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龟甲师 > 正文
  木牛咿呀呀的响着,八方城遥遥在望。

  这城市在聚灵大陆有着独特的地位。怎么说呢?聚灵大陆上的修真门派,将大陆划分成一块一块的独立王国,修真者不会轻易伸手进别的门派⊥算有事去,也是以个人的名义』会打着自身的旗号,免得破坏规矩,引起公愤。

  门派之外,还有散修,也都是守着各自的洞府关起门来修炼。

  这样一来,就需要一个互通有无的地方,八方城应运而生。

  八方城,人口百万,秩序由各门派办事处共同维护。

  牛背上的路信滑下来,收起木牛放入包中。路边的水沟里弄点水洗了洗,身上的灰拍一拍。从匠镇到八方城,整整走了三天·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走出千机门的地盘。

  为啥要到千机门来呢?路信没钱了!为了给三人做机关傀儡,他攒的那点材料和元气石,全都搭进去了。还有一个,就是他需要一块高品位的墨玉,还有大量的玄铁。

  如果说玄铁还算容易买到,墨玉这东西在千机门的地盘内,根本看不到。只有到八方城这个聚灵大陆各派默认的修真市炒,才有机会找到他想要的墨玉。

  出门在外,财不露白。好东西要藏起来,免得被人盯上了,搞不好就是客死他乡的结果。

  八方城这个地方,龙蛇混杂,最是混乱。路信来这里的另外一个愿意,就是他不敢再匠镇那个地方暴露自己的“医术”⊥是那个掉骰子的龟甲,连续掉了两个“愈”之后,路信认为这是一门神奇的治疗法宝。要不怎么连着两次,都掉的“愈”呢?

  这个城市比匠镇大十倍都不止,而且还是一个无序之地。身为匠镇十寒首,路信深知这地方的危险性⊥拿匠镇来说吧,总体上还算是有秩序的。即便如此,在码头、青楼等灰色地带,人性最肮脏的一面屡见不鲜。

  丐帮那些人,偷鸡摸狗属于生活日常,套个麻袋打个闷棍的路数,算是比较“善良”了。他们还不算最狠毒的,更狠毒的还有的青楼密集的那条街。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路信,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换一身衣服,脑袋上戴一顶瓜皮小帽。帖上两撇胡子,戴上一副墨镜,背个褡裢,手里举着个幡子,上书:祖传秘技,包治百病。最后才是手里拿个摇铃,晃荡几下,叮当乱响。

  变身完毕,一个江湖游医跃然,不紧不慢,一副想看餐找我,保证治死你的嘴脸。脚下不紧不慢的,沿着道路往城区走,一边走一边捏着嗓子喊:“疑难杂症,术到病除。”

  这不,刚进城路信就被人拦住了,抬了抬墨镜,看清楚拦路的两个青皮壮汉,心里暗暗叫了一声:晦气。这是没法子的事情,外地人到匠镇谋生,也是要被欺负的。

  “二位,看病啊?”路信捏着嗓子,低沉的语调说话。

  “看你大爷!”一个壮汉挥拳就打,路信当然不肯就范,一个灵巧的躲避,闪开这一拳。“呀,还敢躲?”另外一个壮汉也上来要打,路信赶紧开口:“等一等,出来混,不外是求财。二位怎么个说话?”

  “哟,看出来了,是个老江湖。知道规矩就好,八方城里讨口饭吃的,都得给虎爷上供。念你初来乍到,今天就算了。明天开始,每天交一个元气石,少一个打断你的手脚,丢野地里喂狗。”两壮汉放了狠话,路信点头哈腰的陪笑:“规矩我懂,记下了,明天一准上供。”

  “拿着,明天一早,自己去城东三姓巷**钱。”两汉子丢开一块竹片,路信伸手接过,低头一看上面有个“虎”字。知道这是那个虎爷的令牌P细的收起来,在这个地方挣钱,躲不开这些地头蛇。

  看着他们走远了,路信眯着眼睛,心里暗暗冷笑。路某人素来不肯吃亏,刚才那一下没被打着,面子却丢的干净。这梁子算是结下了,说不得要找回来。

  怎么找?匠镇十寒首,最好的匠人,想坑人还不容易啊?一只“苍蝇”,已经跟上了这两人』难找到这两人的落脚点』过话说回来,一个外人刚刚进城就被盯上,可见这个组织之严密和庞大。

  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高品位的墨玉,路信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如何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长期生存?路信自然有自己的套路。

  街道两边都是店铺,缓缓前行,“邓家杂货”“玉简鞋”“段氏精工”等等招牌不一而足。这些看上去很气派的店铺,很自然的被路信忽略了。走进这种店,没有上千个元气石,就不是好不好意思进去的事情了,而是该考虑会不会缺点零件出来的事情。

  一片树荫下,蹲着一堆东张西望,看着非常无聊的人。路信嘴角露出微笑,找到了。

  每个人多的地方,总会有一类人的存在。这些靠跑腿卖力气为生。

  手里捏着一块灵石,路信站在这堆人面前。本来打算装一下,结果遭到了无情的嫌弃。这些人用斜视回应了他,一块灵石也好意思拿出来?喝杯大碗茶的钱都不够。

  “这位郎中,有什么要帮忙的?”就在路信准备加码的时候,一个面相憨厚的汉子站起来了,双手不安的在衣服上蹭,一看就是非诚实本分的性格。

  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在演戏的时候,边上有人看不下去把脸扭开了,路信一定会被他高超的演技给骗了。那么,这家伙到底怎么看出来,自己身上有点好货的呢?路信这个人不喜欢麻烦,所以一定要弄清楚这个事情』然很可能会有更大的麻烦。

  “我呢,想找个地方住。本宣微的,不求好,就在这城边上便可。”说话的路信,很注意观察这家伙的眼睛,很快就发现了端倪,心里暗暗懊悔。千算万算,漏算了自己的鞋子。这是林蓖给他的礼物,一双炼制过的鹿皮制作的鞋子。很初级的法器,穿上后很省力,平时能扛二百斤,穿鞋后能扛四百斤。

  既然是法器,这双鞋子在市面上,怎么也能卖个五十元气石的。对于修真者来说,这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这些最底层的城狐社鼠来说,这就是一笔巨款啊。

  难怪这杏动了坏心!

  “这位郎中,房子好说,就是这跑腿钱,能不能多给几个。小人嘴笨,您看着给就行。”

  汉子继续一脸“憨厚”的笑容,路信装着什么都没察觉:“好说,我叫路郎中,你叫什么?”汉子回答:“回路郎中,小的唤作刘七,因为长的黑,落了个刘黑七的诨号。”

  “好,前面带路,房子合适,我自然不少你的跑腿钱。”路信“上钩”了。

  在匠镇的时候,路信是坑人的行家里手,祸害的祖宗。坚持不懈十几年,坑人害人。正所谓一个人做一件坏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只做坏事,不做好事。所以呢,在匠镇的百姓看来,哪天路信要是宅家里没出来害人,那就值得烧高香了,风平浪静的一天赚到了。

  你想想,这么一号缺德带冒烟的家伙,脑子里自然是“总有刁民想害朕”。

  面相憨厚的刘黑七,在前面带路,领着路信往一条巷子里走。嘴角忍不住的得意,今天这条羊不算太肥,拿下了过个三五日有油水的日子不难。

  转进一个酗子的时候,刘黑七冲着巷口两个汉子努嘴,飘过去一个眼色。再回头冲路信一笑:“路郎中,您要看的房子,就在里面。”

  两人进了巷子,走了十好几米,看看这家伙已经是瓮中之鳖了,刘黑七脸上露出狞笑,回头哈哈哈大笑三声后,猛的一怔:“嗯?人呢?”

  这时候两个汉子从后面追上来了,一看刘黑七一个人,也都费解的问:“肥羊?”

  “MD,这杏身上有隐身符,看出来不对,隐身了。”刘黑七这么一说,三人低头找了找,果然看见了地面上有烧出来的灰。

  “哎,亏大了,就这张隐身符,就能买五十个元气石的。”路信心里暗自怒吼,看着三人在那找,不紧不慢的放出两个木球,在地上滚动了一段距离,一前一后堵住了这条巷子,这才迈步走动,散了隐身效果。

  “好啊,这杏在那啊,怎么不跑啊?”刘黑七听到动静,看着路信哆哆嗦嗦的双腿,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三声:“杏,你跑啊,怎么不跑了?”

  刘黑七的演技不错,路信的演技也是影帝级别的。装着很害怕的样子,腿软跑不动,引得三人狞笑着逼过来时,路信龇牙咧嘴的一笑,站稳了脚步。

  一头校犊般的“恶犬”出现在路信身前,八方城真个地方厮混的人,都是很有眼力的。一看这头木犬口中寒光闪闪的白牙就知道,被咬上一定会死人!

  “千机门的傀儡犬l跑!”刘黑七喊了一嗓子,掉头就跑,但是很快就站住了,后面也有一头“恶犬”。这时候路信猖狂的哈哈哈大笑:“跑啊,怎么不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