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道缘浮图 > 正文
  击杀?遇见一个便击杀一个?怎么可能?进入到秘境当中的,也有不少真人,最低也还是高阶上师,付明轩见一个杀一个,那不都得是一场辰斗,这么下来,他自己怕是也要累死了吧。

  燕开庭心下并不相信这种清所说的话,但是在内心深处,又有一些隐隐的不安,万一,这种清所说的都是真的呢?

  进入到秘境当中的人,都是修道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若非亲眼所见,怎又会凭空捏造事实?

  越想越是乱作一团,燕开庭使劲儿摇了曳,强迫自己好好历练才是,先不要想一些有的没的。

  另外一边,付明轩始终行走在沙漠当中,脚步沉稳,极其缓慢,走一走,他便抬头看一看天,好似在等待这什么。

  而在另一边,沈伯严也在重复着与他相同的动作,完全不理会周围人,也不理会自己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当中,直直的朝前走着,一边走,嘴里好似还在念叨着什么东西,时不时也停下身来,朝着天空望了一望。

  他们似乎,都在等待着某个东西,或者某一时刻。

  付明轩前进着,广漠无边的沙漠之上原本没有一个人影,那些弟子们见到了他都是远远避开,无论是哪一门派,都听到了关于他的传言。无论是真是假,没有人愿意以身犯险。

  然而付明轩走着走着,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谢无想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开始了吗?”

  谢无想问道,然而付明轩却是好似完全听不见她的声音也看不见她的身影一般,直直地朝前走着,没有任何要回到谢无想的意思。

  “你和沈伯严,都是一样的吗?”

  在听到了沈伯严的名字之后,付明轩微微动容了一下,却还是没有回答谢无想,仍旧朝前走着。

  谢无想见到付明轩丝毫没有想要回答她的意思,于是止住身形,并没有傻到要上前拦。

  “为什么不杀我?”谢无想喃喃道,停留在原地,看着付明轩继续向前走去的身影。

  抬起头来,谢无想仔细观察着那混白一片的天空,仿佛什么都没有,却又仿佛万物都包含其中。

  “我没有看错吧.....”望着天空,谢无想轻笑一声,仿佛天空之上有着与她对话的人,又仿佛是在对着自己说。

  自从踏进草原之后,燕开庭看到了不少宝贝,但是由于自己实在是没有心情,便一直向前走着,并且始终蹿沉思当中,渐渐地,燕开庭就走到了草原深处。

  走着走着,他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回过神来,发现种清还跟在自己的身后。

  “你为何还与我一起?”

  燕开庭皱眉问道。

  种清傻笑着摸了摸头,道:“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和萧然真人呆在一起,心下才会觉得安稳一些。”

  燕开庭冷笑几声,安稳?自己现在内心当中,就像是被什么东西不断地敲打着,也是一上一下≡己都不觉得安稳,怎会让他安心?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却被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和紧张感压得喘不过来气。

  “呼!”燕开庭长舒一口气,道:“你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燕开庭四处望了望,自己正走在草原之上,不过此时的草原,也并非没有边界,在他的视野当中,草原的痉,显现出一片灰黄色来,用是一片沙漠地区。

  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去打探付明轩,但是燕开庭还是忍不纂着,希望可以在沙漠上遇见他。

  不知为何,燕开庭既想遇见付明轩,又好似很害怕遇见他,换了往常,自己要是知道了付明轩的消息,一定会当即就赶到他的身边。

  只是现在自己的心思杂乱,好似害怕自己遇见了付明轩,就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一般。有些事情,他既想知道,又害怕知道。

  燕开庭望向远处的沙漠,心便沉了下来。

  进来秘境也有一段时间了,自己除却遇见了一个元会门的弟子,就没有遇见过任何别人,也不知道谢无想怎么样了。

  此时,谢无想站在沙漠之上,低下了头,她觉得自己的眼睛仿佛被什么刺中了一般,眼前所见的,全都是虚妄。

  她不明白,此时这空旷和寂寥,是真,还是假?

  付明轩的身影早已消失,谢无想呆怔了片刻,就朝着付明轩消失的地方走去。

  此时出现在付明轩面前的,是一处晶莹剔透的湖泊,这面湖泊位于沙漠之中,就像是一只盈盈闪光的眼睛。

  这面湖泊不大,但是呈现着非常规则的圆形,若是从上方来看,这面湖泊其实就是在整个岛屿的正中心,周围被广漠的沙漠所包闻。付明轩蹲下身来,盘腿坐在了湖泊旁边,此时,一直朝着湖泊走来的沈伯严也离这面湖泊越来越近了。

  沈伯严本身是落在一片丛林当中,行走的距离比付明轩还要远得多,但是他的速度比之付明轩又要快了一些,是以付明轩在湖边坐下没有多久,沈伯严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时间还没有到,不是吗?”

  站在付明轩身旁,沈伯严说出了进入秘境之后的第一句话。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他看见了。”

  “谁?”沈伯严微微皱眉。

  “燕萧然。”付明轩回道:“他与我的因缘际会太过于深刻,是以他看到了一些本不该看到的东西。”

  沈伯严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只能希望那一刻能够早一点到来了。”付明轩道。

  “恩。”沈伯严点了点头,于是绕着湖边,朝着湖对面走去。

  “寒州....“

  沈伯严没有走几步,还是转身看向了付明轩,唤了他一声。

  “恩?”抬起头来,付明轩看见沈伯严正盯着自己。

  “你会怀念吗?”沈伯严问道。

  付明轩愣了一下,冷哼一声,吐出了两个:“不会。”

  沈伯严点了点头,道:“好。”

  望着沈伯严向湖泊对面走过去,付明轩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伸出手来,触碰了一下湖水,顿时整个湖泊都荡起了一阵一阵的涟漪,并且显出十分异样的光晕来。

  抬起手,付明轩看到自己手上沾染的湖水缓缓浸入到了自己的皮肤当中,喃喃道:“真怀念呐。”

  随后,在看到沈伯严在自己的对面坐下之后,付明轩就坐直了身子,闭上了眼睛,双手放在两腿之上,沈伯严也保持着和他一样的动作,顿时,就在这湖边支撑起一道结界来。

  燕开庭在沙漠里前行着,他只觉得行走变得越发困难了一些,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却不想御空飞行,这种心情,实在叫他也感到奇怪,渐渐地,走着走着,燕开庭只觉得自己的脚连抬起来都有些困难了。

  而此时,种清还是跟在自己的身后,燕开庭心中轻笑两声,心想,这杏还托两下的,只不过走到了一个地方,他突然一停,就像是一根细线穿进了大脑一般,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萧然真人,怎么了?”一直跟在燕开庭身后的种清被燕开庭这一停弄得紧张起来。

  燕开庭转过身来,望着种清,道:“为何我们走了这么久,却不见一个弟子?”

  如今燕开庭已经进入秘境许久,按道理来说,四大门派当中的弟子们该进来的也用进来了,岛屿虽然大,但是人数一多,还是多多少少会遇见一些,然而,为什么自己只遇到了种清,却不见任何别的弟子?

  “萧然真人.....”种清像是懵了一般,迷茫的大眼睛看着燕开庭。

  燕开庭盯着种清,皱眉道:“你为何,始终要踩着我的脚舆?”

  种清低下头来,看见自己的双脚正踩在燕开庭方才走过的地方。

  “哼!”燕开庭手上现出泰初锤,道:“你也算是元会门的一个高阶上师,按道理来讲也该是个核心弟子,却为何在我面前如此战战兢兢?”

  种清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就欲辩解,却不想身上传来燕开庭的一股大力,随后整个人变向后退了几步。

  “果然.....”燕开庭看着种清退在沙漠上的那几步,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几乎是想也不想,燕开庭就举起泰初锤,朝着种清就是一团雷火飞了过去,顿时种清整个人燃烧在火焰当中,燕开庭所处的这一片沙漠就开始逐渐扭曲,仿佛整个bet体育在线投注都要缩成一团。

  “竟然又是.....”

  燕开庭喃喃道,眼前便现出一片黑暗来,他整个人都在下坠,像是被人所牵扯着,黑暗当中,点点星芒又是如此耀眼。

  “师弟!”

  “萧然师弟!”

  燕开庭仿佛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睁开眼睛,只见张维时还有另一名行门弟子出现在自己眼前,而此时,自己正被张维时抱在怀中,半坐在地上。

  “我怎么了?”燕开庭只感受到脑中一片混沌。

  张维时道:“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到在了这里,也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

  燕开庭坐起身子,看到自己的前方依旧是一片草原,自己还没有走上去,只是让燕开庭没有想到的是,草原之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弟子,这些弟子,均是没有了呼吸。

  “这是怎么了?”燕开庭惊讶道。

  张维时和那名弟子均是叹息一声,张维时指向了草原痉沙漠之上的一团濛濛银光,道:“凡是靠近那里的弟子,不知为何都被击杀了,你方才应当也是不自觉地靠近了,不过好在你只是晕了过去。”

  “晕了过去?”燕开庭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痛的太阳穴。

  不对,自己肯定不是晕了过去,而是进入了幻境当中!

  方才若不是自己将那一名名叫种清的弟子识破,恐怕自己现在都还陷在那幻境当中,只是,为何自己无端地就多次进入幻境,这些幻境,究竟要告诉他什么?

  燕开庭思前想后,心下就是一惊!

  “明轩!”

  燕开庭叫了出来,自己几次幻境当中,都出现了有关于付明轩的嘲,无论是长者和他一般面容的神秘人,还是告诉自己付明轩魔怔了的元会门弟子。

  张维时也是知道付明轩本来的名字的,皱眉道:“寒州师弟?怎么了,你看见他了吗?”

  另一名弟子却突然道:“维时师兄,萧然师弟,我先前也遇见了几名别派弟子,都说.....”

  “都说什么?”燕开庭问道。

  “都说寒州师弟还有那元会门的沈首座,竟然对门派弟子行了杀寒行....”

  “怎么会....怎么会....”

  燕开庭不住地曳,喃喃道:“不可能,不是真的。”

  好似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般,燕开庭一把抓着维时,道:”维时师兄,你可知元会门有一个弟子名叫种清?”

  张维时微微一怔,随后点了点头,道:“知道的,就在那里。”

  张维时指向一个倒在草原上的弟子,燕开庭看过去,果然,竟是与自己看到的种清一模一样,只是这一个种清,却好像已经死去很久了。

  望着远方的那一团濛濛银光,燕开庭站起身来,道:“是不是一靠近那里,就会被击杀?”

  张维时顿了一顿,点头道:“对,方才我们已经是亲眼看到了。”

  燕开庭转过身来,对着两人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道:“你们见到无想真人了吗?”

  两人均是摇了曳,道:“没有见到。”

  燕开庭道:“没关系,若是你们见到了她,请帮我转告她,我燕萧然的心中会一直有她,直到永远。”

  张维时睁大了眼睛,惊讶道:“萧然师弟,你要干什么?!”

  燕开庭笑了笑,道:“我去找付寒州.....”

  张维时和另一名弟子还未反应过来,就只见燕开庭全速向着那一团光芒奔去!

  “师弟回来!”

  两人迈出脚步,却被无端的恐惧给推了回来。不知为何,两人已经是不能再踏上那片草原了。望着燕开庭远去的背影,两人惊诧之中,又是一阵一阵的莫名紧张....

  “明轩!明轩G你吗?这一切,都是你吗?你究竟想要做什么!”燕开庭狂奔着,心中迫切地想要见到付明轩。

  此时,端坐在湖边的付明轩眼睛猛地睁开,只见原本晶莹剔透的湖水此时渐渐地变得湛蓝,都朝着一个顺时针分方向涌去,在中心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时候到了!”

  此时,沈伯严也站了起来,望着湖水,眼颈直地盯着湖水之中的漩涡。

  顿时,云天变色,原本混白一片的天空,渐渐变得阴暗起来,上方还夹杂着诡异的紫红色光芒,沙漠上吹起了狂风,顿时黄沙漫天。

  整个bet体育在线投注,仿佛被剥去了外衣一般,无论是奔跑在沙漠当中的燕开庭,还是正在其他地方探寻的弟子们,或者是还在草原边界犹豫不前的张维时....他们发现,自己的脚下渐渐变得透明起来,地面仿佛变成了一面晶莹剔透的水晶。

  而在这水晶一般剔透的地面之下,便是生活在现实当中的芸芸众生们,整块大陆,就清晰而明了地出现在所有人的眼里。

  无论是行门飞灵峰,还是雍州玉京城,还是各大山川湖海,城市荒野都出现在人们的眼中。

  自己能看得到下面各种城市当中的人们,而凡间的人,却是对上方一无所知。

  “我们是在哪里?”所有的弟子们都开始惊慌起来,蓦然发现,丛林消失了,草原也消失了,就连茫沙海也完全消失了....所有的一切,就像是被狂风掠去了一般,一切都是虚无。

  那么,我们又身处在哪里?

  燕开庭望向的那光芒所在之地,只见原本还是一团濛濛银光的地方,此时已经上升起一道巨大的光束,直通天际。

  而在幽暗的上空,自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好似整个天空都要从那里被钻出一个洞来,燕开庭整个人的心都揪紧了。

  这不是幻觉,这是真实发生着的!

  换作以往,燕开庭还会怀疑一下自己所见是否为真,但是现在他的内心十分清楚,不错,这个千年秘境正在缓慢地改变着,或者说,正在与两个bet体育在线投注相连通。

  一个是自己原来生活的bet体育在线投注,而另一个,燕开庭不知道,但是隐隐地,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那bet体育在线投注,便是自己所感受到的强大力量的来源!

  不论是自己在丛林中感知到的树上神秘人,还是那一望无际的沙滩,还是那那深不见底的海水,都有这那样一股神秘且强大的力量,燕开庭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来自自己所在的bet体育在线投注。

  “明轩.....”

  还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与付明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望着那道光束,燕开庭加速朝着那个地方跑去。

  而此时,谢无想跪倒在地上,看着下方的芸芸众生,再看向天界,就像恍然大悟一般笑着,嘴里不住地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付明轩伸出手来,与对面的沈伯严一同催动着这光芒从湖心当中涌了出来,直达天际,此时的他,衣着外形逐渐地变化着,行门的制服渐渐褪去,换上了一声纯白无暇拖地长衣。平日里挽得一丝不苟的发髻,此时也披散在了身后,垂到腰际。

  这副模样,就与燕开庭在幻境当中看到的一模一样。浑身散发着神圣的光芒,好似神祇一般。

  迸必死的决心,燕开庭向那光束跑去,但是不知道为何,自己却依然安好,毫发无损。

  终于,付明轩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停下脚步,望着付明轩,从未感受到那样陌生。

  付明轩此时就像是神祇一般遥不可及,自己只能遥遥的看到他的背影,他正高举着双手,催动着面前巨大无比的光束,就连天,都好像要在他的掌控之下,破开一个大洞。

  竟然有如此能力,这还是与他从小长大的发小付明轩吗?

  燕开庭不禁哑然,这么多年来,自己原以为两人之间并无秘密,无非就是门派当中因为身份的隔阂,有些事情不方便说而已,但是显然,在看到这一切之后,燕开庭就意识到,付明轩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就在此时,付明轩仿佛也感受到了后方的注视,转过身来,他看见燕开庭正在望着自己。

  “不要过来!”

  付明轩朝着燕开庭吼叫了一句,将燕开庭整个人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明轩.....你....”燕开庭不自觉地就朝着付明轩走了过去,付明轩两手支撑着光束,转过头来,看着燕开庭笑了一下。

  “庭哥儿,听话,不要过来。”

  “明轩...明轩,你在干什么?”燕开庭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不知道是因为被欺骗,还是觉得被震撼,他的眼角,已然闪烁着点点泪光。

  “庭哥儿.....”

  付明轩唤了一声他,但是在燕开庭的口中,他只觉得这一声呼唤,是那么的陌生。

  眼前的付明轩,究竟是谁?

  就在这时,燕开庭听到了一阵慌乱的声音,向下看去,只见大陆之上,就像是发生了巨大的灾难一般,河水倒灌,山峦崩塌,洪水席卷了城市,人们惊叫一片,很多地表,都裂开深深的沟壑.....

  所有身处在秘境当中的弟子们,望着下方的一切,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自己的亲人,朋友,同门,师长....等等与自己有一切联系的人,都蹿在这样一个正在崩塌的bet体育在线投注当中,有的人哭的撕心裂肺,有的人就开始猛砸这透明的地面,想要冲到下界当中,解救那些蹿水深火热当中的人们....

  燕开庭睁大了眼睛,看向付明轩,此时,付明轩就像是完成了一个巨大的任务一般,怒喝一声,双手渐渐放下。

  那光束也轰的一声,涌上了天空,在那紫红色的天空之上,打开了一个银色光洞。

  转过身来,付明轩看向燕开庭,此时他的瞳孔变成了水一般的灰色,看着燕开庭,他露出一个让燕开庭感到十分陌生的笑容来。

  “你是谁?”燕开庭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付明轩,不断地向后退着,仿佛想要逃离付明轩的目光。

  “燕开庭.....”

  付明轩称呼了他的大名,燕开庭顿时就觉得自己不能动弹,望着付明轩,燕开庭睁大了眼睛。

  “你是谁?”

  付明轩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道:“你不是说,所谓bet体育在线投注的好坏,也只撒于我们在还是不在,如今时候已经是到了....”

  “你是谁!”燕开庭吼叫着,声音已经带了哭腔,站在他面前的,还是以前的那个付明轩吗?

  “庭哥儿.....”付明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望着燕开庭,他的眼神也变得十分忧愁起来。

  “下方的那些事,可是因为你的这些作为?”燕开庭指着下方的凡界道。

  付明轩望着燕开庭,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道:“是。”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要把他们放在这样的一个境遇当中?!付明轩,不,你不是付明轩,我最亲的兄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燕开庭!”付明轩走到燕开庭的面前,双手抓住了他的肩膀,用力地晃动着他,语气也激动起来:“你看看,你看一看下方那些人,哪一个不是如蝼蚁一般,你在看一看天上,如今,你还不明白吗?”

  燕开庭整个人都呆滞在原地,他望着付明轩,难以置信地摇了曳:“你....你是上面bet体育在线投注来的吗?”

  付明轩迎上了燕开庭的目光,点了点头,道:“对,我从来都不是这个bet体育在线投注上的人,如今时候已到,这个bet体育在线投注必须得覆灭,而我,也只能带着你们这些,与我有着因缘际会的人走而已!”

  燕开庭睁大了眼睛,仔细看着付明轩,此时的他,竟是那样的陌生。

  “你看看,下面的那些灾难,难道只是凭借着我一人的力量所作出来的么?你还不明白吗?”

  燕开庭看着下方,整个大陆都在崩塌,生灵就像是蝼蚁一般在里面做着无用的挣扎。

  “不....不,明轩,不该是这样的.....”燕开庭遗头,他不敢相信,不能忍受,即使他没有那么喜欢那个bet体育在线投注,但是他无法就这样看着这个bet体育在线投注就此崩塌在自己的眼前.....

  “明轩,求你了,停止你所做的一切吧,你告诉你们那个bet体育在线投注的人,放过他们,好不好?!”

  燕开庭几乎是带着哭腔,扯着付明轩的白衣,哭求着,付明轩从未见过他这般模样。

  可是这一切,都是在注定之中。

  在整个bet体育在线投注的规则当中,什么都是有限的,资源就更是不例外,当资源已经不足满足上界,那么这些低级的下界,留着还有什么用呢?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拣鸦些人,带到上面的bet体育在线投注罢了。

  “不.....不行。”付明轩从嘴中挤出这几个字来,就看见燕开庭的眼神渐渐冷了下去。

  “庭哥儿,与我一同走吧,若是要带人上去,我从来便想着你是第一个。”

  说完,付明轩就伸出手来,按在了燕开庭的头上,顿时燕开庭的额间便露出光芒来,整个人都被包裹在一个光球里面,缓缓升空。

  “不放我出去!”

  燕开庭不断地击打着光球,而那光球就好似坚不可摧一般,任凭燕开庭如何击打,始终逃脱不出去。

  没过多久,又有几个光球从下界飘了上来,竟然都是一些得了道的大能,其中都是尊者,还有那得了大道登上讣榜的真人们,缓缓上飘到秘境之中,就随着燕开庭一同上升。

  燕开庭望着他们,不断呼求他们,而他们却好似完全听不到一般,在光球当中,闭着眼睛,就像是沉入了睡眠当中。

  而此时,燕开庭看到,在秘境当中还有不少弟子,有的匍匐余地奋力呼喊,有的睁着惊讶的双眼望着自己一行飘向上空的人,还有谢无想,她呆滞地坐在地面上,望着自己,好像在说,为什么不带自己一同走。

  而在秘境的下方,凡界当中的灾难愈演愈烈,如此惨烈的嘲,燕开庭看得是一阵一阵心惊,无数生灵,这芸芸众生,就被遗弃在这样一个亟待毁灭的地方....

  就在这时,燕开庭看见了沈伯严的身影,只见他的衣着气质竟是与付明轩一模一样,从光束的另一侧方走到了付明轩的身边,拍了拍付明轩的肩,就被光圈所包裹着,缓缓上升。

  “原来,原来他们都是一起的。哈哈。”燕开庭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原来这么久,自己什么都没有发现。

  秘境之上,就只剩付明轩还有一些弟子们,只见付明轩抽出一剑光寒十九州,缓缓升空,此时的一剑光寒十九州,散发着耀眼银光,随着付明轩的渐渐升空,秘境当中的所有五彩星芒都汇聚到了一剑光寒十九州之上,顿时,剑身爆发出目不敢视的璀璨光芒,仿佛已经变为了光。

  而付明轩,此时注视着下方秘境之上的众人,又望了望凡界仍在哭天抢地的生灵们,他高举起一剑光寒十九州,那柄长剑,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凛厉剑意。

  “那么,就在此时结束吧!”

  付明轩高举长剑的手,在这一刻,狠狠挥下!!

  “不!”燕开庭捶打着光圈,歇斯底里地喊叫着。

  顿时,就像是银河一般的剑光洒向秘境之上,将剔透的地面轰然击碎,随后,就仿佛苍穹一般,降落在了凡间,那一切生灵,那芸芸众生,那整个bet体育在线投注,就在这一剑当中,悉数毁灭!

  “不!”

  燕开庭看到,秘境破碎的那一刹,谢无想就像是一片羽毛一般跟随着剑光跌落到了凡间,而那凡间的生灵们,尚未从那灾难当中回过神来,就被付明轩那灭世一剑,剥夺了所有的气息。

  顿时,整个bet体育在线投注便如灰烬一般,散落在了虚空之中!

  “不!”燕开庭拿出了神兵泰初锤,砸在了光犬上,顿时,光圈就像是冰裂一般破碎开来。

  “什么上界,什么资源,什么能力修为,我通通不要!!我只要这天下生灵,不随风飘散,我只要这不完美的bet体育在线投注,重现在我面前!”

  燕开庭打碎了付明轩的结界,飞速向下界冲去,付明轩想要抓,却还是扑了个空!

  “开庭!!”

  付明轩朝他伸出手急速下降,却被沈伯严一把拉住。

  “走吧....”

  耳边响起了沈伯严的声音,“心若是带不走,就是带走了人,也无济于事!”

  说完,就拉着付明轩缓缓升空,付明轩注视着下方,流淌出了他在这bet体育在线投注上最后一滴泪水,燕开庭的身影,最终化作一个看不见的黑点,消失在那犹如泥沙俱下般的bet体育在线投注当中....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