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补昨天第二更)

  当鹿幼溪把李丽莉打发走,上楼后,发现封寒已经躺在了她的床上,而且非常骚包地用被子遮住身体,只留下裸露的肩膀,和脸上娇羞的表情。

  他对鹿幼溪挑挑眉毛,“你猜,我下面穿没穿?”

  鹿幼溪硬气了,抢过一个枕头道,“懒得猜,我去隔壁睡了。”

  “为啥,你不想睡我吗?”封寒起身拉住鹿幼溪,露出下面的腿毛。

  鹿幼溪搂了一眼,还挺好看。

  她被封寒拉着倒在床上,正好形成女上男下之势,女人挑着老公的下巴,“干嘛,玩硬的?”

  “不是,你拿着枕头就跑,像给人家做老婆的样子吗。”封寒首先站在了道德制高点。

  鹿幼溪“哼”了一声,“好,陪你聊会儿。”

  她躺在封寒身边,听封寒问,“那个李丽莉来干嘛啊,是不是找我的?”

  真不是封寒自恋,就今天的庆功会,不知多少女演员找他,顶峰少东家,著名编剧作家,另外综艺创意大师的称号也能安在他头上,这样的人被女明星追捧是很正常的。

  鹿幼溪掐了封寒一下,“想多了,找我的。”

  “找你干嘛?”

  鹿幼溪解释道,“她和原来的经纪公司合约到期了,想签在我们西瓜娱乐名下。”

  “我记得你们西瓜好像没有明星经纪业务吧。”虽然方瓜瓜是很好的经纪人,不过她现在更像是职业经理人,公司除了鹿幼溪这一个艺人,也没签新人。

  “这个可以有,”鹿幼溪道,“做艺人经纪是很赚钱的,你们顶风不就签了好几个新人吗,如今把那么多资源砸在白鹭身上,估计很快就能见到效益了。”

  封寒估计李丽莉过来是找他的,是想签在顶峰,不过鹿幼溪截胡了,他也不说破,只是问,“那你签了李丽莉,能给她提供什么助力呢,你们公司的资源一般般哟,难道还要让她去拍那种电影。”

  如今李丽莉在限制级电影领域还是非承市场的,一部国内近三亿票房的电影女一号,为投资公司赚了一个亿,这是何等的卧槽。

  所以打她主意的此类电影公司很多,大有把她推上限制片女王的趋势。

  鹿幼溪却是曳,“她说了,想要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起来,估计是不太会接那种电影了,至于拍什么,有瓜瓜姐操心”

  说到这,鹿幼溪促狭地看着封寒,“是不是觉得可惜了。”

  可惜?开玩笑,天下老师那么多,跟谁学习不能涨姿势啊!

  封寒保证道,“绝没有这种想法,我现在只想把你穿起来的衣服一件件地脱掉~”

  说着,封寒又开始对鹿幼溪不规矩了,他猜测这个女人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好吧,之前自己也这么玩过她,今天就让她如愿一回。

  然而这次鹿幼溪态度坚决,“喂,你老实点,如果你睡觉的时候不老实,我就去隔壁睡了。”

  “干嘛,你一个已婚妇女,还想跟我守身如玉啊,媳妇儿,你变了,你以前你不这样的。”以前都是我守身如玉来着,封寒委屈地想。

  鹿幼溪笑着拍拍封寒的脸蛋,“我也想啊,但现在不行。”

  “不是这么狗血吧,大姨妈来了?”

  “才没有啦,”鹿幼溪解释道,“我马上要拍越女剑了,阿青是一个纯净到毫无社会污染的少女,女剑神,我希望能演出她的神韵。”

  “所以这和我们的事有什么关系?”

  “少女阿青啊大哥!”鹿幼溪道,“她没经过男女之事,所以我希望在这方面能够最大限度地还原。”

  解释过后鹿幼溪安概封寒,“少女和妇女,有时候神韵上是有差别的,我怕自己做过之后会失了少女的本真,那样即便我演技再好,也总是差点意思,那样作品的缺憾也是无法弥补的。”

  见鹿幼溪对自己的作品那么负责,封寒感觉很欣慰,总算在我家溪溪身上看到了一些闪光点。

  封寒站起身,“那还是我去隔壁睡吧。”

  “怎么,对你的忍耐力这么没信心?”

  “我是对你的诱惑力太有信心啊,臭丫头。”

  见鹿幼溪拉着自己的胳膊不让他走,封寒无奈躺下,“那你把领口往上拉拉,别想色诱我,哼!”

  第二天封寒作为先醒的那个,就很痛苦了,看到身边一个衣不蔽体,千娇百媚的小美人,而自己又是大清早上如日中天的状态,却只能看,不能碰,痛苦啊!

  今天两人作为追风体育的代言人,要出席一个追风春季新品前瞻发布会。

  在发布会上,封寒见到了之前跟他签约的那位副总,于是问了一下那件事,“我的战袍做的怎么样了?”

  这位副总低声道,“封先生放心,已经快要到测试阶段了,有您的提点,这款产品从创意到制作都非常顺利,到时候产品会以您的名字命名!”

  “还是不要了,名字你们随意,我可不习惯别人把我穿在身上,还是贴身的衣物。”封寒表示好意收到,名字就算了。

  活动办了大半天,鹿幼溪游刃有余,显然是这种活动诚的常客,封寒就只能看老婆眼色行事了。

  这次鹿幼溪来了就不会走了,接下来拍越女剑,艺考,都够她忙活的,甚至可能这个年就要跟苏[过了,如果苏[要她的话。

  说起苏[,封寒还是很关心的,再次问起了关于她新书的情况。

  苏[说不太乐观,还没写完。

  也是,你一个直女非要写那些弯事,那又不是你认识几个拉拉,或去几趟蕾丝酒吧就能写出来的。

  最近苏[确实又跑了几趟蕾丝酒吧,而且还被苏鸣鹤看到了。

  虽然孙子言之凿凿,不过他还是觉得有疑点,如果女儿有这个趋势,斜候起码应该表现出来一些啊,可是这个女儿养了二十多年,没这个兆头啊。

  于是他逼着孙子跟他一起跟踪女儿,果然看到女儿进了一个女人成双成对进出的酒吧,只不过这次是她一个人。

  “爷爷,我说的没错吧。”苏基信誓旦旦道。

  苏鸣鹤曳,“不,我觉得有可能是她为了体验生活,将来好创作类似的剧本,我知道一个编剧,为了写一部男男剧本,就在男男酒吧卧底了一段时间,惹得两个男人为他争风吃醋。”

  这都是韩袖年轻时候的轶事了,不过对情的糗事,苏鸣鹤一贯是不会忘的~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