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明1617 > 正文
  买参之事过后,这些御史或多或少受到了牵连,现在也没有太好的官嘲途,于其在京师捱苦,不如还是继续找到强力的金主来合作,阉党肯定不需要他们,和记已经是庞然大物,如果说在此之前还不显山露水,复套的消息一传来,这些官场上的欣虫立刻嗅到了风声,对和记的兴趣大增。

  “我也是老悖时没用的人了。”刘国缙思忖片刻,说道:“不过如果将来有有托到我头上,传个话是定然要的,诸位请放心。”

  有这么一句承诺比什么都强,方有度等人都是眉开眼笑,至于有一些郎中或主事一级的官员,多半是想请刘国缙代为牵线与和记接触,刘国缙便将李国宾介绍给他们,说道:“这李国宾京师世代而居,也有生员功名,诸位和他打打交道也不坏,最少有什么京师地面上的事情,他肯定帮的上忙。”

  众人倒也听说过李国宾,其实每年的冰炭敬和记都会送上,不过众官都不怎么把一个商号放在眼里,只知道李国宾在勋贵和武官圈子,还有太监圈子混的还行,文官圈子来说,对一个商号的掌柜和假冒的生员不会太感兴趣,但此时刘国缙一说,众人便表现的好象头一回听说这个人一样,对刘国缙的推荐大为感谢。

  待刘国缙上了车,这些文官也并没有散开,而是一起向刘国缙拱手告别,原本这些人都骑了马或坐轿子过来,打算送刘国缙出城,现在田尔耕在车上,他们不是阉党的中坚核心,身份够不上,况且还是不愿和锦衣卫都督走的太近,所以就在巷子口就向刘国缙拱手告别了。

  待刘国缙坐上马车,田尔耕看看外头密集的人群,笑着道:“刘公不愧是科诚前辈,威望很高啊,这么多人来送行。”

  刘国缙心道:还不是托了张瀚复套的名头?

  嘴里却是淡淡的道:“不敢,只是此去怕再不能返回京城,所以大家才份外客气一些。”

  姚宗文劈头道:“客气话就不必多说了,刘前辈,我看他们是奔着和记还有张瀚来的吧?”

  “这个我也不好说啊。”刘国缙瞪着姚宗文道:“慎言,慎言哪。”

  “无妨的。”田尔耕微笑着拦住刘国缙的话头,意思是自己并不介意。

  这时马车往着西便门方向而去,车身只有轻微的震动,田尔耕感受着车身的震动,感觉相当的舒适,他在此前只是不得志的小武官,在和记送阉党马车时并没有他的份。后来冒起之后和记与阉党又做了切割,田尔耕怕犯忌讳,和记的东西都没有碰。现在他是隐隐后悔了,还是得想办法弄这么一辆车,比坐轿子还舒服,何况还更有面子。

  价格方面对田尔耕这种身家的官员来说也无所谓了,只是得要和记送一辆是最好,不是钱的问题,是面子问题。

  “我就直说了吧,时间有限,一会还得去见魏公公。”田尔耕对刘国缙道:“复套之事传到京师,坊间议论纷纷,各方各面的消息都有。”

  “未知魏公公是怎说的?”

  “魏公公没说话,只是曳苦笑。”

  田尔耕道:“京中百姓,当然叫好为多。有不少人想放鞭炮,魏公公令东厂和锦衣卫四处阻止,这事刘翁知道吧?”

  刘国缙点头道:“知道,不过实话实说,百姓高兴的多,士绅多半心情复杂。勋贵和武官不服气的多,有不少人还说他们带京营去一样能复套,这种梦话,听听就算了。”

  田尔耕摆出了真心密谈的姿态,刘国缙也就不介意说几句实话给对方听听。

  “对,就是这样。”田尔耕道:“百姓,商人,士绅,勋贵,各有不同的想法和看法』过勋贵就算吹大气的也只是少数,多半的人还是感觉相当的震惊,现在还只是传言,宫中还在等延绥和宁夏巡抚的正式奏报,所以不少人还有侥幸的心理,都认为传言未必是实。刘翁,你以为如何?”

  刘国缙知道眼前这也是聪明人,对聪明又有实权的人不妨说实话,当下正色道:“依我看,传言多半是事实。复套这么大的事,如果没有实绩和记没有办法吹这个牛,还有,如果火落赤没有真的落在和记手中,他们也不会编造这个传言,如果被戳破了,张大人这么多年的形象可就是全毁了,得不偿失,何苦来哉?”

  “言之有理,有理!”田尔耕听的一笑,说道:“从现在看来,张文澜不仅有一统蒙古的实力,而且也有这样的想法』瞒刘翁说,自从和记在草原冒起之后,我们在宣府和蓟镇放了一些眼线,其实还是令当地的文官武将多打听一些塞上的消息,他们距离草原近,总会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近来,听说商团团练调动相当频繁,已有不少大军从青城一带往临近察哈尔地方调动,这很明显,和记不仅打了套部,底下还要针对林丹汗和察哈尔部,等林丹汗拿下来,整个蒙古俨然混元一宇,成为一个幅员万里的大国,又有张文澜这样有财列雄心壮志,且兵强马壮的人为主导,不瞒刘翁说,厂公私下里谈起来也是有相当的担心。如果和记南下,可比当年的俺答汗还要难应付的多!”

  刘国缙也是相当的震动。

  此前知道和记在草原占有青城,在大同一带有极强的势力,等于是国中之国,他到大同,原本也就只有避祸的意思。但万万没有想到,和记居然是这样的庞然大物,河套到东边的察哈尔部真的都被征服的话,张瀚其实已经是一个大国之主,和旧日的辽国相比地盘也不遑多让,只是辽人有幽云十六州,张瀚还并没有占据汉地而已。

  不过转念一想,和记在大明内部的光景,可比契丹人的十六州要更为厉害,刘国缙私下调查过和记,其财力异常庞大,甚至庞大到令人感觉恐怖的地步。

  有这么雄厚的财力和那么大的地盘,掌握着几十万丁的蒙古人为其所用,自己还有强悍的团练武装,这样的人如果有志天下,确实已经是大明难以忽略的威胁和对手了。

  “很多人都认为和记的威胁还在东虏之上。”田尔耕正色道:“东虏虽强,关门足以挡?们,其毕竟也只是几万囤的绣,和记的实力在东虏之上。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张文澜毕竟是名臣之后,应该有忠义之心,否则的话,不知道事变一起,将来会伊于胡底!”

  刘国缙心中冷笑,朝廷也真是日薄西山了,对这样强劲的威胁,换了太祖,成祖年间早就挥师杀过去了。换了英宗,宪宗年间,也会派遣大将出征,力战剿灭⊥算是嘉靖和万历早年,也会限制和记在大明内部的活动,不惧其造反,最多沿边墙守备,挡卒南下兵锋就是了。

  现在的朝廷,却是期盼着人家用忠义约束自己,这真真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当年太祖高皇帝,用忠义约束自己不暗杀小明王了吗?

  大位在前,忠义有屁用!

  刘国缙沉默不语,田尔耕也沉默了一会,姚宗文打定主意这事不出声,一时间车身内安静下来,只传来外头街道上蟹的叫卖声,行人的说话声,还有车轮行进时车身的响动。

  良久之后,车马便出了西便门,开初还有不少房舍依城而筑,人烟还是相当稠密,走了一阵之后就出现了村落田亩,人家翔,行人变少,多半只是商人车队沿着官道进京,当然多半是从张家口过来的晋商,也有陕商,在十年前还有蒙古驼队,由于马市的存在,朝廷也不曾禁止,反正挂着晋商的名头,多给些使费就是了。

  现在刚刚是正月,商旅往来不多,甚至给人的感觉是相当的萧条了。

  村落被掩在掉光了树叶的枯树之中,枝条上还有残雪未尽,村落的屋顶上更是有积雪和垂挂下来的冰凌,更叫人觉得寒气逼人。

  几人看了一会,田尔耕终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刘翁,临别最后一句,替我向张文澜提个醒……”

  刘国缙心里苦笑一声……自己和张瀚不知道隔了多少层呢,见张瀚哪有那么容易?此时当然不能把这实话说出来,不要看田尔耕一副斯文有礼的样子,锦衣卫的北镇抚司里不知道杖死了多少人,包括朝官,生员,京师和外地的无辜商人,这人可谓是两手沾满了鲜血,其言笑欢然的时候眼眸中照样有森森冷意。

  田尔耕一脸诚挚的道:“我与和记打过交道,知道张文澜是那种信的过的大人物。我田某手中人命不少,但杀人的是厂公,不是在下。从本性来说,我是喜欢与人为善的性子,所以要合作的话,请他也尽管放心。”

  刘国缙听的几乎要笑出来,姚宗文也是一脸尴尬。

  田尔耕一本正经的接着道:“这里还有条消息要告诉他,和记兵雄势大,财力雄厚,早就有不少人盯着和记,复套的武力也吓不租些人,只要和记不打进京城来,就算反了天下他们也不会管的。所以现在和记还能在大明内做生意,主要还是圣上以大局为重,如果圣上变了心思,那就难说的很了。”

  这一次姚宗文和刘国缙都很认真的听着,两人都喜欢分析阴谋,权衡利弊,看看各方势力的强弱。

  可惜田尔耕没有说出来具体是哪方大人物,这叫两个阴谋家有无从下手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