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大明1617 > 正文
  王长富无话,只应声称是。

  各人面色肃穆,一长溜的往公事房走。

  场中跑圈的镖师和骡马行的脚夫们都是看着这边,和裕升现在家大业大,具体赚多少大家不知道,就知道大车越做越多,脚夫越来越多,和裕升的店和分店有五六家,骡马行的分店已经开了超过三十家,帐局也是各卫城和大同镇城加几个重要的马市堡都有了,往南已经准备在太原设立帐局,不知不觉间,张瀚这少东主就是靠着骡马行打了个漂亮的翻身帐,每次张瀚一出现,就有不少人看着,不知不觉间,已经有很多人拿张瀚和范永斗这个过往人家嘴里的大东主相比了。

  “刘全德这些狗日的,居然和范家勾结,还有周家兄弟,一起要伏击东主?亏东主这般待他们。”王长富气的胸口起伏,怒声道:“他们人在哪?我要亲手扼死这些王八操的。”

  “不劳你驾了。”杨秋道:“昨个天黑,我和底下人将那几个装在麻袋里,沉了小西河。”

  小西河就是堡外的护堡河,蜿蜒似溪流,水并不深,河面也不宽,人沉在底下,三五天就会浮上来。

  梁兴咳了一声,说道:“东主说就是要浮上来叫人看着,镖师们知道了,心里有所警惕,看看勾结外人谋害东主是什么下场。同时也叫有些人看着,再往下想对付我们,未必沉在河里的就不是他们。”

  说这些时,梁兴和杨秋都是面色如常,杀人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一样,其实喇虎虽然为非作歹,但等闲也不会杀人,毕竟人命贵重,出现人命案子,在有知县的地方是知县亲临按察,上头的按察司也会给压力到县里,卫所这边则是负责民政的官员会要求一查到底,就算是宗族私下处置人,也会把事情办的妥当,象张瀚决定的这样,杀人还要暴尸,一般来说是没有人敢做的。

  王长富没有什么感觉,这厮手头肯定有过不少人命,只是他自己不说,旁人也不会问。

  周逢吉和梁宏就有些尴尬,一辈子本份生意人,现在居然扯在人命案子里头,这两人感觉还是有些不适应。

  但一步一步走到现今的地步,和裕升底下各种产业的人手加起来已经有近千人,这在以前哪里敢想?老和裕升在新平堡立足三十年,大小伙计加帐房管库掌柜一共还不到四十人,少东主用半年多时间,扩充到如此地步,涉及的层面就不一样,比如天成卫的事,比如帐局和沿途地头蛇的搏杀,比如骡马店在扩充时的各种手段,真正依足规矩做生意,想把生意扩大成这样,可能吗?

  换个角度来说,张瀚是得到了总兵和兵备副使的支持,但如果不是帐局和骡马店快速发展,分红超出这些高官大将的预期,张瀚的这些底下的事,又岂会得到他们的支持?

  这里头的学问门道,实在太深,梁宏还勉强跟的上,周逢吉已经认命,只在主店里兢兢业业的仍然做着自己的生意,只是发觉粮食越储越多,连带着杂货也是以前的几十倍,粮食的数字多的他根本不敢去想,这是以前和裕升三十年都没攒起来的数字,这些粮食若是全部出手,赚多少钱,这老掌柜已经不敢去想了。

  “周斌那边怎么办?”

  “他身后就是周武,周武是大梁山有名的杆子头,手底下也有五六十人,经常在各处抢掠,保平堡和桦门堡加咱新平堡,一路到大梁山里头,这方圆三四十里,周武是最厉害的一位。”

  “要紧是咱们抢东一店时,没打听到周斌的背、景,当时那周斌来说事时,一见咱们人多就是怂了,谁能料想他哥就是周武。”

  梁宏听了一气,终于在此时插话道:“周武这事还不简单?当时忍着,定然是范家和他商量,和咱们打来打去没味道,还不如瞅准机会,一下子把咱们打趴。李明达暗中买通宁以诚,清军厅再对咱堡里的驻军施加影响,咱们遇到土匪袭击时堡里不出兵,没准保平堡和桦门堡也被收买了,然后就这么一直等着,同时在咱内部买通人手,随时通报东主的消息动静,大梁山那头一得到消息就动手……这事我看不是李明达或是周家兄弟策划,怎么看他们也没这脑子,多半是那个清军厅同知宁以诚的主意。这一回,若不是刘德全这厮没成色,叫杨秋兄弟看出来不对,恐怕东主出行,真的会遇到危险。”

  梁宏说话时,各人先还不当回事,听到最后,梁兴一拍腿,一脸佩服的道:“叔,你可是真厉害。”

  张瀚笑道:“三柜也是十年的掌柜,北街南街横着趟,这点事要是想不明白,三柜也就不是三柜了。”

  梁宏呵呵笑道:“东主莫要这样说,我这点脑子哪够使的,就是我不说,东主心里恐怕也早就想明白了。”

  张瀚确实早就想通关节,从清军厅到范家分号,再到周家兄弟这对土匪,再到刘德全那几个内贼,对方的计谋确实是滴水不漏,几乎形成了一张绵密的大网,将自己这个猎物牢牢的套在中间,只等自己露出破绽,那就是对方收网的时机到了。

  隐忍而毒辣,象是一只盯住了青蛙的毒蛇,隐忍着不动,一动就是电光火石般的迅捷,而且一击致命。

  张瀚以指击桌,困惑着道:“宁以诚那里,三节时我都打点,每次见面他也是客客气气……他一个举人出身的佐杂官,为什么就这么和我过不去?难道不知道郑副使的背、景吗?”

  “东主,”还是梁宏道:“这又估计得和范家有关,咱们囤粮,范家也在囤粮,夏税已经收的差不多了,往年这时候开始放粮,粮价往下掉,今年我在各堡转了一圈,粮价还是在六钱一担上下,这就是说,各家的存粮可都没放。”

  “嗯?”张瀚皱眉,对张春道:“拿邸抄给我看。”

  张瀚这里的邸抄,比起在京城看要晚上半个月左右,从发布到抄录再到大同这里,这个时间是最少的,可能官员要比张瀚早看几天,相差的时间也不是很大。

  因为邸抄十分要紧,张瀚已经打算派专人到京城去,别的事不做,只管收录邸抄塘报官员奏疏各事,杨秋已经挑了个人,需要机灵和懂得很多特务勾当,同时又能识字和知晓一些朝廷动向,张瀚见过那小伙子,就是那个王发祥,一表人才,一肚坏水,杨秋从张瀚这里学的那点特务皮毛,这小子一学就会,一会就精,张瀚已经不大敢教这些坏蛋,没准就叫他们看出自己的底细来。

  识字也识,这阵子张瀚每日带着这些人恶补,只是朝堂动向,势力分布,比如浙党齐党楚党东林党,这些张瀚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每隔一阵子去郑国昌处上课,回来了再给这些坏蛋上课,估计最少还得过三五个月,王发祥这期学员毕业了,这才能从京师到宣大山西,建立一个基本的情报收集网络来。

  想起来也是心酸,张瀚感觉自己从一个纯粹的商人已经俨然是政客加黑社会的集合体,至于经商的种种细节自己已经不是很关心……有打手和官员当后、台,赚钱简直就是收保护费一样一样的啊……

  邸抄很快被翻了出来,张瀚一看之下就拍了桌子:“努儿哈赤,牛啊。”

  “东主,咋了?”

  “努儿哈赤是谁?”

  底下一群嗡嗡声,张瀚手在邸抄上一划,笑道:“这一下什么都清楚了。”

  后金军在三月起兵,四月十五日围攻抚顺城,大明游击李永芳投降,当了汉奸,抚顺和马根丹在内的五百多城、关、台、堡、寨被攻克,后金兵将城中居民屠杀一批,大半和骡马一起赶走,然后毁了抚顺关城,二十一日,广宁总兵张承荫,也就是张全昌的父亲,张武昌的叔父,这个榆林张氏的总兵也不负朝廷世代倚重之恩,听闻后金犯边就率一万多明军前往迎战,被努儿哈赤父子回身一击,张承荫战死,参将蒲世芳,游击梁汝贵也是力战而死,出战明军也几乎全部死光,一万多人伏尸遍地,全军覆没。

  在此之前,女真从迁入大明境内之始就不安份,屡有犯边之举,成化年间惹的明朝中枢大怒,兴起“成化大征伐”,把女真各部打的鸡飞狗走,虽然打服了这些蛮子,仇怨也是结了下来。

  可是如眼前这样,明军主力近两万人连同总兵在内被女真全数歼灭的事,自大明开国以来却是从未有过,自土木堡后,明军对北虏也罕有这样的败仗了,听闻之后,在场的所有人,均是面面相觑,连梁兴和杨秋这些喇虎出身的人,都是变的面色凝重起来——

  今天有事耽搁,更新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