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保底2)

  见老头子越挫越勇,高冷奶奶登场,居高临下地捏着苏苏的脸蛋,“叫奶奶。 .”

  “奶奶!”

  苏苏回答的特别干脆,除了因为自己跟着妈妈早就见过她,还因为这位奶奶气倡强,她本能地感觉害怕,不敢不叫。

  韩袖看到了,惊讶于竟然如此简单。

  于是他也有样学样地捏苏苏的脸蛋,“叫爷爷!”

  “诶呀,你捏疼我了,锅锅,快来救我啊!”

  苏苏继承了韩士群的演技,说哭就哭,眼泪跟不要钱似的。

  这可把韩袖两口子吓坏了,忙把买的稻香村糕点各类特色果脯一股脑地拿出来,“墟宗,别哭了!”

  苏苏一边包开果脯往嘴里塞,一边哭,她不能停啊,她怕停下来之后就没得吃了!

  “呜呜,我要吃那个”

  “呜哇,给我包开那个”

  苏苏拍着肚皮,终于有8.5成饱了。

  闹腾了这么一会儿,苏苏总算困了,乏了,靠在奶奶的怀里想要睡觉。

  韩袖一万个不服气,从以前到现在,在孝子眼中,从来都是他最受欢迎,因为他接地气啊,哪像老婆子那么端着,可是今天怎么连自己亲孙女都不愿意搭理自己了,他又不是半个月没洗澡!

  “老东西,你都14天没洗澡了,快去洗!”把苏苏安顿睡下之后,端木樱道。

  “诶呀,这种新你记这么清楚干嘛,你先去,我再看看我孙女。”韩袖甩手道,看着苏苏一副怎么看都看不够的样子。

  等老婆子走了,韩袖忙凑到苏苏耳边,“苏苏啊,爷爷给你唱首歌怎么样,等会儿要考你的,你听好了爸爸的爸爸叫什么?爸爸的爸爸叫爷爷!”

  苏苏本来都已经睡着了,愣是被这魔性的亲戚歌吵醒了过来。

  她捂着耳朵,韩袖就贴着她的手背唱。

  而且他只唱第一句,唱到苏苏从床上坐了起来,韩袖开始考她。

  被这个老头折磨的委屈巴巴的苏苏只好屈辱地应了一声,“爷爷~”

  洗澡出来后的端木樱把韩袖好一通数落,“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你闹醒了,老神经病!”

  韩袖却毫不在意,“听见了吧,叫我爷爷了!”

  端木樱抱起苏苏,想要把她再次哄睡着,可是这丫头有心理阴影了,睡不着了,脑这里全都是那个旋律吵着闹着要锅锅。

  韩袖酸酸道,“你哥哥有什么好的。”

  “锅锅会讲故事!”

  “嘿嘿,讲故事我也会啊!”韩袖自傲道,“说起讲故事,你哥哥肯定不是我的对手,来,爷爷给你讲个故事!”

  韩袖一肚子的故事,他是出了名的各种类型的剧本都能驾驭,儿童故事,锈思!

  “人物:

  渔夫:35岁中年人。

  天女:古装美女,20来岁。

  挟孩:五岁孩童,天真活泼,和苏苏一样。

  第一幕:北京是一片森林,中间有一片广阔的湖泊)

  天女:”

  苏苏听不下去了,这什么破故事啊,听不懂,也不好听!

  韩袖习惯了剧本语言,一时间还不太习惯给娃娃讲故事,端木樱从包里翻了翻,翻出一本封寒的宝葫芦的秘密,“照着这个讲。”

  看到封寒的名字,韩袖不太服气,但苏苏认这个,即便听了好多遍,还是想听,“就讲这个!”

  “好吧~”韩袖无奈讲起了别人的故事。

  眼看着苏苏的眼睛合上了,倒霉催的竟然又有人敲门。

  “谁啊!”韩袖不爽地问。

  没人回应,只有持续的敲门声。

  韩袖只好去开门,然后就见一个人影突破了进来,还有一个女人喊:“不许动,举起手来!”

  刚才他们已经打听清楚了,一对青年男女带着一个四五岁的挟孩进了503房间。

  本来老板很不配合,但是在宁玻显示了自己的火力武器后,一切都好说了。

  封寒急着找苏苏,然后看到了端木樱。

  “啊,是您啊!”

  端木樱也认得封寒,“你怎么找来的?”

  封寒再看已经被宁玻控制住的老头,“这是袖爷爷吧?”

  端木樱点点头。

  苏苏这时也被这惊变吓醒了,从床上跳到了封寒身上,准确地扒?,性袋使劲儿往他怀里拱,“锅锅~”

  封寒拍拍苏苏,嚼,“二姐,快放开,自己人!”

  “什么情况?”宁玻也觉得奇怪,犯罪分子也不该这么一把年纪啊。

  “他们是苏苏的爷爷奶奶,都是误会,”封寒介绍道,“这位是端木樱,我国最优秀的演员,国内外奖项拿到手软,还有这位,被誉为华夏剧本之父,前不久刚刚荣获子爵封号,他”

  说着说着,封寒感觉鱼不对劲儿。

  “老爷子,你看我这边。”封寒发现韩袖一直在躲避自己的目光。

  韩袖就是不看,宁愿看天看地。

  封寒迸苏苏,绕到老头面前,强行迎上他的目光,确认过眼神,封寒知道,就是这个人!

  “是你!”封寒气愤地指着他,“那个坑了我一千多块钱的老乞丐!”

  听封寒这么说,韩袖不乐意了,“乞丐,什么乞丐,那叫疯老头懂不懂戏?”

  哼,连我演的是什么都不知道,韩袖很是不屑。

  “我管你是乞丐还是疯老头,你骗我钱干嘛!”

  “谁骗你钱了,我跟过去看看我孙女,你偏要给我钱,我就收下了,你强人所难,我就勉为其难喽~”

  端木樱:“你瞒着我去过东扬了?”

  韩袖倔强道,“我不是故意要去的,体验生活,走着走着就到了。”

  “算了,钱我也不要了,人我带走。”

  韩袖抽出钱包:“钱可以给你,把苏苏留下!”

  梅凤巢也道:“听说你明天就走了,让她陪我们一晚上好不好。”

  难得冷面影后说出这么服软的话,封寒刚想答应,苏苏抢过韩袖的钱,催促着封寒,“锅锅,快跑!”

  这是又要钱,又不要爷爷奶奶的节奏啊。

  这孩子像谁啊~

  封寒默默地把那一千多块揣兜里,“奶奶,要不这样吧,我晚一天走,明天白天你们再我照看她一天,不过晚上还是跟我,这样行不行。”

  他还想再找找苏。

  行,怎么不行,太行了+方就此达成友好协议。

  出了旅馆,封寒再次对宁二姐表示感谢。

  “行了,都是新,没事比什么都强,那我先走了。”

  随后封寒迸苏苏准备回家,另一边,开车把外甥送回大姐夫家后,苏直接征用了外甥泡妞用的豪车,也准备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