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龟甲师 > 正文
  苏长风的死活,路信和冯熊才不会去管呢,一堆人闻他看热闹。有好事者直接用上了影石,拍下来留个纪念啊。难得遭遇大陆第一修真门派弟子的行为艺术,必须拍下来。

  路信迸齐子薇,感觉不到任何的重量,心里很是纳闷,脸上全是沉痛。心翼翼的给人在床上放下,这女人算是倒霉了,苏长风吃药太多,脑子都是乱的,搞起来不管不顾的,齐子薇去拦阻他搞师妹,直接被敲晕了。师妹是救下来了,齐子薇自己搭进去了,醒来想挣扎,被苏长风双手给掐晕过去了,这会脖子上还有痕迹。

  “苏长风这个畜生啊!”冯熊义愤填膺,演技也是影帝级别的。

  路信叹息一声:“大熊,有药么?”冯熊立刻掏出一个药瓶,想倒一粒,路信一伸手,全都拿过去了:“吃几粒?”冯熊知道回不来了,这位老兄到手的东西,基本没回来的可能了。“一粒!”竖起一根指头,如何可以的话,冯熊想挫死路信,这是矢的回魂丹啊。

  果不其然,倒出一粒药,药瓶子消失了。冯熊嘴巴抽抽,看着路信喂药。这药的效果不错,不是很清醒的齐子薇,没一会就睁眼了,看看大家,眼泪汪汪的说了一声:“谢谢!”

  路信赶紧道:“休息吧,会好的。”说着起身出来,众人次第出来,四个姐妹齐齐朝两人鞠躬:“多谢二位师兄援手,若非如此,今日我等再无颜面回山门了。”

  路信是决心要把这个逼格坚持到底的,拱手说话:“客气了,没别的事情,我们先走了。这里的房钱,你们不用担心,我走之前先付十天的。”

  一干妹子还要客气,路信一抬手:“千万别推迟,今天的事情也怪我。当时在外面,如果我坚持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一个假设,未必能有结果。但是几个妹子心里却不这么想,怎么说呢?这男人有担当啊。话说回来,如果当时在镇子外面,路信坚持要跟苏长风叫板的话,未必不能弄走的。至少看起来,可能性很大啊。

  整个过程可以说完美无缺,但是在最后时刻,被人打破了路信苦心孤诣制造的逼格。冯熊这个家伙,居然站在了齐子晴身边,看着路信:“路爷,我想留下来陪子晴!”

  路信真是彻底绝望了,本来这家伙还可以抢救一下的。只要他今天跟着自己走出这个门,下一次再见着齐子晴,心理上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这是路信为他将来的追求铺路呢,可惜这家伙根本理解不了,商议的时候说好按照自己的意思来做,最后时刻却反水了。

  这家伙不可救药了,路信只好放弃,最后时刻再次装逼于无形,手一翻,掌心多了个袋子,丢给冯熊:“你想留下,手里就不能没钱,这点钱你拿去吧。”说完,保持完美的形象,潇洒的转身就走。四个妹子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迈步出门,根本没人正眼看一下冯熊,这就是贱的代价。“路爷,一路好走P缘再见!”不舍的送别声中,路信回头招手,完美谢幕。

  弄了一个昊天门的弟子,路信不敢不跑,谁特么的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师兄师弟的,万一有呢?万一打过来呢?总不能靠那个会弄死自己的大龟甲术抵抗吧?那玩意,说的不好听一点,坑人坑己。谁爱用谁用,反正路信是能不用就不用。

  冯熊还不知道自己断送了最后撩妹成功的机会,心里还在得意自己的决定,路信走了好啊,省的妹子们都闻他转悠。眼下正是妹子们需要安慰的时候,正好趁机而入啊D里正这么想呢,妹子们转身了。冯熊迎上去,不想齐子晴抢先开口:“我累了,需要休息。冯师兄方便的话,另外去寻个住处吧。”

  什么?冯熊目瞪口呆9以为出现了幻听呢。

  “没听懂啊,我们现在想休息,请你走啊。”另外一个妹子直接炸了,吼了一嗓子。

  这怎么回事呢?冯熊打死都想不明白,但是他真没脸留下了,耷拉这脑袋出来,咣当一声门关上了,一群妹子抱头痛哭。说的难听一点,她们已经够丢人了,你个不识趣的东西,还留在这里干啥?是个女人都要脸的!

  考虑到冯熊这家伙一脑子全是妹子,路信临时放弃了让他炼器的打算。等这家伙受了挫折,冷静下来再说好了。至于他会不会出卖自己,这个可能性不大,大家是同案犯。

  酒楼的伙计们看见路信都客气的很,纷纷上前来鞠躬说话。

  掌柜的也在前面,曳晃脑的叹息不已,看见路信就像看见了亲人解放军,赶紧出来作揖:“路爷,要走啊?”路信端着架子,微微点头:“嗯,那个房间留给天灵门的姐妹着,我给的钱还能奏久?”

  换成以前,掌柜的肯定不认账啊,你给的钱本来是一天的,多余的是赏钱啊。现在不行了,几百个元气石,大家少拿点赏钱,也要报答路信的救命之恩啊。

  “路爷说笑了,就算没给钱,同门之谊也是会照顾的。这天色不早了,您不谆夜?”这话说的漂亮,路信也懒得戳穿他的虚伪,拱拱手:“赶夜路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告辞,拜托了。”说完扬长而去。

  这一次路信找准方向了,奔着匠镇的方向走去。原计划是眷跑路,没想到刚走一段,听到有人在路边叫卖:“瞧一瞧了看一看了啊,天外陨石,大陆罕见。”

  叫卖声有气无力的,可见这家伙的生意之惨淡。如果陨铁一类金属的话,这东西抢手啊。陨石的话,就没太大的用处了。正常情况下,一般的人是不会停步看他的货色,路信不同啊,他是个机械制造的大匠,对各种闲材料很是在意。

  听到这声音,路信便停步望去,就在路边的一个屋檐下,一来脏兮兮的破布上,摆了一块铁锅大小的陨石,一个看上去破落的男子,蹲在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对着路人吆喝。怎么看这家伙都是倒霉蛋,还是从头到尾的那种倒霉蛋。

  路信也不着急上去,站在十几米外看了一会,这家伙一次一次的失望,路人最多就是看他一眼,然后就走了。眼神里的含义,想必是哪里来的乞丐吧。

  看看日落西山,这倒霉蛋盯着路边的小吃铺子流口水呢,路信这才不紧不慢的走过去过这倒霉蛋跟前时也没停步,这家伙在最后努力:“各位大爷,罕见的天外陨石看一看了。”

  路信站棕头,慢悠悠的走过来,盯着陨石看了一阵,在倒霉蛋期待的眼神中来了一句:“我家的假山缺块石头,你这块看起来像个铁锅,太俗了!不好,不好!”

  说着就要走,倒霉蛋立刻喊了起来:“这位大爷,您别走啊。这块陨石,得来不易,您摆在假山上头,对别人也有个说到的地方不是?再说了,您这么帅气逼人,气质高雅之士,寻常俗物再多,也配不上您的品位啊。”

  路信站住摸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的样子:“听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你开个价,合适我带走。不合适,那你留着继续卖。”

  “大爷,这块陨石乃是天狗食日之时从天而降之物,。”路信一伸手:“你打住,说吧,这石头多少钱。别特么以为我傻,我就是想买块石头,说破天去,也是石头。”

  “一百,不是,十个元气石。”倒霉蛋报价的时候,底气那个虚啊。这玩意就是他晚上出去嘘嘘,看见一个玩意掉在山里,第二天进山找到才发现是块陨石。这玩意意外的不那么沉,还以为是个宝贝,千辛万苦的弄出来想买个好价钱,没想到送到三个门派的办事处,人家眼皮都不抬一下就大发他滚蛋。无奈之余,只好在路边等机会。

  实际上路信也不确定这玩意是不是自己在一枚玉简上看见的材料,这种材料叫轻金。这东西对于一般的修真者来说,真的没啥用处。它是金属不假,但是硬度不够,就算是炼制之后,也就是个蹩脚材料。

  但是路信收集的玉简之中,有专门介绍轻金如何炼制的内容。把轻金、玄铁、碳、乌金等材料,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在一起,炼制出来的轻金能够达到替代玄铁的效果,重量却只有同等体积玄铁一半。这玩意,炼制飞剑固然不行,但却是制作一种傀儡的绝佳材料。

  路信很想得到这个东西,但却装着无所谓的样子↓到十个元气石的价格,立刻拔腿要走,倒霉蛋赶紧叫了一嗓子:“大爷,五个元气石,行不?这东西就算再不值钱,那么大一个的陨石呢。”

  路信回头看看他,轻蔑的笑了笑:“今天大爷心情好,不想跟你费口舌。”说着丢下五个元气石,倒霉蛋接过满脸笑容,收好后拱手作揖:“大爷,这是您的了。”

  路信收起轻金,继续出镇子,刚走到镇子门口,看见大道上有车滚滚而来,卷起一路烟尘,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

  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