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那个光头零点看过韩天空的歌词曲谱后,虽然对封寒有些绣服,但在他心中,呲啦老大才是无敌的。

  “锈总,不是我衅你,有些歌啊,只有经历了岁月的洗礼才能焕发出光彩,就像幸运星,这么多年,还是这么火,传唱度之高,影响廉大,在国际乐坛都是有一席之地的。”

  言下之意,你呀,还是年轻。

  呲啦自己听了都脸红,摆摆手,“不能这么说,只是因为米国流行音乐在国际上影响力比较强,而我敲比较擅长白话歌曲创作,再加上麦娜娜是我同学,所以才有了这次合作,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米璃吐吐舌头,“还不值一提呢,几年前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您就说个没完,每次喝多了总是吹自己跟麦娜娜那点事。”

  封寒惊奇道,“几年前?你们认识的那么早啊?”

  米猎知失言,忙补救道,“啊,对啊,很多年前我就是呲啦老师的歌迷,还见过面呢。”

  米璃觉得自己好假,自己是琉璃少女的事,封寒爸妈、姐姐、老婆都知道,也不知道自己瞒着他干嘛,可是现在告诉他实情吧,好像又怪怪的,显得太刻意。

  封寒点点头,没多想,梅凤巢却抓住了另外一个重点,“呲啦老师您和麦娜娜关系很好吗?”

  “何止是好,他们是老情”零点刚要说什么,被呲啦老师捂住了嘴。

  “没什么,之前我们在欧洲留学的时候是同学,跟同一个导师。”呲啦老师红着脸解释道。

  不过梅凤巢人老成精,怎么会猜不到,看来这两人之间有奸情啊!

  梅凤巢灵感迸发道,“我们的好声音导师已经集齐了三位,还差一个,要不就请麦娜娜老师好了,请个外国人,也显得咱们国际化嘛!”

  米璃咋舌道,“麦娜娜可贵,那是国际乐坛大姐大啊!”

  零点那家伙无所谓道,“大姐大怎么了,大姐大那也是咱们嫂子啊,呲啦哥一句话”

  呲啦又羞又恼道,“吃饭还堵不足的嘴是吧!”

  零点摸了摸大光头,开始认真吃饭堵嘴。

  呲啦解释了一下,“我是觉得麦娜娜不太合适,那家伙太毒舌了,说话贼损,大夏官话说的也蹩脚,贵不说,现在也差不多过气了,在年轻人里面没什么市场。”

  梅凤巢却有不同看法,“其实吧,我觉得四位导师就用有一个毒舌属性的,否则都太好说话,会少很多乐趣的。

  而且麦娜娜虽然在米国有点过气,好久都没出新歌了,不过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嘛,在大夏,她的影响联名度比咱们之前找的三位导师肯定要强上不少。

  还有,她最近不是又双叒叕you,shuang,ruo,zhuo)离婚了吗,正好也可以蹭一波热度。”

  呲啦老师叹息着曳:“她离婚算什么新闻,她好好过日子才是湘呢。”

  封寒忙顺着老妈的话道,“我觉得可以啊,麦娜娜最近确实没什么力作,有点吃老本,不过没关系啊,我可以给她写首白话歌,重回巅峰估计问题不大。”

  这话一出口,不仅呲啦等人,就连米璃梅凤巢也呆如木鸡地看着他,这牛皮,吹大了吧。

  黑包说话比较实在,“白话歌和官话歌还是很不一样的,白话有20个声母,90多个韵母,比官话复杂得多,押的韵脚都不同,你连白话都不会说,更别说写白话歌了。”

  零点一边往嘴里塞菜,一边附和,“就是就是~”

  鲍家杰和唐超也跟着点头,他们承认封寒的音乐才华,但显然不认为封寒能写白话歌。

  见就连老妈和米璃都不信任自己,封寒道,“白话有什么,我们高中就有学啊,白话歌我自己也挺喜欢听的,怎么就不能写了!”

  众人皆笑而不语,尤其是零点那光头,憋笑不要太明显。

  封寒气急,“不信是吧,那咱们打个赌,如果我能写一首让你们满意的白话歌,你们能不能把麦娜娜请来做导师!”

  “这”和麦娜娜有些感情纠葛的呲啦老侍豫了,他主要怕尴尬啊。

  米璃则问,“那如果他们就说不满意呢?”

  封寒:“他们如果说不满意,这首歌就会永远尘封,我不会让任何人唱。”

  他就不信对于真正的音乐爱好者,他们能忍受明珠蒙尘。

  “好!”呲啦拍板道,“你哪天能写好,如果满意,我马上去洛杉矶找麦娜娜,尽我所能劝她加盟!”

  封寒又把自己的笔记本掏出来,撕下一页,“不用哪天了,就现在,你们看看这首歌成不。”

  米璃首先接过那张纸,狐疑地看了起来,“怎么又是韩天空啊?”

  封寒老神在在道,“我原来根据工作室的名字写了两首歌,都是韩天空,一首白话,一首官话,不过想到你们都是大夏人,就给了你们官话版本,白话那个版本就只待有缘人了。”

  零点怼了一句,“你该不会就是把官话翻成白话了吧?”

  “开玩乐,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封寒傲气道,“对了,你们是不是带着吉他呢,我给你们演唱一遍。”

  前段时间跟米璃学音乐,为了方便装逼,他重点攻克了吉他,而beyond的这首韩天空是封寒他们这一代人的不灭记忆,在KTV里更是他的必点曲目,而且还是粤语原版,所以他很有自信秀一把操作。

  吃音乐饭的人,即便吃饭也还带着吃饭的家伙,唐超去楼下车上取了一下吉他。

  这个过程里,呲啦已经把这首韩天空反反复复看了一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如此优秀!

  无论词曲,在白话歌曲中都堪称上上乘之作Z啦甚至感觉,并不逊于他那首写爱情的幸运星。

  这首韩天空和之前那首在主题上有异曲同工之妙,依然是一首励志歌曲,那句“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简直唱出了呲啦他们这种摇滚音乐人的心声!

  封寒迸吉他,找了找感觉,然后直接开嗓,“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去了的心窝飘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