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花与剑与法兰西 > 正文
  随着基督山伯爵一声大笑,宅邸当中的宴会来到了**。

  在一开始的暖翅束之后,客人们大多已经酒酣耳热,此时一开始那种文质彬彬的礼节已经被跑到了一边,人们开始互相高声谈笑,再也不需顾忌旁人的目光了,盛大的宴会对大家来说就像是节日那样,可以借机放松自己。

  而这时候,主人的作用就十分巨大了,他需要为客人们举办余兴节目,以便客人们不至于感到无聊。而人们纷纷在猜测,这位有钱到令人胆战心惊的外国富豪,到底为大家准备了什么,以至于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要让每个人都留下深刻芋。

  “诸位,看上去大家都喝得很舅呢,我很高兴我准备的食物和美酒得到了诸位的认可。”伯爵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站直了腰,面对着所有的客人们,“但是我想,仅仅是吃饱喝足的话,诸位是无法满足对基督山伯爵的好奇心的吧?你们对基督山伯爵的期待,也不仅仅是几杯美酒而已的吧?在你们的心底里,都还期待着我能带来什么全新的戏码,让见多识广的巴黎人也能吃惊一次吧?!”

  “对!”

  “对!”

  “对!”

  不得不说,今天的伯爵光芒四射,短短几句话就妙语如珠,轻松就能调动起客人们的情绪,每问一个问题,人们就大声地回应,一次声音比一次大,最后震得墙壁上的烛火都微微爷了起来,人人都在期待,这位来自于异国他乡的富豪,到底准备给这次辉煌的宴会什么样的余兴节目。

  “我理解诸位的期待,而且,说老实话,我也曾经在为此冥思苦想,自己究竟该怎么别出心裁,让客人们既兴奋又惊讶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任务,在考虑了种种创意,又自行加以否决之后,我几乎认为我做不到这一点了,直到后来——我找到了,在这里我找到了我需要的一切要素。”

  伯爵严肃的脸上,突然重新绽放出了笑容,然后陡然加大了声音。

  “首先是舞台,我想过在这里搭建舞台,但是后来我发觉我根本就没必要做这种徒劳的工作,因为舞台本来就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基督山伯爵轻松地一笑,然后夸张地摊开了自己的手,指着绘着图画挂着水晶吊灯的天花板,“这栋房子,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舞台Z落入我手之前,它曾经在多位主人的手中辗转,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生活,本身对我们来说不就是一出戏剧吗?还有什么戏剧,能够比得上法兰西本身呢?这个疾风暴雨的国家,这个喜爱奢华和激情的国度,有多少杰出的戏剧在其中上演啊7特伊别墅,不就是其中一个极好的舞台吗?!”

  听到了伯爵的话之后,人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然后惊疑不定地面面相觑。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直觉很灵光的人,现在已经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异常亢奋的伯爵,眼睛里面都放着光,高亢的语气,激烈的动作,无不预示着他内心当中的激情,这种激情,要么是来自于极度的兴奋,要么就是来自于激烈的憎恨,要么两者都是。

  而算是半个知情人的夏尔,现在的感觉要更加不妙。

  伯爵这简直就像是看到猎物进了陷阱的猎人一样,他到底准备给自己的猎物送来什么东西呢?

  他集中全部注意力,开始思索对方话中隐含的意思。

  “欧特伊别墅就是最好的舞台——”

  他知道,欧特伊别墅,这之前就是圣梅朗侯爵夫妇在巴黎的别墅,而圣梅朗侯爵,正好就是维尔福检察长的岳父,这对夫妇平常不在巴黎,当年别墅就归女儿和女婿使用。

  维尔福——

  夏尔忍不转过头去,在人群当中四处扫视,然后终于找到了维尔福夫妇。

  维尔福检察长脸色十分难看,似乎是察觉到不对劲了,视线一直放在基督山伯爵身上,虽然表面上强装镇定,但是那种慌张的样子却无法掩饰,如果不是大家都在看着伯爵的话,恐怕其他人也会注意到他的不正常吧。

  而他旁边的夫人却显得正常许多,只有少许的疑惑,微微皱着眉头,看样子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正当夏尔准备重新注意基督山伯爵的时候,在夏尔的目光当中,却突然又出现了另外两个认识的人。

  大银行家唐格拉尔男爵夫妇。

  这对夫妇一如既往的珠光宝气,凸显着富豪的贵气,但是两个人现在的状态却相当不好。

  男爵原本焦黄的脸色,现在更加显得铁青,因而也更加显得可怕。他阴狠的目光在伯爵和自己的夫人之间扫视,愤怒和焦虑都随之展现无遗。

  他是察觉到什么了吗?

  而他的夫人则更加状态不佳了。

  今天的唐格拉尔夫人依旧光彩照人,她穿着一件紫色的长裙,盘着头发,雍容贵气当中又不失妩媚。

  她年轻的时候就是享誉社交界的大美女,如今还是风韵犹存,不光是艳丽的面孔依旧保养的十分娇嫩,还多了一些成熟的魅力,再加上丈夫的财力,如今她依旧是社交界的焦点人物之一。

  不过现在,她的神色却十分古怪,异样的苍白,透露出十足的紧张,甚至有一种大难临头的焦灼感。

  到底怎么回事?

  欧特伊别墅,怎么和她扯上了关系?夏尔心里一下子充满了疑惑。

  在上流社会没有多少秘密,所以男爵夫人的事情他也通过宫廷流言,稍微知道一点。

  男爵夫人出身于一个虽然家世优越但是却已经家道中落的贵族家庭,在十几岁的时候嫁给了一个被封为男爵的退役军官奈刚尼,不过结婚没有几年,丈夫就得急怖了,然后留下了寡居无子的她。

  后来,又过了几年后,她嫁给了暴发户唐格拉尔男爵,成为了大银行家的夫人。

  这样的人身上,实在看不出多少和维尔福检察长、和欧特伊别墅有交集的痕即。

  夏尔把心中的疑惑藏在了心里,然后不动声色地继续观察,等着看基督山伯爵到底在卖什么药。

  这时候,基督山也停下了自己的长篇大论。

  “好了,说了这么多,想必诸位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吧眼见为实,现在一起都已经准备好了,请大家请跟我来吧!”

  就在同一刻,客厅的大门随即打开,人们被这奇怪的气氛所俘虏了,不自觉地分开到了两边,给基督山伯爵让开了一条路。

  而他也没有客气,昂首阔步地大踏步向前走,神情里面似乎有着说不出的畅快。

  他没有跟任何人交谈,直到经过夏尔的时候,才略微偏过了一下视线,给夏尔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这像是炫耀,又像是在挑衅,仿佛是在对夏尔说,“来吧,来吧,尽管来吧们是阻止不了我的!”

  夏尔低垂着头,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拳头却不经意间紧紧地握住了。

  特雷维尔家族的骄傲,让他难以忍受这种无言的轻蔑和挑战。

  好吧,来吧,我倒要看看,在法兰西,是你能为所欲为,还是我能力挽狂澜?

  随着基督山伯爵踏出大门的脚步,客人们也齐刷刷地跟在他的后面走了出来,一时间,穿着各种正装和制服的男性,穿着长裙的女性带着流光溢彩的珠光宝气,一股脑地涌动到了门口,然后经过狭长的走廊,一路来到了后院,来到了别墅的花园里面。

  然后,客人们惊讶地发现,在这座花园里面,早已经有一整支乐队等候在了这里。

  一等到人们聚集到了这里,乐队就开始演奏了起来。

  旋律轻快而又激烈,大多数人听得出来,这是肖邦的降E大调华丽大圆舞曲。

  但是没有人跳舞,因为他们发现,就在乐队的旁边,每一个花坛和栏杆上都布置上了五颜六色的灯笼,这些光线流光溢彩,将整个花园都照得透亮,更加让乐队的演奏带上了幻境般的色彩。

  轻柔的光线聚焦在乐队后面的一虚空地上,而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的基督山伯爵就站在那里。

  “没错,这里就是巴黎的舞台!”他略有些狂气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举向了阴沉的天空黑幕,“这就是戏剧的中心!”

  人群中出现了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似乎大家都在暗自揣测,这位基督山伯爵是不是突然已经疯了。

  “那么,您打算展出什么戏剧呢?”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年绅士低声问,“伯爵,老实说您已经给了我们十足的期待感了,但是,巴黎有这么多的戏院,我们的人民早就已经把胃口养刁了,一般的无聊戏码可是得不到喝彩的——”

  “不需要刻意编排什么戏剧,因为生活就是最大的戏剧,先生。”基督山伯爵面带笑容,躬了躬身,“诸位,都想一想吧,能宗这样的宅埏面的,都是什么人呢?他们都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我不住地你们好奇不好奇,至少我就很好奇。所以,正是因为有这一份好奇,我在改建这座别墅的时候,总是忍不纂要保留一些属于过往那些主人们生活过的痕迹——他们的生活起居,他们的喜悦,他们的悲伤,他们的拥有,还有他们的失去看着这些东西,我就像是在看一本本书一样。这本书的篇章,有些让人振奋,有些让人忧虑,有些让人不忍心看下去,但是它们却都是这么有趣,甚至有些可怕”

  还没有等人催问,他又即使说了下去,“在翻建别墅的时候,我不可避免地需要翻动花园,那些旧主人精心布置过的花圃,虽然多年来已经荒废了,但是现在把它们敲毁的时候仍旧让人感到可惜,所以我宁可把一切都留下来包括它里面最奇异的物品。”

  “到底怎么回事”维尔福检察长这时候突然开口了。“伯爵,你到底挖了什么东西?”

  他的脸色是十足的惨白,任谁都看得出来绝对不太正常。

  “哦,我倒忘了,这栋别墅曾经归您的岳父所有检查官阁下。”基督山伯爵笑眯眯地看着检察长,然后向他微微躬了躬身,“请允许我再次向已故的圣梅朗侯爵表达敬意,我今天绝对没有冒犯他的一次,他已经把别墅卖了好多年了,又有谁会想要让这样一个老绅士来为别墅里面的一切负责呢?”

  “为一切负责?”人们顿时就炸锅了,纷纷窃窃私语。

  伯爵到底在花园里面挖出来了什么东西,以至于要把话说得这么严重?

  身为当事人的维尔福检察官,更加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他茫然地转动着视线,似乎要给自己找到一点搞清楚现状的支撑,但是整个花园,看上去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他实在找不到任何东西。

  在茫然当中,他的视线落到了留在阴影当中的唐格拉尔夫人身上。

  而这位夫人已经饮坠,似乎快要晕过去了一样。

  他连忙睁大了眼睛,微微摆了摆手,想要用这种方式暗示对方现在不要慌乱,一切都还能够得以控制。

  “到底怎么回事?”他颤抖着双唇,然后嘶声问伯爵。

  “您看了就知道了。”基督山伯爵潇洒地笑了笑,然后鼓了鼓掌。

  “诸位,我找到的东西,绝对能够让你们大吃一惊的比我准备好的任何戏剧都要有用,都要有冲击力,都更能让你们记忆深刻好吧,请睁大你们的眼睛吧,你们马上就就要知道我到底找到了什么”

  就在他解说期间,随着铁链碰撞的叮咚声,在悠扬的乐曲的伴奏下,在基督山伯爵的面前,漆黑的阴影当中,突然有一个物件正慢慢地上升。

  所有人的视线一瞬间就集中到了这个物体身上,人们闭气凝神,集中最大的注意力看着这个物件一点点脱离黑幕,在幻彩般的光线下展现出自己的轮廓。

  很快,人们就发现,这是一个芯箱,边缘包着一点铁皮,铁皮上四个角现在连上了细细的铁链,这样它就能被人同时拉升起来了。

  芯箱的上面裹着五颜六色的绸带,遮住了顶部一面,但是看上去也就是平平无奇的木箱而已。

  夏尔看了看维尔福检察长,发现对方现在睁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根本不用存在的东西突然出现一样。

  而他马上又看了看唐格拉尔夫人,而这位夫人情况要更糟,她脸上出了许多汗,已经是面如死灰了。

  只有被地狱里面的恶鬼找上的人,才会有这样可怕的表情吧。

  基督山伯爵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客人们各式各样的表情,品味着其中的甘甜,而这时候,芯箱徐徐地升到了他的胸口的位置,只要他轻轻一伸手,就能够掀开盖在顶部的绸布了。

  “检察长阁下,您猜猜这里面是什么呢?”基督山伯爵微笑着看着对方,“我敢保证您肯定会猜错的。”

  “去你的见鬼的玩笑!”检察长已经有些情绪失控了,怒视着基督山伯爵,“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啊,看来我们的检察长阁下和传闻中一样是个严肃的人,没有什么幽默感呢”基督山伯爵也不生气,反而又笑了笑,然后叹了口气,“那好吧——那么,我就给诸位看看,这到底是什么荒唐却又真实存在于这座别墅内的东西吧!”

  在他夸张的声音传到众人耳中的同时,他抬起手来,然用力掀开了挂在匣子上的绸布。

  所有人瞬间睁大了眼睛。

  在看清了里面的东西之后,他们又不自觉地张开了嘴。

  芯箱里面的赫然是一举干枯的尸骨,从尸骨的体积来看,用是婴儿的遗骸吧。

  骨孩白,看上去已经死了不少年头了,而此时,婴儿的骷髅正面对着每一个客人,张开的口仿佛就像是在准备哭泣一样。

  死一样的寂静。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基督山伯爵准备了这样的余兴节目,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一座别墅里面居然埋着这样的婴儿骸骨。

  一时间甚至没人知道该到底怎么面对这个奇特的“余兴节目”。

  不管怎么样,基督山伯爵没有食言,他确实为见多识广的巴黎人们准备了一个他们从来没有在别的宴会上见到过的东西。

  但是似乎根本不是大家所期待的东西。

  死一样的寂静笼罩在每个人之间,只有乐队依旧在景攫地演奏者圆舞曲,为根本没人跳舞的舞台奉献着他们的才华。

  扑通。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客人们之间总算有个人发出了声音,打破了这片诡异的寂静。

  “唐格拉尔夫人!”有些人惊叫了起来。

  唐格拉尔夫人晕倒了。

  这也很正常吧,上流社会的夫人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不吓晕才怪。

  “啊!”一时间,随着唐格拉尔夫人打开了这个开关,仿佛终于已经反应了过来似的,大批的女眷不约而同地捂住了自己的脸,然后放声尖叫了起来。

  “啊!”

  这些尖锐的嘶鸣,似乎能够刺破苍穹,但是即使在这个时候,乐队仍旧在忠实地演奏着,更加让人感觉到自己身处在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夏尔就身处在这个不可思议的地方里面。

  但是他没有尖叫,更没有慌乱,他走到了维尔福检察官的旁边,定睛看着基督山伯爵。

  而伯爵却似乎非常开心,刺耳的尖叫声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他反而露出了笑容,张开了自己的手,站在装着遗骸的芯箱旁边。

  “你这个混蛋,你在骗人!”就在这时候,维尔福检察长惨白的脸上总算出现了一丝血丝,“我根本就没有”

  夏尔一把把他扯到了自己的身后,阻止了他的话。

  很明显这件事跟检察长有关,大庭广众之下他说的东西越多,对他就会越发不利。

  虽然夏尔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但是不让他在这种情绪激动的时刻说话肯定是正确的疡。

  被夏尔这么猛然一拉,维尔福检察长似乎也终于反应了过来,然后感激地看了少年人一眼,接着剧烈地喘起了气来,而他的视线,已经放到了晕倒在地的唐格拉尔夫人身上了。

  晕倒的夫人被众人七手八脚地抬离开了花园,准备送她回去休息,而其他的客人们也走了不少,对他们来说,今天所受到的冲击已经够大了,甚至都忘记了要跟主人告辞。

  而基督山伯爵也没有挽留的意思,只是静静地看着人们离开,对他来说,这一切都是计划中意料中的事情。

  不出三天,他今天在别墅里面所做的一切就会成为上流社会的谈资,而那时候,所有人都会猜测骸骨到底来自于哪里。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他和自己仇敌们的清算,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就结束的。

  就算有人阻止结果也不会改变。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伯爵。”就在这时候,金发的少年人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少年人站在他的面前。

  俊美但又强硬,精力充沛,野心勃勃。

  但是就算如此他也阻止不了自己。

  “仇敌逼迫我的灵魂,践踏我的生命,欲令我与恒久的死者一起,居于那被黑暗所封闭的国度主啊,求你令他们恐惧,令其知晓自己不过是区区人类!”伯爵抬起头来,大笑着回答。

  伯爵的大笑声钻到了夏尔的耳中,引自于圣经的旧约?诗篇里面的经文,如今听来充满了不详的意味。

  他仇恨他的仇敌们,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换来对方的万劫不复,如今他的报复已经有条不紊地开始了,虽然夏尔不知道这场残暴的戏剧到底是从何时开始的,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在这一幕当中。

  我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他已经为仇恨而发狂了,如果我要阻止他的话,那么肯定也会被他视作是眼中钉。

  一想到自己要去面对那积累了二十多年的仇恨,面对那种铭刻在骨髓里面的憎恶,哪怕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耶和华啊s你在怒中起来,挺身而立,抵挡我敌人的杯!”他忍不撞引用了一句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