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老祖的语文课,看到鹿幼溪和陈晴换了座位,他并没有什么表示。

  他宣布了一件事,“马上就要到清明了,咱们班和丑班打算联合搞一场春游,大家没意见吧。”

  “没~意~见~”同学们拉着长音坏笑道,以前都是和竹班,这次咋换成丑班了,是因为李老师吧。

  如今祖老师和李老师的夫妻关系已经瞒不下去了,当同学们知道老祖这样的竟然能娶李老师那样的美女,全都对考大学充满了斗志。

  知识改变命运啊!

  祖骁老师脸不红心不跳道,“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这么定了,目标湖溪镇,大家准备一下,放假那天下午集体出发,然后在湖溪镇谆晚,第二天玩一上午,下午返程。”

  湖溪镇有个景点叫胡藤岩,虽然不是什么大景点,不过好在距离近。

  这时云大川提了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祖老师,不需要我们再写作文了吧?”

  祖骁:“诶呀,大川提醒的太及时了,我差点忘了,开学后每人交一篇作文,大屑可以,哦,对了,记得带伞,清明时节容易下雨。”

  “啊!”

  这下子,云大川成为众矢之的。

  “都怪你多嘴!”

  “被你害惨了!”

  “你问这个干嘛,真是的!”

  “云大川,我那份你写了吧~”

  云大川:关我什么事,难道我不问就没有了吗~(委屈脸~)

  放学后,封寒凑到鹿幼溪身边,“如果作文你写不来,我可以代笔的,价钱好商量。”

  鹿幼溪白了他一眼,“不牢你费心,我也是在萌芽上发表过文章的人,写作文难不倒我。”

  说完,鹿幼溪挽着她新同桌的胳膊走掉了,她的新同桌是菊班第一名,鹿幼溪最近跟她玩的不错,估计是想近朱者赤吧。

  放学后,不需要护花的封寒跑到大熊那,这家伙下午又逃课了,一直在雄霸天下,他表示月考的时候自己会回去捍卫自己年级第二的荣誉。

  游戏已经完成了基本的雏形,现在大熊已经开始准备配音了。

  封寒突然提议,“你看我和鹿幼溪给你配音怎么样?”

  熊迪考虑了一下,问,“收费吗?”

  “都是自家生意,当然不要钱了!”

  “那行,”熊迪憨厚地笑了,“你先录,有空我再找溪溪录。”游戏需要男女两种声音。

  封寒当即道,“干嘛不一起录,一起录多方便啊,等你跟她谈好档期后再找我吧。”

  后来鹿幼溪回复,“等我春游回来再说吧。”

  明天就要春游了,说来惭愧,转到菊班快一年了,这是封寒第一次参加班集体活动,就连鹿幼溪都参加两三次了。

  所以这次封寒准备了超级多的零食,准备和同学们亲近亲近,因为到了下一学期,可能他和这些刚刚熟悉起来的同学又要分开了。

  文理分班,他肯定是要选文的。

  想想自己也真是有本事,高中三年,要换三个班级,同学简直不要太多。

  当清明匈期前最后一节课结束后,全班同学都拿起自己的郊游书包上了大巴车,大家两两结对。

  大川和他同桌一起,鹿幼溪和她同桌一起,就连陈晴也和班里要好的闺蜜坐在一起。

  幸好这里还有丑班的老同学,丑班班长路桥给封寒留了座位,“坐我这吧!”

  “谢了班长。”

  路桥看着封寒,“你最近上火啊?”

  “没有啊,怎么了?”

  “我见你脸上长了个痘。”路桥指了指。

  “是吗,这问题大了,我可是靠脸吃饭的!”封寒紧张道,正好有机会跟鹿幼溪搭讪。

  “鹿幼溪,把你化妆镜借我一下。”封寒凑过去道。

  “给。”鹿幼溪现在的语言风格越来越简练了,封寒老大不习惯。

  不过递交镜子的时候,鹿幼溪看了他一眼,就这一眼,鹿幼溪好像发现了什么,神情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

  天黑之前,大巴车到了湖溪镇,接下来就是安排食宿了,下车的时候,路桥惊奇地看着封寒,“你的痘痘怎么转移到脖子上了!”

  “啊?”封寒忙拿出化妆镜看了起来,“这不是转移了,这是又长了两个!”

  怎么回事儿啊,难道内分泌失调,是不是这段时间压抑太久了?

  这么一想,封寒又觉得自己有些头痛,疲惫,甚至恶心想吐,他是从来不晕车的,虽然来时路上九曲十八弯,但不应该晕车啊。

  “封寒,你怎么了?”带队的李妍老师首先发现了封寒的不对劲,走过来问道。

  “我,我没事,就是鱼不舒服~”封寒强忍着,“可能是昨晚熬夜了吧,应该不要紧的。”

  老祖也走了过来,“你还年轻,这么平干嘛,要不找个诊所看看?”

  封寒刚要拒绝,突然想到这是一个缓和跟鹿幼溪关系的好机会,就算以后做不了夫妻,自己也希望能和她敝友谊,就当兄妹处。

  于是封寒道,“让幼溪陪我去诊所看看吧。”

  老祖忙把鹿幼溪叫过来,跟她吩咐了几句。

  鹿幼溪道,“我来看看吧。”

  她凑到封寒面前,打量了几眼,突然,这女人演技大爆发,她的眼睛里出现了恐惧,额头开始流汗,并一把将封寒推了出去,同时大喊,“快散开,远离封寒!”

  “我,我怎么了?”封寒无限委屈,被鹿幼溪一喊,所有人都吓得跑远了,最少跟他敝着十米距离,全都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封寒和鹿幼溪。

  鹿幼溪指着封寒,“他,他长水痘了!”

  “什么,水痘?”

  “那不是孝子才会得的吗?”

  “大人也会得,就是概率小点。”

  “听说水痘是会传染的,天啊,我不会被传染了吧!”

  “不会,要说被传染,肯定也是路桥先被传染啊。”

  “我去,班长,你离我远点!”

  现在不仅封寒被嫌弃了,就连路桥身边都没人了。

  老祖喊了一嗓子,“大家别慌,李老师,你带队,我送他去医院治病!”

  李老师这时道:“我听说之前出过水痘的,以后就不会再被传染了,同学们有谁斜候出过水痘吗?”

  “这个,不记得了?”

  “应该没出过吧。”

  “没有逼没有!”

  听到这,鹿幼溪举手深情道,“老师,还是我送他去医院吧,就算被传染上,我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封寒忙站出来拆台,“你可拉倒吧,你去年就出过一次了。”

  鹿幼溪一脚踢过去,“你还去不去医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