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龟甲师 > 正文
  修真界达到史朝天这个水平的高手都不多V在突然冒出一个高手,轻轻松松的把史朝天按在地上抽耳光b个事情太过惊人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三门镇发生的冲突,很快就会传遍修真界。

  这个事情对于昊天门来说,对于野心勃勃的苏云天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苏云天有一个计划,并且已经在实施。他的计划是整合修真界,建立一个昊天门号令天下的新秩序。结束过去那种门派割据一方,各自为政的局面。

  别的修真者,一门心思修真,争如日登入仙道。苏云天则不然,单纯的升仙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野心,作为修真界最近三百年最杰出的人才,他用三百年就已经摸到了仙路的门槛。

  升仙对他来说,现在就是一个时间问题,迟早的事情↓了最后一关的天劫,前面已经没有障碍。问题是,最后一关的天劫,可谓最难的一关。苏云天没必要着急,只要按部就班的夯实基础,最多一百年就能登入仙道的最后一劫。

  这一百年内,如果内顺利的整合这个修真界,留下一个昊天门号令天下的格局,苏云天可谓创立了前无古人的伟业!人生在世,成就这样的伟业,苏云天的境界唯有此能令人心醉。

  此人是个变数U云天心里默默的算计,到底该如何应对这个变数呢?

  从他对待史朝天的举动看,应该不是什么镇张正义,而是史朝天想搞他的妞。这么说来,换成自己也要出手抽他丫的。这顿打,挨的不冤枉,至少让一个散修决定高手暴露出来了。

  希望他不是个变数吧b个时候,只能这么想了。苏云天的计划已经启动了,根本没有停止的可能。青囊门、千机门、天灵门三足而立,盘踞大陆中部,拿这三个门派做文章,一旦得手便可虎视天下,慑服群修。

  路信总算可以在一个安全感较强的环境下享受生活了,身后的一号是肉垫,两只手给他敲着头,对面的二号往他嘴里送酒菜,三号给他捶腿。

  这种生活,给个金仙都不换啊!

  四号站在对面,正在汇报最近别院里发生的事情。总的来说,平安无事,一切正常。没有发现任何针对路爷的举动或者苗头。可心是他的徒弟,也是疯狂的崇拜者。乔欢儿就等着跟他勾搭成奸,双宿双飞呢。至于别人安置在这里的棋子,这不都是路信的人么?

  没有什么进饶的路信,巴不得生活就这么继续下去。

  可惜,总是会有人来打断他的享受,乔欢儿一脸喜气的进来,扫了三个女的一眼。三女没动,路信咳嗽一声,她们才起身告辞。乔欢儿心里颇为不爽,居然敢不买我的账?

  路信坐起来招手:“来我身边坐着,满脸喜气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乔欢儿哼了一声,没坐下而是站着说话:“门口怎么回事,你的院子我都进不来了?”

  路信哈哈哈的大笑三声:“你啊,这不是都进来了么?回头我交代一声的事情,她们几个现在情况特殊,放出去我不放心,留在身边做点事情。你知道的,死而复生的人自然更加珍惜生命,这不是总想表现么?我随便说一句,她们都认真的对待。”

  “这样啊,那对不起了,我把看门的三个都制住了,这就去解开她们。”乔欢儿觉得他说的对,挺不好意思的要出去。路信笑着拍拍身边:“别去了,坐下。这是她们的劫数,真不是坏事。她们应该感谢你,修真者一生的劫数不断,匈多了,大劫自然就少。”

  乔欢儿挺开心的过来,挨着坐下,路信只是轻轻的一搂肩膀,骨头就像被抽掉似得往下倒,整个人都靠在怀里。路某人的手从领口进去的时候,乔欢儿还解开一个扣子,方便他行事。口中却道:“冤家,早些日子给你不要,现在折腾人不上不下的。回回离开这,就得换一回褒裤。”

  路信多少有点尴尬,这事怎么说呢?习惯性的动作,只是没想到给她带来不便。

  “那我把手抽出来吧!”乔欢儿双手赶紧按坠坏的手,柔声如水:“别,就这么好了。现在就盼着早日渡劫成功,到时候好好的进点食。”

  路信对待她跟对待其他人是不一样的,这女人就是个野心家。当然了,现在的乔欢儿,对路信确实是死心塌地,出于她的目标不同,在待遇上不能跟别的人比就是了。

  “看你的意思,是不是天灵门有变?”路信笑嘻嘻的问,乔欢儿仰面在他脸上叨一口,低声笑了笑:“三个同辈的师兄弟,联手起来,打算趁着年底的大会发难。尹南山那个不要脸的惦记我的好久了,在我跟前献殷勤的时候说漏了嘴。嘿嘿,我打算等年底大会的时候提前一天告诉齐远山,然后在齐远山身上做点手脚。回头四个人自相残杀,齐远山只要不死就行了,保谆条命,这天灵门就是我说了算。”

  路信在心里暗暗佩服这女的心狠手辣,嘴上却在装着担心问:“这样行么?齐远山可不止你一个女人。”乔欢儿听到这句,微微抬起身子,仰面笑问:“吃醋了!”

  路信不说话,乔欢儿就当他默认了,口中低声道:“老东西喜新厌旧,最近盯上别人了。自打见了你,就没让他碰过身子。我知道自己不是干净身子,你不嫌弃我,这门里的女人,将来还不是随便你摆布?”

  路信手上轻轻加力,乔欢儿皱眉低吟,烟波横来时,路信才淡淡道:“你要总这么想,我就不能留下了。免得你总觉得,我对这院子里的弟子有心思,防贼似得防着没意思。”

  “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么?”乔欢儿赶紧求饶,见他把手抽出来,放在鼻尖下深深一吸,一脸陶醉的样子,一颗心要化了一般,心里的失望自然是没了。

  “美人如玉!”路信说着话,端起酒杯:“有此佳人在怀,当富大白。”

  乔欢儿扑哧一声笑了,双手环妆子,脸贴着脸低声道:“我能感觉到金丹期天劫快到了,你再忍忍。”

  路信心里暗叫一声惭愧,他对乔欢儿就是一颗利用之心,情感上在孙绾绾和孟青青之间摇摆。虽说修真界男人有几个女人很正常,但是路信的心没有这么大,装不下那么多女人了。这也是他就算是年少气盛,也一直能守最后一关的原因。

  渡劫这个事情呢,乔欢儿特意说出来,就是想看看路信啥反应。心想着他一定会主动要求给我护法的!

  路信却没有按照她想的那样,表示要给她护法,而是露出自信的表情:“我给你的辅助傀儡,渡劫的最关键的时刻你用上,金丹期的天劫,应付过去不难。”

  乔欢儿多少有点失望,仔细一想也是,他凭什么身份出现给自己护法啊?说起来自己是有丈夫的,这要传出去,谁知道生出什么变故。还没生气呢,就给路信找了理由了,不是还有个渡劫辅助傀儡么?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青囊门所在地的万蝶谷中,冯熊正在面对修真一来的第一次大天劫。所谓天劫,成因是修真乃是逆天行道,通过修行方式,改变一个普通人的生老怖。

  作为师弟的冯虎,这时候一点忙也帮不上,只能站在远端看着冯熊独立面对来自上天的惩罚。过去了,修为进步,筑基成功。过不去,轻者修为鞠,重者身死魂灭。

  乌云笼罩着山谷,明明是正午的时候,却变成了黑夜,伸手不见五指。

  冯虎根本就看不到山谷中的情况,只能干着急⊥见狂风大作,骤雨如注,电闪雷鸣,整整持续了两刻的时间,风雨才算是小了一些。这时候冯虎赶紧往里看啊,却没有看见冯熊。立刻就慌了张,赶紧往山谷里跑,赶到的时候才发现,冯熊趴在地上呢。

  赶紧过来看看,人到底怎么样了。等他走近了,冯熊已经坐起来了,仰面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先生果然是神人也!”

  冯虎一听这话,立刻问他:“师兄无碍否?”冯熊看家他也显得很激动,站起来迸他,使劲的拍他的后背:“师弟,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光明大道!”

  冯虎急了,推开他:“别说那些没用的,人没事吧?”

  冯熊这才露出惭愧的表情:“人没事,筑基成也。只是我的法宝丹炉被天劫废了,要不是最后时刻,先生送的辅助傀儡引开了数十道雷电,恐怕此刻你看见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冯虎退后几步,四周找了一圈也没看见那个傀儡,就看见冯熊现在很惨了,衣服都烧焦了好些地方,露出里面的皮肤。头发更是散乱的竖立起来,满脸黝黑。

  “你看那!”冯熊指着十几米外的一个凸起的石头上,冯虎倒吸一口凉气:“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