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封寒一直关注着票房,大年初二,比起大年初一也并没有逊色多少。

  虽然初一有情人节加成,但初一的节日气氛浓厚,很多人都要走访亲友拜年,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并不多。

  到了初二,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以用来休闲娱乐的时间才多了起来。

  所以初二那天,排片涨到30%的小鬼2仍有7100万的票房,累积票房已经1.5亿了,如此恐怖的吸金速度让顶峰、天玻、十日、西瓜四家公司欢欣鼓舞!

  因为植入不少,其实大年初一就已经回本了,从初二开始,每天的票房都是纯利润。

  除了本土票房的持续火爆,在亚洲几个同步上映的市场,小鬼2和动作大片柏林攻略也是平分秋色的。

  除了四家出品公司成为同行羡慕嫉妒恨的目标,本片导演鄂也被誉为被上苍眷顾的男人。

  他之前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喜剧片导演,被韩澈看中,接了他的衣钵,执掌小鬼2,或许会因此取代韩澈,成为国内票房最高的导演。

  就是这么幸运,就是这么霸道,找谁说理去。

  很巧的,柏林攻略的导演叫范珲,也不算什么大导演,但因为被周乘龙看中,接了这个活儿,也有希望成为国内票房巅峰上的人。

  两位导演都叫珲hun),甚至在卸围内引起了导演改名热。

  ~

  被姥奶接到后,奶奶孙兰首先问,“怎么溪溪没来啊?”

  “哦,溪溪在京城拍戏呢,而且她还要准备艺考,也是在这段时间,所以托我给您二位拜年,然后她忙完了有空再亲自过来看望你们。”

  封寒说的滴水不漏,二老也没说别的。

  就是私底下奶奶跟姥姥抱怨,“这又开始拍戏了,那是不是不打算要孩子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啊!”

  对于老封家的香火传承,孙兰看的非常重。

  唐可秀偷偷对孙兰道,“诶,溪溪太小,而且,她不生,没准还有别人生呢。”

  “你是说,苏,苏”

  “你想什么呢,苏苏是他亲妹妹l理不容啊!”唐可秀瞪了孙兰一眼。

  “不是,我是说那个姓苏的姑娘6,苏[!”孙兰也急了,怎么能歪曲我的意思呢。

  唐可秀笑着点点头,“我觉得有戏,上次我去东扬,她也在家里,和溪溪相处地还非充快呢,估计是通过气的,而且我家大孙子的身份也是能娶两个的。”

  孙兰也笑眯眯起来,“多娶几个才好呢,我们封家就是人东单薄了。”

  听孙兰这么说,唐可秀用商量地语气道,“屑,你说,万一生得多,能不能有一个姓梅啊?”

  “哎呀,这可难办了,有听说孩子随妈妈姓的,还没听说过随奶奶姓的,你让孩子外公咋想。”孙兰蹙眉道。

  “可万一生的特别多呢~”唐可秀还不死心。

  “两个芯头片子,顶了天能生几个啊,现在的孩子都娇气,不愿意受苦,不给你端就不错了,”孙兰曳叹息道,“不过啊,万一寒寒再多找几个媳妇儿,估计有戏。”

  两位老太太还在对将来的孩子问题进行分配规划,封寒则开着去了老爸坟前。

  有证的感觉,真好。

  去年带着新媳妇儿鹿幼溪回家祭祖的时候,他还管韩士群叫“叔”,一年之后的今天,他已然改口叫了“爸”,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跟这位有着血脉牵连的生父解释一下。

  “虽然我嘴里管他叫爸,但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岳父,所以你千万别心眼,这纯属曲线救国。

  还有,其实我对你根本没有记忆,我一岁的时候,你就因为救人落水身亡了,我听奶奶说,你喜欢喝酒,所以儿子今天给你带了一瓶西凤。

  咱们爷俩,慢慢唠,慢慢喝”

  从陵园出来,封寒又驱车去了兵马俑博物馆施工工地。

  虽然因为过年,暂时停工,不过现彻是有人在看守,都是附近村庄的人,都知道封寒将来可是博物馆的大股东,所以不仅没人敢拦,还有好几个人年轻人带他转了转。

  这里的村民对封寒都非常感激。

  虽然封寒在发现兵马俑之前收了他们的地,但从这一项里,封寒并没怎么赚他们的钱,而且兵马俑三个坑都在封寒家的田里,他们的地能被征招成为博物馆的一部分,也是沾了封寒的光。

  此时的三个坑都被罩住,一二三号馆的外观已经搭建完成,有了一州之力的资源倾斜,博物馆的建造速度是极快的,雍州地方也希望被外界炒得火热的bet体育在线投注第八大奇迹兵马俑可以剧和bet体育在线投注见面。

  封寒来这里,主要是看古今大战秦俑情能否在现厨行拍摄,看这进度,只要不进行高强度动作戏爆破戏,应该没问题。

  因此封寒联络了一下导演邓桑田,让他留着兵马俑博物馆剧情,到时候来现衬摄,他会把手续搞定的。

  ~

  封寒知道姥奶都特别想自己,尤其奶奶,如果自己不来,她也不会去东扬,所以更是很久不见。

  因此封寒在龙樱古城多住了几天,到了初六,客栈客流量开始增多,被姥奶喂得长胖了几斤的封寒这才走。

  这还是在他说自己有比赛任务,很多东西不太能吃的前提下,仍被塞了好多好吃的。

  果然,这世上没有奶奶喂不胖的孙子。

  封寒去京城没什么正经事,主要就是陪苏[和鹿幼溪的。

  鹿幼溪说过她要和苏[一起过年。

  苏[也说,自己绝不会跟她过年。

  不过大年初一的时候,苏[还是去了一趟二姐家里,顺便去隔壁的四合院看望了一下鹿幼溪,还端了一碗饺子。

  有三个去处的鹿幼溪果然疡了这个最接近苏[的地方。

  苏[进去的时候她还躺在被窝里,拍摄很紧张,她可能也就今天可以休息。

  当她感受到床头热腾腾的气息后,她睁眼看到了不情不愿的苏[。

  她能理解苏[的心情。

  不管她吧,显得自己冷酷无情,没人情味儿。管她吧,这个谢砸可是抢了自己男人的。

  所以苏[虽然端来了饺子,却不想听鹿幼溪说谢谢。

  但鹿幼溪还是说了那三个字。

  ——有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