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龟甲师 > 正文
  五个光溜溜的侍女站在一起,还都是身材火爆,对一个小处男来说,冲击力太强大了。

  感觉到鼻子下面湿湿热热的,路信伸手摸了一下,低头一看,是血!

  “我流血了!”脑子里就这么四个字,路信往后一仰面,眼前一黑,晕了!

  穿上衣服的苏文烈也有点晕乎了,自己的身体完全恢复了⊥是不知道还能不能重走修真路A于那五个侍女,明明尸体都踢了,怎么会在这里复活?还都是光溜溜的!为何刘昭复活了,还能穿着衣服?

  苏文烈的心思不在女人上面,这事情太尼玛邪门了。看看倒在地上的路信,苏文烈蠢蠢欲动,随即又收起了心思,谁说大罗金仙不能晕血的?自己要是起了歹意,万一怎么都弄不死人家呢?要知道,这些大罗金仙有一堆的护身法宝啊。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夺舍b个念头,苏文烈不敢往深里想。一个面貌丑陋的大罗金仙,跑到人界来装神弄鬼。目的是为了一个超级帅哥的身体G呵呵,这么想有点邪恶啊!

  “你们几个,把路大仙人搬我屋子里去。”苏文烈看看五个侍女,别的人就算了,生怕路信醒来了,能弄死他们。至于刘昭,苏文烈默默的看他一眼,这个忠心耿耿的属下,会不会因为让他自杀的事情变心呢?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苏文烈曳,看看满地的落叶,抬头一看树叶落尽唯余枯枝的大树,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我的灵脉!”

  路信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日上三竿。晕血这个毛曹奇怪,别人流血,他是一点都不晕的,就是不能自己流血。

  坐在床上的路信陷入了发呆状态,看着窗外很快就发现,自己还在八方客栈之内。奇怪啊,为何会在床上呢?难道不该被人丢进地牢,身上的东西全部都被摸走么?

  苏文烈也好,刘昭也罢,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啊。这帮家伙,心肝都是黑的。

  难道说,他们有所顾忌?还是良心发现?路信觉得前者比较靠谱,良心发现这个东西,你得有前提,那就良心还没给狗吃干净。难道说?因为哥很帅?姓苏的是弯的?想到这里,路信菊花一紧,伸手捂着屁股,没有异常的感觉,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从床上下来,找到自己的法宝鹿皮靴穿上,仔细检查了一番全身的财物,一样都没少。

  摸着下巴一顿思索,路信觉得有必要搞清楚一些事情。

  咳嗽一声,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路信盯着门口。进来的是“熟人”,那个叫阿娇的侍女。看见路信,立刻跪下膝行:“给路大仙人请安了!”

  就这么一句话,给路信提了个醒,难怪这帮家伙转性了』是不想,是不敢!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往下装吧!不对,是要将装B进行到底V在开始,我就是仙人!

  一番自我催眠后,路信沉吟半晌,感觉到苏文烈不安的时候才开口。

  “起来吧,我在这里诸多不方便,苏东家知道该怎么做。”路信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还是颇为忐忑,万一自己的本来面目被识破呢?大罗金仙自己完全不知道是啥样子的,能不能完美的装下去呢?

  阿娇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脉脉如水,强烈要求做一个被大罗金仙睡过的女人。

  可惜,路信为了装逼,把眼睛闭上了,一副哥很深沉的样子。

  阿娇赶紧去找苏文烈汇报,老苏正在书房里翻书呢。他要找到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啊。

  结果翻来翻去,总算是找到了一枚玉简,里头真的提到了夺舍。

  大罗金仙夺舍,还是一个凡人的身体,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一旦夺舍,就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炼体』然的话,一个凡人的身体,无法适应大罗金仙的bet体育在线投注。

  难怪啊,这位大罗金仙藏在客栈里不出去,还要打出幌子来要钱要物资。一切都是为了炼体啊U文烈觉得自己找到了证据,再联系一下他被弄死,又复活,甚至身体也治好的事实。更加笃定了自己的判断,还好啊,没有心生歹念。大罗金仙的脾气都是很怪的,把自己弄死又复活,这就是在提醒自己了。甚至连之前被弄死的侍女和刘昭都复活了,也是敲打啊!

  这次八方城的大厮杀,各门派和三大势力死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家家都有一本血债啊。要是这位大罗金仙说出一切都是自己谋划的真想,成立这些人还不得联合起来弄死自己啊。怪就怪自己贪念太甚了,不然人家大罗金仙打算低调的来,低调的去,哪有这么多事情?还有那个灵脉,路大先生之前帮助灵脉扩大一次了,就是付给自己报酬吧?

  苏文烈的胡思乱想,要是被龟灵听到了,一定会笑的满地打滚的。

  关于灵脉的事情其实很简单,这是大龟甲术和灵脉之间的一种天然互动。怎么回事呢?只要大龟甲术施展的时候附近有灵脉,自然会做出反应来。灵气大打量的涌入龟甲之内,锤炼提纯之后,最精华的部分被保留在龟甲内,留做后用。剩下的灵气龟甲自然返还给灵脉,同时提升灵脉的品位。当然了,每一个灵脉也仅限于一次。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龟灵也不清楚。毕竟他也没见过真正的五级大龟甲术,自然也没见过半神之体。

  侍女进来汇报,苏文烈听了立刻赶来,见到路信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立刻跪下:“拜见仙人!”他这个拜见是很诚心的,身体全部恢复了,经过试验,可以重新修炼了。怎么感激都不为过,要知道他这毛病,还真的只有大罗金仙能治好啊。

  路信不动声色的丢来一张纸:“这些东西,备齐了,你知道的。”

  捡起纸张看了一眼,苏文烈狂喜不已,大罗金仙要自己办事啊。这说明,他给自己治疗,那不是白治疗的。从因果上来说,如果大罗金仙出手了不要东西,对苏文烈来说,真不是什么好事。大罗金仙的因果,哪是一个凡人可以承受的。

  “您放心,一定办理的妥妥当当。至于外面那些人和事情,小的知道怎么做。”苏文明自作聪明的脑补,大罗金仙这是想悄悄的来,悄悄的走。

  “知道就好,退下吧!”路信摆摆手,苏文烈退下去的瞬间,额头上开始冒冷汗。低声的自言自语:“一二三四五,装逼好辛苦……。”

  擦干冷汗,路信使劲的搓了搓脸,让自己的表情松弛下来。总算是混过去了,看来这次能发一笔横财啊。做完这一票赶紧跑路,回匠镇去过自己的小日子。

  “来人啊,弄点吃的来。”一嗓子吆喝,门口等着的几个侍女,全都进来了。她们伺候路信好些天呢,知道这位大爷的口味,二话不说,赶紧去准备。

  夜幕降临,依依不舍的侍女们,还有心翼翼的苏文烈,目送路信出门。

  “都站住!”很果断的喝一声,众人全部停下。“那个,别让我知道有人跟着我啊。”语气很平淡,但是苏文烈和刘昭这种老江湖更是吓的半死。对于大罗金仙来说,平平淡淡一句话,后果可能会严重到无法承受啊。

  已经死过一次的苏文烈,根本不敢冒险。给刘昭使个眼神,那意思只要有人跟着路大仙人,赶紧处理掉。别让仙人费事!

  这一次路信可谓一路顺风,趁着夜色,步履轻快,一路上连一个蟑螂都没惊动⊥这么顺顺当当的离开了八方城,消失在夜幕中。

  转过一片树林后,城区不在视线范围内,路信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逃出来了,赶紧掏出木糯,灵石已经不能满足路信逃命的需要了,直接上昂贵的元气石。

  木牛被启动,强劲的元气石作为动力,一百公里提速只要三秒。

  哗哗哗,木牛发出的声音在夜色下的道路中传的很远,卷起一路烟尘,狂奔q奔!

  路信也顾不上惊世骇俗了,将木牛的速度提到了极致,奔着匠镇的方向逃命。

  狂风呼啸,吹乱头发,双手抓拙牛的两个角,加速,加速,再加速!

  不分昼夜的狂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木牛发出奇怪的咔咔咔的声音,路信知道是木牛的机械出现一个极限了,刚想停下木牛,哗啦一声响,整个人被惯性甩了出去。

  哎呀!妈呀;屁股结结实实的落在地上,差点摔八瓣。疼的路信满头是汗,挣扎着爬起来,回头检查木头,彻底的散架了,变成了一堆零件。

  这一路狂奔数昼夜,木牛终于寿终正寝!

  闻这堆零件,短暂的伤感之后,路信看了一眼手上苏文烈上供的戒指。

  “哈哈哈"财了b一次真的发财了!”

  清晨的狂野中,疯狂的笑声在回荡!

  “哎哟,疼死我了!”裤子都磨破了,大腿上血肉模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