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神奇牧场 > 正文
  感谢好友从信重新修炼打赏鼓励,感谢好友梧桐、人生寂寞123、书友20180401122911759、初始玄、不看真多会死、胖哥汪闷月票鼓励)

  阿福的爸爸刘云轩,很礁。虽然是跟老刘的初次见面,两人连吃带喝的,也是一直战斗到宴席的最后。

  兄闹可是开了眼界,总算是看到了能够跟爸爸一起吃到最后的人。好羡慕,啥时候自己也能这样就厉害了。

  老刘呢,那绝对是一个非常爱显摆的人』仅仅让艾丽克斯将那些爱自己发光玩的珍珠给拿过来,也将自己的幸运宝宝给抱了出来。

  多少有一些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然后最近已经很久没有喝高的老刘,现在就有些高。

  那些珍珠,并没有引起阿福爸爸妈妈太多的兴趣儿♀个老刘倒是不在乎,毕竟当初小阿福看到这些珍珠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他最想显摆的还是自家的幸运和萨莎又怀了娃这个事情,自己也算是四个娃的爹了不是。

  只不过幸运被抱过来后,刘云轩原本大大的笑脸,却慢慢收起,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我家的幸运啊,虽然怀的时候巷糊涂,但是这也是我的亲儿子。”老刘笑着解释了一句。

  刘云轩摇了曳,“刚过来的时候我粗略的看一眼还没发现,幸运是不是有些先天不足啊?”

  听到刘云轩的话,刘赫明愣了,大家伙也都跟着愣了。

  刘赫明发愣是因为刘云轩说的是事实,大家伙发愣是因为有些担心幸运的降。

  “不过这个都是新儿,好好调理一下,一周左右的时间,就能够让幸运恢复正常。现在应该就已经比刚出生的时候好了很多,你这里的食材都很不错。”刘云轩笑着说道。

  “不是,阿福爸爸啊,你还懂中医?能够帮幸运调理?”刘赫明一把抓住了刘云轩的手问道。

  自己是通过系统,才察觉到幸运的不正常的。人家阿福爸爸只看了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还给出了准确的调理时间。

  现在的刘赫明已经顾不得惊奇了,心中所记得的只有一句话,“一周的时间就能够让幸运恢复正常。”

  “略懂一些,有人不是说过嘛,啥都懂一些,生活更精彩。”刘云轩笑着说道。

  “既然碰上了,咱也不能看热闹。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就帮幸运收拾一下。当然了,就算是现在不调理,估计等幸运长到两三岁,也能调理好。”

  “信、我信,那现在就调理?”刘赫明猛点头的说道。

  他可不是因为可能会事好多的生物能而开心,幸运也是他的娃啊,哪能不惦记。能够让幸运早一些恢复正常,你让他付出啥代价都行。

  刘云轩点了点头,然后将他的背包给拿过来,在里边仔细的翻找。瓶瓶罐罐的很多,最后拿出来一个水晶瓶子。

  里边不知道是啥液体,绿色的。在瓶子里,看着倒是挺美丽。

  “这个也是药水吧,每天喂一滴,一周左右就差不离了。”将瓶子塞到了刘赫明的手里,刘云轩说道。

  “呃这个就行?”老刘有些诧异的问道。

  总感觉刘云轩有一股子乡村医生的味道,这个是不是有些糊弄人?固本培元,你要么按摩、要么针灸,这也说得过去啊。

  “这个就行,味道还是可以的。”刘云轩笑着点了点头。

  老刘真的有些迟疑了,总觉得这个水晶瓶的绿水有些来路不正。

  边上的艾丽克斯走了过来,将瓶子给拿了过去,用筷子捅了捅,蘸了一些,滴到了幸运的徐里。

  幸运吧嗒吧嗒嘴儿,然后继续睡。对于巷糊涂喝了一些绿水的事情,好像人家也不在乎。

  艾丽克斯的动作其实还是蛮快的,大家伙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幸运已经将绿水给吃了一滴,大家伙就开始担心了。

  “这个水水很好喝的。”艾丽克斯说了一句,然后又用筷子蘸了一下,给老刘喂了一滴。

  绿水入口,老刘很想控制自己的表情敝平静,可是又哪能平静下来。

  自家的玄水很神奇,动物们很喜欢,而且对人的身体也好。自己一家子现在吃的喝的,也都是牧衬玄水。

  而这个绿色的水呢,他就尝到了熟悉的味道。那股子特别的味道,就是玄水味道的加强版。

  如果说刚刚是小的震惊,却因为关心幸运来不及震惊。那么现在的他,心里边可就开始翻江倒海了。

  小阿福很神奇,家里的动物们很喜欢他。他的父母也很神奇,家里边的动物们都争相往他们跟前跑。

  这是神奇的一家子,这个在很早以前老刘就已经确定了。现在呢?他就觉得,拥有系统的好像不仅仅是自己。

  系统不是说过么,系统的标配就是神奇的玄水。自家有,小阿福的家里也有,好像比自家的玄水还要沛一些。

  老刘从闺女手里边将瓶子给拿过来,直接塞到了萨莎的手里,“就用这个喂吧,挺好的。”

  这时候他也没法说啥别的话了,总不能告诉大家人家这个是高级的标配,放心喝。

  然后他就留意到,自己的闺女和儿子,对于这个绿水,并不是很在乎的样子。

  艾丽克斯能够主动喂幸运,证明这丫头知道这个绿水好。兄闹呢?这就是个小馋猫啊,遇到好吃的总想着尝一尝,现在竟然一丁点兴趣儿都没有♀证明了什么?这就证明人家也喝过。

  “阿福爸爸,您看,刚刚喝酒喝得有些热,要不然到外边去吹吹风?”刘赫明笑眯媚问道。

  刘云轩也笑眯媚点头,“好,听说你这边有不错的赛马,我也瞅瞅去。”

  这就是心照不宣了,知道老刘的外边溜达就是扯淡,而是有事情要问。

  “那个啥,阿福爸爸啊,你也有小人儿?”来到了外边,还没走到马厩那边呢,老刘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小人儿我倒是没有,不过玄倒是有一个。”刘云轩笑眯媚说道。

  “估计你的心里边也装了一箩筐的问号吧?当初也应该花了很大的力气查我们这一家在哪里,却啥都没有查到。”

  老刘点了点头,“确实查来着,但是没有恶意。毕竟阿福过来得太突兀,表现得还那么特殊。”

  “其实说穿了就很简单,你这边的情况,跟我们家呢,有一点点的关系。”刘云轩笑着说道。

  “做好准备了么?我要告诉你的可是惊天大机密♀个bet体育在线投注上知道的人不多,可能会给你带来危险。”

  老刘白了他一眼,都这时候了还这么不着调啊。

  “哈哈,不开玩笑了。”刘云轩摆了摆手。

  “你生活的这个地界儿吧,跟我生活的地界有些不一样ˇ说呢,就好比我们一家并不是你们这个bet体育在线投注的人一样。”

  “宇宙很神奇,也包罗万物。阿福玩版的,就鼓捣出好多新奇的墟意。然后他的宝贝儿子,就莫名其妙的跑到了这边来。也算是给他指引了方向,让他慢慢找了过来。”

  “你牧衬这个玄,可以说是一个仿造品,就是我牧衬那个湖的仿品。功效上,稍稍的差一些。要不然有了我牧衬那个玄,你连种子都不用繁育,用湖水泡泡就好。”

  “咋样,要不要我帮你牧场的农作物和动物们都升级一下,我基本上溜达一圈儿,就能够全部搞定。”

  老刘傻眼了,他觉得刘云轩现在应该还是在扯淡的搞笑呢。可是直觉却告诉他,刘云轩说的是真事儿。

  然后他就觉得脑袋有些晕,因为这个要是真的,那是不是太玄幻了一些?就算是他现在的神经比较粗,好像也有些接受不了。

  “可是,那个系统小人,是不是也太神奇了啊?能够让我抽种子,还能够让我一瞬间就会好多好多的事情。”傻愣了半天,刘赫明苦笑着说道。

  刘云轩耸了耸肩膀,“抽的种子,都是从我那边抽出来的。至于说你会的那些技能,无非也就是一些兄段,好像是对于规则的一个更改也不是啥。”

  “这个我没整明白,我们家阿福玩得溜。然后这个臭杏过来以后,就相中你家闺女了,所以也经常到这边来玩。”

  “以前啊,并不是我不想过来。而是不知道过来后,这个事情该怎么说。现在也是拖不过去了,才被臭杏给叫过来。”

  如果说,老刘刚刚还有些迟疑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就完全相信了刘云轩的话。因为他看到那个系统小人儿探头探脑的从刘云轩的背后钻了出来,然后刘云轩看都没看的,直接给了他一个脑瓜蹦。

  要是换成自己弹系统小人,这家伙肯定是要跟自己干仗的。可是现在呢?系统小人脸上还露出了撒娇的表情,然后坐到了刘云轩的肩膀上。

  “你瞅啥?”系统小人瞪起了雄睛问道。

  老刘用手捏起了下巴,“你挺行啊,挺厉害啊?阿福是你的爸爸对吧?”

  系统小人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这个是事实,阿竿是自己的爸爸啊。

  “那么将来艾丽克斯和阿干亲以后,是不是就是你的妈妈?我是不是就是你的姥爷?敢跟你姥爷这么调皮?”老刘得意洋洋的问道。

  系统小人傻眼了,哪里想到刘赫明还会将关系这么排列?要是这么算的话,好像自己的真的没咒念啊。

  然后他就将可怜巴巴的眼神儿看向了刘云轩这个爷爷,奈何,他爷爷也是很不着调的存在,根本都没搭理他。

  如果说没有经历过系统,现在老刘听到这些事情以后,可能会觉得遇到了一群疯子。但是他经历过啊,经历过系统的神奇。

  虽然说现在的系统真面目之下,好像并没有那么神奇,但是多少也有些小神奇不是。

  真的就像刘云轩说的那样,事情的真相很简单,顶多有些玄幻。

  所以说,老刘当初查小阿福是怎么查都查不到⊥算是查那些送种子的货车,所有手续也都是真的,却是查无此车。

  人家的车牌啥的,必须是真的啊,只不过并不是这个bet体育在线投注上的,而是人家老家那边的。

  “那个,要是这样的话,你说倒腾些东西过来卖,是不是能够赚一笔呢?”刘赫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你觉得对于咱们来讲,只要有时间,金钱啊、财富啊、权势啊,对咱们还有意义么?”刘云轩笑着问道。

  老刘愣了一下,然后就是很认真的点头。刘云轩这个话又装X的嫌疑,但是结合目前两人的状况来讲,说的还真是实话。

  自己为啥发展的这么快?自己赚钱,费力么?

  答案显然是简单,自己赚钱发展,真的是一丁点都不费力。甚至都可以说,玩版的就把钱给赚来了。

  “那个啥,我再问一下,你们那边的人和事儿,跟这边的一样么?”老刘好奇的问道。

  “基本上都差不多吧,就好比克伦克,在那边我们是好朋友。他现在在蒙大拿州的那个牧场,其实是我的。”刘云轩说道。

  “其实像咱们这样的人,还是应该低调一些,要不然总会引来各方的关注。给你个建议吧,以后产业还放在这边,到外边买个大点儿的海岛,这样你才能真正的安全。”

  “咱们虽然很沛,但是吧,有时候有些事情,还是得注意一下的』过你也可以放心,只要我那边不出问题,你这边应该就没啥事。”

  老刘翻了个白眼,这人好像比自己还让人不誓。

  这时候孩子们也骑着大灰狼颠颠儿的跑了过来,跟着一起过来的,还有熊妈。

  这就很难得了,熊妈可是非常怕冷的,今天迎接刘云轩一家的时候,都没有让它出来呢。

  看到了刘云轩,熊妈也颠颠儿的跑过来,然后用它的大脑袋在刘云轩的身上蹭啊蹭。那个热乎劲儿,看得老刘都有些吃醋。

  “它斜候在我那边生活过,然后太调皮,就带着娃偷跑出来了。”刘云轩摸着熊妈的脑袋说道。

  “还有你家里的那些兔狲,它们的妈妈也在我家里呢』过它们过来,其实就是小阿福送给艾丽克斯玩的。”

  刘赫明看了小阿福一眼,小阿福送上乖巧的笑容。

  老刘还能说啥?只能说这个臭杏太早熟,这么点点大就惦记上了自己的闺女,给送好吃的、好玩的。

  现在他也想明白了,估摸着闺女和儿子,都曾经到那边去玩过。

  还记得有次过年自己找孩子们没找到,等再看到的时候,他们就在床上呼呼大睡。备不淄是偷摸溜过去了,只不过这个咋溜过去的,自己就不知道了。

  “这些信息你都慢慢消化消化,等都消化好了,到时候我带你们一家子到我那边溜达溜达去。虽然说环境都差不多,也算是看个新奇吧。”刘云轩又接着说道。

  “你也不要问我为啥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发生,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反正现在就已经这样了,我们就享受这些给咱们带来的便利就好。”

  老刘点了点头,这也符合他的做人标准。

  这么复杂的事情,他哪里能够搞明白?反正现在他只知道,以后的日子是真的不用愁了。什么粮食公司啊、航空公司啊,只要给自己时间,他们还是问题么?

  莫名的,心情舒畅了很多⊥好像,自己找到了大靠山一样。

  在这边玩了一会儿,又闲扯了几句。没有背着孩子们,除了现在的兄闹还有些不理解之外,不管是艾丽克斯还是小阿福,都是当事人。

  回到了家里边,自家的媳妇跟小阿福的妈妈聊得也很投缘。至于聊的是啥,那个老刘就不知道了。

  让小阿福领着他的父母暂时休息一下,老刘也躲进了房间里。

  他得仔细的考虑一下,将来的生活到底该怎么过。

  自己以前的日子,都是巷糊涂的过的,现在知道了这样的大秘密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生活应该调整一下了。

  可是他想来想去,好像也没啥可调整的地方啊。

  自己的那些产业,从来就都没有费心思的去管过。现在心里有了底,就更不用愁了。只要慢慢发展就成,一悄敌人都是纸老虎。

  回来的路上,他也问系统小人关于自己最后的那个任务的事情来着∶系统小人的话说,其实他现在就已经完成了。只不过艾丽克斯的年龄还没到,所以任务无法确定成功。

  要是换成以前,这个事情系统小人是不会告诉他的。可是现在老刘升级为了姥爷,他担心被折磨,所以才这么配合。

  至于说这个系统小人到底是怎么创造出来的,老刘就没有细打听了。因为从刘云轩的表现上来看,好像他也是巷糊涂,这都是小阿福搞出来的。

  琢磨了半天,老刘自己乐了。

  想那么多的事情干啥?自己现在的生活很好,未来的生活也会很好。现在有三个娃,再过几个月还会于四个娃。

  对于自己来讲,还需要做出来改变么?自己其实已经在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呢,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啥?

  至于说将来的事情,真心不用去考虑这个那个的。自己现在需要考虑的,仅仅是如何开心快乐的过好每一天就OK嘛。

  至于说艾丽克斯和阿福的婚事,这个同样不再他所考虑的事情当中。

  艾丽克斯现在就很有自己的主见,如果她觉得小阿福可以,那就可以。闺女的事情,都得闺女自己来做主才行。

  他的心情,算是收拾好了。中午的酒也没少喝,然后就躺在这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心无烦杂事,美梦自然来。

  刘赫明就做了一个小的美梦,自己带着孩子们开心快乐的玩耍。然后好像又梦到了自己老年的时候,孩子们也都成家立业了,又生出来一堆小萝卜头,让他们陪自己玩。

  他又梦到了自己的那些产业。

  公司上来讲,有些超乎预料,艾丽克斯和兄闹,对这个真心没兴趣儿,反倒是幸运兴趣儿十足。

  而艾丽克斯和兄闹呢?带着两外的弟弟和妹妹,人家就是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倒是也符合这姐弟俩一贯的特性,从来都是这么随心所欲。

  在幸运的管理下,公司好像是经营得不错,尤其是肥料公司和航空公司,都杀进了bet体育在线投注三十强。

  其余的公司成绩也不错,就算是没进三十,也都是在前一百里晃悠呢。

  要是换成老刘,对于这样的情况,就会很开心。只不过人家幸运可不满足,梦中好像还在酝酿着多家公司上市。

  人家是将这个当成了游戏在玩,至于说别的事情,根本都不会在乎。

  但是虽然说幸运也算得上是商界精英帜精英了,但是老刘这一家不着调的属性还是很强大的。偶尔的,幸运也会在公司里皮一下,让他的那些叔叔阿姨们跟着忙个不停。

  乐爸的,老刘就乐醒了◎瞅外边的天色也暗了下来,他也的给大家张罗一下简单的晚餐。

  好像后来也梦到了兰朵茜和海洛伊斯?这个事情有些不好说啊。貌似她们俩搞到了一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萨莎的影响。

  这虽然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梦,有些地方梦得还不是那么清晰。但是老刘觉得,这就是对自己将来生活的一个预演。

  让他觉得最开心的,就是艾丽克斯在响水镇大学毕业的时候,是自己亲自帮她戴的帽子。最不开心的时候,是在艾丽克斯成亲的时候,把她的兄送到了阿糕个臭杏的手上。

  他是重女轻哪,对于兄闹将来娶个啥样媳妇反倒没啥芋了。

  有些酗惜,睡的时间还是有些短,这个梦做得也有些短。看来自己还得稍稍努力一下,得空得到刘云轩那边瞅瞅去。

  心中真觉得蛮可乐的,自己苦苦追寻啥幸福生活,其实这稍稍的一停留才发现,幸福生活可不就在自己的身边么?

  还找啥找啊,有钱没钱的,日子都是那么过。

  胡乱飘飞的思绪收了收,老刘背着手就往外走』管将来咋样,照顾好自己这一家子吃喝玩乐,都将是自己这辈子唯一的目标。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