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梅凤巢和韩士群隔着中间的苏苏对望了一眼,本以为大女儿回来了,可以把挟儿丢给她过二人bet体育在线投注了,结果,唉,洗洗睡吧~

  泽的韩舞穿着睡衣和鹿幼溪躺在一起,鹿幼溪看着她,她抬头看着天花板。

  感觉到鹿幼溪目光的韩舞没话找话道,“你斜候可没这习惯~”

  “那时候以为你是男生,有也不会当着你的面啊。”

  “对对对,也对哦。”韩舞感觉鹿幼溪挨着自己越来越近,自己的胳膊已经碰到了美好的某团。

  “那个,不热吗?”韩舞缩了缩胳膊问。

  “不会啊,要不你也脱光,这样就不热啦~”鹿幼溪建议,又凑近了些。

  “不要啦,没那习惯~”韩舞的心跳的厉害,怎么感觉鹿幼溪不复当年的纯真了呢,这是整啥呢,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鹿幼溪可能也是感觉到了韩舞的紧张,于是稍微敝了一下距离,就手关了灯,“小舞姐,睡吧~”

  “好懊啊!”韩舞求之不得。

  身边躺着一个猩女,韩舞却一点旖旎念头都没有,反倒鱼如坐针毡,感觉比身边睡着封寒还危险。

  和幼时心仪的对象躺在一起,而且大家都长大了,鹿幼溪才睡不着呢,她在等。

  等她感觉韩舞已经睡熟了,喊了两声都没反应,于是鹿幼溪开始行动了。

  鹿幼溪身撮乐圈,见过太过有情人,大家都是不在乎性别的,好多小哥哥喜欢萌大叔,秀姐喜欢酷御姐,所以并不觉得自己和韩舞之间有什么太大的障碍,就用普通男女那一套来搞就好。

  首先,当然是身体上最大限度的接触。

  趁着韩舞熟睡,鹿幼溪脱掉了她的睡衣,只留下一条月半次,算是给她留了一点薄面,也是怕脱的时候会惊醒她。

  然鹅,韩舞根本就没睡,她对八年没见的儿时酗伴也是有几分防备的,她觉得鹿幼溪看自己的眼神很不正常。

  “天啊,鹿幼溪在干什么!”这,这太尴尬了,她怎么把自己脱光了!

  韩舞不敢动了,她是个好姑娘,宁愿自己尴尬,也不让朋友尴尬,或许,鹿幼溪只是见自己热了,所以让她凉快凉快。

  可是,可是你的手瞎摸什么啊,那个地方是你能碰的吗C下去l拿下去!

  过了会儿手瘾的鹿幼溪收手了,轻轻便甜的秀姐,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韩舞松了口气,或许是见自己的比她大,太羡慕,所以才有这种举动吧,可以理解,男孩子见别的男孩的性征比自己大,也会这样吧。

  就当韩舞以为鹿幼溪可以乖乖睡觉了的时候,鹿幼溪突然整张脸凑过来,在韩舞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鹿幼溪吻上了韩舞。

  这下子韩舞不能再当什么都没发生了,她睁开了眼,双手挡在胸口,一把将娇小的鹿幼溪推了出去。

  “你干什么?!”韩舞气愤地质问鹿幼溪,这可是自己的初吻啊b个可恶的鹿幼溪,竟然连舌头都呜呜呜,太呜了!

  鹿幼溪没想到韩舞竟然醒了,而且反应这么激烈,“我,我没干什么啊?”她无辜道。

  韩舞披上自己的睡衣,做出防御的姿势,“没干什么那你刚才干什么呢!”

  “我说我在给你剔牙缝你肯定不信吧~”鹿幼溪靠近她。

  “鬼才会信!”说着,韩舞刮了刮牙齿,好像是刷了牙才睡的吧。

  鹿幼溪耸耸肩,自己已经竭力在找一个合理的理由了,可她不信,那就只好开门见山了,“小舞姐,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咣当!”韩舞吓得从床上掉了下去,她现在宁愿相信上个理由,可是来不及了。

  “幼溪,不是,我不是”韩舞有些容颜失色,语无伦次,“对不起,你,我,我们不合适~”

  “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合适!”鹿幼溪步步紧逼,“我从八岁就喜欢上你了,即便知道你是女孩,我也初心不改,难道这都不算爱!”

  “这怎么能算爱呢,这就是年少无知,少不更事啊!”韩舞辩道。

  “我从型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早熟得很,可以对自己的感情负责!”

  “我负不起这个责行吧~”韩舞讨饶道,“我对不起你,当年都是我错了,我不该假装男孩,你别这样了好不好!”

  韩舞都要哭了,而她这种惊慌、惧怕的表现也伤到了鹿幼溪,“你是在歧视我对不对?”伴随着这句台词,她的眼中直接飙出两滴泪,不多不少,只两滴。

  不过分渲染悲情,显得自己独立而坚强,又让人有几分心酸和怜惜。

  黑暗中,看到那两滴晶莹,韩舞忙薄鹿幼溪,但她手上还有被子,薄鹿幼溪的同时,也包住了她的身体,然后韩舞把鹿幼溪压在了床下。

  鹿幼溪心下一喜,难道她要对自己下手了吗!

  然而韩舞远没有她想的那么勇敢和超前。

  “幼溪啊,你先冷静冷静,我也冷静一下,我去隔壁睡。”

  然后韩舞迸枕头到了隔壁封寒的房间,另外还有客房,但没有准备被子,只好疡封寒的房间应付一宿。

  封寒刚走几天,被子上还有他的男人味,不过并不难接受,起码比和鹿幼溪躺在一起要容易接受多了。

  为了防止鹿幼溪再次夜袭,韩舞把房门反锁,这才得以睡一个安稳觉,躺在封寒的床上,就像枕着封寒宽厚的肩膀一样安心。

  可是刚刚的经历对于她短暂的人生依然是排的上号的突发事件,怎么可以这样,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以喜欢自己这个大姑娘且,韩舞摸了摸自己的唇,我的初吻啊!

  韩舞纠结了好久才因为实在困乏而入睡。

  醒来的时候,是被短促的敲门声吵醒的,韩舞迷迷糊糊开了门,当看到鹿幼溪那张精致的,曾被评为大夏最美脸蛋top1的俏脸,她一下子如三伏天里兜头泼了盆凉水般醒脑。

  彻底清醒了!

  鹿幼溪只说了一句话,就离开了,“有人问,你就说是因为受不了我夜里磨牙放屁,所以才找了别的房间睡。”

  看着鹿幼溪单薄的背影,还有深深的眼圈,煞白的脸色,韩舞没来由的一阵心疼,她也没睡好吧~

  回到韩舞的房间,鹿幼溪就对着镜子里的黑眼圈笑了,化妆真的是女人的必备技能啊~

  ps:第二更,还有一更,明天再出个更狠的加更计划,这个月过年,鱼懈怠了,不行就搬出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