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接下来,封寒一路披径棘,在50m蝶泳项目以虚第二危险出线,50m自由泳虚第一,总成绩第二出线,第一是来自粤区的谢玉泉,那杏看着封寒的样子相当狂傲,一副你不过如此的感觉。

  不过之后的100m自由泳,封寒扳回一局,以虚第一,总成绩第一出线,罗勇对他的老朋友罗奔得意地笑了起来,刚才谢玉泉50m得第一的时候,罗奔可是很狂地说,“谢玉泉最厉害的其实是100m自由泳~”

  结果成了这样,尴尬的罗奔为谢玉泉找理由道,“这不能说明什么的,是玉泉这组整体实力不强,所以没把他的潜力激发出来,等着吧,等决赛的时候你就知道他有多厉害了!”

  罗勇:“呵呵~”

  封寒已经顺利通过了蛙泳100m、200m,依然是无敌状态,自由泳200m,虚第一,不过这次总排名第一的是宝岛队的何志明,谢玉泉、封寒屈居第二第三,也是各自虚的第一名。

  后面的自由泳400/1500,混合泳200/400m因为参赛人数少,所以只有预赛和决赛,32人,虚前二出线进入决赛。

  一直到下午四点钟,全部预赛结束,接力赛除外,封寒战果累累,除了仰泳失利,其余项目全部顺利通关,进入复赛或者决赛。

  在蛙泳项目,他是绝对的统治地位,正如滇区队的黑马刀岩在仰泳项目上的统治地位一样。

  而且在自由泳项目,他也在100、400、1500三项以总名次第一的成绩出现,狠狠挫了谢玉泉的锐气。

  就连杨州队的队友们也没想到,封寒竟然可长可短,耐力还这么强,1500m游完之后,不到半斜又参加了混合泳400,依然是虚第一出线!

  这种比赛的观众不多,不过封寒的表现让这不多的观众都鱼沸腾,大家总是看到这杏出场,而且总是能出线,多数时候还是第一名出线,这就鱼可怕了,再加上人长得帅,他轻而易举成为城内最受关注的阎!

  杨州队的二号种子阎池浩瀚的表现也不错,蝶泳3项全部虚第一出线,自由泳1500m也进入了决赛,这杏也是持久性阎。

  全都比了一遍后,还要比四大泳姿的50/100/200的半决赛,在蛙泳50m封寒主动认怂,没有用尽全力,他已经看出来了,起码池浩瀚、赛博还有羊城队的一个阎都很擅长这个项目,他拿奖牌没戏,虽然拼一拼进前八应该不难,但是意义不大,还是省点体力比较好,至于其他项目,他都是有机会的。

  一天的比赛下来,封寒还剩蛙泳50、100、200,自由泳50、100、200、400、1500,混合泳姿200、400,混合泳姿团队接力赛11个项目!

  看着明天的比赛表,封寒感觉就一个字——爽4着都有希望得奖牌啊!

  倒是队友和领队都替他捏了把汗,决赛不比预赛和半决赛,必须拿出最高昂的斗志,最快的速度,对体力的消耗也不是今天能比的,罗勇问,“撑得住吗?”

  “撑不撞得上啊,大部分项目我都有优势,总不能放弃啊!”

  因为比到很晚,明天还要很早参加比赛,而且晚上领队也给明天参加比赛的阎安排了大保健,所以今晚封寒就不回家住了。

  所谓大保健当然是很正规的按摩,一天游下来,很累的,松松筋骨有助于第二天的决赛。

  虽然这些天封寒没租里,不过他的床位还保留着,和池浩瀚一个房间,池浩瀚享受了这么久的单间,封寒坐来他举双手欢迎,“封哥,太厉害了,明天1500m自由泳咱俩一起加油!”

  这是两人唯一重叠的项目,接力赛不算,接力赛他们是队友,一起打别的队。

  “哦,嗯,加油。”封寒不走心的应着,然后玩起了手机,他是有姐姐和女友的人,跟池浩瀚不一样,得汇报成绩啊。

  不过说是这么说,想到明天这俩人都会来,封寒还是觉得紧张,刺激,登!

  这可咋整啊,要不给她们互相介绍一下?可是小舞会不会伤心呢,毕竟她心里是有自己的~

  第二天,顶着一脑门官司,封寒跟着队友一起跑步,然后进臣备比赛,手机早就放下了,并提前告知两位姑娘,让她们自己找自己的位置,票是两天比赛的通票,封寒买的,正好在比赛场地的两个对角,距离最远,封寒还是鱼心机的,嘿嘿嘿。

  观众进场的时候,封寒还在后面换泳衣,今天的比赛会很刺激,也算是为国家队选拔新人能人,观众也多了起来,还有大领导齐仁余亲临现场。

  苏嬛是和蓝芝一起来的,两人简直就是连体婴一般,还带着汽水、爆米花以及望远镜。

  韩舞就比较孤单了,毕竟逃课嘛,也不能叫上施雅颂,别人逃课都还OK,就她逃课太显眼,只要给他们上过课的老师,不可能不记得班里有个光头,一旦这颗光头消失了,不用说,肯定是逃课了。

  于是韩舞单枪匹马地来了。

  然而她刚坐好,就有一对高中生模样的虚侣过来,其帜女孩难为情道,“姐姐,你是一个人吗?”

  “对啊。”韩舞和气地笑笑。

  “那,那姐姐我们可以换一下座位吗,我和我同样位离得比较远。”女孩不好意思道,男孩则扶着眼镜看向远方,假装自己是个路人。

  “哦,可以啊,”韩舞笑着答应了,“你的座位在哪儿啊?”

  女孩指着对角道,“在那一片,票上有号码,其实场馆坐不满,随便坐哪里都心。”

  “没事,我过去坐吧。”韩舞和女孩换了票,笑着离开了。

  今天的第一场比赛是自由泳接力赛预赛,22只队伍拼出8强,封寒没参加,他参加的是稍后的混合接力赛,这两秤力赛初赛放在开始,决赛放在最后,中间则是几项个人赛的终极对决。

  因为开始没封寒的事,他就在人群中找韩舞和苏嬛,他记得给她们仨的号,知道大概区域,先找韩舞,咦,怎么没人啊,不会逃课失败,被老师抓回去了吧罒罒

  封寒美滋滋地想着,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了,再去找苏嬛,然后在苏嬛所在的区域,他看到了,韩舞!

  可怕的是,韩舞也看到了封寒9冲他挥手!

  更可怕的是,刚刚系鞋带的苏嬛直起了身,跟旁边的蓝芝有说有笑!

  最可怕的是,蓝芝的另一边,就是韩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