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龟甲师 > 正文
  八方客栈门口的横幅换了,已经不用自我吹嘘了,横幅上的字变得**裸,“诊金元气石一万起步,视查收蕊金”。

  那个给掌柜通风报信的侍女,多了一份新的工作。坐在客栈的大堂里,面前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摆了一个牌子:交钱看病。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阿娇的心情糟糕透了,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她应该出现的地方是在里头的独门院子内。坐在白玉床上,土豪神医的头枕在她的胸前,享受她的人肉垫子的服务♀个岗位,每天的待遇是死的,两枚元气石,还要上缴一枚。在里面那个岗位,她的待遇不固定⌒时候可能一枚元气石都拿不到,但是有时候能拿到奖赏的话,至少十枚元气石起步。

  这就是土豪,任性不需要理由!

  开出天价看病的路信,此刻爽的快上天了。身后站着一个打扇的侍女,头枕着一个,脚搭着一个,对面还坐着一个在照应茶水果品。现在的路爷,什么都不用做,吃的送到嘴边,喝的送到嘴边。如果他愿意还舍得花钱,还有更爽的节目可以解锁。

  四个侍女都希望路爷开口,要求她们解锁更爽的节目。她们已经不满足十个二十个元气石的打赏了,她们希望能挣得更多,并且为之时刻准备着。

  但是一天过去了,路爷没有提出任何进一步的解锁要求,为此她们私下里怀疑,这位爷是不是不走水路,而是走的旱路。负责给路爷大腿按摩的侍女很负责的告诉大家,路爷是直的.所以没有提出进步一的解锁要求,一定是对大家不满意。

  实际上她们错了,真的错了。路信不提出解锁新的项目,原因是他发现钱花的太快,心疼了。土豪,真的不是那么好当的。还有一点就是,预想中那些快死的土豪和亲戚们,似乎并没有看到大新闻啊。

  路信颇为惆怅,眼神游离,双手下意识的乱摸↓在伺候茶水的侍女眼神那个好啊,准备那个充分啊,立刻身子微微前倾,路爷的手摸到了一团软软滑腻的所在。呆呆的眼神看过来,我次奥b样都行?这是有多想挣钱啊!

  “路爷,您随意!”侍女笑眯媚,伸手按住路信的手,想收回去?呵呵呵!

  “哎呀b颗元气石怎么跑沟里去了,我来捞!哎呀,又有一颗!”

  “谢砸!”其他三位侍女在心里异口同声的同时,痛恨自己错过了发财的机会。

  别看八方客栈的待遇高,这些侍女运气好的话,被客人带上了床,一次收费也就是一两个元气石■见好一点的客人,能给个三两个元气石的打赏,遇见续的,呵呵呵。

  前前后后摸到了五枚元气石,路信才停下手,张嘴:“茶!”

  土豪路爷停手不是因为他良心发现,而是因为他看见了更有价值的目标。

  一个瘦不拉几的的男子,看上去也就是三十来岁,走路的时候让人担心风把他吹起来。一边走,一边咳嗽,手里的手帕不断的捂着嘴。

  看见这个男子,四个侍女识趣的都站了起来,站在两边。路信也坐了起来,盯着膏药下的眼睛盯着进来的男子,他不是人,是一座元气石山。

  当;个袋子落在了茶几上,男子一阵剧烈的咳嗽:“一万元气石,给我治病!”

  什么是有钱人,这就是有钱人,丢出一万个元气石的时候,眉头都不皱一下。

  帽子、衣服、鞋子、腰间的玉带,全都是法宝。路信能感觉到这个家伙,浑身上下四溢的元气味道。一个世俗的凡人,能够全身法宝,他的身份一定很不简单。

  “我姓路,不怕你不高兴,你这身体,一万元气石不够。”路信决定把奸商进薪底。

  男子轻轻的收起手帕,苍白的脸上露出微笑:“我姓陈,身上先后受伤八十八处,最严重的地方,被人一个散修用法宝伤了肝脏。好在我身上带了青囊门的不死金丹,不然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我知道,这点钱不够,但是我不打算多给一枚元气石,也不打算拿别的东西来换。我这么说,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路信就是头顺毛驴,如果这家伙说句软话,他没准就算了。毕竟一万枚元气石已经不少了。但是这家伙说话不中听,所以路信也笑了笑,捡起桌子上的袋子丢回去:“滚蛋!”

  袋子砸在陈姓男子的身上,他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更开心:“你这样子,怕是走不出八方城。”路信也笑的更灿烂了:“那我就在这一直茁去好了,你看,这么多美女伺候着,我为什么要离开呢?”

  姓陈的很牛逼么?如果你问八方城的任何一个常住人口,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姓陈的不牛逼,牛逼的是宗城西的那个姓陈的♀家人为啥牛逼呢?很简单,这家人出去的子弟,有一个元婴期的高手,三个金丹期的高手。他们都是聚灵大陆第二大门派,西岭门的人。

  男子决定继续“讲道理”:“钱你还是收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路信很干脆:“如果你的人情,价值一枚上品墨玉的话,也不是不能成交。”

  男子叹息一声:“你真的要终老在八方客栈内?”

  路信回以微笑:“你可以试试看!我不着急,也耗得起时间。”

  “好b是一块上品墨玉,你收好。记住,千万不要离开八方客栈!”男子妥协了,没法不妥协。他是西岭门驻八方城办事处的管事,上个月他往西岭门送一批货的时候,遭到了一群散修的伏击。作为一个世俗人,他成为了被殃及的池鱼。

  如果不是一身的“废品”法宝,还有门派内的长辈拿出的不死金丹,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但是这个不死金丹,也只能为他支撑一个月的时间去寻找医治的办法。问题是,就算是以医术著称的青囊门,也表示无能为力。现在他的情况,只有大罗金仙才能救。

  让一个大罗金仙出手救一个凡人,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八方城里赫赫有名的陈大爷,向一个外来的游医妥协了,这个笑话也一点都不好笑⊥像陈姓男子说的那样,路信今后只能一辈子宗这个客栈内了,只要走出这个客栈的大门,一定会发生很残忍的血案。

  路信真的不怕死么?怕,不但怕,而且很害怕。但是他赌性发了,加上墨玉对他来说太重要。赌一把就是了,万一赢了呢?还有一个事情,陈爷犯了个错误,他不该一身法宝出现在路爷的面前。导致了他误会路信一眼就看出他的查,实则路信是看到他身上法宝很多,觉得可以狠狠的赚一笔。

  啪嗒,一个眼罩丢在男子面前:“戴上!”

  陈姓男子皱眉:“我陈八尺在八方城内,从没有听人指挥习惯。”

  路信已经做了初一,就不会介意做十五。所以,他微微皱眉,将袋子放在桌子上时,心里微微的一颤。桌子上的墨玉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真的,而且是上品。路信很想要,但是他更不想向这个家伙妥协,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于二次。

  就像他开高价吓走一般的客人一样,对于一般的客人,如果他便宜治疗第一个,事件就会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无数的人都会来求他治疗♀就是人性!路信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所以不管是谁想治病,必须按照他的意思来做。

  陈八尺妥协了,戴上了眼罩,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这一刻他心目帜这个游医,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无所谓了。

  四个侍女被打发出去之后,灵脉所在的院子内,苏文烈让人给他抬上二楼,注视着路信所在的那个院子。

  苏文烈没有失望,就在他看过去的时候,金光出现了M算是在大白天,他也能看见金光四射。回头再看院子里的那棵大树,这一次没有出现异常变化。甚至连树叶都没有动一下,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苏文烈再次陷入了迷茫的思索中。

  这是路信第五次念出那句口诀,金光闪闪的龟甲如约而来,九枚骰子还是滴溜溜的乱转,高速转至只能看见虚影的时候,啪嗒一声,又一枚骰子掉下来。

  这一次,又是一个“愈”字骰子。

  路信得意的笑了!陈八尺则在浑身发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激动。

  短短的几分钟内,身上的伤病,痊愈了!

  这已经不是诡异可以形容的事情了,这根本就是神奇,不对,是神术。

  原来,这个bet体育在线投注上,真的有神术存在。

  陈八尺摘下眼罩,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袋子和墨玉,头也不回的走了。

  经过大堂的时候,他看见了苏文烈。微微点头,陈八尺匆匆而去。

  在这个城市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算要斗,也是各自掌握的地下势廉间的斗争。

  看着又一个原本命不久矣的家伙,活蹦乱跳的离开,苏文烈脑子里就一个事情。

  真的有神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