战胜的喜悦心情,是一扫而空。

    冯炎卓一咬牙,低声对李尔道:“别怕他,他不敢杀你。”

    李尔苦笑了下,表现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镇定地盯着寒雪剑客,不说话,也不动。

    “居然还敢逞强。”

    寒雪剑客眼中闪过冷芒,气势锁定了李尔,要让李尔给他跪下,主动认错。

    事实上,他并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压迫一个二星境界修者。

    可是,他要得到一件东西,在黄博文爷爷的手中。

    所以,他只能替黄博文出头。

    但让他附奇怪的是,明明气势将李尔锁定,可李尔不为所动,仿佛没有任何感觉。

    别说二星境界,就算是一重地师,被自己的气势锁定,也不会毫无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李尔,是个不世出的高人,比自己还强?

    这不可能,他只有十三岁,不可能是高人。

    “闵渊兄,依我看,此事就此作罢吧。”

    这时,北风亭内朱鸿章,突然开口,为李尔说话。

    寒雪剑客目光一亮,心帜疑惑解开,原来是朱鸿章帮李尔扛住了自己的气势压迫。

    不过,朱鸿章如此轻描淡写,且不被自己发现,手段着实是玄妙。

    看来,倒是自己,轻视了这个笑呵呵的家伙。

    寒雪剑客回头瞥了眼朱鸿章,沉声道:“朱兄,若是你师弟,险些被人杀死,你会怎么做。”

    朱鸿章讪笑了下,回答道:“刚才的战斗,是黄博文自己发起的,如果真的被杀,那是他技不如人,岂能怪得了对手。”

    寒雪剑客一愣,没想到,朱鸿章居然不给自己面子。

    这话岂不是说,自己度量小,不辨是非。

    赵妍面露不悦之色,道:“朱兄,你这话就不对了,难道闵渊兄为师弟出头,是错的吗?”

    朱鸿章笑了笑,没有回答赵妍的质问。

    寒雪剑客阴沉着脸,正欲反驳朱鸿章,却见李尔已是朝着山下走去,根本没理会他。

    黄博文忙挑拨道:“师兄,李尔竟然敢无视你,若是真让他就此走下栾云山,你岂不成成了源城的笑话。”

    “哼。”

    寒雪剑客冷哼一声,右手朝着北风亭外一指。

    只见他的指尖,释放出浓郁的能量和刺骨的寒气,瞬息之间在栾云山的山顶,形成了一个半球体的冰罩,把整个山巅都笼罩了进去。

    刚刚走到山巅边缘的李尔,被冰墙挡住,无法前进。

    他皱了下眉头,转过身来,目光注视着北风亭帜寒雪剑客,沉声道:“如果你要逞凶,你就杀了我。如果不杀我,你就是王八蛋。”

    听到这话,众人大惊。

    李尔简直太疯狂了,这样的话,无疑是在挑衅寒雪剑客杀了他。

    寒雪剑客眼中闪过杀意,走到了北风亭外,望向冰墙边的李尔,冷声道:“你真的想死?”

    “我”

    李尔正欲开口,陈阳拉了他一把,笑着道:“李尔,你已经通过考核,剩下的就交给我。”

    李尔愣了下,不知陈阳的话,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陈阳一直在观察李尔的行为。

    现在他确定,李尔的品行、性格,都很不错,所以决定帮李尔一把。

    当然,不止是此时,他还要改变李尔未来的道路。

    “你又是谁?”

    寒雪剑客目光看向陈阳,冷声道:“区区三星境界,居然要为李尔出头吗?呵呵,我一个念头,就能让你灰飞烟灭?”

    陈阳撇了撇嘴,对身旁茫然的李尔问道:“永恒岛上,可以随意杀人?”

    李尔低声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寒雪剑客的实力很强,他如果对你出手,你”

    “你回答我的问题即可。”陈阳笑道。

    李尔还在犹豫,旁边的冯炎卓忙道:“不能,永恒岛之上,不得随意杀人。”

    “可惜了。”

    陈阳摇了曳,面露遗憾之色。

    李尔诧异道:“可惜什么?”

    陈阳随意地指了指寒雪剑客,道:“如果能杀人,那我就把他杀了,省得看他装逼。可惜,不能。”

    哗。

    顿时,全郴片哗然。

    “此人是谁,竟敢直接挑衅寒雪剑客。”

    “他疯了吗,这是自寻死路。”

    “李尔有他爷爷的余荫,寒雪剑客未必敢杀他,但此人,寒雪剑客绝不会在意。对寒雪剑客来说,杀一个普通,并不会背负太大的罪责。”

    就在众人惊疑之时,黄博文指着陈阳、李尔,大喊道:“师兄,杀了他们,这些狂妄之徒,是自寻死路。”

    寒雪剑客眼神帜杀意越来越浓,但令人疑惑的是,他并未出手。

    突然,他回头看向朱鸿章,沉声道:“朱兄,你的气机锁定我,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闵渊要杀几个蝼蚁,你也要插手吗?”

    朱鸿章站起身来,走到了北风亭外,正好挡在了寒雪剑客和陈阳、李尔之间,笑着道:“虽然那个人很嚣张,但他们并非十恶不赦。你就这么要杀他们,我实在看不下去∩渊兄,不如给我个面子,放了他们吧?”。

    闻言,旁边赵妍不满道:“朱鸿章,那人扬言要杀闵渊兄,难道你要闵渊兄咽下这口气?”

    寒雪剑客不能完全无视朱鸿章,指了指陈阳,冷声道:“李尔可以走,这个人必须留下,给我跪地认错。”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