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龟甲师 > 正文
  论模样孙绾绾天仙一般的人物,论干活,孟青青是行家里手。

  路信这种市井长大的孩子,穷的吃不饱的时候什么都往嘴里塞,后来混出点样子了,开始讲究味道。别人是指望不上的,只能自己动手。时间长了,一手厨艺虽然是野生的,做出来的样子难看,味道却是一点都不差。

  为了讨好孙绾绾,这一锅乱炖路信拿出了全部本事,修真者多有辟谷之能,世间的俗物会影响修行的进度。以孙绾绾的修为,十天总是要吃一顿的。正因为如此,看着不好看的乱炖,散发出来的浓郁香味,吸引了她的食欲。

  “好香,想吃!”孙绾绾说完有点不好意思,这女人害羞的样子,路信不敢多看。

  青青却碗筷,三人闻大锅开吃。

  “味道真是太好了,我不能再吃了,影响修行啊。”孙绾绾一边说,一边继续下勺子,她都吃了好几碗了∠青青吃的也不慢,路信这个真正该吃东西的人,却只吃了两碗。多数时间,都是在看两个美女吃东西,秀色可餐啊!

  两人总算放下筷子,路信看看锅里还行,有两三碗的,就是肉没多少了,笋子和菌子为主。早有准备的路信煮了一锅饭呢,全都倒进锅里,拿个勺子在那吃。

  这一下把两个女的吓着了,孟青青比较了解他,赶紧问:“死刑,你现在这么能吃?”

  正吃的很嗨,路信突然汀,也很奇怪的自言自语:“对啊,吃这么多都没觉得饱。”

  “你不时得了饿痨吧?”孙绾绾懂一点医术,问了一句。

  “不可能,就算没吃的,我也不会饿的很想吃。”路信曳,想不明白,赶紧意念联系龟灵,这老东西很不耐烦的解释:“能吃就多吃点,神力消耗很大的。”

  好吧,感情这个技能还是有副作用的。路信接着吃:“没吃,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一锅饭吃完了,两个女的有点傻眼,孙绾绾按住路信:“你别动,我们来洗碗。”

  两个女的去洗东西,路信看着妙曼的背影,蠢蠢欲动。意念沟通龟灵:“这俩不错吧?”

  “挺不错的,不过你确定能骗到她们?”龟灵一句话,路信犯愁了,骗孙绾绾容易,骗轻轻就难了。愁眉苦脸的样子,龟灵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在脑猴回荡:“用大龟甲术吧!”

  路信意念回答:“丢死自己就算了,万一丢死她们,你赔我啊?”

  龟灵还在诱惑:“骚年,你可是背负了伟大历史使命的血脉传承者。不对,你要想一想,等你恢复了神族,吃香喝辣,美女环抱,出门的时候前呼后拥,所有人看见你都要行礼。想想这个,这才是人生赢家该有的生活啊。”

  路信陷入了沉思,似乎心动了,眼睛盯着孙绾绾和孟青青的背影。龟灵还以为得逞在即,准备再加一把火的时候,路信淡淡的说出声来:“人这一辈子,总有些东西是不能放弃的。她们俩个,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大龟甲术五级之前,我绝对不会对她们使用。”

  龟灵陷入了沉寂,路信反倒因为做了决定,心情大好,冲着两人喊了一句:“绾绾,青青,你们是我最在乎的人,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你们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站在水里洗碗的孟青青,脚下一滑,差点摔水里。孙绾绾手一抖,一个洗好的碗落地,砸成几瓣∠青青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路信:“你又发什么神经?”实际上这个时候仔细看她的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神采。

  孙绾绾捡起碎片时,嘴角挂着微笑,沉浸在一种奇妙的情绪中。

  回到跟前,这两人的眼神全不对了,路信端坐肃然:“我要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二女见他这个样子,下意识的端坐在对面:“说吧!我总觉有上当的感觉!”青青又说实话。路信一本正经的开口:“作为修真者,你的力量用在我之上。那么,我们角力如何?”

  所谓角力,就是两人伸手抵在一起,不许收手,推动对方者为胜。

  “就你?”青青不屑的歪歪嘴,站起来走到屋前空地上,路信也站起来,走到对面。孙绾绾开心的举手:“我来当裁判!”

  两手一搭,路信心里一荡,这肖的手居然如此嫩滑?然后这货还摸一下,青青颇为意外,随即羞恼的瞪眼:“正经一点!”

  “开始吧!”路信收回心神,看看孙绾绾,意念道:我站着给她推都不动步。

  青青看看路信:“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时候,我就决定让你输的难看一点。”

  路信报以微笑:“是么?那你尽管使劲,我保证不使劲推回去。”

  “哼0,你接着装!”青青咬咬牙,刚才说话是暗示路信认输,免得在孙绾绾面前输的太惨,丢了面子』想到这货不识趣,心里恼火,腰身一拧,手上借着腰力,猛的一推。练气三级修真者的这一推,怎么也有个两千斤。凡人根本无法承受。

  孟青青本以为一招制胜,没想到她的力气推出去后,路信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真的说到做到,根本没回力。青青心里一惊,看看路信,手上加力,脸都涨红了,全力一推。

  路信依旧纹丝不动,站的稳稳的,脸上表情轻松,似乎完全没压力。

  孙绾绾在边上看傻掉了,再仔细一看路信的脚,因为青青两次使劲,土都没到脚踝了。毫无疑问,这两人是真的在角力,不是在做戏。平时两女无聊的时候,也会角力。孙绾绾心道,换成自己,能做到路信这么轻松么?结论是肯定的,孟青青全廉下,自己必须全炼,不然输的肯定是孙绾绾。

  “你一个人推不动,那就再加一个吧,不要裁判了,绾绾,你去帮忙。”路信一脸轻松,双脚陷在泥土之中。孙绾绾惊呆了,犹豫片刻还是上去,双手撑着孟青青的肩膀,口中喊:“青青,我喊一二三,一起使劲!”

  孟青青也很不爽,修炼多年居然搞不过这个货,咬牙切齿的点点头:“好,一起来!”

  “一、二、三,走!”孙绾绾喊了号子,两人一起使劲,效果还是一模一样,路信很装逼的把一只手放在背后,单手撑着,脸上轻松写意的样子,真是太欠揍了。

  “再来!”孙绾绾的好胜心来了,毕竟是残酷修真bet体育在线投注呆了多年的。

  但是这一次,路信先开口了:“动!”很潇洒的轻轻迈步往前,两人全力以赴,居然被推的毫无还手之力,往后退了两步才停下。

  这、这、这!两个妹子脸上惊骇不以,尤其是孟青青,呆呆的看着路信:“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样?”路信笑了笑:“我说要告诉你一个秘密,现在你都知道了。”

  “狗屁,你赶紧老实交代,不然我拧掉你的耳朵。”孟青青上当了,路信的目的就是勾起她的好奇心。这两个人,最难对付的就是孟青青了,两人之间太了解了。

  “我投降,我投降!”路信根本就没躲,乖乖的被孟青青扭?朵,双手举起来求饶。孙绾绾在一边扑哧一笑,她现在的理解是,路信不是躲不开,是惯着孟青青这个妹妹。

  实际上孟青青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很快放手,还不解气,踢了一脚:“说!”

  路信叹息一声,侧身仰面,成45°角,可惜大白天的看不到星空。

  “其实,我从来都不是凡人,生下来那一天起,我的命运就注定了。”路信的声音低沉伤感,孙绾绾能感觉到他语气里的哀伤,心疼不已,上前来伸手按着他的肩膀。路信心里暗爽,伸手拍拍柔软的兄,继续深沉的讲述:“这个bet体育在线投注上有太多的不公平,凭什么仙人可以凌驾在最顶层呢?凭什么凡人要深处最低层呢?有压迫,就会有反抗,于是一个群体诞生了。他们追求平等,向往修真的最高境界。”

  这是路信修改过的版本,他可不敢照直说,什么母神创世,神族血脉的说法,说完他怕这两个女的踩死他。你也敢跟创bet体育在线投注的母神联系上?能好好的吹糯?

  路信讲述的故事,就是一群修真者,他们追求平等,反抗仙界的过程中,得到了一缕母神遗忘在世间的神念。这缕神念,浸入了第一代反抗者首领的血脉中。后来这个反抗组织被镇压,但是他们最求bet体育在线投注平等和自由的伟大信念,在缕神念中保存了下来。

  路信天生灵体,十亿人中才会出一个天生灵体,所以这股神念才会在偶然间附身其上。

  得到这股神念的路信,不仅得到了神念带来的好处,也继承了前人不屈的遗志。

  路信的口才不错,一群虚拟的前人诞生了,他们战天斗地,顽强不屈,追求社会形态的美好。对上,他们要求平等,对下,他们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

  -----------------------

  今天送她走了,最后和她说了说话,舍不得她,好想她。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