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又名凌云山,地处三江汇流之处,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汇聚凌云山麓,水势相当的凶猛,舟辑至此往往被颠覆。

  每当夏汛,江水直捣山壁,常常造成船毁人亡的悲剧。孤儿数百年前,大德高僧海通禅师为减杀水势,普渡众生而发起,招集人力,物力修凿的。

  众人在此休息一晚,第二日当地亭长找了一个老向导白老画,便开始向乐山大佛走去。

  随行的是曹化淳一行人,陈大官人等几个衙内,白老画和他两个儿子以及叶楚三人。

  随着往山中行去,释武尊皱眉道:

  “叶先生,这情况不对啊。他们明明找到了领路人,为什么还要把我们带上。”

  叶楚背负双手,走在陡峭山路中如履平地,闻言道:

  “大师久历江湖,难道没有看出来吗?这曹化淳根本就未曾相信我们,我们三人半点蜀中口音也无,他们自然不相信我们是蜀中人,这曹化淳乃是至尊身边人,最擅长察言观色,岂会不知。”

  释武尊一怔,随即了然:“我果然是入相了,这么说来,他们既然带着我们,就是想就近监视,必要时候杀人灭口,或者拿我们做挡箭牌。”

  “他们竟然这么狠毒。”独孤梦吓了一跳,不敢置信的说道。

  “江湖偶遇,心思诡异,在所难免。”叶楚淡淡的说道。

  “不过,我还是不清楚他们找凌云窟干什么?那个道神既修武道,也修术法,但是法力偏向阴寒,和凌云窟内的火麒麟正好想冲。即使传说剑尧走火入魔,寿元将近,也不至于用火麒麟吧?都说龙凤和神龟才有益寿延年之能,这火麒麟却是血液炙热,摧残寿元,根本没道理用作延命之能啊。”

  他说着说着,突然顿了顿。

  “传说火麒麟守护人皇龙骨,难道周围陪葬的有什么奇物,能够解救剑尧于走火入魔之中?”

  “不错,定然如此p麒麟镇守保卫之处,岂能仅仅是人皇龙骨?正统皇朝收集到的历史和典籍,以及相关资料,定然远超其他,其中蕴含的东西想必最为清楚,说不定真有什么天才地宝呢,只怕这些人是冲着这来的。”

  想到这,叶楚眼睛不由一亮。

  若是有了这些天才地宝,正好用来冲关,早日恢复金丹期修为,且可以更上一层楼。

  于是叶楚步伐更快了。

  他们一路步行走山路,当天并未抵达。因此当晚他们找了个避风处歇息。

  曹化淳和道神带了十几个护卫和随从,什么事都不需要做,护卫们就把一切都办的妥妥贴贴。

  他们支了几个帐篷,架起篝火,将随身携带的食物和香料取出来,又捉了一些獐子,当场烧烤。

  很快,香气四溢,让人胃口大开。曹化淳就招呼陈大官人和老向导他们一起来吃。

  只有叶楚三人,被他们似是无意间的忽视了。

  “没想到他们这般下作。”

  走一天山路,都是肚子咕咕叫,那边却这般携作,即使是出家人,释武尊心中也有点恼恨,淡淡的开口道。

  独孤梦虽然也饿极,却一脸坚定的站在叶楚面前,努力不让自己看向烧烤处。

  叶楚盘坐于地。闻言微微张开眼,看向曹化淳等人。却见死太监虽然没转头,但陈大官人几人都得意的对这边直笑。

  显然他们早就算到这点。

  叶楚三人,一老二少,空着手进山,什么都没准备,不就是等着挨饿嘛。

  叶楚看了一眼,心中冷笑,道:“当真是幸子气。”

  这种兄段虽然恶心,但却有用。

  在曹化淳等人想来,叶楚几个看着就是富贵人家的,哪有什么野外生存经验?只怕饿上一顿,就会被他们驯服。

  如同王公大臣熬鹰一样。

  “比吃喝,岂是你们这般小道所能比的?”

  叶楚淡淡一笑,对释武尊道:“你们去点火,我去找几个野物来。”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此时打猎,殊为不易,独孤梦劝道:“这儿有几个野果,何必去找野物?”叶楚道:“不费时间,片刻就好。”

  释武尊不言语,只是动手点火,心中却想:“此时此刻天黑林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抓猎物?”

  他和独孤梦找了一些枯枝,刚刚生火点着,却见已经提着两个野兔进来了。

  “这么快就逮着两个兔子?”释武尊一脸惊讶。

  叶楚笑道:“运气好,正好遇到,顺手就捉住了。”

  远处的曹化淳的护卫头领瞧见了,心中一怔,开口道:“此时天色已黑,他竟然这么快捉来野兽,这野外生存能力瓦啊。”

  曹化淳也不回头,冷笑道:“吃饱喝足岂不是更好,到时候正好用得着他们。”

  这边释武尊心中将信将疑,想:“真有这么好的运气?”

  但见叶楚一脸淡然,似乎在这黑天密林当中,捉几只兔子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却见叶楚随手从怀中掏出一些精致的瓶瓶罐罐,又拿出一把匕首,轻松如意的将野兔放血剥皮,用一根树枝穿了,架在火堆上烧烤,不时从瓶瓶罐罐里面拿出一些香料盐巴涂抹,一系列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手法之迅速,出手之自然,庖垛牛也未必如此,便是释武尊久在江湖行走,也不由心下暗惊:“这本领当真是了不起啊!”

  不一会,香气四溢,更胜刚才那边所炙,叶楚三人分开食之,当真是大快朵颐,幽幽清香飘向远方,饶是曹化淳等人已经吃饱喝足,也被这香气吸引。

  看无法折磨叶楚三人,曹化淳便加快了行程,第二日上午,众人终于踏入凌云窟洞口。

  白老画等人当然不敢进去,所以由曹化淳一行人,以及叶楚三人走了进去。

  “咦?”

  叶楚心中微微一惊。

  他修炼的是仙道真元,不是普通的世俗界武功,因此精神力十分强大,闭上眼睛便可以探知周围情景。

  依他接近金丹期的修为,可以探知十几丈的距离,但是一踏入凌云窟,好似的受到了什么限制般,只能感受到七八丈距离!

  这凌云窟果然神奇,竟然还有这等功效。

  不过不要紧,曹化淳一行人当中,有人出入过凌云窟,加上“火烧凌云窟”的传说,可以行走的地方必然有火麒麟经过的炙烧痕迹,众人一路追寻倒也没有走偏了道路。

  开始时,石洞有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一条高近丈宽也有近丈的通道直通山体腹地。

  大家顺路前行,不过走了区区十几丈路途,前面便已出现三条岔道。

  想也没想,顺着烧烤痕碱重的那条岔道行去,通道空间依旧宽大,不过石壁边缘的人工开凿痕迹,明显比之前的进洞通道要粗陋得多。

  洞中一片漆黑,考虑到火麒麟出没,众人没有点火把,曹化淳拿出了几颗夜明珠,照耀周围,众人也不至于迷失方向。

  周围的环境也没什么好看的,众人缓步前行,很快就深入了凌云窟中一路有余。

  路上连续碰到好几处如蛛网般四下分叉的岔道,但有火麒麟经过留下的深刻痕迹,众人也不虞失了痕迹。。

  不知道火麒麟是不是在沉睡,或者在什么深处的岔路口跑到洞外肆虐,总之众人深入了凌云窟足有数里之遥,却是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有几处岔路洞口长满了绿色的藤蔓,上面结满了血菩提。

  众人采摘一空,连释武尊和独孤梦都摘了不少,但是依旧没有引起火麒麟的注意。

  期间,大家还路过几处小溶洞,同时也看到了脚下时不时乱扔一气的各式兵器,看其锈迹斑斑的摸样,显然待在这里的历史已经很久远。

  同时,在锈迹斑斑的各式武器边,随同散落着或完整或凌乱的森森白骨,在漆黑的环境中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不用说,这些家伙都是很久以前踏入凌云窟的倒霉鬼,然后被火麒麟干掉了。

  “站住!”

  突然一声断喝传来,将众人吓了一跳。

  护卫举着夜明珠照去,缺件前面十几丈外,立着一个英苦年,身材高大,穿着简单,手持一把火红色的利剑。

  他满脸英气,眉目间透出一股不凡神采。

  对于突然出现的人物,众人都是心中一惊,但是见他只有一人,很快放下心来。

  “杏,那是什么人,敢阻拦我们的去路,当真是胆大包天!

  说话的是蜀中知府的族弟,衙内中的老大陈康陈大官人。

  “你们又是何人?贸然闯入凌云窟,所为何事?”青年回道。

  “呵呵,感情这凌云窟是你家开的?听好了杏,蜀中知府便是我族兄,这位曹公公,乃是当今至尊身边的大内总管,不管你有何事,赶紧让开。”

  “大内曹总管?”青年嘿嘿冷笑。

  “我管你是什么大内大外的,后面便是家父葬身的墓穴所在,岂容你们践踏!”

  他一边说着,一边抓紧了手中的火红色的利剑,一双英目狠狠地瞪着众人。

  曹化淳闻言,不由眼中闪过一丝怒气。

  他堂堂大内总管,在这内陆山中竟然被一个青年辱骂?

  一众衙内更是喝骂出来:

  “这里死的人多了,别人家的儿子都没有阻拦,你叫唤什么,赶紧让开,没听懂人话啊?”

  陈大官人也淡淡道:“凌云窟是天下人的凌云窟,不是你一个人的凌云窟,再敢啰嗦,将你碎尸万段!。”

  青年冷笑一声,喝道:“将我碎尸万段?就凭你们,识相的赶快退开,否则我饶过你们,我手中的火麟剑可绕不过你们!”

  火麟剑?

  叶楚眉头微皱。

  难道此人是断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