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明1617 > 正文
  “沙尔大喇嘛!”

  脑毛大走出帐外,一眼看到一个光头穿红袍的老年喇嘛,他热情的和对方打起招呼来。网

  这是从乌斯藏地方过来的大喇嘛,和草原上盛行的黄教不同,这个沙尔呼图克图是红教派到察哈尔部的代表人物,口才便给,仪表堂堂,当年林丹汗正怒于黄教在草原上大封蒙古贵族为汗,对他这个正统的蒙古共主大汗却上了一个极为普通的尊号,红教又派了这个沙尔过来,林丹汗冲动之下,宣布颁依了红教。

  可以说,现在蒙古的祸乱之源都来自于这个沙尔,林丹汗的不得人心,不受东部蒙古和漠北蒙古的尊重信赖,很大原因都是由于他更换了信仰,九成以上的蒙古部落都信奉的是黄教,而他们的共主大汗却宣布改信红教,这对普通牧人到贵族的冲击都很大普通人是不会明白,林丹汗改信主要是为了和黄教争夺草原上的统治权,随着这个蒙古共主大汗和其部落的消亡,草原各部果然都被黄教统驭,不管是漠北还是漠南皆是如此,此后虽然也有部落汗,亲王,郡王,台吉,但能够左右和决定草原事务的永远是那些大大小的活佛们,哪怕是几百年后的现代社会,活佛在藏区和蒙区都有相当高的地位,而决定活佛们地位和地盘大小的殊死博斗,也就是在明末清初的百年之内而已!

  脑毛大明白林丹汗的苦衷,所以他并未如普通的察哈尔人那样对这个红教活佛充满戒心和敌意,红教传播范围实在太小,就算是察哈尔本部偷偷信仰黄教的还是主流,红教的地盘极小。

  “大台吉!”沙尔喇嘛对脑毛大也很亲切,团步,合掌行礼起来。

  “活佛,我有事要请教。”

  蒙古人没有太多虚头巴脑的东西,脑毛大躬身还礼后,直起身子就一脸热切的询问起来:“大汗说到了西边必有强援,我觉得这事与红教有关,是不是?”

  沙尔喇嘛看看左右,小声道:“确实是有些关系虽然大汗未必喜欢,我还是可以说与台吉知道,只是台吉千万要避。”

  “请大喇嘛直言。”脑毛大很诚恳的道:“本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很多人想回去,可是也不想想,留守的那些鄂托克,要么投向女真,要么心向漠北,还有哪几部忠于我们大汗?察哈尔原本指挥数十部落,年年都有部落台吉前来朝贡听鹊令,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只能死中求活,大喇嘛有什么话,还请赶紧说吧。”

  “好。”沙尔喇嘛道:“我替大汗暗中联络过各方红教领,现有漠西北的却图汗,乌思藏和西域地方的藏巴汗,还有白利土司顿多吉愿意与大汗结盟,共谋大举。”

  “原来这就是大汗执意西行,并且说有强援来助的原因啊”

  脑毛大陷入思索之中,所谓却图汗就是外喀尔喀一个很强势的台吉,实力不在车臣汗等漠北三大汗之下,藏巴汗则是卫拉特蒙古人和套部蒙古人,包括突厥化的蒙古人先后扶持起来的横跨西藏和新疆地区的地方大政权的领,这个时候不论是红教还是黄教都没有成为西藏各地实际的统治者,用说还是世俗权力和宗教权力彼此争斗不分上下的时期,藏巴汗用是和林丹汗一样的考虑,都是愿意扶持相对弱小的红教来对抗强大的黄教当然事实证明他们能力都不足,因为这两人都失败了。

  藏巴汗,却图汗,加林丹汗和后世康区有名的土司,力量确实不弱,最少在大明西边属于横着走的势力了,只要不去招惹卫拉特人,林丹汗可以盘踞青城为核心,慢慢恢复实力,最少也不必看女真人的脸色过日子,而且可以时不时的勒索一下大明,请求“市赏”,总体来说,如果不是被和裕升横插一杠子,加上低估了女真人一定要成为蒙古共主的决心,其实林丹汗打的主意也算不错。

  就算到最后时刻,林丹汗跑到鄂尔多斯地方,他的部众仍在等候命令,皇太极劳师远征,已经坚持不了太久了,但在最关键的时刻,林丹汗突然染怖了。

  可以说,明末时的上帝一定是个留辫子的女真人

  “这倒也是条道路。”脑毛大叹着气道:“如果没有汉人在草原上捣乱,我们避到西边,躲离女真,慢慢收拾各部力量,这倒是个好办法,可是现在,我们进退不得,勉强冲过去的话,我担心还是无法立足”

  沙尔喇嘛微笑道:“这个且放宽心,我们已经和套部联络过,藏巴汗,德格,白利,羌塘三十九部也有信奉红教的领,东西叶尔羌部也有不少台吉信奉红教,这些都事前联络过,加上却图汗南下支援,就算青城一时夺不回来,我们可以一路穿过去,直抵鄂尔多斯和套部,额璘臣和火落赤也一定会支持大汗的。”

  如果从地图上来看,此时的中国可以分成颜色十几块的乱七八糟的庞大帝国,辽东最北方的黑龙江流域到库页岛都是北山野人和北山女真的地盘,苦兀人,费雅喀人,索份部,往外蒙方向延伸是达幹尔人,鄂温克人,然后是林中百姓和巴尔虎蒙古人,南下就是左翼蒙古地盘,其右便是山海关到辽河河套的辽东边墙,其内是辽东都司,再其内便是长白山山脉与大大小的女真部落。

  沿着草原到京世平蓟镇一带便是左右翼蒙古的分界线,相比之下左翼蒙古的地盘很小,部落众多,竟争十分激烈,也怪不得他们没有办酚受与明朝的互市和平,地盘小,人数多,竟争太过激烈,右翼蒙古则是以京师地界直抵青海新疆地界,与卫拉特四部及叶尔羌部接壤。

  除了东西叶尔羌便是羌塘诸部,格鲁教派地盘,古格派地盘,白利,德格一个个部落或是教派瓜分着整个北中国到西部的地盘,相比较后世而言,此时与中国有千丝万缕瓜葛的这些部落所占地盘要比后世大的多,就影响力来说,越往西去,大明的影响力就越差,洪武年间建立的沙州卫哈密卫已经失陷,大明的西部边境止步于肃州卫的嘉峪关关门,越往西去,部落教派就越多,而且西部已经被信奉了伊斯兰的蒙古人所占,原本西域信奉佛教的数十佛国先后被灭,从宗教到政治都完成了初步的洗牌,汉人王朝自秦汉到唐宋一直对西域所拥有的统治权和影响琉渐失去,大明的存在感很低,距离辽东更是万里之远,林丹汗想西迁其实从战略上来讲是对的,相对而言,蒙古共主大汗对西域和卫拉特蒙古人的影响力比大明或是女真人都强的多,如果他成功西迁,可能历史又是另外一种走向,未来就不一定是卫拉特的准葛尔部与清廷厮杀百年,很可能是更加强大的察哈尔蒙古了。

  “原来大汗心中是这种盘算。”脑毛大叹道:“也是个办法。不过恕我直言,既然在左翼未能使诸部归心,反而弄到一盘散沙,右翼诸部,套部和鄂尔多斯都是右翼部落,卫拉特人却向来与我们敌对,就算有红教活佛在其中周旋,恐怕也未必如大汗想象的那般顺利。”

  “盟好而已。”沙尔喇嘛一挑白眉,说道:“大汗只要振作,凭他传国玉玺在手,凭他是正经的黄金家族传承至今的唯一大汗,这个位置就没有人敢于挑战。察哈尔本部十万人,再能收拢土默特残部,联合套部,鄂尔多斯,还有漠北三部,控弦二十万以上,整个西边哪个部落能及?大汗整军顿武,不愁没有打回左翼的一天!”

  脑毛大没想到眼前这喇嘛还是个狂热份子,看来林丹汗的整体战略都是和这个红教喇嘛有关了,怪不得在左翼这边一直是摆出一副放弃的样子左翼到中部和漠北都是黄教的大本营,红教只有现在的拉藏汗和羌塘等部还有不少信众,怪不得这个喇嘛一直怂恿林丹汗西迁,信奉红教的林丹汗带着强大的察哈尔部西迁,红教的底气一下子就足了!

  “西迁既然定了,我就不便多说什么。”脑毛大叹着气道:“可是现在部落缺粮厉害,不仅是缺粮,我们几乎什么都缺。以前是从和裕升的商队买,现在当然不可能了,活佛有什么见解吗?”

  沙尔哈哈一笑,年过花甲的大喇嘛居然颇具豪气,他对脑毛大道:“和裕升是明国大商人,所以富的流油。但比明国商人更有钱有粮的是谁?”

  脑毛大一拍手,笑道:“您是说明国朝廷?”

  “对啦!”沙尔喇嘛笑道:“此前我们在广宁先是定的明国一年给四千,我们助守广宁,银两交割就在广宁城外团山和正安堡交割,后来大汗听我之言,找明国要了十倍之银,一年改为四万两,明国不一样乖乖给了,后来那巡抚王化贞更是许下重赏,可惜我们收到消息太晚,大汗派出三万骑兵援他时,广宁未有几天就失陷了。”

  这事脑毛大再清楚不过,当时派出三万骑兵皆是察哈尔人中的精锐,不象此前后金开原时,林丹汗派了内喀尔喀五部两千骑兵,结果白送人头,后来五部的宰赛台吉被俘,林丹汗毫无办法,还是五部自己凑了万头牧畜换回了宰赛台吉,林丹汗不高的威望瞬间跌入谷底。再下来是后金攻沈阳,林丹汗派出联军万人,也是无功而返。

  攻广宁时,因为前后拿了明军大量的银两,林丹汗居然派出三万人的大军,且多半是察哈尔部征战多年的披甲精锐,可谓精兵全出,可惜王化贞的部署应对太过白痴,蒙古人还在半路上广宁就已经失陷了,当初杨义和杨二,成方等人倒真是冤枉了林丹汗。

  “活佛真是算无遗漏啊。”脑毛大赞叹着道:“我现在就去请示大汗,我要率数千精骑,迫近明国蓟镇边墙,索要市赏银两和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