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明1617 > 正文
  蒋奎向马车里坐着的李国助道:“大公子,这里也是往京师的官道,也是太行八径军都径的隘口,咱们是从飞狐径过来,灵丘的铁器,是从井径出去,那里是一条直道过山,比从这里走要方便很多。?网 ”

  李国助坐在舒适的马车里,脚边有铜暖炉,手里也拿着一个铜炉,就算这样,他也冻的缩手缩脚,脸上和手上都起了冻疮倒是没有人圈李国助娇弱,蒋奎等人都去过海上,倭国近海地方不象虾夷地,气候要暖和的多,特别是台湾和澎湖两处,就算是在小冰期气候也低,到底还是要比山西这里温度高出许多。

  蒋奎在四月去过一次日本,后来折返天津,叫他意料之外的就是天津港口已经有大量的货物储存,船只一到,只用了一些时间做维修和保养,接下来就又是下海,这一次还是两艘船,并且没有下江南,而是直抵倭港。

  张瀚的魄力很大,当然也是他深知撼的重要性,这个时代就是航海的大时代,也是殖民地的时代,更是全球贸易的开端,这时候的北美,澳州,加拿大,整个南美,南亚,东南亚,非洲,这些地方要么已经是欧洲的殖民地,要么也是准殖民地,各国都是争先恐后的抢掠这些地方的财富,用来做本国工业化的展,其后的二百年,全球绝大多数财富都被欧洲和北美获取,十九世纪英国就开始进入近代,一八六三年伦敦就已经通行地铁,那时候中国人连火车是什么样还不知道。

  这个时代就是步步争先的时候,华夏已经落后了一些,好在有李旦这些人在,国家在外海的地盘还在,元气尚存,华人在东南亚也有大量的人口和地盘,烘上中国人的实力也很强劲,白皮佬也觉得中国是文明国度,是强劲的对手,不乏尊敬与合作。

  就算不为别的,为了撼的利益,张瀚也是不得不加大投入和深化布局。

  他所需要的就是早期的消息,用来推导南洋的局面,贸易的利润率高低,未来的回报,还有更详细的各国在南洋等地的海上和6地上的实力,蒋奎的返回,敲替张瀚开始补课,也帮助他下了更大的决心。

  两艘海船当然还是雇来的,运送着二十万的货物在六月中旬驶向日本,这次走的北方航线,度更快,李旦父子在接到这两船货物后,终于下了与张瀚认真合作的决心。

  八月时,李国助动身起行,带着蒋奎和温忠王璋等人先到台湾,见了颜思齐,说明了和裕升要在笨港建寨之事,颜思齐当然并无意见,地盘是李家让出来的,他只要认可这一伙外来人进来笨港就可以。

  澎湖在万历年间曾被荷兰人短暂占领过,后被大明水数走,春夏之交时澎湖蹿浅水期,驻扎的水师返回福建,在蒋奎等人上岛时,岛上只有一些渔民,还有一些渔民建立的村落,没有城镇,村落的房舍除了少量石筑外,多半都是木制,这种屋子很害怕台风,不过渔民除了少数久驻澎湖外,多半也会在台风期返回福建。

  蒋奎等人在台湾和澎湖等地的经历也是叫他们大开眼界,当时的台湾有两万人左右的汉人移民,澎湖只有几千渔民,地方十分富裕,拥有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极为丰富的各种资源,热带地方的农作物长的特别茂盛,产量很高,那些土人不需要怎么辛苦就能获得吃食,包括天然的能食用的植物水果,各种猎物,渔获,这叫蒋奎他们感觉无比羡慕台湾这样的地方,足可以“宝岛”相称。

  “蒋兄弟,”李国助虽冷,精神却也是很好,当下拿蒋奎圈道:“看你这样子真是欢喜,你不是说更喜欢台湾么?”

  “台湾是好啊,光是鹿群俺就见过好多个,一群就几百头,这在咱们大同根本不可能。”蒋奎坦然道:“气候也暖和,种的甘蔗又多又甜,榨出好多白糖[们大同这边的人过的太辛苦了不过,到底这是家乡!”

  李国助理解的笑笑,但故土难离这信条对福建人不是那么牢不可破南洋地界,不论是马尼拉还是马六甲,或是巴达维亚,到处都有移居并扎根下来的华人,这股移民朝还是从南宋时期就开始,到此时整个南洋地面已经生活着过百万的华人,而且这些华人都是以福建人为主,广东人次之的局面。

  “这都是第几个车队了?”

  李国助和他的部下们的注意林被庞大的车队给吸引了。

  眼前又是一个过百辆大车的车队,所有的大车上几乎都是各种粮食和布匹一类的物资,大车的车身十分沉重,前后四轮都压在官道里很深,留下的车辙盂清晰可见,可见车厢里不知道装了多少物资。

  “第六个!”

  护卫宋飞虎是海盗出身,不知道见识了多少风浪,年纪大了不能继续在海上讨生活,因为武艺和胆色都很过人,被李旦挑出来给李国助当了贴身护卫,这时他眼瞪的很大,感觉无比震惊!

  六个车队,最小的也是九十多辆大车,最多的就是眼前这一股,一百一十多辆!

  这六个车队,运送的物资就是好几十万斤的粮食和几万匹布!

  “蒋兄弟,”李国助忍不住道:“贵上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

  “也不算普通了。”蒋奎脸上不动声色,语气还是难掩得意之情:“我家大人已经是卫城守备,两卫指挥,国朝正三品的武职官了。”

  “嗯,以贵上的年纪和实力,恐怕将来还会再升。”

  “托大公子吉言。”

  李国助一时没有再说话,坐在车里看着那些大车呆。

  这些车的模样形状李国助是在马尼拉见过的,那些白皮佬的座车和拖货的货车也是这般模样,不过那些车的做工远不及眼前的这些大车,形制还要谢些,眼前和裕升的大车,不论是形制大小,做工精良,还是车身设计,都是比马尼拉的那些大车要强出好几个档次。

  李国助当然不知道这些大车都是经过好几年的不停的试验,定型,再试验,最终定型,在强大的资金支持和高的技术支持下,也是张瀚一直大投入才会有眼前的结果,可以说这个时代还没有哪个国家或机构象张瀚这样注重马车业当然结果也就是眼前这样,现在和裕升的马车可以说是独步全球,连李国助这样见多识广的人物都是第一次见到眼前这样的车队,给他的冲击当然也不是一般的大。

  “好了,前头就是李字南路三号店。”蒋奎招呼人们停下,众多的从人开始从车上下来,分店里的负责人和伙计们也从店里出来,他们早就接到通传,手脚熟练的卸下挽马,归置好大车。

  李国助从车上下来,先在店外看了一下。

  店铺两边也停靠着相当多的大车,外围是一丈多高的高大围墙,把整个店铺都圈在墙里,四周是一些角楼,几个拿着火绳枪的伙计在高处巡逻警备,李国助有些吃惊,眼前这店铺居然也警备的如军堡一样森严。

  “蒋老弟,”这一次是宋飞虎询问,他道:“这里是不是不太平?”

  蒋奎看看高处巡逻的鸟铳手,他笑了一下,解释道:“曾经闹过土匪,不过早就平息了,现在这种戒备等级是很低的,只是日朝备。”

  李国助心中若有明悟,大明内地有这样规模的商人和商号,恐怕暗中觊觎的人很多,土匪只是明面的,暗地里打主意的还不知道有多少,现在看来,张瀚在这么一个普通的分店里都有这样水平的守备,在别的地方,更大更重要的基地里头,恐怕潜藏的武咙多。

  “你家东主,”李国助对蒋奎道:“明面上的商团兵有多少?”

  “现在有十个司了,还要再扩编两个司。”蒋奎也是不瞒李国助,两家合作的**都很强烈,无谓欺骗。

  李国助低头默算了一下,又道:“卫城守备和两卫指挥,帐面上还有一万多卫所兵和守备营兵可用,不过实际如何?”

  “实际一个也没有。”蒋奎咧嘴一笑,说道:“原本的将领家都叫他们自己留着,要么就是遣散了事,卫所兵就是一群种地的,咱们又不要应班操军的差事,不为难他们了,一律在家老实种地就好。大人打算明年建一个卫城守备营,加上家丁名义,再护编两千人,也就差不多了。”

  李国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张瀚部下的武恋还是很高的,一路经行过来,有赶过来护卫的一杏鸟铳手,训练很好,鸟铳的制造也很精良,远不是南方明军手里的那些垃圾货色能比,再就是行伍整齐划一,光是一个袍服和身上的那些零碎,李国助就从来没有在官兵身上见过,人的精气神也很棒,李国助和这些弓手谈话时也是十分惊奇,这些人多半是读过书,识得一些字,有一些识的字很多,叫李国助感觉象是一个开过蒙的童生他后来才知道,商团弓手识字越多,就更有可能被提拔重用,军官都是得在学校学习过,不仅要识字,还要读兵书,学算学,绘图等诸事,合格了才够格当军官。

  虽然还没有见到李庄的大队人马,但李国助从这些一鳞半仔也是感受到了和裕升强悍的武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