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bet体育在线投注下载大相师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三百五十章 谁是魁首?(二合一)
    除此之外,一股异香也随着微微的湖风扑面而来,这种香味非常特别,很甜但是一点也不腻,夹杂着淡淡的青草香味……但是左旸却从中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当然,主要是因为慕容卿之前就提醒过他,这座岛上有“天外天”布置的花毒。

    如此想着,左旸不自觉的便去刻意的控制了一下呼吸……但随即他又猛然想起,携可是“万毒不侵”的体质,就算有花毒又如何?

    “你倒是警惕的妙人。”

    那姑娘看到左旸的表现,那张冰冷的脸上表情未变,眼中却流露出了一丝欣赏的目光,用依然没有一丝情感的语气说道,“现在我可真是越来越期待你今晚的表现了,所以你绝对不能死在这种地方。”

    说着话,那姑娘这才从袖子里面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抛给左旸,用命令的口气说道:“服下它,便可轻松抵御这些毒气。”

    “多谢。”

    左旸虽然不怕中毒,但依然还是微微一笑将那粒些丸接了过来……NPC给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就算自己用不着,不能拿去卖钱么?不能给自己的朋友用么?反正拿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再说,哼哼。

    ——长生散阶):“天外天”的独门解药,可解天下剧毒,只要在中毒者断气之前服下,哪怕毒入骨髓,亦可白骨生肉。

    果然是好东西!

    这玩意儿虽然对于左旸而言确实没什么用,但是功效之强大还是令左他颇为满意。

    只不过那姑娘将长生散阶)递给他之后,那双眸子却是又开始死死的盯着他,这副姿态似是要监督他将解药服下,又似是想要借机看清楚他藏于蒙面巾之下的脸……

    “呵呵。”

    左旸淡然一笑,便转过身去背对着那姑娘做出一个掀起蒙面巾服药的动作,实则偷偷将长生散阶)收入了囊中。

    “哼……”

    那姑娘的眉头立刻又皱了起来,发出一个略带了些不屑意味的鼻音。

    以她的眼力,自然是已经注意到了左旸的这个携作,故而才会如此的不屑,毕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家伙,给了他药他居然不吃,还偷偷藏了起来,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不过她也并非没有见识,这个江湖中,总有一些奇人异士与常人不同。

    既然左旸敢不服下药丸,这就说明他并不惧怕天外天的毒气,而原因嘛,有可能万中无一的天生抗毒体质,也可能是修炼了能够抗毒的功法亦或是已经提前服下了解药。

    但不管怎么样,他既然不需要就不应该收下,更不应该偷偷藏起来,这种行为实在是有些无耻了……

    无耻之徒她见过的也不少,但是想左旸这么无耻的家伙,也是少见的很呢。

    哼,这样的家伙,就算武功过人,我“天外天”也决计不要,不然定然会乱了“天外天”的法度,不过……且给他个表现的机会,看看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又或者是否能够从他身上窥探出什么来,然后再拿去喂鱼不迟。

    说到底,左旸的一系列表现,已经令那姑娘对他的好奇心反而越来越重了,重到很瞧不上他,但是又舍不得随意干掉他的程度……

    ……

    于是,自此无话。

    在那姑娘的带领下,两人一道靠岸、登岛、顺利进入岛上的那座四层楼阁。

    “就是这了,上楼。”

    进入阁楼,来到通往第二层的楼梯前面,那姑娘便停下了脚步,回头冷冷的看了左旸一眼,示意他走在前面。

    “你先吧。”

    左旸却并不急于上前,反倒同样停下脚步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来,是因为他虽然无耻,但也懂得女士优先的礼节;二来,则是因为他知道“天外天”机关重重,在这种机关重重的地方,自然还是不要乱闯的好,免得中招。

    实际上,若是那姑娘细心一点便能够发现,自打上岛以来,左旸便一直都没有放松过警惕,他走的岛上每一步,都重复着那姑娘的脚步,绝不逾越,可惜那姑娘还真没注意到这一点,她只记住了左旸的无耻。

    “走!”

    那姑娘的声音立刻又冷了几分,不容置疑的道。

    “那好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来“天外天”不是来搞事情的,而且想要利用“天外天”作为跳板,接触到东方世家。

    因此,能不把关系搞得太僵,最好还是不要搞得太僵。

    于是见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左旸也只能一边心防范着一边无奈的抬脚从那姑娘身侧走过,抬脚向楼梯上面走去。

    结果腿才刚刚抬起来。

    “呼!”

    脑后立刻便传来一个破空声。

    正是那姑娘趁他不备之际,一记手刀便直接朝他的后脖梗砍了过来。

    “偷袭!?”

    左旸倒是没想到这姑娘会来这么一手,再加上此招来自脑后,他也看不到这姑娘使得到底是什么招式……

    不过因为一直秉持着一颗防人之心,他的反应倒是不慢,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祭出千蛛万毒手中的万毒罡气(架招),来了个死马当活马医。

    结果还真让他给赌对了。

    “砰!”

    感受到了力量,但是左旸毫发无伤。

    “唉?”

    反倒是那姑娘发出一声并不算大声的惊叫,捂着手向后退了两步。

    “唰!”

    左旸向来得理不饶人,借着这个空档已经极为迅速的转过身来,一柄剑柄上钻有七个凶的长剑早已到了手中,并且向前轻轻一递,剑尖便抵在了这姑娘光滑白皙的劲部……这距离哪怕只是略微动上一下,便能够划破她的剪。

    “你!?”

    那姑娘明显是没有料到左旸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冷若冰霜的扑克脸此刻已是又惊又怒。

    她非常懊恼,如果不是自己太过轻敌,左旸甚至连碰到她衣角的机会都不会有,但是现在,她却差点被左旸一剑洞穿了脖子……

    不过尽管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她其实也并不怎么担心,因为就算左旸的剑指着她的脖子,她也有多种方式可以应对,想要了她的命……痴心妄想!

    “你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带着目的而来,左旸其实也并不想要了她的命,他只不过想给她以及整个“天外天”一些威慑,免得“天外天”的太过目中无人,将他当做随时可以抛弃的走狗。

    “你以为这样就能擒得住我?”

    那姑娘目光之中充斥着杀意,咬牙问道。

    “我这剑上涂有见血封喉的奇毒。”

    左旸淡然一笑,仿佛看穿了那姑娘似的说道,“不要试探,我这奇毒毒发的速度快到即使你身上有可解天下剧毒的解药,也未必有机会服下。”

    “……”

    那姑娘一听,立刻就注意到了隐歌剑那湛蓝色的剑锋,只是通过颜色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上面的毒绝对不是什么寻常毒药。

    而左旸的话,不管是真是假,也是立刻就令她投鼠忌器起来,当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对左旸怒目而视,继续咬牙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来我‘天外天’又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话问的,不是你们邀请我来的么?”

    左旸笑着反问道,“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才好像说过,我的身份根本瞒不过你们,为何还要来问我?”

    “你!”

    那姑娘顿时气得微微颤动,但是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

    “楼下因为何事骚乱?”

    一个颇有威严的男中音忽然自楼梯顶端传来,已经有人发现了这里的情况。

    “不要动!”

    左旸并没有着急回头,而是继续用隐歌剑顶着那姑娘的脖子,心翼翼的移动到了她的身后,然后将剑横在了她的脖子上面,这才抬头向上望去。

    只见楼梯顶端正站着一名头发披肩的中年男子,这名男子满脸都是横肉,右眼上还蒙着一个黑色的眼罩,再搭配上满下巴的络腮胡子……俨然一副各类影视作品当中最为凶恶的反派形象。

    “魁首。”

    看到这名中年男子,那姑娘的姿态立刻变得恭敬起来,虽然不能行动,但是却一脸惭愧的说道,“魁首,是属下无能,非但没有将此人顺利送入‘食蛊’,反倒着了他的道,失了‘天外天’的脸面,请魁首降罪。”

    魁首?

    这个称呼倒是挺新奇的。

    左旸略微愣了一下便立刻明白了,这应该是“天外天”对于首领的特殊称呼,而楼梯上面的这名中年男子,想来便是“天外天”的头子了。

    “此事稍后再说。”

    中年男子只是看了她一眼,便逼视向了左旸,随后抬起手来平摊向了空中。

    “魁首,这是此次发放了邀请函的名单,请过目。”

    一个与那姑娘一样身穿一身黑色劲装的消瘦男子连忙走上前来,将一个非倡致的卷宗恭恭敬敬的放入中年男子平摊在空中的手中。

    “嗯……”

    中年男子只发出一个简单的鼻音,不紧不慢的将卷宗打开看了一眼,随后便又扔给了拿命消瘦男子,而后再次看向左旸,沉声说道,“你叫做‘铁口直断’,只不过是禁地杀手排行榜上排行第8的杀手,就凭这点实力,竟也敢在我‘天外天’捣乱,好得很,好的很呐!”

    “魁首孙。”

    见真正的老大都已经出来了,左旸当然是很理智的疡给对方一个面子,免得将关系彻底搞到那种无法回旋的余地,于是便颇为谦逊的说道,“方才此人意欲偷袭在下,因此在下才不得不出手反击,并没有要与‘天外天’作对的意思,请魁首明鉴。”

    “哦?”

    中年男子冲他冷冷一笑,说道,“你可知她为何偷袭于你?”

    “在下不知,请魁首明示。”

    左旸笑道。

    “我‘天外天’有的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机关密道,你就算收到了我们的邀请函,也并不能算是已经成了‘天外天’的人,只有能够从‘食蛊’中活着出来的人,才有进入‘天外天’的资格。”

    中年男子继续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她方才偷袭于你,只是要将你打晕,送入‘食蛊’之中,与剩下的那些同样收到邀请函的人决斗,并非打算加黑你,否则此前又怎会给你抵御花毒的解药?”

    “原来如此,看来是在下误会了。”

    左旸这才点了点头,用一种没什么诚意的抱歉语气说道,而嘴上虽然如此说着,为了防止中年男子或是那姑娘忽然发难,他手中的隐歌剑却并没有从那姑娘的脖子上移开。

    至于那“食蛊”,应该就是慕容卿所说的九死一生的选拔决斗场。

    “既然是误会,便一切都好说,你且放开她,让她带你前往‘食蛊’,若你能够从‘食蛊’中活着出来,一切便算揭过,若你出不来……你便已经死了,也无须再多说些什么。”

    中年男子又道,这话便是已经不打算再追究这件事了。

    “多谢魁首。”

    左旸相信这样的人物应该不会骗自己,这才终于将隐歌剑收了起来。

    “哼!”

    那姑娘总算不再受制,回头瞪了左旸一眼,也不再提要将他打晕的事,只是有些赌气的说道,“跟我走,你这狂徒,若不是魁首心情好,此刻你已经死了!”

    ……

    在那姑娘的带领下。

    两人并未上楼,而是直接打开了一楼书柜后面的一个机关,随后直接进入了这个四层楼阁的下面。

    “天外天”果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上面的四层楼阁只是一个掩护罢了,真正的核心建筑都在地下,而且想要下到下面,唯一的方式便是一条垂直上下的类似于电梯的吊索装置。

    左旸被带到了地下三层,随后便在那姑娘的指引下进入了一扇巨大的青铜门……这里面就是“食蛊”之地。

    等左旸进入之后,那扇巨大的青铜门便又闭合了起来……

    而那姑娘,则是留在了外面。

    不消片刻。

    那中年男子也跟着下来了,见那青铜门已经关闭,并没有外人在场,那中年男子立刻冲着那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姑娘单膝跪下,恭敬拜道:“魁首,方才那厮要如何疵,请魁首明示。”

    而此时此刻,那姑娘也已经变了一副颇具威严的姿态,一双美眸微微眯起,说道:“这个人虽然有些无耻,但心思足够缜密,手段颇为毒辣,最重要的是懂得审时度势能屈能伸,只怕是近十年本座所遇到的最有潜力的好苗子,你派人看着点,无论如何也要让他活着从‘食蛊’中出来,因为接下来……”

    “本座要亲自调教于他,从而添上上一次任务之后便空缺出来的‘龙头’位置。”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