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明1617 > 正文
  “嗯,说定了。 .”

  卢四微微一笑,又把书拿了起来。

  等张彦升离开之后,卢四却怎么也看不进书了。

  不管怎样,今天的事对卢四的心理也有相当的触动,大仗还没有开打,不夸张的说在十几万人的会战之中哪怕是军官也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但人们似乎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所有人都似乎没有会战之前的紧张。每个人都在考虑着打完仗之后的前程,未来,发展,所有人都对和记充满着信心,都想谋求更大更好的发展。

  这叫卢四的心理也充满着种种复杂的情绪,眼前的草原一片寂静,只有偶尔传来的一两声的狼嚎,草原上的野狼群几乎被打光了,只有这种和记商团军刚到的地方还有相当数量的狼群,随着大军深入和展开,或是以后长久的驻扎,这些狼群也迟早会被打光了。

  虫鸣声和篝火中木柴的炸响更清晰一些,也有人的说话声和走动声,现在时辰还早,天黑不久,估计也就是晚上七点多左右,距离睡觉的时间还早,一般军人们会在九点左右入睡,凌晨五点左右起身,这是长久以来训练的结果,只要不是夜间紧急集合,一般的军人都能在最短时间入睡,并且按照长期形成的生物钟准点入睡和醒来。

  再有心思的人也是一样,到了点肯定犯困,当然也会有人愿意睡的更久一些,不远处帐篷里传来的鼾声就是明证。

  也有相当多的人和卢四一样在看书,每个士兵都有机会成为军官,只要有心,平时服役表现良好或优异,得到举荐资格后参加军官试,军官的大门向每个人敞开着。

  就象老钟或是张彦升一样,每个人都会想着往上走,哪怕是最底层乡村和铁矿走出来的粗汉,在军中一段时间后也会读书和思考,最差的前程也能到屯堡当一个吏员或治安警备士,如果一直没有上进,退役之后会被安置到屯堡分田种地,或是到工出工,有退职金的退伍将士,社会地位比普通人要高一些,不会做什么真正的苦差,生活也相对舒服富裕,不象以前种地或是当矿工都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

  这支军队每个人都很安心,或是大多数人都有相当的进饶,这很不容易,也令人相当的感慨。

  卢四终于合上手帜书,走出帐篷,头顶星空璀璨,大地上到处都是如繁星般星星点点的篝火在燃烧着,一阵晚风吹来,拂动着跳跃的火焰,也吹拂着他的军袍下摆。

  “风起云涌。”卢四终于感慨着说了一句,这也是对他这一天的遭遇的总结。

  “风起云涌。”林丹汗苍白着脸,在硕大的金帐中说了这么一句。

  在他的左右手是左右翼大总官塔什海和虎鲁克宰桑,还有大臣贵英恰等人,在林丹汗的座位两侧则是他的大皇后娜木钟,长子额哲等人。

  在大帐之外,方圆数十里的地方聚集了大约七万扼右的察哈尔部民,这已经是察哈尔人剩下的最后的力量了。

  前年西迁之前留下的鄂托克多罗特部也被召集了过来,但奈曼和敖汉两部已经确定脱离察哈尔部,不再听从林丹汗的指挥,并且宣布与旧主为敌,此前派过去的使者要么被驱离,要么直接被杀,两个旧鄂托克已经彻底投向了商团军一边。

  左翼的巴尔虎人和北边的林中百姓,右翼的科尔沁人,还有巴林人和扎鲁特人,还有残余的翁牛特人,弘吉刺人,大大小的蒙古部族都已经归顺了和记。

  漠北的车臣汗硕磊更赶过来,但却并不是效忠林丹汗,而是赶过来向张瀚效忠。

  扎萨克图汗,土谢图汗,大大小的蒙古汗和贵族们纷纷赶来,但他们不是来援助察哈尔人,而是赶着过来亲张瀚的靴子。

  硕磊还有一封信给林丹汗,说是看在是成吉思汗血脉苗裔的份上劝林丹汗赶紧投降,可以保住大量察哈尔蒙古人的性命,也不会耽搁林丹汗自家的安全。

  诸多投降的大汗和台吉们就是明证,大家幽保住了地盘,幽在青城安享富贵荣华,日子过的挺美。林丹汗反正也没机会了,不如早点投降,大家事,一起盟会效忠,整个草原一统,真是天大的美事。

  对这样的信件,林丹汗除了翻白眼之外,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样的表示。

  放眼四周,乃至整个草原,要么是敌人,要么是背叛的昔日盟友和臣属的部落,整个草原从成吉思汗一统之后,达延汗再次勉强完成了一统的事业,然后各部名义上从属于察哈尔部,其后一百多年逐渐又陷入混乱和内争之中,到了如今,察哈尔人遭遇了普遍的背叛,林丹汗感觉自己的情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他曾经在西拉木轮河畔质问过炒花,内喀尔这几十年来除了少数时间和察哈尔部配合,一起攻伐李成梁镇守的辽镇和蓟镇,别的时间内喀尔喀五部都是自行其事,不把察哈尔部放在眼里,到了林丹汗继位之后,炒花更是很少上门,遇事也很少征求林丹汗的意见,林丹汗对此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当时炒花没有说话,只是呵呵一笑,花甲之年的老台吉脸色平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林丹汗还以为他是服从了自己的权威,现在回想起来,意思也是相当明显了,炒花台吉的意思很简单,他压根就瞧不起自己!

  念头转到这里,林丹汗的脸都涨红了,四周离他近乎的那些福晋们都感觉到了,大福晋娜木钟轻轻咳了一声,算是给自己丈夫提醒,底下有大总官和很多部族的大臣在,现在这种时候,可不是发脾气的好时机。

  “硕磊的信我不打算回了。”林丹汗还是有些气愤的道:“他愿意当吃屎的狗,他自己当去吧,本汗宁愿战死,也不会去亲张瀚的靴子。”

  好歹是黄金家族直系后代和大汗,林丹汗这一点骨气还是真幽,他被皇太极一路从东赶到西,一路从呼、和、浩、特又跑到鄂尔多斯,一直被追也没有想过投降,最后怖之前还想着要收复牧民和后金干到底,不管这人有多蠢,从其始终的表现来看,其最少有基本的骨气,这一点并没有给他的祖先丢脸。

  “现在到了决战的时候了。”娜木钟站起来,环顾着四周说道:“各位大总官和统兵的大臣们,各鄂托克的首领们,难道你们也愿意如漠北和土默特人那样,认一个汉人当自己的主子?我们蒙古人的骄傲呢,祖上的荣光呢?战死了还能蒙长生天的宠爱,如果现在苟且偷生,将来也总有一死,还会受到无尽的心灵上的煎熬。”

  这话说的也还算永理,察哈尔人又一向敌视和藐视大明,他们在这几十年间不停的骚扰辽镇,夺群人的金银财富和囤,奴役汉人,压榨抢掠来的汉人劳力。在土默特人的地盘最多时有十万汉人,但察哈尔人部落帜汉人数量一直相当有限,被抢来的汉人不少,但多半被转卖或是奴役而死,察哈尔人根本不想在部落中多留汉人,他们对大明和汉人的藐视是烙在了骨子里,这几十年来双方一直在互相攻打,辽镇的辽民损失惨重,甚至李如松也是死在对察哈尔部的战事之中,但明军的捣剿斩首战术也相当成功,几十年间有两万多首级,大半是察哈尔人,小半是内喀尔喀人,双方可称是仇深似海。

  林丹汗既瞧不起女真人,感觉到女真人是草原蒙古人的生死大敌,同时也仍然瞧不起大明和汉人,他对王化贞和大明边境的敲诈勒索也来自这种心理,想西迁领大明的市赏也是出于这种心理,明国人懦弱而富有,正是敲诈和抢掠的好目标。

  能敲诈来就敲诈,如果大明不给,就自己去取。

  在历史上察哈尔人西迁之后正好是崇祯即位,大明对蒙古的政策出现了变化,市赏被崇祯塞,林丹汗敲诈不成就悍然进攻大同镇,烧杀抢掠,大同军民百姓死伤惨重,后来崇祯不得不恢复了市赏,但林丹汗看出了大明的无能和虚弱,此后数次寇边,如果不是女真人很快就杀过来,恐怕林丹汗在大明西部造成的危害和压力也不会朽少。

  贵撬站起来,以手按胸,脸色涨的通红,怒声道:“只有战死的蒙古人,没有投降的蒙古人,车臣汗他们根本不配称为蒙古人!”

  塔什壕起身来,静静的道:“这个时候只能打了,但我劝大汗考虑好突围的路线,汉人现在势强,我们恐怕难以力敌。”

  林丹汗皱眉不语,娜木钟怒道:“我知道塔什海大总管向来与脑毛大这个叛逆亲厚,现在欲乱我军心,沮我部民士气吗?”

  塔什海默然不语,他知道娜木钟近日在四处巡视,看到自己一方兵强马壮,这个妇人信心大增,感觉七八万人的骑兵怎么可能不是一两万汉人的对手?娜木钟一心想打败和记的商团军,趁势西进,甩掉四周敌意重重的部族,把土默川这个肥沃之地抢回来,兼并右翼诸部,扩大察哈尔本部的实力,把后金远远甩开,这样才能叫察哈尔人迅速发展起来。

  从大战略上来说并没有大毛病,但所幽一切都建立在自以为是的基串上。

  如果和记商团军这么好打,硕磊他们吃饱了撑的愿意投附汉人?光是看到自己这一边的力量不弱,可是连脑毛大台吉都跑了,谁比谁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