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还看今朝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三节 软硬兼施,恩威并济
    叮慎和夏克俭的面色微变映入沙正阳眼帘中,沙正阳心中也是知晓。

    葛铁柱当然不简单,但是沙正阳却不会担心。

    他甚至可以确定葛铁柱肯定会在其中出点儿幺蛾子。

    可他最愿意见到的就是葛铁柱出幺蛾子,葛铁柱要真的老老实实的按照自己的要求办了,他还真不好办了。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是包含了深层次的辩证道理。

    只有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沙正阳不想搞什么内斗。

    他是来做事的,但是如果谁妄想要一己私利来阻挠或者阳奉阴违,他也不吝于性牛刀,而且他也相信袁成功的政治智慧,看得到这其中的火候。

    且行且看吧。

    看见沙正阳气宇轩昂的模样,叮慎和夏克俭都没有作声,这个时候正式沙正阳最高光的时候,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只有碰了壁之后才会觉察得到真阳县的水有多深。

    “那第二点呢?这个问题书记碰头会上,袁书记和我还有老都有了一个定义,下一步要在县委常委会上研究,但也没什么可避的,就是要效仿市经开区组建城市开发建设公司,通过城开司来加快包括经开区在内的城市建设进度,加快基础设施的配套完善,打造第一流环境的经开区,光明正大的和市经开区竞争!”

    沙正阳语意简洁有力,“两个星期之内城开司要建起来,一个月之内要全面开展业务,经开区前期会是城开司的主战场,所以我个人观点前期经开区要主动介入,积极参与,先把第一炮打响!”

    李开天忍不灼了咂嘴,怎么再大的难题到了这家伙嘴里都变成了游刃有余的新儿?

    这组建融资平台的事儿在一年前也不知道讨论过多少次,但是县里始终下不定决心,就是怕弄成一个无底洞,祝汉明走了也就不说了,怎么袁书记也拿定主意了?

    “第三,招商引资力度不够,办法缺乏,关键在于经开区管委会的班子,在于你们的决心和干部的激情调动起来没有,这一点上想要把责任推给县里,我不认!我重申一点,经开区要量化招商引资任务,向市经开区学习,如果谁觉得做不到,能力不足,早点儿提出来,县里好调整,真要到县里来主动调整你的时候,恐怕就晚了!”

    言辞激烈,大有磨刀霍霍向猪羊之意,这也让县经开区包括李开天都有点儿寒意凛凛的感觉。

    这沙正阳的态度也很明确,要县里解决问题,县里答允了,也会做到,但是该经开区自己的事儿,那就得要经开区自己干起来。

    拿不起来,就要拿话来说,提头来见!

    会议室里只听见钢笔笔尖在纸上的哗哗作响,干部们都全神贯注的倾听着沙正阳的每一句。

    这位新来的县长还真的和想象的不一样,既不低调谦和,也没有之前想象的是不是要来调查考察一番,然后还要回去研究研究。

    根本没有这回事儿!

    来就说事儿,一说就直接定目标,让你根本就没有退缩的余地。

    人家对经开区的情况和问题了如指掌,分明就是带着套路来的,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按照人家早就设定好的套路走,你提出来的种种,人家也早就了然于胸,这还怎么玩儿?

    无论是李开天还是管委会的其他班子成员们,都是心中凛凛,意识到这一位固然会给经开区带来无限希望和兴奋,但只怕也一样有无尽的压力。

    想想人家市经开区那帮人怎么说的?

    累并快乐着,累得像狗,但人生很精彩,恐怕这就是真实写照。

    你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

    你会觉得很充实很满足,但是也会让你累得欲仙欲死。

    你会会觉得自己像牲口一样辛苦,但你也会觉得人生竟然如此丰富多彩,可以看到如此多的风景。

    “我再来说说第四点,这一点比较复杂,或者说在不同阶段,不同时间都需要用辩证的角度来看待。”

    沙正阳此时已经很放松了,背靠在椅背上,双手很随意的放在会议桌上,一只手捏着钢笔帽,玩弄着。

    “我举个例子,当初市经开区启动的时候,市委林书记和冯市长以及钟书记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何建立主导产业,如何培育引导发展,等等等等,但是我们当时没有机械的按照市里意见去行动,因为那不切合实际。”

    叮慎和夏克俭乃至齐国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市经开区的崛起就像一个奇迹,他们只能看到表面繁花簇锦,但是却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但现在缔造者就在面前,听他来介绍解构这一过程,也很让人期待。

    “市经开区一年多前比起现在的县经开区局面更糟糕,人心腐,干部精神懈怠,既无资金,又无规划,更谈不上什么产业构想,比白手起家甚至还不如,起码人家白手起家心气还在,人心还在,但那会儿的是经开区没有,所以最终不得不搞了公开竞聘。”

    一句话就把下边县经开区从班子成员到下边二级中干的心都给说得悬了起来,难道这厮还要在县经开区也来搞这一手?

    沙正阳视若无睹。

    “公开竞聘搞得很好,既集合了人才,又凝聚了人心,俗话说得好,人心齐,泰山移,一个单位只要有了人心,那么就没有什么困难不能面对的。”

    “市经开区当初的局面就是那样,要按照市里的意见,就是要不遗余力的发展市里提出的主导产业——电子产业和电器产业,但是条件根本不允许,国有三大企业的改制还在艰难进行,可是市经开区不可能来等着啊,那我们就要先干起来,”

    “先易后难,那样门槛低,那样最容易干,最容易上手,那我们就干那样,所以我们在沿海地区去溜达了一大圈,最终疡了我们认为宛州也有一定优势,同时市巢很广阔,门槛也很低的食品产业作为突破口,”

    “后续的情况你们也都看到了,由邪大,先易后难,先把基础打好了,栽好梧桐树,凤凰自然来,顶益来了,雀巢来了,卡夫来了,徐福记和旺旺也来了,”

    “那沙县长,您觉得我们县经开区是否也能复制这一模式呢?”发问的是县经开区副主任徐金福,这家伙名字还真有点儿徐福记的味道,只可惜徐福记没有疡县经开区。

    “我认为模式可以复制,但是在产业疡上可以更多样性一些,当然我个人观点食品产业仍然是一个大有可为的行业,尤其是随着国内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民以食为天这句话在国人心中根深蒂固,对美味的追求从未停息。”

    沙正阳很坦然的表明自己的态度。

    “而且在市经开区的食品产业已经初具规模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蹭蹭热度,沾沾光彩,这不是羞于见人的事情,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市经开区从长远来看,势必要走融合和互补之路,形成协同共赢,所以我不认为我们也发展食品产业就是抢谁的生意,就是在恶性竞争。”

    “当然,我们也不要只局限于食品产业,事实上随着市里三大国企改制完成,进入了全面复兴阶段,加上七厂二所的搬迁,宛州的电子电器产业会迎来一个发展的大**,这同样是我们的机会,”

    “电子电器产业的配套零部件产业非常广泛,市巢非常大,像塑胶、倪、电子元器件、标准件和非标件、电线等等,而且在这袖套产业发展起来之后,还会吸引更多的组装和集成企业来进驻,这就会形成一个开放式的良性循环,”

    沙正阳一行谢拒了经开区的挽留,回了县里,叮慎没有走,留了下来,他要和经开区的一帮干部好好开一个会,领会一下今天的精神。

    用说沙正阳今天给他们带来的东西太多,几乎是填鸭式的塞入了他们的脑袋中,让他们需要一个缓冲来满满消化,甚至连叮慎自己都觉得是如此。

    差距大概就在这里,这也是叮慎送沙正阳一行离开时的感慨,在更高的平台上呆过,自然可以看得更远,对未来路径的把握就更准确,更有信心。

    无论是夏克俭还是齐国志都能感受到他们离开时经开区这帮干部的精气神都有了一个显著的变化。

    之前他们来的时候,经开区一帮人虽然都是精神奕奕,但是老于世故的他们都能看得出来有点儿强撑的味道。

    现在一上午时间,沙正阳从让他们一吐心声,再到各抒己见的探讨,最后到沙正阳来给他们上一课之后一锤定音,经开区一帮干部的精气神顿时就有了脱胎换骨的蜕变。

    那股子心气开始起来了,也有了想要赶超邻居的**。

    有了这份心气和斗志,县经开区才有希望。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