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明1617 > 正文
  另外也是有军营医和型的医院和学校,毕竟考虑驻军和商人可能会在这城市里一酌几年,如果带着家人一起前来,可能就面临医疗和教育的问题,这一点来说肯定比俄罗斯人强多了,俄国人就算有家人前来,多半也是来打下手或是最多接受家庭教育。

  双方的间隔就是用一条最宽阔的商业大街来隔开,三里长的长街宽可容八辆大车对面而行,位于正蹿城池正中,也是大明城市中鼓楼街和衙前街的位置,原本是官府和学宫加上钟鼓楼的所在,现在则是被设计成中俄双方交易的贸易大道,宽阔的大道两边是无数家店铺商行,其中最大的就是和记与俄方的官方贸易店铺,不仅是针对两家的贸易,当然也接受中方和俄方的民间贸易参加进来。

  张瀚已经令人早早通知过俄罗斯一方,中国民间的大同和张家口一带的无数商人已经接到了通知,有些人怀疑和畏惧,直接就拒绝了,也有人感觉自身规模不够,对北上两千里做生意感觉成本负但重,正在观望之中。有一些机灵的中小商户已经组成了一个个合作的大商行,甚至是向和记学学,也是成立了一个个公司来运作北上的事情。

  更多的中大型商户,特别是张家口和京师商人最为积极,他们本金够,嗅觉灵敏,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庞大的商机,他们的消息灵通,知道和记已经在修路,并且沿途有和记的大型马车负责运输,运输费用相当于从京师到南京,其实距离没那么远,但京师到南京有漕运,马车陆运只是配合,所以北上库伦这种纯粹的陆路线路,加上是在草原戈壁沙漠等不毛之地开出来的路线,收费高一些商人们当然也能够理解。

  另外就是要交纳一些税赋,这也是题中有之意,当然这税赋不是进入草原就征收,和记给所有商人一个相当长的缓冲期,头三个月不抽税,等三个月缓冲期过去,能立着留下来的就是按贸易额来抽取赋税,商税额度要比大明高的多,不过把大明钞关税,牙行税,门摊税,各种类似和买摊派一类的事都算上,还得加上贿赂地方官府,还有亲藩大户们私下设立的税卡,这一类的费用都加起来,其实是比和记要高的多,和记虽然说收税,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说多少就是多少,不需要贿赂任何人,另外保障沿途的安全,不管是货物还是人员都是能得到和记的保护,这一点也是至关重要,如果和记没有这种承诺,这些商人不管商机多大,也是不会轻易进入冒险的。

  从大同偏关到京师,这是一条曲折的从西往东的线路,长达千多里的地域和裕升最少通知道了五六千家够规模的中等以上规模的商家,说是够规模,就是最少有过万两的本钱,能够派出人员和携带大量货物到买卖城或是沿北上道路去贸易,那种全部身家千多两的商人,在内地也是有一个象样的店铺,雇着掌柜和好几个伙计,但这种规模是没有资格北上的,就算是有万两以上规模的商家,也是多半要与人合作,只有马超文和王达通那样身家几十万的巨商,才可以自己运作,并且早早就通过捐款的形式与和裕升达成了更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在几个月前,这些大商人向和记捐赠的时候,有不少巨商和其家族都是在观望,到了这种时候,商道已经开通,陆续已经有商队北上试探风色,很多大商家开始后悔,他们也想用合作的方式进入草原,不过花费的代价就要比王达通等人大的多了。

  对和记内部的事情,俄罗斯人知道的并不多,但他们已经看到了陆续有中国商人前来,带来的货物真的没有一样是俄罗斯人不需要的,很多从莫斯科过来的俄国商人已经红了眼,他们现在过来也多半是观望风色,并没有指望在第一时间就能做成大买卖,现在看来他们还是太保守了,然而从这里送信回莫斯科或是欧洲部份,所费时间最少要五个月,一来一回,今年就过去大半年了,很多人后悔不迭。

  倒是伊尔库茨克和其余的靠近中亚和欧亚分界线上的大型定居点中的商人,他们知道商机难得,加上距离要近的多,只要是赶到买卖城的商人就是带来了大量的货物和人员,俄罗斯人的半个城已经有相当多的人气和货物了。

  整个城市都散发着新鲜的味道,路面是砖砌的,整齐平滑,房舍都是新盖好不久,墙壁和屋内都是崭新而干净,家俱是没有的,和记的人当然不会替俄罗斯人打造家俱,想要家俱要么自己到城外几里外的林地里去砍伐,要么就是向和记的家俱商行购买或订做。

  俄国商人们此时都是一群有冒险精神的人,甚至很多人是集哥萨克和商人一体,他们对这座城池表达了相当程度的满意,地方足够宽敞,一边一半的建筑风格也表现出了明国人的尊重和对贸易的重视,宗这样的城池,各方面的居柞件也令人满意,城外是风光秀丽的草原和林地,不到十里就是面积两千多平方公里的湖泊,湛蓝如海,也怪不得蒙古人称为河,湖中鱼类资源相当丰富,四周的野兽兽群也很多,在等待贸易的这段时间,俄罗斯人也没有闲着,他们打猎捕鱼,在这个季节多囤积一些肉食也是好的。

  佩特林则是加强了和漠北蒙古诸部的接触,车臣汗部,扎萨克图汗部,土谢图汗部,另外还有西北部的赛音诺颜部,走这些地方用了佩特林近两个月时间,纵横数千里,也是相当的辛苦。

  可是所得有限,这些蒙古部落已经被和记展现出来的实力吓破了胆。

  去年猎骑兵营给蒙古各部带来的伤害,到现在这些蒙古高层也没有忘记。

  几个活佛也是一样的态度,既然已经疡臣服,在没有更强力的力量进入漠北之前,他们绝不会再改换门庭。

  如果这些蒙古人对俄罗斯人有信心的话,上一次也不会那么简单的就疡臣服和记了。

  而且从感情角度来说,蒙古人和汉人算是相爱相杀了三百年了,对彼此算是十分了解,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蒙古人也不会疡俄罗斯人这样纯粹的异族。

  当然,如果是东虏这样同文同种的渔猎民族杀上草原,可能他们的疡又会有所不同。

  “张瀚来的有点晚啊。”佩特林看完密件,这是一小撮不甘心臣服和记的蒙古人能做到的极限了,最多也就是放一些牧民在和记北上的道路上,假装放牧,其实打听情报,然后用佩特林教他们的密码文字写成密件送过来这帮蒙古人能做到这样已经是极限,不光是心理上的,也是能力上的,他们的智商,在佩特林看来实在也不比大猩猩强多少。

  “听说和记在草原上并没有与察哈尔人继续大战。”马多夫一脸惋惜的样子,说道。

  去年听说和记与蒙古人打起来了,一群俄罗斯人十分心动,虽然不是想着要和记惨败,但也是希望蒙古人给和记相当的压力,然后促使和记能让渡在漠北更多的权益当时佩特林就叫马多夫以个人的名义写信过去,提起两层意思,一则是可以派一千人以上的哥萨克人去助战,二来是俄罗斯人愿意纠结漠北诸部,前去和察哈哈人谈和,俄罗斯人愿意当中间调停人。

  不得不说是这相当愚蠢的建议,张瀚的回信相当的冷漠,直接指出俄罗斯人既抽调不出一两千人的哥萨克,现在他们的哥萨克都陷在中亚地方,和中亚的几个蒙古人汗国打的相当激烈,一时根本抽不出身来,另外张瀚指出漠北已经是和记控制区域,就算需要和平调停也是和记的内部事务这些回复等于是一巴掌接一巴掌重重扇在佩特林等人的脸上,丝毫不客气,也没有中国人特有的客气和转弯那,就是这么直接粗暴。

  俄罗斯人反而就是吃这套!

  在清楚明白了张瀚的底线后,又明白了自己这一方的实力已经不足染指蒙古和中国领土,佩特林等人反而老实了很多,心中遗憾当然难免,身为沙皇的臣子,向外扩张领土就是俄罗斯人的使命,不管是哥萨克还是商人,在扩张年代的俄罗斯人就是对领土有一种纯粹的迷恋,哪怕是不毛之地也是一样。

  俄罗斯人从未在领土的事情上吃过亏,唯一的一次就是把不易控制的阿拉斯加卖给了美国人,在当时是认为双方都吃亏的买卖,俄罗斯人失去了大片领土,美国人的决策者被国内骂成狗,买那么一大块不毛之地有屁用?

  当阿拉斯加发现大量资源,特别是黄金储备的时候,俄罗斯人痛苦的满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