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房产大玩家 > 正文
  眼前的嘲是多么的熟悉啊!

  尽管黄冕以前出入的秤要高档的多,金额也要大的多,身边还总是会有美女环绕着。

  但是扑克牌“踏踏踏”的洗牌声,还有那四个让无数人癫狂的黑红草方,以及其他人“三边两边吹吹顶顶”的大呼行,就像是无孔不入的烟雾一般萦绕在他的耳边,让他产生了一种一切都没有改变的错觉。

  就好像,他依然还是那个开着超跑着豪宅的超级富二代,是那个一晚上输掉几十上百万连眼睛都可以不眨一下的二世祖,是那个欠下巨额赌债可以拍拍屁股回家找爸妈的败家子

  恍惚间,黄冕觉得自己有些喘不上气来了。

  没多久之前才经历过的痛彻心扉在一瞬间涌了出来,让他惊恐得冷汗直流,看着眼前那些赌徒抬手间洒出去的大把钞票,每一张脸都仿佛变成了曾经衣冠楚楚的那个黄冕,正冲着他坏笑!

  “我艹!”

  冯才俊大喊一声,惊醒了黄冕,让他浑身一震。

  只见冯才枯狠的把手中的五张扑克牌扔了出去,憋屈道:“把把牛叮1),玩他娘希匹个卵蛋喔!”

  随后,他就掏出了一些现金,约莫千把块的样子。浴翅供的衣服口袋就那么点大,塞进一包烟一个打火机之后,就没多少空间了。

  而且他身上本来也没多少现金,赔给庄家几百块之后,就只剩下薄薄的几片了。

  “实!”黄冕终于积蓄了足够的力气开口道:“你就这么点现金,要是输光了,咱们就走吧。”

  “走?”冯才俊瘪瘪嘴道:“这才刚开始呢!我跟你说,我可是号称‘牛魔王’的。今天非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随后他就稍稍起身,朝着一个坐在麻将桌旁观战的大汉挥了挥手喊了一声。

  那大汉立刻走了过来,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POS机摆在了冯才俊面前道:“自己刷。要多少?”

  “先来两万吧。”冯才俊叼着烟哼哼道,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来,随后就熟门熟路的自己对着POS机刷卡,而那个大汉则是进了套房的里屋,没一会就拿着两万的现金回来了。

  他检查了一下POS的刷卡记录后,把钱扔在冯才俊面前。

  “来来来,继续!”冯才俊立刻朝庄家喊着,同时麻利的撕破了钞票的扎带,随手扔了一小沓在“门”里,连具体数目都不看。

  他的这一番动作,让黄冕心中刮起一阵带着刀片的暴风

  太像了!跟他当初的模样实在是太像了;不过他每次扔的更多罢了!

  长发青年很快洗好了牌,发在了冯才俊的面前。

  冯才棵一张牌挑起剩余的四张,一起攥在了谁手里。

  而那几张扑克牌就像是有魔力似得,强行把黄冕的目光撕扯了过去。

  冯才俊的前四张牌,分别是9、9、J、Ace。

  斗牛的规则黄冕再熟悉不过了,冯才恐中的牌已经起牛了,但是点数大小,就得看这最后的一张牌了。

  只有再拿到一张Ace让点数凑整,才能够组成除了五花或者炸弹这些特殊组合之外,常规点数最大的牌面“牛牛”!

  但是在同一局牌中,同时拿到两个对子的概率实在太低了。

  看见冯才垦经在慢慢的捏最后一张牌了,黄冕鬼使神差的喊了一个字

  “空!”

  冯才库时也拉到了侧边的位置,他惊喜的笑道:“衅,你这嘴开过光啊!哈哈~”

  他重新遮上牌,开始纵向往下拉着。

  “空~空~空~”

  冯才堪着,黄冕也情不自禁的跟着他一块喊着。

  果然,依然也是空的!

  “艹#牛b把看你赔不赔!”冯才克奋的直接把牌往桌上一拍,然后就愣住了。

  黄冕也跟他一起愣住了!

  因为这张牌并不是Ace,尽管周围全空,但牌的中间却不是一粒花色,而是一个露着诡异笑容的Joker。

  王牌!

  “阿俊,你真以为自己是牛魔王啊?哈哈哈~”长发庄家笑道。

  冯才窟道:“王牌牛9,够杀你了!”

  “切~”庄家不屑的呸了一声,最后一个开始捏牌。

  随着庄家的动作,冯才客黄冕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因为牛牛的大写四张牌其实就能判断出上限了,有一衅型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大过牛9的。

  可到了现在庄家都没有直接赔钱,那就说明还有希望吃掉牛9!

  “空~空~空~”

  庄家也开始喊着,同时把另外三张“8、9、Ace”扔在了桌面上,而他手上还那着一张Ace在捏牌。

  那么也就是说,庄家这把牌只有拿到剩下的最后一张Ace,才能凑成“牛牛”,实现通杀。

  “空!”

  长发青年猛然一声大喊,亮出了底牌。

  Ace!

  竟然真的被他拿到了最后一张Ace,通杀了全场!

  “艹;手牌三张Ace?太尼玛邪门了吧?”冯才魁了数自己刚才押下去的钱,一共是1300块。

  按照这个秤的规矩,牛7起翻,7、8、9点对应的倍数是2、3、4倍,牛牛则是翻五倍。所以他还需要支付5200块,才足够赔给庄家的。

  刚刷出来的两万,瞬间就输掉了6500块!

  冯才看了看手头的现金一下子下降了好多的厚度,又朝边上的大汉招招手道:“再来五万!”

  随后流程一样,刷卡,拿钱!

  “我靠阿俊,你杏怕是抢银行了吧?几天不见变这么壕了?”长毛庄家揶揄道。

  冯才抠嘿笑道:“要他么你管?老子有钱赔你就是了,发牌吧!”

  说着,他就拿出了明显比之前多得多的一沓钱扔在了门里,至少2000块以上。

  但他这把的运气依然背得离奇,庄家3点,通赔了其他的几门,却独吃了他这一门。甚至因为他押得多,庄家在赔了其他几门后,还倒赚大几百块呢。

  而冯才坎是三点,但他的花色是方块,而庄家是草花。

  毫厘之差输钱,虽然不翻倍,但这种感觉也太憋屈了!

  “实,算了吧。要不你还是带我去按摩好了?”黄冕站在他身后俯身无奈道。

  冯才俊猛然间扭头看着他,随后大叫道:“我靠!我说怎么这么背,原来是被你给‘泰山压顶’了啊,在背后死死的罩着我。”

  黄冕一愣,心中真是有苦说不出,好心当成驴肝肺!

  他是真怕冯才恐在酒劲还在头上,万一冲动起来输个底掉该怎么办?

  但还不等他继续劝解,冯才客让边上的人拉过来一张椅子,把他给按着坐下了。

  “再开一门!我一个人吃两门。”冯才俊朝庄家说道。

  随后他又分出两万块的现金来,摆在了黄冕的面前。

  “这门你帮我玩,怎么押随便你。输了算我的,赢了对半分。”

  黄冕顿时一口气接不上来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