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补昨天第三更,为舵主无心世纪加更)

  大熊至今仍没能打破科目二的不过魔咒,他心理憋屈啊,愤怒啊,委屈啊,老婆和刑子都准备科目四了,所以他要发泄啊。

  看人倒霉是种很好的发泄方式。

  堵不如疏,封寒没拦着,不过他有个建议,“不如等即将上映的时候再放出去,这样会让对手更加措手不及吧。”

  熊迪想了想,“还是你坏。”

  如果现在就把视频发出去,对方可以撤档,可以有其他公关方式,说不定能把坏事变好事。

  可等到即将公映的时候再来这么一出,想要撤档已经来不及了,到时候只能看他们的应急反应了。

  ~

  在巴黎,艹4组合在范逍遥的陪同下玩了好几天,逛遍了巴黎的主要景点,毕竟是千年名城,欧陆中心,很有看头,美食也很有特色。

  最让她们惊喜的是在这里看到了梅长章旅欧时的居所——梅园故居。

  那个座据说是当时巴黎巨富特意为大画家梅长章打造的,是完全的夏朝初期风格,满满的中国风,在巴黎的欧式建筑群落中间,相映成趣。

  那里还保存有不少梅长章的画作真品,尤其是那些中西融合的绘画方式,叫人心驰神往。

  苏嬛对姐妹们说,“我爸每次来巴黎都会在这里呆上一天,感受大师的气息,他还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一副大师晚期的作品。”

  梅长章的艺术巅峰是在从欧洲旅居回国之后,那时他的画技融合了东西之长,堪称一代宗师,只不过那个时期的作品数量保存极少,即便苏鸣鹤这种大画家,大收藏家,也难觅一副。

  至于次一级的,就是梅长章在欧洲的那些作品,已经初步形成风格,这些作品大部分留在了巴黎,分散在欧洲各大收藏家和博物馆手中,梅园故居博物馆收藏最多,包括一些手稿、草稿以及大量壁画,所以被誉为美术圣地。

  最次的,则是梅长章未出国之前的作品,存世很多,即便如此,每一幅卖个几千万也不成问题。

  苏嬛虽然没有跟父亲学画,但这方面的底子是有的,即便黎政枢那样的从政者,随手画一幅丹青,也不比美术学院的学生差。

  听苏嬛说的头头是道,比自己这个地陪懂得还多,范逍遥忍不住感慨,“苏姐你太厉害了,你不会偷看了我的导游手册吧!”

  现在范姐已经降级为卸儿了,搞了半天,她才刚大三,比苏嬛等人都年轻。

  蓝芝炫耀道,“咱们苏三秀可是家学渊博,她爸爸是咱们大夏著名画家来着。”

  “啊?姓苏,莫非是苏鸣鹤老先生!”范逍要叹道。

  没想到自己老爸在法国留学生眼中都如此有名,苏嬛很是得意。

  可接下来范逍遥的话让苏嬛恨不得没有这个爹。

  “我见过苏老啊[们大夏的人来旅游,梅园故居是必来的景点,所以我也来过好多次,也见过苏老不止一次呢】次在他身边的都是不一样的金发大胸美妞!”说着,范逍遥还露出羡慕的神色,估计是羡慕大胸吧。

  苏嬛能说什么呢,她的父亲,她最了解,老婆有三个,情人不定有多少呢。

  见苏嬛尴尬,蓝芝忙打岔道,“卸儿啊,你再聊聊梅长章的故事吧,这方面还是你专业。”

  见大家求知欲这么旺盛,范逍姚堆笑道,“有一件事,恐怕咱们国内的人都不太清楚,其实吧,梅长章在旅居欧洲期间,曾经有过孩子,而且一直在巴黎繁衍生息,甚至都已经混到巴黎上流社会了!”

  “啥,梅长章在欧洲有后人?真的假的?他在欧洲的时候都已经七十多了吧!”方莳叹,如此老当益壮吗!

  白芷菡则道:“我看过一部法国电影,好像讲的就是梅长章在巴黎的一段忘年恋故事,不过说是纯属虚构,而且也没说有孩子啊,毕竟都七十多了,还能生吗。”

  蓝芝忙“咳咳”了几声,当着苏嬛,说啥呢。

  白芷菡这才想起,她老爸苏爵爷就是七十多生的第四个闺女。

  梅长章在大夏是人驹知的著名影视人物,改编众多,很多男演员,一旦到了岁数,无论是影视还是舞台剧,基本都要演一演少年荣光,半生漂泊,老来闻达于天下的梅长章。

  所以关于梅长章在欧洲谈恋爱的改编,虽然略显扯淡,但也是有这种版本的。

  范逍遥道,“其实这个庄园就是梅长章后人买下并改成博物馆的。

  想当年,梅长章在巴黎落脚,当地商人阿诺为他建造了梅园居住,当他离开之后,阿诺的一个邢婆生了一个黑发黑眼珠的男孩,那个男孩的名字就是梅。

  那个孩子一看就不是纯种白人,而那会儿的巴黎,黄种人也不多,能接触那个邢婆的,就更只有梅长章了,再加上那孩子的名字叫梅,显然就是梅长章的后人。

  不过阿诺并不生气,反而非驰爱这个儿子,还从刑他艺术,特别还教了他中文,他其他的子女都没学中文,由此也可以断定那孩子的身份。”

  苏嬛听得还挺入神,不禁打断道,“那梅长章也太不厚道了吧,人家白养着他,他还睡人家老婆,还让人家养他的儿子!”

  范逍遥却笑着曳,“恐怕正相反,梅长章很厚道,历史学家研究表明,留下这个孩子,很可能是阿诺的要求,而梅长章是看在和阿诺的朋友份上,才不得不帮了一个忙。”

  见大家吃惊的看着自己,范逍遥微微一笑,“我主修的是bet体育在线投注艺术史,所以知道的多些。”

  众人又催促她快点说,这富商阿诺怎么会如此好客呢。

  范逍遥接着道,“据说阿诺家族有一种遗传病,他的几个孩子要么是没成年就怖了,要么就是智列问题,长大了也无法继承家业。

  所以有专家猜测,出于这种原因,以及对绘画艺术的热爱,阿诺才向梅长章借种,希望生出一个聪明降,且有艺术天赋的孩子。

  而事实也表明,阿诺后来的家产全都留给了这个叫梅的孩子,只是有过了几代,这个家族衰败了,但三十多年前,这个家族重新崛起,而且更改了家族姓氏,改为姓梅,前不久更是搬出了一份日记,是阿诺的那个邢婆写的,证明他们是梅长章的后代。”

  蓝芝突然惊叹道,“呀,你说的那个梅氏家族,该不会是法国王后梅琳达的家族吧?!”

  范逍遥打了个响指,“回答正确,就是在梅琳达成为法国王后之后,梅氏家族才重新购买了梅园,并建立了梅长章故居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