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封寒知道,自己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应该和其他女孩敝安全的距离,可他和韩舞还是不知不觉聊到了深夜。 .

  封寒讲他在电影节的趣闻,刻意抹去了苏的存在,韩舞讲她军训的趣事,也心地没提她跟韩澈的勾结。

  最后,韩舞告诉封寒,“我爸其实也是端木老师的影迷,回家后,你记得让他也看看照片。”

  “好的,对了,葫芦兄弟所幽人设、背景设计图片,还有故事文本明天我会发给你,以你的能力该很轻松,你快点做出来,有吴王支持,估计很快就能动画化了!”封寒略带肖动道,这都是钱啊!

  韩舞叹息,“没想到我一个阳光美少女,竟然会变成儿童漫画家~”

  “我一个阳光帅气男青年,现在不也和乐侃老师那种油腻中年为伍,成了儿童故事作家嘛~”

  本来都要结束了,新的话题又开始了,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是鹿幼溪。

  她换了干净的新衣服,柔暗灯光下,还有几分妩媚。

  “谢谢你救了我!”鹿幼溪竟然鞠躬致谢,弯腰的那一刹那,胸口闪过一片白腻。

  封寒吓得抱紧被子,“见义勇为人之常情,你也不用以身相许吧。”

  “呀,苏姐不在啊!”鹿幼溪失望地紧了紧领口,“其实我是来跟你告别的,再见。”

  芯头呲溜跑掉了!

  哼,又想套路我,还真是亡我之心不死啊b寒打了个哈欠,对韩舞道,“不聊了,睡吧,明早还要回家呢~”

  第二天,鹿幼溪继续她的工作,昨天落水传闻肯定会让她成为电影发布会的中心人物,封寒甚至都在怀疑这姑娘是不是故意玩的这么一出,毕竟,娱乐圈是一个炒作盛心地方,演技被人家碾压,就搞点花边新闻呗。

  封寒买了回家的礼物后,开始和姥姥合力攻克奶奶。

  “奶奶,你还没见过我们新家呢,就一起去吧,而且我特别想吃你做的凉皮,这边的都不正宗~”

  “就是,孙老婆子,你好意思让我一个人坐车回去啊,多孤单啊!”

  唐可秀和封寒双管齐下,孙兰总算答应了,就谆天。

  火车上,封寒有一搭没一搭地同时和苏、韩舞对聊,一个聊文学,一个聊美术。

  封寒向苏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一定会眷发表我的长篇!”

  这个bet体育在线投注,诗词歌赋终究是汹,、散文、杂文,尤其是有着更广泛的群众基础。

  封寒还对韩舞拍着胸脯保证,“等葫芦兄弟出来之后,保证你红遍大江南北!”

  “嘤嘤嘤~”

  正聊着,封寒的嘤嘤网有消息提醒,原来是蓝荆苓了他,除了他,还有很多新关注用户,足足上千人!

  两人昨天分别的时候就互相关注了好友,不过封寒的账号几乎是僵尸号,注册之后没有任何状态。

  想到那个位面微博的强大影响力,而嘤嘤网相当于国际版微博,连接了大夏、米国两个超级强国的二十多亿汉语用户,另外还有澳国、新国、东南亚那些国家的汉语用户,影响力更是强大无匹,如果自己也能有个几千万粉丝,对于任何作品、产品的宣传效果都是强大的!

  所以封寒开始重视起这个超级社交平台,他先看了一下蓝荆苓的嘤嘤动态,是刚刚发的。

  “我家的大咪宗猫爬架一层,袖宗二层,每次都是大咪先吃饭喝水,袖吃剩下的,所以这就是封寒老师说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吗?”

  另外还附有蓝荆苓家里两只猫吃粮的照片,一只白的,一只橘的。

  “哇!大咪怎么吃都不胖,袖该减肥了!”

  “我的天,封寒老手出新诗了吗|水楼台先得月,好有哲理!”

  “太有画面感了!”

  “请吴王留下全诗!”

  “请封老师留下全诗!”

  “超喜欢封寒老师的鹊桥仙,关注了,怎么什么动态都没有啊?”

  “我关注的该不会是个假的封寒老师吧?”

  封寒当即转发了蓝荆苓的嘤嘤,本想发个表情算作评论,没想到嘤嘤和哼哈喳喳一样,都没有表情包,还真是落后啊,没有表情包的互联网时代,还能叫做互联网时代吗!

  想了想,封寒还是做了一首歪诗,权当评论了,“喵喵喵,躯体伸懒腰,白的像仙女,橘的一身膘。”

  发完之后,封寒的粉丝数暴涨,评论也有好几十条。

  好像嘤嘤网也有名人认证这个东东,封寒查了一下,需要三个已经认证的名人好友,并转发才能成功。

  封寒想了想,蓝荆苓算一个,鹿幼溪勉强也算一个,最后找了半天,都没找打苏坏,女朋友还真是低调啊,这么大火的社交网络上都找不到她,幸好方瓜瓜也是认证了的,于是封寒他们。

  最无聊的蓝荆苓首先有了反应,还私信感谢他为自己家的猫写诗,之后蓝荆苓也转发了封寒的嘤嘤,让这首咏猫传播的更广。

  封寒在火车上的时候,东扬一中高二语文办公室,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正好在擞嘤,然后就看到了蓝荆苓评论下面名为“封寒”的用击了一首咏猫。

  天啊,这风格,是如此的似曾相识,这个名字,也是那么的熟悉!

  她瞬间想到了原丑班,现菊班的封寒同学,他曾经做过一首咏鹅让大家芋深刻,这首咏猫贱贱的文风和那个如出一辙啊,而且也是封寒,莫非就是那位同学!

  怎么这么多人叫他封寒老师啊?奇怪?难道不知道他只是一个学生吗?

  这位年轻的老师关注了封寒,等下了一节课,再看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名人认证,头像右下角多了一个,简介上写着:非著名作家、诗人,代表作鹊桥仙小马过河

  非著名作家封寒现在已经到站了,泌创业的韩士群为了表示对二老的尊敬,特意放下手头的工作,亲自带着老婆孩子接站。

  韩士群对孙兰叫“阿姨。”

  梅凤巢依然是叫“妈。”

  苏苏早就得到指示,给孙奶奶叫“姥姥。”就当她是妈妈的妈妈。

  没有预想帜尴尬,孙兰看着苏苏,仿佛看到了斜候的梅凤巢,他们两家是邻居,梅凤巢也是她看着长大的,是婆媳,更像母女。

  在车上,韩士群给封寒递了一本书香,“杂志副主编对你非常看好,三首诗同时刊登了!”

  “我已经看过了,而且刚刚我又给书香投了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