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补昨天二更)

  黎政枢敌意地跟齐楚对视了一眼,然后哈哈一声笑了,想到自己曾经在宋阁老面前影射过封寒跟曾乐心的暧昧,而封寒却浑然不知,他就有种身为反派**oss的成就感。

  “你就得意吧,别看你现在跳得欢,心今后拉清单。”说完,黎政枢准备拂袖而去。

  敲这时封寒的手机响了,是苏[的,现在的德国应该还是早上吧。

  封寒看了一眼黎政枢,按下接听键,大声道,“喂,苏[秀~”

  听到自己小姑的名字,黎政枢顿时走不动了。

  苏[觉得鱼奇怪,他干嘛要加一个秀这么生分。

  不过苏[不管了,亲昵道,“没什么啊,就是早上起来想你了啦~”

  封寒一阵恶寒,是苏[的声音,但这不是苏[说话的风格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亲昵的话被黎政枢听到了,他当即抢身上前,守在铁锅外面,屏气凝神,准备偷听。

  封寒转了个身,“苏秀啊,听说你到欧洲旅游了,现在到哪儿了?”

  封寒这么问,苏[就知道,他身边肯定有一个不知道他们关系的人,可能,或许是封寒的母亲。

  于是苏[无奈,只好恢复正常,不再装妖精,“还在德国,你是不是说话不方便啊?”

  “方便,特别方便。”封寒接电话故意点明是苏[,就是为了刺激黎政枢那货。

  果然,见封寒眉飞色舞地跟刑聊天,黎政枢就差把不爽两字写在脸上了,最关键的是,这还是刑主动打的电话,难道是刑上赶着在追求他!

  难道上次见面之后,刑就对封寒生了情愫?

  想到这种可能,黎政枢只觉五雷轰顶,无酚受。

  理智已经控制不?了,黎政枢当即对着电话吼道,“刑,我是枢枢啊,你别信这杏的甜言蜜语,我跟你讲,这杏坏透了”

  封寒晃了晃手机,“已经挂了,我说黎政枢,你看不出来嘛,是你刑死缠着我不放,我也很苦恼啊。”

  为了说这段台词,封寒才挂了电话的,如果让[[听到,自己估计会死的很惨。

  果然,黎政枢怒了,“姓封的,你,你放屁!我,我”

  见封寒困在大锅里,黎政枢想朝他挥拳,结果封寒从锅里站了起来,那身材,那肌肉,那身高让黎政枢瞬间想起这位是bet体育在线投注冠军,就算在锅里,自己好像也不是他的对手,万一他出了锅,自己就更完蛋了。

  想到此处,黎政枢急忙收拳,然后他看到了旁边封寒的衣服。

  对啊B服!

  黎政枢直接抄起封寒的衣服就往外跑,嘴里兴奋地喊着,“追不上我吧,哈哈哈哈”

  封寒刚开始本不想跟这个弱智儿童欢乐多计较,可是一想到自己衣服里还有钱包和各种卡,急忙起身要追。

  幸好在这时封寒看到院子门口出现了易子方的身影,虽然他现在画画挺忙的,不过偶尔也会过来找老熊说说话。

  “老易,拦?!”

  易子方确实拦了,不过黎政枢也推了他一把。

  就易子方现在的体质体格,轻轻一推,就躺在地上了,眼看就出气比进气多了。

  封寒吓坏了,“老易!”

  黎政枢也吓坏了,“我,我没用力啊,这,这不带碰瓷的呀!”

  穿着大裤衩滴答着水的封寒跑过去,踢了呆住的黎政枢一脚,“快去叫熊大夫!”

  “啊,哦。”

  等黎政枢一走,易子方慢慢坐了起来,笑道,“幸不辱命,把他拦住了。”

  “我去,你没事啊,我还以你过去了呢。”

  “哎呀,没那么脆弱,你快看看你的东西少了没,那谁啊,怎么跑到医馆来抢东西了?”

  封寒迸衣服重新回到锅里,“苏爵爷的外孙子,要不是看在苏老的面子上,我早就教训他了。”

  等熊结实和黎政枢过来,见易子方没事,熊结实就过去聊天了,而黎政枢见医馆主人在这,也不敢造次,急忙带着药就开溜了。

  熊结实跟易子方聊了聊他最近的用药情况,易子方则跟封寒聊了聊最近自己对于情节以及人物对白的构想,接着封寒又问老熊什么时候才能让他出锅。

  一圈闲聊过后,熊结实拉着易子方去房间喝茶把脉了,让封寒再泡半斜就可以出来了,最后还加了一句,“经常泡,不仅让你在水里如鱼得水,在床上更是有如神助。”

  老熊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封寒只得摸摸头,“哎呀,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都怪幼溪,索求无度啊~”

  熊结实心里想,是不是鹿幼溪我还不知道吗,这孩子,天生桃花命,估计是上次见的那位苏姑娘吧。

  等两人一走,封寒急忙给苏[打了一个电话回去。

  苏[最后也听到黎政枢的声音了,“你怎么和枢枢在一起啊?”

  “你以为我想啊。”封寒就把黎政枢来医馆醛,然后挑衅自己的事说了一遍。

  听到黎政枢竟然抢了封寒的衣服,让他几乎裸着在院子里追逐,想象着那画面,苏[就忍不爪出声。

  “还笑,对了,你给我打电话过来干嘛,而且感觉怪怪的。”

  苏[哧哧笑道,“没什么啊。”

  “不说实话是吧。”

  苏[:“真没什么,就是米老师好像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我就提醒她一下。”

  “所以你刚才那么说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啊,”封寒恍然,“可是你提醒人家干嘛,我们现在是地下情关系跋板~”

  “可是我的朋友都知道了,难道你的朋友不应该了解一下吗,难道你还怕她会告诉鹿幼溪?”苏[反问。

  “那倒不至于,我就是担心自己在米老师心目帜光辉形象要崩塌了。”封寒叹息道,不过求生欲极强的他马上补充道,“不过崩塌就崩塌吧,反正我已经有你了,不在乎~”

  最后这句让苏[开心了不少,她解释道,“其实主要是方蔟们撺掇的,说你魅力太大,人又太坏,为了让小米老师免受你的祸害,提前让她认清你的真面目,这样对大家都好。”

  封寒无语道,这些都是什么朋友啊~

  不管如何,苏[她们的目的达到了,向来不太敏改米璃终于反应过来,封寒和那个叫苏[的高个子美女,有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