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龟甲师 > 正文
  路信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那点人生阅历在龟灵面前就是渣渣,迟早被他用游戏的方式玩死后,疡了鱼死网破的战术。

  龟灵的软肋是用游戏的方式完成神族的重建,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ˉ住问题的核心后,路信的绝地反击的手了。

  然并卵,最终还是要用游戏的方式来解决生存问题,这就是路信最大的悲哀了。

  “衰”是的威力到底有多大,路信很快就知道了。

  从阵法现场到三门镇,不过十里地。这一路上路信出了三十三次状况,每一次的情况都有不同。踩到狗屎都算是走运的,最惨的一次,草地里蹿出一条毒蛇,路信及时躲开,还没等他庆幸,脚上一阵巨疼,踩捕兽夹子上了。

  哀叹着动手掰开捕兽夹子的时候,路信又一次发出了悲鸣,鹿皮靴是孙绾绾送的,捕兽夹子弄出了一排眼不说,脚上还多了好多齿痕。**上的痛苦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灵上的床上。这句话,对于路信开说还不算理解的太深刻,另外一个叫苏长风的倒霉蛋,才叫深切的领悟了心灵创伤的挥之不去。

  掉进水里之后,苏长风被杏的激流席卷而下,前方有一道几十米高的瀑布,要看就要狠狠的砸在深潭内生死莫测,前方有一颗树,苏长风得救了,很快被剧烈的疼痛弄醒了,一个蛋蛋撞在了树干上,碎了!

  这还不是最惨的,更惨的还在后面,苏九天元婴遭到重创之后撞山,差点一条小命没了不说,飞剑在撞山之后,引发了天灵门的护山大阵,飞剑被毁!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事情还没完呢。只是路信不知道罢了。

  二十分钟的倒霉时间结束,路信才算是能够正常的走路了。之前实在是太倒霉了,走出去一里地发现自己没事后,路信惊讶的问:“我居然不倒霉了?”

  躲回藏魂珠的龟灵懒洋洋的回答:“废话,二级龟甲术,衰二十分钟。”

  路信:“你怎么不早说,不然我待在原地,就不会毁了我的鞋子。”

  龟灵冷笑:“你待在原地,我担心你更惨。”路信:“何出此言?”

  “阵法毁了,道具法杖也毁了,但是那些极阴之魂还在。这个阵法有点阴毒,你留在原地不知道会有啥更倒霉的事情发生。”

  路信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一边走在三门镇的街道上,一边与龟灵交流。丝毫没有察觉,路边的二楼阳台上,有人正在看着他。

  啪,一枚果子砸在脑门上,路信陡然惊醒,意念急道:“龟灵,你又骗我!”

  龟灵叹息一声:“这次真没骗你,抬头,看左边。”路信抬头看来,一张略显激动的笑脸,竟然是齐子晴和齐子薇两个女的。

  “是你们?”路信没有生气的意思,两个大美女嘛,男人包容一二正常。

  两人齐齐在窗前道个万福:“见过先生H生稍候!”说着两人流水般下来,开门相邀上楼一叙。只是这对师姐师妹的想法不一样,齐子薇是惦记着金主,心道伺候好了,日后能把一年的供奉钱交足了,不必再去抛头露面,影响修炼。

  齐子晴则是真心感激路信厚赐心法,下了就此追随的决心。至于说到天灵门,外门弟子那么多,每年除了考核大会齐聚,平时普通外门弟子做啥,谁又去关心?

  “有缘再见先生,还请上楼一叙。”齐子晴略显激动的邀请,路信有心答应,意念中龟灵在叫嚣:“答应她,快答应她。”不喜被人左右的毛仓犯了,路信朝两人揖手:“我还有事要办,事情顺利,明日在此想见吧。”

  说完转身便走了,师姐妹两眼神流露不舍,一个想着金主走了,一个想着先生果非俗人能比。一般修士,见到姐妹二人,心生绮念,收两个鼎炉,随便给点好处打发了,这等事情齐子晴没有亲身遭遇,但却听了一耳朵。

  “为什么不答应她们?”龟灵在意念中狂叫,路信理都不理,继续往前走了一段,龟灵老实不在问了,这才意念告知:“没文化,不知道欲擒故纵么?”

  龟灵气急败坏的叫起来:“你敢说我没文化?你知道有多少个常用汉字么?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么?”

  路信心里暗暗的爽的不行,难得骂这个老乌龟没文化,路信懂的成语还真不多,知道几个还是从说书人那里听来的。现在也是活学活用了,龟灵吃瘪,路信爽翻了。

  “哼,我读书少,但是我活学活用,不像某些人,学的多又如此,只会读死书,不能结合实际用。”路信一句话,刚才还在叫嚣的龟灵安静了,好半天才冒出一句:“有道理I惜,我明白这个道理,已经太晚了。从今天开始,我读书给你听,从三千bet体育在线投注史开始读,就像听故事一般。早先听玄武大神说过,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能在历史里找到。我是没这个本事了,现在就看你的了。”

  路信顿时苦着一张脸,龟灵读的那些史书,艰涩难懂,让他每天听,不如杀了他。

  “你还是算了吧,我事情多的很,哪有时间听你读书。这bet体育在线投注其实一点都不复杂,所谓人类社会,本质就是人吃人罢了。只不过没有文明的时候,人吃人用牙齿,有了文明后,人吃人用脑子。”路信一句话,直接把龟灵说哑巴了。

  好半天,龟灵才问一句:“你这都是从哪学来的?”

  路信叹息一声:“斜候,匠镇有个说书的老人,说起来真是个好人啊。可是好人没好报,他读了很多书,最终落个怖他乡的结果。尸体还是我给收拾的,这些话,都是他告诉我的。我识字也是他教的,很多道理,也是他讲的。”

  沉默好一会,龟灵才继续:“一个老疯子!”路信沉吟片刻回答:“我是也这么想的。不过,发明大龟甲术这个人,才是疯子中最疯的那个吧?”

  “神以下,皆蝼蚁!”龟灵给了这么一个答案,路信沉默了,龟灵又来一句:“当你练成了五级龟甲术,你也是神!”

  路信:“我觉得,这个过程下来,不等我成神,先把自己弄死的概率更大一点。”

  可不是么?能够连续丢出九次“愈”的路信,连着丢出三次死有啥湘的?在三次“死”之间,不出“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就是成神的代价!”龟灵很肯定的表示,路信耸耸肩,很无奈的笑了,前方就是齐家别院,站在通往别院的大路上,路信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这三门镇,不是有防御阵法么?为何上次在别院发动龟甲术,没有摧毁阵法?”

  “谁告诉你,龟甲术会摧毁阵法的?只是让阵法失效而已阴噬魂阵邪气太重,遭遇堂堂正正之神术,自然被破。苏九天遭反噬,乃是咎由自取。”

  “我知道了,你又骗了我一次!”路信的悲鸣,直接被无视了。

  别院平时看起来很安静,如果是外人走近了,自然会引发警报系统。路信一个人懒洋洋的走过来的时候,别院内已经收到警报,值班的黑衣人纷纷准备,看清楚来的人是路信时,一直跟在可心身边的黑衣女子,见状脸上一喜:“快开中门,我去请可心秀!”

  路信走近门口的时候,别院大门黑衣人跪了两行∨口的齐可心也跪着,身后还跟着四个跪着的女护卫。齐可心抬头大声道:“恭迎先生光临别院,多谢先生赐我正本清源术,还我灵根,正我本源,清我俗气。”

  路信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正本清源术”,上次随手丢过去玉简,根本不知道叫啥。

  “些许宵挟术,固然能蒙蔽一时,迟早要被揭破,也没打算要你谢我。那九个女弟子呢?叫出来,我要带走。”路信不提要进门,这是要带上人就走的语气,跪在地上的可心立刻急了,这怎么办啊?总归是个小姑娘,刚才做个样子,现在是真着急了,频频回头。

  门后有人长叹一声,缓缓出现的果然是齐乔氏这个千娇百媚的少妇,上前来结结实实的道个万福:“先生何必跟一个女人一般见识?奴家闺名唤作欢儿,先生但有怨气,冲欢儿来就是了,不要牵连可心。”

  小姑娘可心没听明白,一脸的懵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知道原因还不敢问。

  一般女人哪有把闺名告诉男人的?齐乔氏说完之后,缓缓抬头,正值女人最好的年龄,生的又是一副祸国殃民的脸蛋,比起上次,还精心的收拾过一番。一身白色长裙,眼神含春。看人的时候,一双眼睛带着钩子,能把男人的心都钩过去。

  路信这个小菜鸟,世面见了不少,但还是头一回见过这种。上次这个女人不服气,这一次这个女人吓跪了,一门心思要抱大腿,表现出来的媚态,比之上次,如隔云泥。

  一时间路信看傻了,直勾勾的盯着对面。这等风情,用来对付一个菜鸟,可谓杀济牛刀。龟灵意念传讯:“她想吃了你!”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