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我的魔法时代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79.海上狩猎的代价
    被牛头人鲁卡劈成两半的无面者战士浑身抽搐,却没有立即死掉,其中有一条触手连着下肢不停地蠕动,沿着船舷向海中逃去。

    鲁卡从旁边捞起一根鱼叉,深深地插进无面者战士躯体,将他钉在甲板上,无面者战士那条触手缠绕在鱼叉上,拧成麻花状。

    紧跟着鲁卡冲向船舷边,将几根探到甲板上的触手斩断,鲁卡穿着一身金属魔纹构装,无面者战士触手像是一条条灵活的海蛇,缠在他的身上,他不停地挥舞两柄月刃斧,将伸过来那些触手斩断,却发现有更多的触手伸过来。

    鲁卡说中黑铁打造的月刃斧异常锋利,每次劈斩都让无面者为之胆寒,鲁卡站在甲板上,迎着那些登上船的无面者,宛如冲入无人之境。

    在这片战场上,最让这些无面者战士感觉到畏惧的,不是拎着反曲刀,行踪神出鬼没的卡特琳娜。也不是手握月刃斧,力大无穷的牛头人鲁卡。而是将双刃大剑舞得如同刃山的卡兰措。

    卡兰措身上的魔纹构装散发着淡蓝色魔法辉光,手里的双刃大剑吞吐着耀眼的刀芒。

    她就像是一位地狱杀神,不停的绞杀攀到船上的无面者战士,每次利刃斩下,都会有无面者的触手被卡兰措的双刃大剑生生削断,那种血肉纷飞的场面,让甲板上身经百战的水手们也为之色变。

    如果说耶罗位面的蛛人战士拥有的天赋是‘力量’,那么瓦丝琪位面的无面者战士拥有的天赋则是‘再生’,这些无面者就像是拥有不死之身,就算是被利刃斩成数截,也不会马上死去,这些断掉的触手接触到身边任何东西,都会死死缠绕上去。

    那些触手落在甲板上,不断有水手被这些触手缠住,那些触手拥有强大的力量,竟然将几位水手活生生的被勒死。

    我担心还会有水手被无辜波及,忙让船上的大副领着他们躲到船楼顶上去。

    大副扯着嗓子对那些水手大喊:“伙计们,把我们的鱼枪抬到船楼上来。”

    这些水手曾是一群海盗,他们的心中信奉着一个信条:‘在海上,只有勇敢者才有权利活下去。’五六名水手拎着弯刀,跑去将甲板上的鱼枪扛起来,在其他水手的奋力掩护下,飞快的爬上了楼船。

    诺亚和雪莉.纽曼,迪伦学长站在船楼之上,因为担心火球会引燃‘雪莉号’的船帆,施法的时候显得有些束手束脚。

    迪伦学长施放的初级魔法飞弹,根本无法伤害到那些皮糙肉厚的无面者,敲这时候,黛博拉落在楼顶护栏上,一脸好奇的看着迪伦学长,看到迪伦学长施放一连串儿绚丽的魔法飞弹,目光中露出崇拜神色。

    一串儿初级魔法飞弹砸在无面者战士身上,只将无面者战士稍显斑斓的皮肤灼烧得变成灰白色,并没有让无面者战士受到实质性伤害,黛博拉尴尬地笑了笑,扇动翅膀一下子飞走了。

    迪伦学长涨红了脸,再次念诵出的咒语竟然开始汇聚空间之力,他身体前面出现一副繁复的魔纹法阵,双手间的空间开始极度的扭曲,扭曲的空间出现了一道居然可以吸收光线的黑色裂缝,形成一把黑色的秘法之刃。

    迪伦学长把手里的秘法之刃朝着一只刚刚爬上甲板的无面者战士身上甩去,那道黑色的空间裂隙不停地吸收着的周围各种元素,只是一个闪烁,便到了那只无面者的身前,黑色的秘法之刃刺进无面者战士的身体,就像是一张黑色的大嘴,不停地吸食着无面者身上的血肉。

    那只无面者战士还想挣扎一下,却是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消失了大半,随后,那柄黑色的秘法之刃也在魔力耗井后,秘法之刃也随之消失。

    迪伦学长对于空间裂隙的理解已经到了很深的程度,才能将空间裂隙操纵得这么纯熟。

    要知道空间裂隙这种无差别攻击型魔法,一旦用不好,不但能伤人,还会伤己。更有甚者,甚至会让周围的空间不断崩溃,导致整个位面在小的空间裂隙之下完全崩坏,这也并不是没有先例的。

    我头顶上悬概一支三米长的冰枪,敲一只无面者冲到船头上来,我用魔力引导着冰枪扎在那名无面者的胸口,锋利的冰枪带着巨大的势能透体而过,将那名无面者扎在甲板上,冰枪上的冰焰蔓延到无面者身上,立刻在无面者身上形成一层厚厚的冰晶。

    只是还没等过去两秒,一身怪力的无面者就从这层冰晶中中挣脱出来,皮肤上沾满了一层厚厚的碎冰屑,他们的皮肤上燃烧着一层冰焰,不断地凝结冰晶,只是随着这名无面者战士不间断的动作,身体上的冰晶也跟着不断地爆裂。

    它忍受着冰晶在身上带来的刺痛,发现我站在船头甲板上,毫不犹豫地向我扑过来,我看到他藏在头顶象拔左右两侧的黝黑眼睛释放着憎恨的光芒,他站在甲板上,虽然是人形态,奔跑的样子也尽力模仿人形生物,但是终究骨子里还属于触手怪,身体肌肉组织不停的蠕动,一根三米多长的触手向我甩过来。

    只是这名无面者刚刚向前迈出两步,我的脚下钢出淡蓝色的魔法辉光,一道蓝色光圈以我身体为中心向外不断扩散,再次将无面者冻结在原地。

    ‘霜之新星’

    无间歇地施展了两个魔法,让无面者彻底狂暴了。

    他愤怒地用长长的触手抓我,触手在撞碎三面冰盾之后,一道电怀着他的手臂钻了进去,他的手臂上发出噼啪的响声,被我的‘闪电箭’电得不轻,浑身几条粗壮的触手不停地抽搐着,看样子十分痛苦。

    我还想挥着修罗斧子冲上去,被站在一旁的贾斯特斯拦住,他眼中闪烁着幽绿色的光芒,对我只说了句:“我来!”

    便赤手空拳冲了上去,在奔跑的时候,他身体忽然生出了许多暗色鳞片,双手双腿和脊背处都长出长长的骨刺,露出他另一半海妖真身,宛如西洋细剑一样的骨刺,深深地扎进那只无面者战士的胸口,贾斯特斯随即也被无面者战士用触手拍开。

    贾斯特斯身上生满了骨刺,无面者身上的触手抽到贾斯特斯的身上,立刻被骨刺洞穿,贾斯特斯化身半海妖之后,身体强度也大幅度增加,被无面者抽了一鞭子,竟然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他身体极为灵活的绕到无面者身后,用手腕上长出足有一米长的骨刺将从无面者后颈出刺入,手腕处如同鱼鳍一样的骨刺完全展开,足有六根之多,全部刺进无面者的后颈。

    我原本以为以无面者超强的‘再生’能力,势必会用触手对贾斯特斯进行第二次反击,可是没想到这名无面者被贾斯特斯一记背刺,居然浑身瘫软城一滩烂泥,直接倒在甲板上,从它身体里分泌出大量的黑紫色粘稠血液,片刻之后,无面者只剩下一层皮囊。

    看着贾斯特斯这手刺杀,我不禁有些傻眼,从没有想过这位曾经在辛柳谷地底洞穴的石室里躺了大半个月酒馆老板海妖后裔,居然是一位擅使刺杀术的高手,居然能将实力达到一转以上的无面者战士一击毙命。

    正在远处将无面者手足君割掉的卡特琳娜,也是停下来,一脸诧异地看向这边。

    卡兰措和牛头人鲁卡也顿了一下,随后挥舞着月刃斧,用无可匹敌地力量将面前的无面者一劈两半,

    此时,‘雪莉号’的甲板上充满了黏糊糊的黑紫色血液,那种腥臭难闻的味道传出很远。

    我身边环绕着四系石鼓图腾,图腾的魔法效果向四周蔓延,贾斯特斯诧异的看着自己身体布满一层‘石头皮肤’,脚下出现一团白色风圈,忍不转讶地问我:“你到底是魔法师,还是大巫?”

    将三面冰盾套在贾斯特斯身上,对他笑着说:“当然,我是一名水系魔法师!”

    贾斯特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问我:“格林帝国那边的魔法师都像你们这样吗?”

    看起来,这些年到度奈岛的冒险团一定不再少数,对于那些冒险团中的魔法师们,贾斯特斯多少也有一些了解,在他的芋里,魔法师们都是一群身体孱弱的学者,没有像我这样,居然敢在战场上,拎着一把斧子也想冲上去近身肉搏的。

    也许是因为这些无面者战士更适合在海中战斗,一旦离开了赖以生存的大海,它们的战斗力居然大幅度下降,也许它们在海中,才能发挥出这真正的实力。

    不过话说回来,除非将帆船凿沉,否则我们又怎么会钻进猴,与他们厮杀?

    十几名无面者战士冲到‘雪莉号’上来,按照它们对人类的认知,落单的帆船一般都没有什么战斗力,却没想到遇到了我们,只是一轮搏杀,就被差点搞得全军覆灭。

    看着最后一只无面者的残肢钻进海中,我们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船楼上水手们欢腾着跑下来,他们在楼顶上抛投鱼叉,也给这些无面者战士带来了很多麻烦,一些无面者的残肢断臂被鱼叉牢牢钉在甲板上。

    开始的时候,这些残肢还在鱼叉下不停的挣扎,现在那些无面者的残肢都已经失去了生命力,只剩下一地的黑紫色粘稠的血液,还有一些迅速在阳光下**的皮囊。

    水手们从船楼上跑下来,表现得非常积极,也不用大副催促,立刻从猴打水,纷纷冲洗甲板。

    有的水手则是用鱼叉挑着那些迅速**的皮肉,将它们扔进海中。

    船上的水手们之前都是船上的海盗,奉行‘强者为尊’的道理,越是经历战斗,对我们就越显得恭敬。

    随后,我和诺亚商量了一下,觉得虽然被一队无面者巡逻杏发现了,但也没必要立刻返航,我们找大副研究了一下大海渊的海图,决定改变航向,这时候不可能直接冲进大海渊的中心区域,但是却想绕一个大圈,迂回到那座死火山岛上查探一下。

    这群无面者战士给我们留下了十三块黑魔晶。

    无面者战士没留下什么有用的魔法材料,也不像蛛人战士那样,还能留给我们剩下一下黑铁武器,但是算起来,狩猎无面者战士远比狩猎那些低级海兽划算得多,那些海兽纵使可以获得一些魔法材料,但是并不是每个海兽颅骨里都有魔核,即便获得了魔核,也不是每个魔核里面都含有魔晶石。

    但是这些无面者战士就不一样了,基本上每一位死去的无面者战士,都会留下了一颗黑魔晶,这些黑魔晶明显比魔晶石更值钱,因为它们除了拥有魔晶一样的价值,每一颗魔晶还能兑换到一些功勋。

    而且虽然说,这些无面者战士拥有一转战士的实力,但是离开海水之后,他们战力消弱得很厉害,与耶罗位面上的蛛人战士相比,战斗亮少要缩减一半。

    ‘雪莉号’深入大海渊之后,我们没有刻意回避那些无面者的巡逻杏,几乎每天都会收获一些魔晶。

    生活在‘雪莉号’上的水手们,何曾看过这种速度的抢钱方式?在他们的芋中,只有抢劫商船或贩卖娜迦海族奴隶,才能换然些金币。

    而我们这群人,开始的时候,还是按部就班的在海中狩猎低级海兽,最近这几天,更是嚣张到深入大海渊的敌占区,居然开始肆无忌惮地猎杀那些海面上巡逻的无面者战士

    贾斯特斯的毒瘾虽然没有好转,但是也没有恶化,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这点就说明了贾斯特斯的方法很有效,他不断地增强自己的体质,以自身的力量抵抗着‘恶魔之血’带给他的毒瘾,而且这段时间以来,随着我们逐渐深入了解,我们发现贾斯特斯也是一位十分博学之人,尤其是他多瓦丝琪位面的了解,简直就像是一本百科全书。

    贾斯特斯对我说,他脑子里积累的这些知识和消息,都是来至于他酒馆里的盗贼工会。

    也许是因为我们的‘雪莉号’在大海渊的海域里太过张扬了,这里毕竟是无面者军团控制的区域,所以还没等我们抵达死火山岛,一大群无面者就从我们后面尾随而至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