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1984之狂潮 > 正文
  这次的“偶遇”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相谈甚欢。塞丽娜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荆建这边就纯粹属于变废为宝。其实荆建也有些好奇,欧洲足坛会被塞丽娜那些有能量的酗伴们折腾出一个什么样的奇葩局面?..

  谈完正事,就进入到闲聊时间。建随口问道:“基金会怎么样?”

  “年底不是刚寄出账单和分红?你倒好,什么事都不管,我就忙的要死。”塞丽娜小的抱怨着,美目里带着一丝哀怨。对于荆建这个诸事不管的合伙人,她多少鱼小不满,然而谈论起成绩,塞丽娜又有些小得意,“不过你那个专项投资商业电影的主意不错,我已经专门成立了4号基金。到目前为止,已经募集到2300多万,而且有意向的更多,现在正在谈的已经超过4000万。”

  “哦?”荆建多少鱼意外。没想到基金会发展的很好,不知不觉之中,都已经发展到4号了。而且像天使基金这样的私募,在华尔街有成百上千家,有个几千万的资金量已经算是中型,上亿的就能成为大型基金会。而这个4号基金一开始就能有2300多万,应该说是相当的受追捧。要知道,德国的马尔文答应投资300万美元,台湾的赵广亮也答应投资500万美元,其他的500多万美元应该都是天使基金的那些客户。

  塞丽娜很满意荆建那种惊喜的表情。她笑吟吟的解释道:“我许多朋友、客户知道是由你来挑讯资的电影,她们的购买就相当踊跃。而且她们还希望嘻嘻,能否举办一稠会,让你亲自说明投资理念?都是些有身份的太太秀,体或者单独见面都可以呦?”

  “呵呵。”对这样的诱惑,荆建基本已经免疫,也没兴趣那些美国秀姐』过多少有些感叹,天下的女人都一样,都是些感性动物。而投资电影也可以说是投资艺术,既能赚钱,又能显现出自己有品位。更不说还有自己那个“著名导演”的加分项,怪不得这个4号基金那么的受欢迎。

  “亲爱的。”塞丽娜神色一正,“现在的烦恼并不是寻找投资客户,而是要寻找到合适的电影。虽然我这边也能找到些关系,但还是希望你多费心。”

  “没问题。”荆建答应的很爽快,“功夫青春2你可以去投资,我还准备新拍摄个青春、赛车题材的系羚影。至于其他制片厂的电影,我也可以提供一份名单。至于他们是否需要投资?或者具体是什么条件?你可以做主或者安排专业的基金经理去谈。”

  既然投资的钱花不完,荆建就想到速度与激情系列。青春、悬疑、警匪、赛车,如果再加上种子影业擅长的中国功夫和特效,再差也能鞋一笔。而且荆建也不准备去坑那些投资者。投资的风险共担,但收入却不会去玩花样,甚至连周边和影碟收入都会按比例分给投资者√一票就走已经毫无必要,荆建需要的反而是信誉,他的野心是要打造一个包括电影制作、发行、播映、网站的大帝国。

  当然,连华尔街都会坑的好莱坞,里面的大亨绝不会是善男信女。建确实可以提供些大卖影片的名单,但怎么样去摆平那些大亨,就要看天使红粉团的能量了。

  “亲爱的,我在华尔街听到一个谣言,你现在的资金似乎有些紧张。需不需要我帮忙?”对于今天的谈话,塞丽娜相当心满意足,因此在快要结束的时候,她顺口说出一则刚听说的宣息。

  “哦?”荆建笑着耸耸肩,“塞丽娜,像我这样的人,任何时候都会缺钱,这又有什么奇怪呢?”

  塞丽娜一阵娇笑,她听出了荆建的自负。建的意思并非是说自己真的缺钱,而是说自己赚钱的项目实在太多,那些常规的融资根本就跟不上赚钱的速度。也就是说,荆建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

  “你别大意,亲爱的。”塞丽娜笑着提醒,“都说你刚花了好几亿美元购买了苏联债券,而且你还有几笔过桥贷款快要到期』过我就鱼好奇,你不是不看好苏联吗?怎么又去购买苏联债券呢?”

  “我在中国与苏联合作开了家汽车厂,这是那个项目合作帜条件之一。”荆建随便找了个理由,毕竟整个计划没必要解释给塞丽娜听,“我的资金流没问题,根本不需要担心。”

  “那最好。”塞丽娜无非是顺口一提,她还是比较相信荆建的话的,“亲爱的,真不需要与你太太打招呼?嘻嘻,她们似乎已经鱼坐立不安,难道是我给她带来的压力吗?”

  “呵呵,我是不会承认你有魅力的。”

  “嘻嘻嘻”

  塞丽娜是乘兴而来、满意而归。然而等到她一离开,荆建的眉头就微微一皱。虽说是空穴来风,也许就是谣言。可是荆建自家事自己知,他近期的资金状况确实相当紧张。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投资项目越来越大,流动资金却变得越来越少;而国内的投资也越来越多,而美元等硬通货同样是越来越少。

  其实从货币总量看,荆建手中已经有海量的人民币,如果真的能自由兑换,他根本就不需要为自己的资金烦恼。然而一方面是人民币太多,另一方面是美元太少。本来荆建准备等香港那家银行整合完成后,逐渐的把人民币和美元周转起来。然而整合需要时间,起码还需要三、四个月。而在这期间,也只能精打细算了。

  不过算了算自己手帜资金,应该能够勉强熬过这最艰苦的三、四个月。因此回到自己座位的时候,他已经是神色如常。

  “喂。”在赵霞和秦姿目光的示意下,曹海燕终于忍不住问道,“你那个朋友怎么走了?”

  荆建微微一笑:“见你们个个闭月羞花,会不会有些自卑?呵呵。”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