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大龟甲师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三十九章 落入毂中
    “这杏是个修真天才的,真没想到!”龟灵惊讶的叹息一声,路信听着就不爽。当初遴选的时候,也是天生灵体的资质,不是这个狗皮倒灶的大龟甲术,早就成为修真一员。

    越想越不爽,路信便黑着一张脸:“死乌龟,说人话,没看出来哪里天才了。”

    龟灵诧异的眼神扫过来,就差吐出四个字“玛德智障!”

    “修真才能分为两大类型,一个是基础,就是所谓的灵根发育度。一个是悟性,对道的领悟§才和人才的区别在于一层窗户纸,天才能捅破,人才呢就算你告诉他,也未必能领悟。这种事情没法用语言解释清楚的,简单的说就是悟性咯。”

    路信脸黑的像锅底:“你的意思,我没有悟性咯?”

    龟灵摊手:“这就不知道了,你又不是修真者。刚才那番话,是当年玄武大神随口说的。一般人听不明白,但是这个死胖子听明白了。”

    冯熊就这么呆呆的坐着,路信一看不好打扰他,干脆在一边找个地方躺着休息。这养着休息,昨夜没怎么好好睡的毛病暴露出来了,很快睡的死沉死沉的。

    白虎蹲在一边不敢乱跑,只好趴着打瞌睡。龟灵也回到了藏魂珠内,继续睡觉。

    冯熊打坐完毕后,睁眼站起,听到低沉的鼾声,看过来发现路信在睡觉,边上的白虎听到动静立刻站起来,打着哈欠看他一眼。冯熊心里不免一阵激动,路爷给自己护法么?

    路信一番话,点醒了冯熊。修真大道,重忘情而非无情。无情不过是有情的一种表现方式,有情而忘情,才能触摸到大道的边缘。想明白这个道理,冯熊顿悟之下,本已经接近练气七级的修为,瞬间即将突破。所以才会如此忘我,当时便打坐吐纳。

    冯熊真的是个修真天才,这点年纪,在练气七级已经卡了三年。此番完成突破后,体内元气隐隐有风雷之感,这说明他卡了三年,厚积雹,直奔八级巅峰去了。只要花个一年的时间,未定状态,便可再冲九级。

    这一次离开青囊门,固然有为了女人的缘故,更主要的原因,还是想着试试看双修能不能解决突破的问题。冯熊的矢在他卡修为的时候,没有帮到他任何的忙。只是告诉他,这事情只能靠自己。极度自私的冯熊,心里不免怨念深重。

    回头在看,师门没帮上门,双修也没得逞,差点死在苏长风的手里,却在最后时刻因祸得福。路信不过一番话,就搞定了自己各种努力都解决不了的难题。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高人点化么?想到这里,冯熊回忆了与路信在一起的细节,现在想起来,这位高人从最初就在不断的暗示自己吧?抢他的粥吃,他不生气,白得他的木鸢,也没说一个不字≡己不断的背叛,跪地求饶时,他还是放过了自己。这不就是一直暗示自己么?可忘情,不可无情。无情是有情的对立面,同时也是有情的一种体现方式。

    所有事情经过脑补,脉络清晰,逻辑严谨。这就是所谓的自己骗自己了,而且是心甘情愿的那种。于是乎,冯熊缓缓跪下,捅腰杆,安静的等到路信的睡醒。他是高人,谁知道此番高卧山野之间,是不是另外一种方式的考验呢?

    路信这一觉睡了两个时辰,醒来是已经是午后,阳光在树林间斑驳,白虎无聊的闻他溜达,冯熊安静的跪在对面。路信心里一惊,暗道这家伙要偷袭不知道白虎能不能挡住。

    接着伸懒腰的动作,路信恢复了高人的风范:“我是不是要恭喜你啊?”这完全就是,我已经提前知道结果的嘴脸。冯熊偏偏现在就吃这一套,当即叩首:“拜谢路爷!”

    “你不要谢我,要谢就谢谢自己的悟性∶泥扶不上墙,这种事情换个人,我就是浪费口水。”路信接着往下装,冯熊抬头正色道:“如果师门长辈能给予点拨,冯熊也不会在一卡三年之久。更不会有幸得到路爷点拨。”

    路信听着莫名其妙,但是骗人嘛,不就是不懂装懂,说话让别人听不懂么?

    “凡事都要讲缘法,你我有缘啊!”一声叹息,路信站起来,拍拍屁股:“该走了!”

    如此完美的装逼面前,冯熊彻底拜服,以头抢地:“求路爷给冯熊一个机会。”

    路信没有回头,而是看着天边白云苍狗:“你修为还太低,想帮我也帮不上。这样吧,我这人太懒了,有些法兵别人用的,懒得自己炼制。一个月后,还在这里想见,到时候再看你我二人是否有缘尽。”说话间,路信翻身上了飞虎,留下一个跪地抬头目送的冯熊。

    竭力留下一个伟岸背影的路信很清楚,冯熊已经落入毂中,跑不出自己的五指山了。

    “路爷,请放心,我一定会证明自己的价值。”冯熊自言自语,有点发誓的意思。

    路信不是不想留下来,而是必须回一趟匠镇。他这次出去,弄到的好东西太多了。回去先安顿好孟家夫妻,然后要闭门制造。答峪孙绾绾的礼物,自然不能少了青青一份■完这些事情,他才好去秘建神族的大业。

    至于说到为啥要重建神族这么麻烦,龟灵第一次提到神族时,路信就有预感。这真的是母神赋予他的使命,也是他逃不掉的宿命。

    想明白之后,路信就算很不情愿,也没有任何办法。谁让他是神之血脉的继承者。

    匠镇在望,路信吩咐白虎落地山巅,交代它在山林等候自己的召唤。放出木糯,一番收拾后,恢复了原来的打扮。往脸上抹点药膏,白玉一般的剪变成小麦色之后,路信躺在牛背上,哼着喧,翘着腿,缓缓下山,沿着山间卸,奔着匠镇而去。看着手腕上藏魂珠化作一个球状刺青,路信有点大梦初醒的感觉。

    这一趟出去,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尤其是想到大龟甲术这个能把自己玩死的操蛋技能,路信除了想逃跑,还是想逃跑。可惜,逃不掉啊!

    人这一辈子,总有一些事情是逃不掉的,总有必须直面的时候。

    “快跑啊,路信回来了!”匠镇街上的姑娘媳妇们,远远的听到木牛吱吱呀呀的声音后,鸡飞狗跳,狼奔豕突。这就是给路信的欢迎仪式。

    没法子,这家伙案底太深厚了。为了维护匠镇之寒首的名头,缺德事情干的太多。

    当然也有不怕路信的年轻女子,比如一些浑身脂粉香气,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女们。

    “路爷,记得晚上来玩啊,奴家穿个肚兜让你拍个够!”这是碧玉楼的姑娘,自打码头上竖起了牌,想红就要找路爷的说法,在姑娘们之中不胫而走。

    就像碧玉楼第一红姑娘琉璃在教训竞争对手时说的那样:想超过我?你还早着呢。等路爷愿意拍你的时候,再惦记这点事情还来得及。

    巨大的牌,给路信带来了不少收入,但都是过去了。现在的路信,已经看不上这点挟了≡然也看不上码头上所谓深夜艺术展的门票收入。

    就像个走红毯的明星,路信一边微笑挥手,一边缓缓前行。

    这段时间路信不在镇子上,那些姑娘斜妇可撒了欢。不用担心半夜有个机械老鼠溜进屋子里,然后不明不白的为艺术献身。更不用担心走到大街上,裙子底下多只木猫。

    这种好日子,随着路信的回归,好像又要结束了。

    名声狼藉的路信,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自觉。现在他的境界提高了,这些庸脂俗粉,已经不屑一顾。修真界有的是美女,等着自己召唤,哭着喊着要为艺术献身呢。好吧,最后一句是路信自己的YY。

    回到家里,孟家夫妻跟以往一样对待路信,看见他回来,孟母很开心的招呼:“回来了,我这就给你做饭去。”路信心里暖暖的,跟以前一样,上前抱一下孟母。

    “我回来了,这次出去发财了,以后二老不用这么辛苦了。我们开一家店,请一些人来帮做事就好。不用在自己亲自动手去挣点糊口钱。”

    “钱不钱都是新,你安然回来就好。”孟母不是很在乎路信正多少钱,交代一句便去忙活。路信回到自己的房间,也不休息便开始马不豌的设计完善他要做的法宝雏形。

    材料带回来够多,以前不敢想象的材料,现在堆成山。设计上有很大的改进余地。

    重点是可以帮助修为的灵元渡,路信原来就打算做一个,现在嘛一出手就是三个。孙绾绾、孟青青、林被人一个。帮助他们加快修为,至于别人,冯熊也好,齐子晴也罢,都还不到那个份上。不值得路信耗费珍贵的墨玉来帮着修炼。

    那么灵元渡这个法宝,工作原理何在呢?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