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明1617 > 正文
  吴齐笑道:“估计是炒花自忖活不了多久,想替儿孙讨些人情一类的事情。”

  张瀚没有出声,他感觉不会这么简单。

  吴齐出门之后,周瑞和李贵一起进来,周瑞想跪下,张瀚眼一瞪,他就改为长揖,也是相当郑重的礼节。

  周瑞有些哽咽的道:“属下在大人身边三年多了,这一下就要离开,心里还真是舍不得。”

  张瀚也有些感动,周瑞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样板,不过指的是性格,办事的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不然也当不了侍从官。

  当下勉励他道:“到了财税司好好做事,不要还把自己当侍从官,凡事多听田司官的,对其余几个副司官也要敬重,不要无事生非搞携作,你知道我是最忌讳拉帮结派搞信体,或是不安心公务,以下犯上,不做事,只图官的行为。”

  军司总部和军队的情形一样,团团伙伙肯定免不了,现在多半是按籍贯,也有按学校同年来分信体的,从前年开始,张瀚开始整治那些过于明显的派别,损暑大的就是军中的边军派,王长福在内的高层都被修理了一遍,虽然没有人丢官去职,更没有人被打被杀的,但其中的含义还是相当明显的,等于是张瀚对这些搞派别的部下做了一次严重的警告。

  派别可以有,但不能做的太明显。

  这是一,另外就是派别不能影响到公事,特别是犯了错就必受惩罚,连王长福那样资格的老人张瀚也没有放过,到现在还是投诸于闲职。

  搞派别的梁兴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虽然还领着行军司政事官的职位,但第一不是矢挥,没有直接的兵权了,第二没有进中枢,这政事官就相当的无谓,也就是一方大员,自主性又比起开疆拓土的常威差远了。

  当然张瀚也不会弄的太过份,毕竟是跟着自己打天下的老伙计了,只要下头没有更多的大过错,该给的体面张瀚会给,将来各人的待遇都不会差。

  周瑞唯唯诺诺的答应了,然后告辞而去。

  这时李贵才上前道:“近来与军工司沟通,各部的军械战马缺额还是相当的严重,大人不可不查。”

  提起这个,张瀚有些发愁。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田季堂也是尽力了。

  现在军司又有过百万的财政赤字,等于是一直靠着透支在维持。

  也是幸亏物流业保险业把帐局这个一直仆街的业务给带了起来,整个和记帐局存款已经超百万了。

  经过去年的风波,今年军司上下已经淡然许多了。

  反正一直在赚钱,欠些款项也无妨,有了钱补上漏洞就是。

  对一向勤恳老实,做事量入为出的山西商人们来说,现在的观念简直就是颠覆性的,简直是叫先人蒙羞啊

  不过现在田季堂也是把着钱袋子,今年的预算已经锁死了,就是按预算来玩,多一文钱财务上也不肯出。

  军工司其实还有庞大的生产潜力,不过没有钱就意味着没有原材料,也没有加班费和误餐补助,更没有超额完成任务的花红。

  这样一来就算军工司的官员们想着要超额完成任务,那就是得他们自己把银子拿出来垫补上,这当然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没银子不止是工人的事,还得拿银子进原材料,这也是要花大价格的。

  灵丘的精铁一直供不芋,整个北方市持在都是用灵丘铁,闽铁的市酬全被抢了下来,京师到整个北方原本用闽铁并不多,此前用遵化铁,后来用各种喧场的铁,由于大明官办水平太差,后来允许私人领照开矿炼铁,但产能一直上不去,民间始终蹿严重缺铁的情况,这一点又是大明不如弱宋的明证。

  到和记兴起,灵丘铁不管是在质量和价格上都把闽铁甩了十几条街,加上产量充足,民间也大量采购和记铁器,由于此前缺铁太厉害,导致现在为止铁器仍然供不芋。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大量铁器是运出海外去了,赚外贸的银子更爽利,利润也更高,所以更进一步的挤压了国内生铁和精铁还有铁器的供应。

  灵丘铁这么吃香,军工方面也是拿银子按市驰来购买,算在军工生产成本里的,灵丘那边则入利润统治,军工要加大生产量,就得上头批复下来购买铁料的成本,另外还有从草原上购铜,价格更加高昂,可以说和记的军工司是吞金巨兽,也就是和记还吃的消,换了朝廷早就挺不坠力了。

  军工司那边开工不足,导致这半年来新成立的各龙骑兵团普遍具甲不足,火铳和兵器还是够的,财务上再紧张也不能叫将士们赤手空拳的训练和打仗罢?甲胄不足,配给火炮不足,马车不足,各种用器具不足,包括很多很重要的随身军需都不足,缺额一般都是在三成左右。

  另外战马也是严重不足,每个龙骑兵团缺额都在三成以上,挽马和骡子也不足,导致各个辎兵大队都连续不断的向上打报告,辎兵也是向军司叫苦。

  也幸亏买卖城建好了,北向的道路也完工了,现在的营造任务就是建筑却图北城和南城,这般营造却不归军工司管,而是军令司牵头部署,军政司负责完成。

  最近连续调了二十多个辎兵大队,合计两万余人,先筑北城,再筑南城。

  南城就是后来的乌里雅苏台,按说地理位置更要紧,但现在张瀚既不能觊觎科莫多,也不能西进天山,对卫拉特蒙古更是敬谢不敏,绝没有去招惹的念头,南城的战略要地的属性无形中就削减了许多。

  建筑南城,更多的是和北城呼应,却图汗部南北几百里长,快马两天来回通消息,驿站建起来一天就能互通联络,两城一镇,那些大小部落,包括扎萨克图汗部在内都受到两城威胁,等过两年有了钱,筹起一二百万两的款子,动员几万辎兵加十几万民夫,从青城到南城,买卖城到北城修两条路,南北城之间也要修一条路,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大大的井字,两横两纵,算是把漠北到漠南和西部蒙古地界都牢牢掌握在手中,整个蒙古,也就是察哈尔部自立,科尔沁等部归附女真,曾经煊赫一时,征服了欧亚大片土地,灭人国,屠满城的蒙古铁骑,几百年后,其后代已经快要连自立的立锥之地也没有了。

  对了,还有一个河套蒙古,曾经养育着汉家男儿在那里耕作养马的膏润之地,不能还继续留在蒙古人手中。

  果然李贵接着道:“几个团指挥都叫苦,说如果入秋时要征河套,战马,兵器都不齐备,出征的困难性就大大增加了。”

  对河套、动手已经纳入议程了,去年不动是时机不到,各处还不稳,今年到下午半各处都稳住了,特别是征服了却图汗部之后,各方对商团军的敬畏达到了顶点,几乎无人再敢捋商团军的虎须,不趁着这个时候把盘踞在河套区域的套部搞定,难道还放着火落赤过年?

  张瀚随意问道:“青城里给火落赤台吉修的府坳工了吗?”

  李贵毕恭毕敬的道:“就修在汗王宫附近,一正两辅的院子,并不大。”

  也就是说有十来间屋子,张瀚冷哼一声,说道:“一部台吉罢了,够他住了。”

  说起来现在蒙古人在青城地位最高的当然还是兄子俄木布洪,在和朝廷翻脸之前,连张瀚也不好对兄子做什么毕竟是大明朝廷赐封的顺义王,朝廷还是要脸面的,先前死了一个顺义王,接下来再死一个,恐怕会有相当多不好的联想,比如操莽之流,对张瀚的个人形象也不会太好。

  国人就这般奇怪,蒙古人穷凶极恶时怕是人人恨之入骨,现在其穷途末路了,要是连续死上几个顺义王又会引发心理上的反弹。

  除了俄木布洪外,还有炒花也赐了府圳城中居住,另外还有白音台吉,银锭台吉等土默特部的大台吉,还有穷途来投的白洪大台吉,地位仅次于炒花和俄木布洪。

  原本朝廷是有意叫张瀚献出炒花,这个老奴酋不知道害了多少中国人性命,若擒到京师献俘太庙,然后斩首示众,传首九边,会大大提振九边将士的士气,对皇帝的形象也是有极大的帮助。

  张瀚对此当然婉拒了,只说炒花在青城是谣言,其人并无确切下落。

  这事定然是魏忠贤的想法,斗翻东林之后,朝政并无大的改变,东林党收的税阉党照样收而已,后来考据天启二年的赋税和天启五年的赋税,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所谓阉党收商税东林不收,完全是后世的臆造编派而已。

  国之大事,在戎在祭,其实发展到大明这时,最要紧的是国家财计,然后是九边重镇的军务,再下来才是礼教刑名教化万民分派官员举行科考等日常事务。

  财政已经是近乎杀鸡取卵,以魏忠贤的才干当然不能和唐时确定三司制度的那几个中国史上罕见的大牛人物相比,连张居正的水平他都是差的远了,对国家大政,基本上就是萧规曹随,并无太大变化。

  边境之上,孙承宗快要去职,一时也不会有何起色。

  要是能把炒花弄回去,大张旗鼓一番,好歹也算是一个政绩。

  拿青城当政绩的心魏公公是绝对没有的,请功变成作死,天启皇帝脾气再好也不会放任魏忠贤这般胡闹。

  不过就算这样也被张瀚给拒绝了,这是绝无可能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