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仙藏 > 正文
  秦笛通知所有人,先从太清境各处仙宫撤出来,聚集到上清境的山巅,准备前往玉清境。

  他收回分身秦文和师沧,让两具分身相合,暂时驻守在这里。

  这么多年过去,分身师沧一直跟师旷待在一起,两个人共同研究,将禅音梵呗融合到仙音七宝花之中,创造出仙音“九宝莲”。

  借助于这次突破,师旷踏入仙帝的门槛。

  秦笛也掌握了一曲厉害的仙音,这是一种堂堂正正的仙音,既能剥夺敌人的杀意,让对方消弭斗志,也能弥补门人弟子的仙基缺憾。

  到了这一步,这两人都成了古往今来前所未有的仙音大宗师,在仙音方面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了。

  仙音门原先只能勉强列入八百旁门之中,现如今由于师旷的突破,已经进入一百零八上门之列!

  秦笛的本体则来到玉清境,召回四大分身秦木、秦火、秦水、秦金,连同本体,五行相合,实力几乎达到个人境界的巅峰。

  这时候,他虽然还是二阶仙帝,但是等于五个二阶仙帝叠加在一起!如果到了关键的时候,他能将四大分身放出来,组成五雷法阵,向对手发起攻击!

  这样一来,比他一个人施展五雷正法还要厉害。虽然他还没练成混沌神雷,却能达到两三分混沌神雷的威力!

  想当初,五老帝君就是这样干的。他们独自一人只能施展出一种神雷,但是五个人组成雷阵,却能组合出混沌神雷,凭着这一手,打败了诸多仙帝,所以才能轮流做天帝很多年!

  秦笛神完气足,来到玉清境的山脚,挑了个对手,准备发起挑战。

  这个对手乃是大伙儿耳熟能详的人物,那就是“托塔天王李靖”。他是八阶的仙帝,在玉清境所有仙帝中,算是实力比较弱的了。

  秦笛之所以疡这样的对手,一则是因为对方还不是证道仙帝,挑战的难度稍微低一些;二则是因为托塔天王李靖乃是玉帝最得力的手下之一!每次大战,都有他坐镇军中,不管是围剿妖族,还是与黄帝宫、青帝宫的对峙,都离不开这个人。

  托塔天王李靖为人颇为傲气。因为他生了三个好儿子。

  大儿子金吒是灵山前部护法,二儿子木吒是南海观世音菩萨的大徒弟,三儿子哪吒乃是玉帝麾下中坛元帅。

  这三个儿子中,金吒和木吒都是等觉菩萨,相当于高阶仙王。哪吒的实咙强,相当于四阶的仙帝,手里有两件神器,一个是黄阶混天绫,还有一件玄阶神器乾坤圈。他凭着这两件神器,纵横仙界,少有对手。

  托塔天王李靖的手里,也有一件厉害的神器,乃是黄阶神器“玲珑宝塔”。

  据说当年,李靖和哪吒,这一对父子之间,有着很大的矛盾。哪吒手里有两件神器,而且年轻气盛,对李靖构成威胁。

  燃灯道人怕父子之间,酿成不可挽回的惨祸,便送给李靖一件“舍利子如意玲珑宝塔”,让他用宝塔护自身。

  从那以后,李靖便被人称为“托塔李天王”。

  秦笛来到李靖的仙宫门前,敲门下战帖,里面出来一员身穿黑盔黑甲的蝎。

  这位蝎功力还不到金仙,只是一位八阶的祖仙,竟然横了秦笛一眼,大咧咧的说道:“这位仙长,你可以走了P塔李天王不在家,他还在中央玄黄大星域围剿妖族呢!”

  秦笛一听,问道:“你是什么人?莫不是李天王的家仆?”

  这位蝎挺胸抬头,答道:“我是天王第九个儿子,名字叫‘铁吒’。”

  秦笛禁不爪起来:“铁渣?李天王可真会取名字啊。”

  蝎有些生气了:“哼,不许说笑R父乃是天庭重臣,岂能容别人讥笑?我一定禀报家父,让他治你的罪!”

  秦笛收敛了面上笑容,道:“我给你一个月时间,麻烦你通知李天王,我给他下了战书。他如果不来,这座仙宫就是我的了!”

  蝎一下子跳起来:“一个月?怎么来得及?”

  秦笛道:“你坐上传送阵,立马回凌霄殿,前后用不了两天!凌霄殿有传递消息的秘法,李天王很快就能得到消息,不用半个月,便可以迅速传送回来。当然,他如果不愿意来,那就怨不得我了!”

  按照玉清境的规矩,如果这些仙帝不在家,他们居住的仙宫很可能会被人抢走!除非他们像五老帝君一般,不但有很高的声望,而且用三道九阶仙阵护咨宫,那样一般的仙帝既不敢强行攻打,也很难攻破三道仙阵。

  当然,这样强抢过来的仙阵,能不能守住,那就不好说了。等到原来仙宫的主人回来,还可能打上门来,再强行收回去。

  铁吒呆愣了一会儿,看见秦笛面带威严,禁不啄中有些后怕,赶紧回到仙宫之内,略微收拾了一下,然后迅速离开了。

  秦笛等了一个月,眼看到了期限,并没有等到托塔李天王,也没有等到哪吒的到来,却等到蝎铁吒领着两位仙帝前来,一位赫然是仙帝李忠,另一位不知姓名,看样子乃是五阶仙帝。

  这两人来到仙宫门外,距离秦笛十丈之外站定。

  为首的五阶仙帝看到秦笛只是二阶仙帝,于是便放了心,大声说道:“李天王正在为天庭鏖战!没有时间回来迎接挑战,所以玉帝让我们过来看看,究竟是哪路毛神不开眼,竟然来抢托塔天王的仙宫!”

  秦笛轻笑道:“大言不惭,你又是哪路毛神?”

  这位五阶仙帝面现微怒,冷哼一声道:“我是凌霄殿麾下大将关山风这妖人叫什么名字?还真是胆子不小啊9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惹事!我可告诉你,等到托塔天王征服了妖族,玉帝将派人一统三清境!到时候,不管你是生是死,天下都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秦笛道:“咦?你叫关山风?怎么跟我的名字差不多?我叫‘关山月’!”

  关山月乃是一位画家,画的国画很厉害。

  秦笛拿这个名字出来,纯粹是顺口瞎说,不是存心冒犯。

  仙帝李忠从未见过秦笛的面,所以也不知道眼前站着的人,就是一剑斩断他颈项的厉害家伙,如果知道的话,他恐怕会拔腿就跑了!

  关山风脸上的怒色越来越盛:“好杏,竟然敢调戏老夫4来来,你我打一场!”

  秦笛问道:“这里空间不够,你我去问仙台上交手,如何?”

  “好好好G就去问仙台!我不把你打得,哭爹喊娘,抱头痛哭,都不算完!”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