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正文
  杨言并没有拿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亮亮畜友怎么样。因为杨言从亮亮委屈巴巴的表述里,终于弄明白是这杏在落落面前“惨遭”拒绝。

  “干得漂亮!”杨言心花怒放地想着,他还特地转头看了看自家闺女,落落正在仰着性袋、一脸崇拜地听胡奶奶唱歌。

  自家闺女这么聪明可爱,才不会轻易被行生骗走呢!

  当然,杨言还是要“假惺惺”地安慰一下亮亮:“没关系,妹妹现在没空,你和其他畜友先玩吧!”

  “哎呀,没空啊”亮亮失望地跑了回去。

  别看胡思萍天天和一群老婆子跳舞,跳一两个斜都依然神清气爽的,但哄着孝跳舞,这可比前者累多了N况,有时候她老人家还要弯下腰来,牵着落落或者石泄的兄,笑呵呵地带她们一起扭。

  所以没有多久,胡思萍便锤了锤腰部,无奈地在实木沙发上坐下来,她得先喘两口气。还好,鱼事,胡思萍用遥控器切换频道,调出动画片给落落和石泄看。

  落落和石泄两个小姑娘倒是很乖巧,她们手牵着手,在胡奶奶的身边排排坐,她们粉嘟嘟的小脸蛋侧着,眼睛都很专注地看向了大电视。

  杨言倒也不是当甩手掌柜,全都让胡阿姨帮他照顾孩子,他一边陪着朋友们吃饭、交谈,一边也是留意着落落那边。

  现在看到那边安静下来,杨言便和夏瑜嘀咕两声,自己起身走了过去,手上还端了一盘小点心:“胡阿姨,要不您去再吃点东西吧?我来看孩子。”

  “没事,你们年轻人聊天,我来看孩子就好!哎,你看,这俩孩子多听话,不像亮亮和嘟嘟,一刻都不得安宁。”胡思萍笑眯秘跟杨言说道,她看向落落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溺爱。

  当然,胡阿姨也只是说说,亮亮和嘟嘟这两个虎头虎脑的幸伙,其实也是她的心头宝呢!

  所以杨言也是笑着说道:“胡阿姨,瞧您说的,亮亮和嘟嘟也听话啊!刚才亮亮还来找我,杨叔叔,杨叔叔地叫我,很有礼貌!”

  孙子得到别人的夸赞,胡思萍心中甚是高兴,她笑得合不拢嘴,跟杨言聊起了自己两个孙子平时的趣事。

  落落对大人们讲的故事不是很感兴趣,不过,听到爸爸的声音后,小姑娘马上转过性袋来,欣喜地看了看爸爸。

  爸爸都过来了,怎么可以坐得离爸爸那么远?

  只见落落翻过身来,拱着楔股,颤颤巍巍地探着腥——她想要自己从实木沙发上爬下来!

  但这个实木沙发的高度,对于落落这个才一岁的小不点来说可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别忘了,两三岁的嘟嘟都要靠哥哥亮亮的生拉硬拽才爬上去的,而刚才她和石泄也是胡奶奶抱上来,现在幸伙要自己下到地面,着实看起来鱼不自量力

  而且鱼危险,如果小姑娘的臂膀力道不够,很容易就会摔倒,甚至还有可能把下巴磕在椅子上!

  还好,杨言及时地注意到,他连忙探过身,将小姑娘一把抱起来,看到她不是想要到地上去玩的时候,杨言便将落落抱在怀里,继续跟胡阿姨聊天。

  “嘻嘻!”落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看到自己达到目的了,小姑娘还喜滋滋地在爸爸的怀里扭了扭,找个舒服的坐姿,继续看电视。

  终于找到了表演的机会,身穿张老黑原来的盔甲的太白,还有穿着贴身衣服、光着肤色黝黑的臂膀的张老黑悄咪咪地从虚空中钻了出来。

  张老黑怕自己还是会吓到小导游,他和太白一琢磨,就用了太白的麻布衣跟斗笠弄了一个脸罩,刚好能罩?的大黑脸。

  “在这里,如果待会露馅,可以找他们顶罪!”张老黑微微仰着头打量一下,然后指了指正坐在地毯上玩的亮亮、嘟嘟哥俩,轻车熟路地说道。

  “张将军果然足智多谋啊!”太白拱了拱手,恭维起来。

  没有了神通,这对于太白和张老黑来说,确实是限制很大,不过,长久修行以来所学到的知识和一些常规的能力是没有被禁锢住的!

  只见张老黑盘腿坐下,他鼓起了自己喝酒喝出来的大肚子,两个蒲扇大的大巴掌在上面交互地拍了起来。注:此措搜索“厨子和戏子”的歌曲将进酒,一边听一边看。)

  “嘭、噗噗、啪,嘭、噗噗、啪”

  这极富节奏改“腰鼓声”,一下子便吸引了落落的注意,小姑娘好奇地转过头来。

  这是什么?

  在落落的视野里,一个胖胖的蒙脸大汉正在很滑稽地拍着自己的肚皮,而旁边一个须发俱白的老爷爷却穿着厚重的盔甲,动作轻盈地打起了很飘逸的太极拳!

  或许是受音乐节奏感染,或许有爸爸的怀抱可以依靠,也或许是张老黑没有露脸,而太白长须飘飘,仙风道骨的,不像是一个坏人,落落这次的反应就不像之前那样激烈,甚至可以说她头一次在正面看到张老黑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害怕。

  而且小姑娘还被这个奇怪的音乐,奇怪的舞蹈吸引了,这比电视里的动画片好看多了,落落忘记转回头,便目不转睛地观看起来。

  太白打了一会儿拳后,终于悠悠扬扬地收了手,接下来只是在凹姿势,在张老黑那个节奏感很明显的“鼓声”中,他朗声唱了起来:“君不见,黄河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是的,太白唱的词主要是他在那个位面认识的一个名字也叫“白”的大诗仙写的诗将进酒构成的,只不过,这首歌并不是太白那个位面的产物,是太白随着杨言、落落、夏瑜一起在南亭美食街游逛的时候,在一家大排档听到的一首民谣歌曲!

  太白听到老熟人的诗,就忍不驻足逗留,只消听一遍,他现在就可以雅唱了出来↓好,他半年噤声的限制接触了,太白也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这首他很喜欢的歌,献给小导游落落当生日礼物。

  “君不见”太白的长音也能拖得长长的,他中气十足、悠悠荡荡的嗓音,和他颤颤巍巍的老迈身体似乎形成了很强烈的违和感。

  但落落却好奇地把目光投向了旁边正在打着自己肚皮的张老黑,因为后者也在轻轻地给太白和着音:“君不见”

  “高堂明镜悲白发”太白唱了下一句,张老黑粗犷的嗓音也出现了,“悲白发”

  就好像太白歌声帜回音一样,不过,落落还是能分辨得出来。

  “嘻嘻!”小姑娘忽然大眼睛弯弯地笑了起来,她似乎觉得这个又会拍肚皮、又会怪怪地唱歌的大块头很有趣呢!

  “小导游喜欢了!”太白见状,他和张老黑惊喜地对视一眼,张老黑更是透过麻布衣,用眼神来表现一下自己的狂喜!

  总算是哄成功了一次啊!

  张老黑甚至都有些热泪盈眶,他可是委屈了将近一年时间,现在给太白合音,他的声音都哽咽了起来!

  但他们还在努力地唱着,更加卖力地唱下去:“人生得意须径,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

  太白也舍了这身老骨头和几千年的老脸皮,卖力地给落落跳起了在另一个位面只有女人才会跳的剑器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