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没想到残写了几幅字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所以统一回复一下。

  这种字体是我原创的,叫做瘦金体,就是瘦筋的意思,很形象吧。

  目前一共写了三幅,都有签名和勇落款,分别写给了急风快递的焦总,我们是邻居好友,还有婺城的城主曾乐心,我们也是老相识了,最后是鹿幼溪同学。

  除了这三位的,其余都是假的,又想要买来收藏升值的,无比慎重。

  大概就是这样,最后对关心我的读者朋友们说一句,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鹿幼溪同学照顾的很好,连载的秦俑也不会中断,另外暑期前后会出一本文集,还准备写一篇中短篇械,提前预告一下。”

  发完这条公告,封寒又看起自己的私信和好友请求,多的有点看不过来,今晚他可是真的出了一把大风头,造成的影响力堪比一线明星。

  私信中有几条封寒回复了一下,比如蓝荆苓的,韩澈的,宋肇天的,还有苏老关于瘦金体的询问,封寒告诉他,“曾老已经学会了,写得不比我差,您可以问问他~”

  苏老直接跟封寒在嘤嘤私信上聊了起来,“这真的不是续创的?”

  老苏的疑问一直没有消除,这就是专业人士和吃瓜群众的差距。

  普通网友听说这是封寒自创的,基本都无条件疡相信,或者有点怀疑,但是当封寒承认后,也没人说什么。

  但苏鸣鹤书画双绝,知道独创一种新的字体的难度,为什么他丹阳子苏鸣鹤在书法领域的名气不及曾广贤,还不是因为创新不够。

  书法上的创新,需要积累,更需要灵性的,他的积累是够了,但灵性差点,所以他知道这里面的难度,尤其是瘦金体这种美感一流,难度一流,写法独特的新字体。

  为了扰苏鸣鹤,封寒还说了自己创作这种字体时的心路历程,以及这种字体需要注意的写作事项。

  总算是糊弄住了行内人,苏鸣鹤这才感慨,“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我可不敢把您拍死在沙滩上~”封寒诚恳道。

  “那就这样,明天我就帮你申请加入书协,还有你最近抽空再写一些字,书协会负责帮你出字帖。”苏鸣鹤道。

  “啊?”那头曾老刚要帮自己办入作协,现在老苏头又要入书协,难道他知道自己跟苏嬛的事了,对自己这么好?

  “干嘛,你还不乐意啊,等你入了书画协会,书协会帮忙运作你的字体,你就坐等着收钱吧,你可别学老曾头把自己的字体无偿给别人用,你无偿给那些商人用,他们却用你的字敛财,白白便宜了他们!”苏老很懂道。

  “成,我都听您的。”封寒回道。

  结束了跟封寒的聊天,苏老看了一眼旁边抱孩子傻乐的苏嬛,唉,别人家的孩子啊!

  虽然自己家三闺女也很优秀,不过跟封寒苏坏这些少年人杰比终究是差了点意思。

  ~

  今天封寒这两条嘤嘤的评论已经破十万了,即便是走马观花的看,也看了好一阵,更何况为了表现得亲民,他还时不时回复一两句,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深夜。

  鹿幼溪提醒道,“你现在病了,要早睡早起,滚去睡觉!”

  封寒:“你要是这种态度,我还就不睡了~”

  鹿幼溪娇嗲道,“你去睡嘛,好不好了啦~”

  “这还差不多,”封寒心满意足而去,临进门看了她一眼,“你也早点睡吧,明早还要给我买早饭呢。”

  “知道了,我再看看这些P图,网上大神还真多~”她好像又看到了什么有趣的P图,咯咯婿不停。

  等封寒进去了,鹿幼溪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哼,我也想睡啊,不过她必须要等封寒进去了才睡,而且还要睡在沙发上。

  仅仅是睡在沙发上还不够,她把电脑屏幕定格在一幕ps图片上,还要开着灯,并寄希望于封寒晚上会起夜。

  当鹿幼溪沉沉睡下的时候,其实封寒还没睡着。

  刚刚韩舞给他发了条消息,然后封寒看到了之前那条18万改口费的好消息。

  不过重点是韩舞刚刚说的,“嬛嬛好像对你写的爱莲说不太高兴,你有空哄哄她,虽然她平时看上去什么都无所谓,比较神经大条的样子,但其实也是会吃醋的。”

  封寒问:“那你呢?”

  韩舞:“我,我无所谓的,我想如果嬛嬛能接受我,肯定也能接受幼溪吧,你可以娶她们两个啊。”

  封寒急了:“你说什么呢M凭一篇爱莲说,早知道就不给她写了,我不是看她这段时间照顾我比较灸吗!”

  韩舞:“好好好,算我什么都没说,你早点睡吧,养藏要。”

  韩舞及时掐断了话头,然后封寒就睡不着了。

  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个多钟头,封寒下了床。

  他透过门缝好像看到外面开着灯,难道鹿幼溪那丫头还没睡?

  果然,外面开着灯,电脑也亮着,他刚要喊鹿幼溪睡觉,然而走近一看,她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么不讲究的吗。

  “喂,醒来!”

  封寒叫了一声,没人应,然后他看了一眼电脑屏幕,这是一张PS图,不过把他俩都P进去了。

  在一条杏边,作为背景板的同学们都很熊模糊,封寒在河里游泳,一副比拿冠军的势头,鹿幼溪十三四岁模样,穿着古装,用是在水边喝水,眼睛正好看到了河里的封寒,脸上微微有一丝羞红。

  封寒记得这好像是鹿幼溪早年间演的一部武侠剧,不过剧情早就记不得了,这么一P,感觉还有点浪漫。

  浪漫也不能在沙发上睡啊,清明时节,夜里下起了嘘,封寒这么壮都觉得有点凉意了。

  算了,看她睡得这么香,把她抱回房间吧。

  不过封寒还是低估了鹿幼溪的智商,胡天依房间的门锁上了!

  “靠?匙呢!”迸九十斤可能都不到的鹿幼溪,封寒急的满头汗。

  这时鹿幼溪的头动了动,似乎有醒来的迹象。

  封寒想到了曾乐心,想到被人吵醒后曾乐心的暴走形态,算了,还是别弄醒她了。

  为今之计,只能把鹿幼溪抱进自己的房间,就是床有点小,毕竟是客房,空间不大。

  封寒犹豫了一下,要不自己还是去客厅吧?

  这时外面打了个无声的闪电,封寒知道后面肯定会有噼里啪啦声,忙钻进被窝,和鹿幼溪抱成一团。

  第二天,鹿幼溪先醒过来的,怀里有个人,这说明自己得逞了,封寒把自己抱进来,然后睡了她!

  不对,准确讲是和她睡了。

  不过都无所谓了,睁开眼就看到封寒那张不可名状的脸,不过她并觉得厌恶,还轻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然后闭上眼等封寒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