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文骚 > 正文
  “嬛嬛,你先自己玩会儿,我去送送她!”合影任务眼看就能完成了!

  “那我洗个澡等你回来~”苏嬛眨眨眼。

  “你再这样,我可就不走了!”封寒火大道。

  出门后,鹿幼溪尴尬道,“你用看得出来,刚才我是在开玩笑吧,哈哈,就是有点冷~”

  封寒真挚道,“当然看得出来,就是一个玩笑嘛,其实我觉得还蛮搞笑的,嬛嬛也不会放在心上的,走吧。”

  “你把我送到这里就行了,回去陪女朋友吧。”

  “那怎么行,送佛送到西嘛,呃,我是说,不亲自把你送回房间,我怎么能放心呢,我听说有些酒店走在走廊上会突然有人把你拉进房间,很恐怖的。”封寒故意吓唬道。

  鹿幼溪不是被吓大的,封寒肯定另有目的,“说吧,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回去,刚才你问端木老师是什么意思?”

  封寒拉着鹿幼溪,边走边说,“我呢,其实就是一个邪迷,特别希望能和端木老师拍张合影,我这点心愿,你得成全我吧。”

  “当然,这点新包在我身上!”鹿幼溪爽快道,这正是一个缓和两人关系的好机会,等他放松警惕,自己才有下一次反击的机会。

  “瓜瓜姐,端木老师呢?”鹿幼溪问开门的方瓜瓜。

  “在里面呢,咦,他是?”

  “哦,我们班的同学,是端木老师的影迷。”鹿幼溪懒得详细介绍封寒,径直朝稳坐喝茶的女人走去。

  “端木老师~”

  端木樱是个看上去有些严肃的女人,六七十岁的样子,带着茶色眼镜,腰板笔直,头发染成黑色,打理的一丝不苟,一看就不容易亲近。

  她和鹿幼溪也有好几年没见过了,鹿幼溪倒是在圈内很活跃,但端木樱通常要隔好几年才拍一部戏,轻易不会露面。

  两人拥抱了一下,端木樱严肃的冰脸渐渐消融,拉着鹿幼溪的手,“你的事我听说了,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好,我现在和叔叔一家生活,每天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很充实。”

  “这样蛮好,你也是时候该走入生活了,否则你的演技恐怕也就仅限于此了。”端木樱突然道。

  刚要问候她孙子的鹿幼溪一怔,这话怎么说的?

  端木樱继续道,“歇,当年我是非常看好你的,我以为你16岁之前国内三金起码用能拿下一个,你还记不记得,你那会儿才八岁,但是和我对戏已经不落下风了。”

  “我”这话让人家怎么接啊!

  “你最近的戏我都有看,但是给人的感觉很一般,你的演技像是触到了天花板,看一部如此,两部如此,到了第三部,我已经毫无期待感了,你陷入了表演的套路,根本打动不了我!”

  端木樱站了起来,鹿幼溪忙毕恭毕敬地站着听训,“半壁江山是你袖爷爷写的,颜君墨这个角色是我让他特意写给你的,也是我和牟艺导演打的招呼,就是希望你能借助这样一个出彩的角色,重新激发你的表演灵气。”

  “端木奶奶”鹿幼溪低声道,想说声感谢,但似乎插不上嘴。

  “但是你并没有,我刚刚从牟艺那边过来,他给我看过样片,在段天龙这样一个偶像出身的非科班演员身边,你的光彩被他压得死死的,这简直出乎我的想象!”端木樱话说的很重,那也是因为她曾经无比看好这个女孩,想要重锤敲醒她。

  “对不起,端木奶奶,拍半壁的时候,我和妈妈的关系已经非常恶化了,没有把角色的功课做好,让您失望了。”鹿幼溪遗唇,低头说道,本来今天高高兴兴的,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端木樱拍拍鹿幼溪的肩膀,“奶奶是为了你的将来好,所以才说这么重的话,你自己好好想想我的话,如果真的想要把演戏这碗饭吃下去,以后一定要做到不让外界干扰你的角色创作。”

  “嗯!”鹿幼溪重重点头。

  “好了,我先走了,今天累了一天。”端木蛹备告辞。

  “晚上我请您吃饭吧。”鹿幼溪提出。

  “不用了,明天是会稽黄酒节,今晚街上会很热闹的,你可以到处逛逛,多多接触生活,体验生活,融入生活,对你的演技提升是有好处的。”

  见端木樱要走了,被呲了一顿的鹿幼溪也不敢问孙子的事了,忙把她礼送出去。

  目睹了全过程的封寒可不干了,还没合影呢!

  他掏出手机,“端木老师,您好,我是您的忠实影迷,能跟我拍张合影吗?”

  端木樱这才注意到站在方瓜瓜旁边的封寒,“说出三部我主演的电影片名。”

  “啊?”这什么套路?知识问答吗?

  “说!”

  “那个,额,迷路,东方,还有,还有”封寒进了图书馆,并在某电影杂志上,一篇历数经典老片的文章中发现了一部主角叫端木樱的电影。

  “还有翡冷翠今夜难眠我也非常喜欢!”

  端木樱点点头,“拍吧。”

  为了配合封寒,冷面寒霜的她老人家竟然还挤出一丝笑意,可能是不怎么会遇到粉丝求合影这种事,她还僵硬地举起剪刀手,特复古。

  “来,看这里,逆光也清晰哟~”

  咔嚓,成功!

  封寒倒是对这老太太很有好感,不仅把鹿幼溪喷的狗血淋头,还让他顺利完成了韩舞交代的任务,简直就是毒舌天使啊!

  封寒还是善良的,走之前不忘安慰鹿幼溪几句,“幼溪同学,老前辈的话可一定要听进去,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嘛,毕竟,我也是看着你的戏长大的,对吧。”

  说完,封寒扬长而去,等外人都走了,鹿幼溪才拿着沙发抱枕狂砸沙发,“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方瓜瓜叹息一声,“最重要的是,也没问出端木老师孙子的现状,而且,万一你以后做了端木老师的孙媳妇儿,你可有的受喽~哈哈,别打我,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葫芦娃,葫芦娃,今儿个真高兴”封寒哼着歌回到房间,开了门,他仿佛已经闻到了女友沐浴的味道,忍不姿叫道,“小嬛嬛,洗好了吗?”

  没人回应,难道已经在床上躺好等自己了!

  封寒也觉得这样有点快,那,那自己就陪她躺着说会儿话好了。

  封寒推开主卧室的门,没人!

  还有一间卧室,依然,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