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明1617 > 正文
  卢象升的直属标营已经出阳和两天,一个参将和两个游击,五六个督司和守备,加上中军官一并,率三千二百余人自阳和而出。

  巡按王汝槐和内痘百余人跟随而出,权为监军。

  自封闭城门半天之后,阳和往新平堡的道路也被阻断了,直接断绝所有内外消息,但卢象升并未感觉放心,他知道和记的情报工作向来十分出色,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法根本不太可能真正断绝新平堡的内外消息。

  九月二十二日洪承畴出大同,率部往阳和,同时檄令黄得功等诸将至沿边的边墙和各堡戒备,同日宣府巡抚傅宗龙也接到朝中密令,除了调动宣府巡抚的标营至边墙戒备外,同时也檄令各种镇将至边戒备,驻张家口副将周遇吉率其部三千余人,也是奉令急趋新平堡一带驻防,随时配合大同兵马剿杀张瀚并和记众人。

  沿边诸堡,原本就充实加强了防御和驻军,现在一路檄令过去,从偏关到杀胡口,再到保平堡桦门堡,一路上军堡和火路墩加上军台都全部奉命戒严,将士枕戈以待,除了防止张瀚等人越边墙而逃外,也是要心北方的强敌前来破关救人。

  数日之内,从大同到宣府,最少直接动员了三万余人,加上各守边驻堡的军伍,宣大两镇动员了超过五万人,三边总督,宣大总督,蓟辽总督,蓟镇,宣府镇,大同镇,山西镇,榆林镇,陕西镇,甘肃镇,诸多的总督,巡抚,总兵,副将,参将,游击,督司,守备,一直到千、把总,不知道多少人奔波于途,朝堂中又使了多大的力气在关注这件事上!

  到九月二十五日,大军起行已经接近新平堡时,在阳和以西数十里地方,卢象升得到情报,洪承畴等人已经率部接近阳和卫城了。

  按官兵脚程来算,到新平堡还得有四天左右的时间,这已经算快了,卢象升知道事态紧急,他自己的部下已经奉命赶赴新平堡,最少要将军堡四周包围,同时他严令桦门堡一带的驻军心戒备,如果发现新平堡中人试图越过边墙,过堡出边,那么可以用城堡上的型火炮轰击,如果人数不多,就出动马步冲散其阵,务必不使新平堡中人可以集结出关。

  与此同时,最要紧的就是张家口的周遇吉所部,三千多精锐过半马步,急趋至新平堡北部边墙一带巡哨,遇敌则痛剿,不使一个活口逃脱。

  做出诸般举措之后,卢象升稍稍放心。

  但他已经两天没有接到新平堡那边的消息了,赖同心并未复命,同时王、李二守备也并没有派人送来消息。

  派到白洋河两岸至官道巡哨的部下,也并未送来有用的情报,新平堡一带,仍然是一团迷雾。

  可堪欣慰的就是周遇吉等人行动相当快速,已经有多股哨骑已经赶至平远和保平两堡附近,新平堡北部的几个军台和数十个火路墩都有兵马驻守,开始防备北方草原有兵马南下,据这几天来的观察,最少东西超过五百里方圆的地方都未发现蒙古人的骑兵或是牧民,也没有发现和记成建制的兵马。

  只有少量的和记游骑在草原北侧与边墙一带的明军对峙,双方都敝了克制,明军并没有追击的打算,和记哨骑也并未大举集结或深入的打算,双方对峙之后,和记哨兵就果断北撤,消失在了过膝的长草之内。

  对这样的禀报,卢象升并未感觉安心。

  如果人们站在高处俯瞰就知道了,为什么新平堡和保平、平远、桦门各堡在这里修筑军堡,可以看的出来,从最西头的杀胡堡,到北端的镇羌堡,再到南边的大同镇城和各堡,中线的许家庄堡和蔚州,广灵,灵丘等地,整个大同和宣府好象被群山掩映,西边到东边都是海拔很高的高山,从西北到西南,再到北端,再于东北到东南,由贺兰山脉为西,中间北端是阴山山脉,东南则是吕梁山脉和太行山脉交接。

  晋北多山,只有在诸堡所在的北端与草原地界交接,呈山脉与平原交汇的地貌,所以大明沿着大同和各堡之间,在山脉和平原之间修了几条最重要的官道,其是最为要紧的就是从大同到张家口,又从张家口往京师的道路。

  著名的紫荆关,就是阴山山脉和燕山山脉的交汇处,蹿平原,两大山系的交界处,如果从紫荆关入关,可以迅速的进军到京师一带,因为入关之后,地形就相当的好走,很容易快速进军了。

  也行当年在土木堡击败明军主力,然后就是从紫荆关入关,直迫京师,身后还有宣镇等不少军镇根本没有去打。

  如果此次大事不顺,和记从新平堡一带进入长城防线,沿着官道直趋京师,那么就象是在晋北“几”字形的防御里直接削掉了东部一角,十余个军堡,整整一路守兵,加上宣府的兵马,一万多兵马直接迫向新平堡,一万多人在沿边的边墙,也就是山脉到草原地貌巡哨守御,一旦事情不顺,则京受辅一带西边的守备会瞬间空虚,卢象升最担心的就是和记借由此事正式与大明决裂,宣府和大同一带成为攻击的第一波的目标。

  皇帝的想法是放开西侧,甘肃榆林一带纠缠和记兵马,但和记又不蠢,为什么不直接打下宣大和蓟镇,将京时接包围在内?

  大明京师,靠的就是九边兵马保护,京营兵已经不堪用,靠城墙和火器之利勉强可以守城,然而一旦宣大被分割开来,朝廷可依靠的也就只有辽镇兵一处了。可是辽镇兵又需得防备后金女真,断不能全数入关勤王,一旦和记采用这种办法,等于是把囚笼套在了京师头上,整个大明,有被瞬间斩首的危机。

  怀着相当沉重的心思,卢象升率着幕僚和阳和的一些官员和民壮,往西迎出三十余里远,俟看到大同镇兵和抚标兵的旗帜时,已经是天色昏黄。

  算算时间,估计到四天之后大军才能抵新平堡,卢象升心中更是焦虑起来。

  洪承畴也是改坐轿为骑马了,他是南人,坐船坐轿都可,骑马却是有些费力,待身形高大,仪表堂堂的卢象升率人迎在道左时,洪承畴的中军官报了上去,巡抚大人才勒马停住,自战马上翻身下来。

  几个长随上前伺候,将洪承畴心翼翼的扶了下来,众人在道旁见面行礼。

  卢象升在右揖拜,洪承畴则是在道左还礼,其后又有人在正中跪下行礼,洪承畴居中受礼,拱手还礼。

  诸多民壮隔的老远,眼看着大军前来尘土飞扬,却是没有资格进前。

  “卢大人辛苦了。”洪承畴穿着红丝罗常服,乌纱补服,雪白的里衬上染了不少灰尘,下马时洪承畴很费心力的掸了好几下,等见礼还礼毕,洪承畴也没有太多客套,敷衍一句后就问道:“学生一路东行,屡见传骑,都云无新平堡的消息,卢大人这里可有新的消息传来?”

  “并没有。”卢象升道:“传见督司李国奇,只回报隔绝东西交通,哨骑往北出边墙数十里,且见宣府兵自东而来,应是前哨骑兵,其余各处都并无消息,也无异状。有一些过往百姓,或是拘押,或是管编,亦不准其随意离开,泄露消息。”

  洪承畴很注意的听着卢象升的汇报,这些情报和他在此前不久接到的汇报相差不多,总体来说,是北部边境未发现和记的大量兵马南下,亦未发觉新平堡有何异常。

  四周的各堡和边墙一带已经遍布军人,如果个把人想溜出去,可能还有三分机会,如果几十几百人想潜越过边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九边是沿旧长城线布置的军区,从甘肃到榆林,大片的地段或是修好城墙,配上军台军堡,或是以盐池沙漠为界,辅以城池和军堡。

  大同这里,很多军堡依山而筑,辅以旧长城和大明自修的长城,可谓雄关万里,虽不及蓟镇边墙那么壮阔雄伟,但从防御上来说也丝毫不差。

  这样的防御体系,想偷越个把人都有相当的困难,几百上千人想过境,除非守将和守兵是死人,或是被和记完全买通,这样方有可能。

  仔细想想,不管是傅宗龙还是周遇吉,或是沿边诸将,多半是从京师或别的军镇调过来,时间不久,平时管束也很严格,而且各部分属各个山头,想做这等大逆不道的事需得彼此信任,毕竟是拿脑袋来冒险,这么一想,应该没有这种可能。

  这么一来,张瀚似乎真成瓮中之鳖,没有机会逃离?

  洪承畴心中有强烈的不安感,张瀚出名已经好多年,他当初在大同当提学时就深知张瀚还有和记高层的厉害。

  这帮人,行事有章法,做事有考虑,不要说张瀚自己不可能将自己和家人置于险地,最终无路可逃,就以和记的高层们来说,又怎么可能把他们的最高首领轻易的放弃?有张瀚,和记有掩有天下的可能。无张瀚,哪怕自保也很困难,和记的高层纵有野心,也不会看不出这一点罢?

  这种想法还只是推断,但转念一想,新平堡里没有丝毫消息传出,哪怕事情不顺,赖同心也理应派人出来送信,岂有一无消息之理?

  这么一想,洪承畴内心的不安感更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