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当封寒陶醉地唱完整首歌,呲啦老师遗憾地摇了曳。 .

  米璃不解,怎么了,经封寒这么一唱,她也觉得这首歌很不错,难道这他还不满意?

  呲啦老师道:“这首歌啊,你唱,糟蹋了。”

  然后他抢过吉他,自己唱了起来。

  封寒一没有一副好嗓子,二没有经过专业的声乐训练,换气太明显,三嘛,他的白话太业余了,学的形似神不似。

  但呲啦一唱,瞬间又是另一种境界,原本米璃觉得很不错,远超想象,现在只觉得简直太优秀,根本不敢想象的好!

  这时米璃看封寒的眼神更加崇拜了,同样的歌名,同样的主题,但分别用白话官话写了两首词曲不同的歌,而且一个赛一个的经典,这种实力,音乐史上都难得一见!

  经过呲啦老师的重新演绎后,他那几位队友的眼睛全都亮了,连最淡定的鲍家杰都捏着呲啦的肩膀,“老大,这首歌咱们一定要留下啊!”

  黑包:“就是就是,虽然我白话不太灵光,但我更喜欢这首!”

  唐超:“正好,那首让老点唱,这首你唱,咱们五指山一下子就有了两首当家歌曲!”

  呲啦回味着刚刚的歌曲,“好,明天我就飞洛杉矶!”

  他这是答与麦娜娜出山了,梅凤巢在一旁的叮嘱道,“记得砍价,咱们的预算有限。”

  呲啦嘴角跳了跳,“如果想要压价,怎么也得给她一首像样的歌吧,麦娜娜现在不缺钱,就缺一首让她重回乐坛巅峰的白话歌,其实也不需要像这首韩天空这么经典,稍逊一筹的也行。”

  梅凤巢现在对她这个儿子是彻底服气了,叮嘱道,“寒寒,你再给麦娜娜写一首女人唱的歌。”

  “妈,你以为写歌不需要灵改啊!”没错,确实不需要。

  梅凤巢,“那就等你写好了再去洛杉矶请人,你快点哈。”

  封寒翻了翻自己的笔记本,“我看看有没有库存吧。”

  见封寒随便从笔记本上撕了两页纸就是两首经典曲目,在躇有人都盯上了他的笔记本,米璃甚至想要下手枪了。

  光头老点不好意思道,“锈总,你是不是还藏着好东西呢,要不要一次性让我们爽个够啊!”

  “呵,不可能的,我没什么好东西了。”

  米璃离他近一些,“我明明看到都写着字呢!”

  “这些都是半成品,就不给你们看了。”封寒合上本子。

  其实这是他写变形记的笔记本,只不过在后面空白页抄了两首韩天空,现在本子里已经没歌了,刚才不过是装模作样,故作高深。

  大家还是不信,什么半成品,肯定都是各类金曲,感觉封寒就是一个犬不久之不竭的音乐宝库!

  封寒慎重地把笔记本放回去,“我今晚回去想想吧,眷搞定这首白话歌。”

  米璃看着封寒信心十足的样子,有种明天就能见到那首歌的预感。

  收到了两首经典歌曲,而且近期还能以工作的名义见老情人,呲啦很开心。

  开心就会喝酒,喝酒会容易多说,然后他和麦娜娜在欧洲求学时期同居的故事再次被他生动地演绎了一遍。

  封寒听了苦笑不已,以呲啦老师的交际面,这个故事应该在大夏音乐圈家喻户晓了吧。

  最后吃完饭,梅凤巢带着米璃和封寒回家,米璃把写米放在了韩家,让韩士群带着两个孩子。

  从韩家出来的时候,封寒送她们母女出门。

  米璃老师做扭捏状,似乎欲言又止。

  封寒很少见到这种状态的米璃,忍不住问,“小米老师,你还有事?”

  米璃遗嘴唇,借着酒劲儿道,“那个,你以后能不能也帮我写一首白话歌啊?我不着急的。”

  呦呵,这可湘了,自从靠着封寒写的那几首歌发家致富奔后,解决了母女俩的温饱后,米璃就没什么唱歌的动力了,也从不主动邀歌。

  因为她明白,封寒的歌,给别人唱,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而她因为不露面,不商演,只能靠着网络付费赚钱,不符合利益最大化原则,所以她更希望顶峰文化能签一些纪唱那样的新人女歌手来取代自己。

  封寒看着有些可爱的小米老师,问,“怎么突然想唱白话歌了?”

  米璃道:“也不是突然,在音乐圈,只是在一种语言上达到一定成就根本不算什么。

  只有白话、官话、英语三大语种的音乐都能玩转,并都取得骄人成绩,才能算是国际级歌星,就像麦娜娜那样,三种语言都留下过脍炙人口的神曲。

  我也想挑战一下自己嘛,虽然自己写不出来,但我认识你啊!”

  说到最后,米璃又觉得不好意思了,于是补充了一句,“这次我可以不要收入,只要能给我写一首好的白话歌就行。”

  封寒曳,“还能让你白唱啊,原本以为你在事业上没什么野心,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嘛,那你干嘛不正式出道呢,以你的功力和外貌条件,肯定能一夜爆红啊!”

  米璃摸了摸后脑勺,“我怕见人不行啊。”

  无法理解,封寒又道,“如果我说,我能给你写一首经典的白话歌再加上一首经典的英文歌曲,你愿不愿意出道啊?顶峰准备分离出一个音乐子公司,到时候你就是公司一姐,c位出道了,不心动?”

  米璃想了想,“如果这是交换条件的话,那还是算了,我现在过的不错,应该心满意足的。”

  米璃不想出道,主要还是怕写米知道她的身世,毕竟一旦她复出归来,当年的新闻想查并不难,她不希望写米从一个没爸的孩子变成没爸没妈的孩子。

  米良备走了,封寒叹道,“明天从我这拿歌,我写两首,你先挑。”

  这一晚,封寒在图书馆听了一夜粤语原声经典大碟,满脑子都是优美的旋律。

  好歌太多了,不过为了显得不那么超常,他也就写了两首歌而已。

  一大早,米璃就带着女儿上门了,拿了封寒的歌,还能顺便帮梅姐送苏苏上学。

  从楼上下来,见米璃一双眼睛水汪汪地看着自己,封寒转身回房间撕了两张纸,递给她,“自己选吧~”

  ps:大家有什么好听的女人唱的粤语歌推荐吗?老佛还没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