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明1617 > 正文
  “北虏大汗,”李守信一脸沉毅的道:“虽不是直接死于我等之手,也算是死在我们和裕升的手底下,这份功业,大人足可青史留名。  ?”

  “还不仅如此。”孙耀道:“明年到后年的局面会更好,大人的功业,真是前人远不能及。”

  在躇有的将领,都是显露出一副兴奋和骄傲的神情出来,他们跟随张瀚越过边墙,辛苦至今,眼前看到火光冒起,北虏大汗死于和裕升的阵前,想到二百多年的国仇家恨,后人真的很难理解这些人脸上狂喜的表情。

  银锭等蒙古人的神色就复杂很多,不管怎样,哪怕是现在他们与和裕升早成一体,但自家的大汗死在眼前,身边的明国人都是高兴的不得了的模样,这种感觉,也就只有银锭等人自己才能体会了。

  卜石兔汗死,蒙古大军必定后撤,和裕升的战略态势无比的好,下半年还有几个月时间,可以把军台墩堡的体系更加完善,解决掉一些隐患,张瀚可以回李庄主持大局,预备明年的大扩军,同时开拓新的财源,为未来一年收入过四百万乃至五百万做努力,同时囤积更多的粮食,布匹,药材,和裕升正在飞展,而北虏这边卜石兔汗一死,必定陷于内乱,力量会进一步衰落下去,张瀚现在思索的就是怎么利用眼前的局面,使北虏的大势,更加的崩坏一点,这样也就使得和裕升经营草原的大业,进行的更加容易一些

  拉克申抵达对面营地之后报了姓名和说明了来意,一个土默特十二部的楔吉认得他,直接将他放了进来。

  衣袍当然搜捡过,也叫拉克申下了兵器,拉克申沉着脸照做,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同样的蒙古人,现在已经分裂成了好多个阵营,叫拉克申觉得有些丢脸的就是自己还是站在汉人一边的蒙古人!

  有一些熟识拉克申的蒙古汉子走了过来,都是一样的黑红肤色的圆脸,矮壮的身材,身上佩刀,也有人背着弓箭,有一些甲骑在营里也披着自己的棉甲或布面甲,拉克申看的出来,虽然是在替大汗举行葬礼,每个人的神情都是十分紧张。

  看到这些人过来,拉克申闭了闭眼,等着预料之中的唾骂。

  “拉克申,在那边过的怎样?”

  “听说和裕升有的是金山银海,你们每天都吃肉喝汤,细白面和好茶都管够。”

  “咱们最近晦气啊,大汗死了不说,眼看秋凉了,还不能回自己牧场,今年这冬天还不知道怎么熬过去。”

  “家里的干草没有打,牧畜没有咱们回去放牧,一夏天也没有长什么肉,序羔糟蹋了不少,妇人也照顾不好马驹,咱们在这里,隔多少天才吃到一回肉,平时就吃些干奶酪和杂粮饼子,肉和菜多少天也看不到一回!”

  “我在青城时隔天就去寺里听一回活佛的宣讲,感觉心里无比宁静,现在在这里做这样的事,听不到讲经,牧巢顾不上,心里可是真的难受。”

  “拉克申,你家台吉还是个有眼力的啊,知道咱们不是那张瀚的对手!”

  “张瀚,厉害人啊”

  各人七嘴八舌的说话,上来各人都倒了一大通的苦水,拉克申睁大了眼,眼中满是迷惑。

  “不管怎样,张瀚是个有本事的人。”一个矮壮汉子脸上满是笑意,他在拉克申身上重重一拍,说道:“银锭台吉派你来参加葬礼,也是咱们蒙古人的本份,两边打仗,银锭台吉不背负盟友,也是好样的…克申,日后战赤见,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什么战赤见,”另一个蒙古汉子道:“这仗别人打吧,我是不打了。”

  拉克申板着脸,他没想到今天会是这种场面。

  那些记忆里质朴豪勇的蒙古人哪去了?

  看着一张张讨好自己的笑脸,拉克申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大伙的心思我知道了。”拉克申冷着脸道:“今天我只是奉命来参加大汗的葬礼,别的事不好多说什么。”

  众人不介意拉克申的态度,都是应下来,接着簇拥着拉克申往柴堆那边去,那里聚集了好几十个台吉和过千的披甲护兵,情形肃穆中带着紧张,看起来有些格外的诡异。

  拉克申心里却并不奇怪,集宁堡那边看着是毫无动静,其实温忠等军情局的人全部被派了出去,在汹河堡到兴和堡,到处都是军情局的人在打听消息,后来连王勇等外勤局人员也被全派了出去。

  军情局在草原上布局好几年,哪怕现在打成这样,在草原内部还是有可靠的消息渠道来源,在最紧张的时候,消息传递不易,现在却是有了消息就能迅传回来。

  对蒙古的情报收集密级不是太高,银锭的身份大半都能与闻,托博克逃回青城后又没有隐匿消息,而是大肆宣扬阿成等人杀害大汗之事,现在青城和各大板升地还有牧逞经乱成一锅粥,汹河堡对面的蒙古驻军连日都有逃亡之事,孙敬亭已经派急使过来通报,配合军情等部门的情报,可以确定卜石兔汗确实死于内乱,而连日对面使出种种办法无非是想诱使集宁堡出兵,牺牲多人的行径,其实只是可悲的笑话。

  不管怎样,大汗死于非命,眼前这些台吉们恐怕都是知道,做出这种互相警惕戒备的情形,自然也是不在话下。

  拉克申心里隐隐明白,在几年前,蒙古各部还能寄望集宁堡上当与他们会战,一战而定草原的大势,不管怎样,蒙古人都不喜欢草原上多出明国人的势力,能打还是想打的。而和裕升没有上当,蒙古各部失掉了最后的机会,谁都明白,来年的情形只会更加恶劣,而内部的争斗才刚刚开始,往后去,只怕和裕升反而是最从容不迫的一股势力了。

  “举火。”

  一个台吉沉声下令,在场的人不论真心还是假意,都是显露戚容,有一些出哀声,众人远远投出火把,几丈高的柴堆上浇满了油,火把一落其上,顿时就是熊熊烈火大作,火光猛然腾起,火舌把白布包裹的卜石兔汗的遗躯包于其中,很快就烧成一团。

  拉克申心里也不知道是何滋味,不少台吉都在看他,不过居然没有人过来盘问他,各人都是呆呆的看着大汗的身躯被烧成一团灰烬。

  等烧完之后,由几个喇嘛上前捡骨,然后装殓起来。

  按以前的习俗,是要回青城筑塔安放,现在还会加上喇嘛诵经度的内容,一队百余人组成的骑兵队伍与喇嘛汇集在一起,一个楔吉带队,诸多台吉一路送到营地外围,奉送大汗的遗骨回青城。

  拉克申看到此时,感觉也无需再留下来,好在也没有人刁难于他,他桥自己的马往南走,感觉与自己身后的一切已经是两个bet体育在线投注。

  “拉克申?”

  在营地外围,一队尖哨骑兵飞驰而来,为的人叫了一声,拉克申看了一眼,回叫道:“塔布囊。”

  两人策马相迎,距离拉近之后,竟是突然感觉无话可说。

  回想数月之前的光景,当时拉克申以为自己这一方必败无疑,塔布囊更是信心满满,现在的场面,彼此脸上只有尴尬这两个字了。

  “想不到如今是这副光景。”塔布囊苦笑一声,说道:“今天我去哨探的不是南边的军情,而是给各部看往青城的道路还是不是安全了。”

  “看有没有伏兵?”拉克申曳道:“这事我不好说,况且我也真不知道。”

  “嗯。”塔布囊重重一点头,他的脸明显憔悴消瘦了很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看了看拉克申,又道:“白洪大台吉和漠北的台吉们先走,套部的台吉和我们一起走,各部分批行动。我和阿成台吉最后走,我们断后。”

  拉克申道:“你和我说这些,不怕我回去告诉集宁堡的人?”

  “说也没什么。”塔布囊道:“我们这边一动,集宁堡和各处军台的商团兵又不是死人,他们看到之后,到底是会怎么样,现在上头的人也是惴惴不安,老实说,我们这些留下来断后的人,心里才是最悬的。”

  和裕升觉蒙古人撤军,是否会集结兵马来追击,这谁也不知道,毕竟此前多次诱使对面会战都落了空,很多台吉感觉和裕升会放着众人安然返回,他们担心的是明年要面对更多的军堡,而断后的人肯定是最为担心的一群。

  “珍重吧。”拉克申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拔马而行。

  “对了,”拉克申对着呆征在马上的塔布囊道:“青城那边传言大汗是你一箭射死的,是阿成台吉的指使,你日后一定要心。”

  “啊?”

  塔布囊浑身一激灵,拉克申冷着脸一点头,这一次真的拔马走远了。

  看着拉克申的身影渐渐变成了一个汹点,塔布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