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鹰掠九天 > 正文
  春节,专属于华人的新年,一年之中最重要和最有纪念意义的时间段。

  对赴阿执行秘密任务的所有人而言,今年的春节格外思念家乡,身处两万多公里之外的陌生土地,邻近南极圈,无人不想家。

  乡愁最难解,也是最考验人心的时候。

  南美洲的除袭夜,全员放了半天假,聚餐休息。

  北方的饺子,南方的汤圆,丰盛的菜肴,来自于五湖四海的教官队、成飞技术团全员、地勤官兵和警卫部队,聚集于基地食堂内,欢度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

  过完一个简单至极的春节,大年初一,教官队和所有人再次忙碌起来,辛勤劳动,毫不在意外界已经扯皮数月之久的舆论,以及头顶的英美双方天基卫星。

  各司其职,该干嘛干嘛。

  扯皮是必须扯皮的,没办法,皇家空军的雪狐和银鸟,目前尚蹿被扣押状态,不敢动手,只有扯皮。

  与此同时,秘密装船运输的AIM-120D‘监狱’和两架台风战机残骸,途径全bet体育在线投注的蔚蓝大海,在海上漂泊近一个月后,穿越马六甲海峡,悠悠驶入南部候,抵达广城港口。

  除夕过后,生活照旧。

  很快,即漫长而短暂的三月时光,转瞬即逝。

  南大西洋上空,近海,离南美洲陆地约二百五十公里,离马岛最近附属岛屿约二百四十公里。

  碧空如洗,骄阳悬挂于东方,释放暖和而平和的光芒,洒下温暖和一丝丝希望。

  时值南半球的春末,天气已经有些炙热。

  “轰!”

  七千米高度,两台太行涡扇引擎亦如怒吼般的咆哮声,响彻云霄。

  座舱下侧喷有两个击坠标志的001号FC-20X‘青蛟’,呈现凌厉的攻击态势,高高扬起机头,以大仰角状态高速爬升。

  炉火纯青般施展高悠悠机动,当机身到达顶端之时,反向改出高悠悠机动,压低机头俯冲,轻而易举锁定前方改变姿态的002号FC-20X‘青蛟’,舱内顶端的机载衍射平显攻击中心区域,呈现幽绿色。

  “滴!”

  002号玻六舱内,转瞬响彻雷达告警系统的声音,多功能显示屏给出遭受同类型战机红色提示符号,蜂眼头盔提示信号来源于后上方。

  驾驶青蛟的罗萨尔,额头满是汗水,急促呼吸着,数月以来积累的战斗经验令他本能拉杆右向满舵,操控002号青蛟右向急转,试图规避。

  高速状态之下的突然机动,身体和机体承受7G飞行过载。

  7G,现有速度和载重之下,002号青蛟能够施展的最高过载机动。

  “滴!”

  飞行过载系统的声音,同样传出,屏幕闪烁耀眼的黄色,给出机体承受7G过载的精确数据。

  凡是超过6.5G以上的过载,过载系统都会予以提示,按照过载数值的不同,给予对应颜色和声音频率提示。

  右急转试图逃避,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雷达告警系统的声音并未断绝,001号FC-20X‘青蛟’,就犹如跗骨之蛆般紧紧跟随,用无形而致命的特殊频率电磁波,锁定高速逃窜的002号。

  一秒。

  两秒。

  三秒。

  水滴形玻六舱内的告警声,如期消逝,不多不少,正好三秒,几乎精确到毫秒。

  鸭翼和主翼面切割稠密气流的001号青蛟,改平飞出,稳定盘旋于天空,机翼下方挂载的SD-8B和SD-10没能发射出去。

  “今天第6次被击落,总共第148次被击落。”罗萨尔恢复平飞,满是汗水的脸上有些苦涩,浑身几乎被汗水打湿,通过座舱玻璃看着上方盘旋飞心001号,不禁曳。

  第148次被击落,或者说是第148次被吊打。

  结果属于预料之中,可仍旧难受。

  自从近距格斗训练开始至今,作为阿根廷最优秀的青蛟战机飞行员,罗萨尔在这个残酷的环节,就没有赢过自己的教官一次。

  哪怕是一次!

  每一轮格斗训练少则五六次,多则**次,数个月下来,一百多次交战厩全部落败,战果令人绝望。

  这还单是他自己,整个第四组六人不断向零教官发起挑战,迄今为止,模拟格斗空战,零教官就没有输过一次。

  当然,包括第一组、第二组和第三组的三名教官,战绩胜率100%,蹂躏并不熟悉青蛟性能的菜鸟不要太简单。

  “面包师,身体情况怎么样,还能继续训练吗?”加密频道内,周海的话音传了过来:“燃油枢量还剩多少?”

  听到熟悉的话音,罗萨尔深呼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涌出的情绪,双眼炯炯有神,回应道:“零,还能支撑三次,可以继续训练,机载燃油枢量40%。”

  “那开始吧,最后三次格斗训练。”周阂手紧握金属操纵杆,看了一眼下方的002号青蛟,以长机和教官的身份,下达最后一道命令。

  “好的,面包师收到。”

  罗萨尔心神一颤,右手下意识紧了紧,听到这个极不愿意听到的词语后,陷入沉默,过了两三秒,这才回应道。

  训练!

  最后三次格斗训练!

  三次训练过后,便是返航离别之时。

  “嗡!”

  通信频道内,并未传来周海的话音,天空的引擎轰鸣声逐渐响亮。

  周海驾驶001号青蛟,改出稳定盘旋,亦如利剑般,直刺前方的天空。

  002号青蛟亦是如此,两架高性能战机互相拉开,远离中心训练区域,待间距拉到约五公里后,再急转调头,展开新一轮的近距格斗训练。

  加速,冲刺。

  “滴!”

  犹如老师般的周海,轻而易举锁定正面来袭的002号青蛟,与此同时,舱内同样响起雷达告警提示声。

  左侧急转,压杆俯冲,高速飞心001号青蛟,充分展现最强状态的机动性,恍若敏捷的雨燕,躲避来自于罗萨尔的蜂眼头瞄锁定,以刁钻的角度发起攻击。

  十数秒后,两架互相纠缠的战鹰分出胜负,罗萨尔和002号再次落败。

  “还剩下两次。”周海言语平静,操控夺得胜利的001号青蛟再次拉开,进泄数第二次飞行训练。

  “明白。”

  罗萨尔咬了异唇,心中感觉亦如刀割。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