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兔子必须死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166章 抹布的故事
    轰!

    一声巨响,巨大的斧头一下子劈在云团上!

    云团炸裂,乌云崩溃!

    不过那雷霆却依然凝聚在一起,化为锁链死死的捆着秦寿!

    不过被鲁大师这一斧头干扰下,秦寿发现,他好像能动了!

    秦寿微微动了动脖子,然后仰头看着天上的乌云以及雷霆锁链,感叹道:“矢,休息下,让我来!”

    鲁大师低头看去,道:“你?行么?”

    秦寿眯了眯眼睛道:“我试试吧不过这面条有点长,一口气可能吃不完”

    鲁大师:“”

    然后就见秦寿一口咬在了身上雷霆锁链上,嘭!

    雷霆锁链被一口咬断,随后秦寿一口接着一口,身上的锁链很快就被咬的支离破碎,化为一道道电弧迸射开去。

    秦寿一仰头,有易霆锁链的一段,然后用力一吸!

    吸溜!

    这雷霆真的如同面条一般,被兔子吸进嘴里一截!

    鲁大师扛着那如同小山一样大的大斧头,吧嗒吧嗒嘴道:“牲口啊,这也能吃看起来味道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说话间秦寿又是吸溜一下,又是一截雷霆被他吞入腹中,同时舔舔嘴唇,大叫道:“都怕个孙子啊?食物来了,不吃,想饿死吗?!”

    鲁大师不明白秦寿在跟谁说话,突然发现这弟子自言自语的,嘀咕道:“这兔子疯了?”

    然而秦寿很清楚,他谁都没对谁说,他是对自己说呢T他体内的细胞说呢!

    说是对细胞,其实就是对他自己!

    细胞根本没有自主意识,所谓的因果恐惧,并非是细胞恐惧,而是秦寿骨子里下意识的怂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怂了,但是细胞却感应到了,条件反射的不敢吃了,这才导致细胞吞噬放慢。

    但是现在,秦寿这一嗓子就是给自己壮胆,胆气上来了,细胞大军也仿佛被激活了,一个嗷嗷叫着张开大嘴疯狂的撕咬吞噬着进入体内的闪电!

    而那些闪电在进入秦寿体内后,面对发了疯的细胞,瞬间崩溃!

    那些细小的锁链直接被扯的七零八落,胃部一搅合,全部化为纯正的元气被全身吸收了!

    秦寿只觉得肉身又壮大了几分,顿时狂喜,哈哈大行,吸溜吸溜的将雷霆锁链吃了一大截!

    雷霆锁链被这么吃,也有点扛不住了,咔嚓一声崩碎,消散在空气当中。

    鲁二愕然的看着这一幕,问鲁一道:“大哥,你见过这么渡劫的么?这兔子竟然把雷劫给吃了!”

    鲁一曳道:“没见过以后别惹这兔子,太猛了。”

    鲁二跟着点头。

    其他弟子看到这一幕,也如同看怪物似的看着秦寿,默默的在心里将秦寿划入惹不起的队列当中。

    乌云被劈散了,雷劫崩溃了,天空中再次恢复晴朗。

    鲁大师一挥手,手里的超级大斧头飞回山上,轰的一声砸进地里,四周的土石翻滚,眨眼间那山头又恢复如初,山上的神木殿重新立了起来

    不过看过这神木殿的本体后,秦寿再也不相信这是宫殿了。

    “兔子,跟我走,我有事跟你谈谈。”鲁大师落下来,拍了下兔子的头道。

    刚刚鲁大师为了自己拼命的事情,秦寿看在眼里,所以之前才主动改了称呼,不叫撸的湿了,而是矢。

    如今矢有命,秦寿虽然顽劣,却也乖巧的跟了上去。

    事实上,他也一肚子的疑问想问呢。

    “都愣着干什么?没事儿干么?滚去干活Y偷懒,几天都饿着!”鲁大师一瞪眼珠子,所有人化作鸟兽散。

    爬上附近的一座山峰,鲁大师拍拍身边的石头,示意秦寿坐下。

    两人并排坐在山顶上,鲁大师一栏深沉的叹了口气,然后伸手入怀

    秦寿一看,心说:“这是有心事,要喝一杯么?”

    结果就看到鲁大师拿出一面镜子,对着镜子照了照,然后骂道:“果然,发型又乱了!该死的雷劫!”

    秦寿:“”

    鲁大师摆弄好自己的发型,收起镜子,这才道:“兔子,你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么?”

    秦寿两眼一翻道:“下次直接问什么品种,我不知道我是什么品种,你知道么?”

    鲁大师曳道:“我也不知道”

    秦寿:“”

    鲁大师道:“不过这次的雷劫有问题,你以后心点,别乱跑⊥在我这一亩三分地待着,它再来,我干它。”

    虽然这话听起来很粗鲁,但是秦寿却听的很暖心,于是道:“谢啦,矢。”

    “咦?你这回不叫我撸的湿了?”鲁大师笑道。

    秦寿打了个哈欠道:“你要是不让我回家,我还喊你撸的湿。”

    鲁大师哈哈大笑道:“想回家,就努力学习吧,神木殿上的道,你能领出一道,我就让你每天都能回家,而且我还送你回去。当然,你也可以试试其他的法子,别的不说,我这人很好说话,最能以德服人。”

    秦寿见过鲁大师的德后,直接翻了个白眼,这还叫好说话?这是懒得废话,直接开揍吧?

    “我对你们这完全不懂,你这里到底干啥的?雕刻木雕的么?还是负责制作桌椅板凳?”秦寿问。

    鲁大师曳道:“你说的这些我们都做,一切跟木头沾边的,我们都玩。修行嘛,为的还不是成为神仙逍以在?想要逍遥,心先逍遥,随心所欲,顺其自然。你想弄什么就弄什么。”

    秦寿一听,眼睛顿时亮了:“真的?”

    鲁大师拿出抹布擦了擦秦寿嘴角上的口水道:“这些木头你可以随意拿,但是不准吃!”

    秦寿哑然,不准吃,那要木头干啥?

    同时秦寿皱了皱鼻头,问道:“你这抹布是干啥的?这味道怎么这么怪?”

    鲁大师道:“以前我就是一个木匠,为了寻找好的木料,常年穿梭在山林里,山林里湿气重,翻山过水的,别的不说,脚先受不了了。后来我娘子给我弄了这么一块布,坐下来擦擦脚,干爽了之后,还是呃,兔子,你怎么了?”

    “呕”兔子干呕中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