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野性为王 > 正文
  这章给华国乐器正名,需要静下心来看,强烈建议先听下“国家宝藏水龙吟”,心耳朵怀孕,不,只要听完,你肯定会怀孕,生不出儿子来找我。

  为什么玩吉他的年轻人比玩古琴的人多?这个问题可以延伸为,为什么现代西洋乐器比华国民俗乐器在年轻人群里更流行?

  根本原因在于,年轻人对音乐的认知,脑海中的旋律、节奏,大都是由现代流行音乐,即西洋乐器塑造的,吉他、架子鼓、钢琴、贝斯比如东风破、满地伤、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几乎每一个人都能瞬间哼出脑海中的熟悉旋律。

  西洋乐器,引领并代表了现代流行文化,年轻人从出生起就在听这样的音乐,自然而然对其认同,且容易产生共鸣。

  这是其一。

  其二

  毋庸置疑,华国乐器在表达人内心的情感上绝对优于刻板的西洋乐器,而音乐的本质就是表达人内心的情感。

  在相同音量的前提下,这个前提很重要,古琴不是古筝)只需要一个音,就能将一整支交响乐团,不论单簧、双簧、嗅、大提、钢琴统统镇住,将听众耳朵里所有的“嘈杂”全部驱散,整个人瞬间沉静下来。

  嚣张点讲,古琴一出,谁与争锋?全得靠边站。

  既然华国乐器在音乐本质上优于西洋乐器,为什么不流行?很大原因在于,由华国民俗乐器演奏的曲目都产自几十、乃至几百年前,早就与时代脱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流行文化在不断翻新,赶不上潮流只能被淘汰,就华国年轻人来讲,与其听百鸟朝凤凑个热闹,不如刷一遍谢果,更加热闹。同理,歪果年轻人中,喜欢rolling-in-the-deep也肯定比喜欢月光奏鸣曲的人多,网上点击量对比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是说古典音乐不好,经典的东西就不可能不好,只是,很难让年轻人感到认同,找到共鸣。

  所以,华国乐器想要翻身,不可能逼迫年轻人去喜欢百鸟朝凤,越逼越反感,而是得迎合时代潮流,比如,点开一曲古筝版的凉凉,有了认同、有了共鸣,便会静下心去欣赏,相信只要一曲听完,绝大多数人都会对古筝这种乐器的声音中毒,跑去寻找第二首、第三首,根本停不下来

  而只有喜欢之后,才会去了解,然后追本溯源,最后你会说:“华国乐器太特么好听了。”

  言归正传

  平胸而论,古筝十级究竟什么水平?

  在专业的人眼里,不过是刚跨过门坎,但对普通人来说,这之间差了最少3、4年的认真练习,这还是对有天赋的人来说。

  而小拳拳,尤其观察团为什么对周楚的十级曲目将军令不屑?关键在于纪安带来查房的粉丝大军基数太过庞大, 1900万人,说里面有1000个音乐专业的大神都算保守了。

  于是, 1899.9万吃瓜群众一脸懵逼看着1000个音乐专业的观察团,对周楚的将军令不屑一顾。

  然后,周楚开始了一段炫技式的泛音,观察团们顷刻闭嘴,安静下来。

  什么是泛音?

  不说共振频率这种干巴巴的,通俗来讲,就是通过特殊演奏技巧,让一个基本音一跃两个八度,发出一种类似钟鸣,细腻地让人有种不稳定的平衡感,直透灵魂深处。古琴的泛音被称为天音。

  “这是泛音?”

  “是泛音,我刚看了她的指法。”

  而随着周楚的连续炫技,百分之百的泛音成功率把1000位大神震得头皮发麻,观察团蹦出了一句粗话:“卧槽,这妹子开挂了?”

  “我天,我的泛音纯看脸。”

  “泛音出不出,都看运气。”

  “纯看运气的+1”

  吃瓜观众:“什么泛音?”

  “有这么难吗?”

  观察团:“这么说吧,华国最厉害的老师也不敢保证她下一次泛音能出来,就和库里不敢保证他下一次罚球一定能进一样。”

  “一半几率会闷音的手残党飘过”

  “一半几率已经不错了。”

  “哇,不行了,这妹子太秀了,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怒撕十级证书。”

  “妈问跪”

  周楚这段炫技,将观察团结结实实给镇住了,没有一点脾气,弹幕里,先前不屑的声音逐渐消停。

  将军令作为十级考核曲目,难度不言而喻,且曲如其名,将军令尤重气势,节奏快,手速要求自然高。

  “我去,秀姐这手速,差一点就能出残影了。”

  “我看秀姐可以去玩节奏大师。”

  “原来这就是将军令,我一直以为是烤鸡翅膀。”

  “这手速,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好听,头一回静下心来听古筝,发现自己赚到了。”

  其实,凡事只要努力、尽力了,都会得到他人欣赏。见周楚那双漂亮得不像话的手灵活得像八足,时而翩翩轻盈、时而刚劲有力,或按或勾或捻,在古筝二十一根琴弦上上下翻飞、眼花缭乱,再加上那对雄厚资本,看得观众如痴如醉,听得同样酣畅淋漓。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听着听着,观察团:“不对啊,指法音准上好像有点不稳,这是十级的水平没错,可她的泛音、散音、按音三个技巧,还有她控筝的意境,完全是另一个水准,这妹子不是专业学古筝的吧?”

  观察团大神刚说完,将军令结尾高l潮来了,二十一根琴弦,手指从里往外扫出,音节从高到低,“筝~~~!!!”

  观察团:“好有力,好有气势!”

  “我想到了星爷功夫那两个瞎子。”

  “我也是M像看见一道音刃从琴弦里飞出。”

  “呃,不行了,我中了秀姐的箭,你要对我负责!”

  高l潮仍在继续,周楚那双手在琴弦上将两军对垒,万马奔腾的气势展现得淋漓韭,每“筝”一次,观众鸡皮疙瘩就坟起一阵,等到最后一个干脆利落的收尾,筝音戛然而止,观众们意犹未尽,周楚则在大口喘息,雄厚资本上下起伏。

  一首霸气四溢的将军令弹完,当然会累,哪个撸完不喘气的,请站出来。

  “66666, 6翻了,打赏接着。”

  “这个秀姐可以的,叙箭拿好。”

  “爽!不管了,这是我搬砖半个月工资,秀姐笑纳。”

  “主播露个脸吧?好期待啊。”

  “妹子这么凶,手活又这么好,要是再长得好看我天。”

  “不火没天理!”

  观察团悻悻道:“我看她不敢露脸,哪有好事都落到她一个人身上去的?”

  可这时,屏幕突然一黑。

  观众:“什么情况?”

  “秀姐人呢?”

  “下线了?搞毛啊?我打赏还没来得及给。”

  观察团:“哈哈哈哈,我说的吧,见光死,这是怕了~”

  练习室里一片漆黑,而整个音乐学院同样一片漆黑,断电了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