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龟甲师 > 正文
  路信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既然复兴神族的“伟大事业”摆脱不掉,那就在这个事业中找到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什么生活方式呢?复杂一点的说法是土豪的人生,简单的说法是,钱多到可以随便花。

  人生有很多理想,第一阶段的理想是修真成仙,嗯,已经破灭了。

  堂前不知何时摆上了一张大牙床,床面看材料是白玉所制成。托子和床脚的材料也不简单,透着淡淡幽香的沉阴木♀张床宽度在六尺,长度有四尺,这么大的一块白玉做床面,可见奢侈程度。天灵门真有钱r者说,齐可心她爹真有钱。

  “路爷请上座!”牙床后面有靠垫,此刻床上坐着那个叫清莲的丫鬟。路信心说,还好在八方城的顶级客栈里住过,不然今天真的要露馅了。

  坦然的坐在牙床上,都不用动一下,两个丫鬟蹲在面前,一人一只脚给他脱鞋。

  脚鱼味道?呵呵呵,这不是问题,已经有人抬来热水,路信还是不用动一根手指头,两双兄在给他洗脚。面前还有一盆水,冒着热气,这是给他洗手的。

  洗手之后,往后一靠,身材丰腴的清莲是人肉靠垫♀种生活,真是爽啊!

  其实按照可心的想法,应该先请路爷泡个澡的♀里的管家及时提醒,可心秀已经引起了路爷的猜忌,泡澡这种事情,防御力可是很低的。高人的想法可能会很古怪,万一又惹她不高兴呢。

  可心从善如流,路信果然没任何不满,安心的享受四个丫鬟的伺候,算上端水的丫鬟,那就是八个。一张欣子摆在牙床之上,酒菜一一摆上,清逸在旁拿筷子将菜用小碟子装起来,然后一一品尝,倒了一杯酒喝下去,这才放下筷子:“路爷,可以用膳了么?”

  这两个女人都仔细的收拾过,身上都这一股沉香,只要路信勾一勾手指头,她们便会投怀送抱,其他人都会当着看不到。可惜,这时候的路信戒心很重,差点栽跟头的后遗症。

  这又是一次阴谋?看上去坦然享受的路信,爽的浑身舒坦的同时,心里这么想。

  可心总算是出现面前了,这丫头换了一身白色的裙子,缓缓走到牙床前的三步。路信面无表情,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可心毫不犹豫的跪下。一个黑人想伸手阻拦,却被她的眼神瞪了回去。“可心给路爷谢罪!”

  路信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靠的更舒服一点,眼睛看了一眼欣子上的酒杯,清逸立刻端起杯子,送到嘴边。滋的一声,抿了一口酒,路信还是没开口,继续享受清逸的贴身服务。几个黑衣人为之色变,但是没人敢上前,只能是愤怒的看着路信。

  路信看的清楚,心里挺遗憾的,这个神力啊,必须要接触后才能发挥』然的话,一根筷子丢出去,扎死一个黑衣人,那才叫完美的表演呢。

  不过路信没有气馁,而是伸手在牙床的角上摸了摸,心里的想法是能把这个角掰下来就好了。神力很给面子,路信好像一点力气都没用,床角就被掰下来一块。在手里颠了几下,轻轻的抛给一个黑衣人:“我就喜欢看你明明很不爽,但是又对我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是白玉啊,徒手掰断一个角,直接把所有吓尿了b玩意,别说手掰了,就是拿宝酱砍,都未必能砍的断啊。

  “小人该死!”黑衣人反应迅捷,刷的跪下,抽出腰间的刀,直接就往脖子上抹。

  路信一抬手:“停,现在携心情好,你别弄的一地血影响心情和食欲。一边站着吧!”

  这就是实力为尊的聚灵大陆,路信展示了足够的实力,之前不服气的黑衣人,只能乖乖的服从。疵了这个黑衣人后,路信才看了一眼可心:“还不滚上来陪我喝酒?”

  好吧,这就是升级版的骗局,结果意外的完美∶一个母神发明的游戏来骗一个小姑娘这种事情,得多么低的节操值?

  “是,路爷!”小姑娘爬起来的时候,身子晃了一下,跪的时间长了,血流不畅所致。路信一伸手,抓?的衣领,直接拎上来。

  靠在清莲的怀里,路信看着端起酒杯,满脸兴奋的可心,抬手一摇:“别高兴的太早,几个事情要说清楚。”

  “路爷请讲!”可心现在彻底的服了,态度好的不能再好了。跪坐抬头,肃然聆听。

  “首先,那个心法你抓紧练,别一个月下来,你又测出个十点来,我丢不起那个人。其次,复活的那些人送给我吧♀些年四海飘零,打算安定下来,找几个人伺候。最后一点,切记P记j龄,妄造杀孽,徒增日后渡劫难度,再无裨益。”

  一番话说的可心满脸的登,路信忍不爪了笑:“还没开始学爬呢,就想着飞。”

  可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路爷,一个月后开始修炼,几时可渡劫?”

  路信没说话,看了一眼酒杯,可心赶紧端着送到嘴边,一口喝掉之后,得到四个字:“好高骛远!”这个评价,可心鱼不服气,撅着嘴:“路爷是高人,可心是高人的弟子,自然要求高一些。”路信冷下脸来:“我有说收你为徒么?”

  “啊?”可心这才想起来,一直是她一厢情愿啊。一时无语,连连朝偏房帘子后面看。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可心只好“哦”一声,垂头丧气的坐着。

  “让人猪熟一头猪,回头我有用。”路信知道她心里想啥,伸手拍她脑袋,看似给她点事情做,实际上是让她去偏房里请教身后的人。路信甚至怀疑,今天差点掉进的那个坑,都是身后这个人出的主意』然一个芯头片子,哪来的那么多心眼。

  可心下床,路信指着那些黑衣人,让她们去院子里站着,别在这里碍眼。

  这时候的院子里,可不是什么呆人的好地方。平白多了一道喷泉,水花四溅,站院里随便来点风,都能撒的一身水,没一会就浑身湿透了。更不要说,地上水汪汪的,一脚下去都是烂泥。此刻正是冬季,站在这种环境下,那真是要命。

  “路爷,不如让她们去挖水沟,排掉院子里的水。”可心很意外的求情了,路信面无表情的看看她,这小姑娘倒是会说话:“您不是才教训可心,不可妄造杀孽!”

  “呵呵,那就按你的意思办。”路信没有弄死这些黑衣人的意思,只不过这货心眼的很,想起刚才那些黑衣人瞪自己,不收拾她们收拾谁?

  黑衣人鱼贯而出,没一会就在外面干起活来。可心果然去了帘子后面,一个戴着面纱的妇人站在帘后,见她进来招手:“去那边说话。”

  “初出茅庐,涉世不深,他早知道我来了,想看看我的修为,这才在院子里玩了一个游戏。刚才掰断床角,无非是想吓浑我。”这个妇人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眼力却不浅。一番话说的头头是道,其实牛头不对马嘴,根子上就错了,路信就不是个修真者。

  “母亲,他说的那些话,是真的么?”原来这女人是可心的亲娘,伸手摸摸可心的头:“现在看来确实无疑,当年怀着你的时候修为不高,被人动的手脚。你啊,还差的远呢。衣帽取人这一条便不可取,岂知不是他觅得一处福地洞天,苦修多年才出山呢?”

  “不是说修真者很难怀上孩子么?”看着可心知道的还不少呢,其实是想转移话题,妇人笑了笑:“以讹传讹尚且年幼,日后自然知晓。”

  “我不小了!”这孩子还撒娇,妇人笑抚其首:“想撒娇,找他去。记住,一定要拜师成功,此人有些手段,学了不亏。”可心使劲的点点头:“见过路爷,别人不值一提了。”

  “井底之蛙,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妇人笑着给了个评价,打发女儿回去♀女人唯一没想明白的,就是那些被处死的女的,怎么就复活了呢?这个鱼吓人,但是那位的行事风格,也太过粗鄙,怎么看都不像得道高人。难不成,那个金色龟甲是个仙家的法宝,有起死回生之能?不行,还得试一试他!

  可心再回堂前时,身后跟着九个少女,每个人都认真收拾过,背着一个小包。

  路信见了不禁笑了笑:“你还挺续;人一个戒指都没有么?”

  “有是有,不过她们该得到的东西,应该是路爷所赐。可心不敢越俎代庖!”

  “算你说的永理,她们暂时宗你这吧。我要出去一趟,办点事情,一个月内必然回来,别到时候装着不认识我,不给我开门哦。”开了这么一句玩笑后,路信坐起来,两个丫鬟立刻上来,穿上袜子,擦干净的皮靴拿来穿上。

  收拾停当,路信站在门口,看着一群黑衣人动手挖沟,报复的快感真不错。

  这时候,一直没出现的妇人过来,双手捧着那张极地熊皮:“齐乔氏见过路爷区旭,不成敬意。”路信笑了笑没说话,抬手戒指收了熊皮,一点都不带客气的。

  齐乔氏笑着摘下面纱,露出花容月貌。路信短暂失神时,齐乔氏嚷手上的镯子,往喷泉上一丢,镯子不断的放大,罩住了喷泉。

  原本乱飞的喷泉水,立刻被罩在其中。路信大骇,这是假高人遇见真高人了。好在最近他算是练出一张脸来了,还能勉强的微微一笑,丢出一头木牛:“我习惯这个!”

  众人目瞪口呆,看着咿咿呀呀声中远去的木牛。齐乔氏掩嘴一笑,眼神不屑:“有趣!”

  但是下一刻,齐乔氏花容失色!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