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在下慎二,有何贵干 > 正文
  “恭喜你,藤丸立香,你已经踏上了属于战士的第一步。希望你能在这条路上再接再厉,早日手撕从者!”

  爱操心的英雄,主动担当起指导员的珀尔修斯显然是认可了立香的努力,只是这个说法——

  “诶诶诶诶诶——”少年发出一连串的惊呼,“这种事太夸张了。”

  “就是啊。”比立香更快解决战斗的奥尔加玛丽走了过来,“从者和人类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手撕从者根本不可能吗?”

  “真的不可能?一点希望都没有吗?”珀尔修斯似笑非笑地反问。

  “这”奥尔加玛丽一时没能理解,立香也是一脸茫然。

  “你们这个脑子怎么就转不过弯来呢?人类有强有弱,从者当然也有,强的从者打不过,弱的呢?再说了,从者毕竟是以人类为蓝本,虽然基呆性比较高高,但有些方面其实没有变化。打这里一样会死,这里也不会永远正确。”

  珀尔修斯说着,先是指了指心脏,又指了指脑袋。

  “而属性和经验上的差别并不是不能弥补的,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费那么多功夫亲·手去拆凶骨呢?”

  “!!!”奥尔加玛丽瞳孔一缩。

  不管生前如何,珀尔修斯现在的职介都是Caster,在使用魔术上有着天然的优势♀种数量的凶骨,他一个魔术就能扫清,根本没必要一只只去打⊥算是为了训练自己等人,也完可以先扫掉一片,留下一小部分。

  “提问,为什么人类能战胜那些比自身强得多的兽类,成为bet体育在线投注的主宰?”

  “因为人类懂得使用工具。”立香看了看手中临时捡来当武器的棍子,答道♀也是课本上的标准答案。

  “正确,体质不够,工具来凑。”

  脚下一挑,一条完整的脊柱弹起,落入珀尔修斯的手中。

  “尽管凶骨不是什么优秀的素材,但这么大的基数里偶尔也会有几个好东西,可以做出一些不错的道具。我其实挺擅长这方面的,运气好的话,达到宝具等级也不是不可能。”

  立香的眼睛当时就亮了,一闪一闪跟灯泡似的。

  “好了,别这么看着我,之后会帮你们做道具。在此之前,先帮我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素材,就像这种一点破损都没幽骨头。咦?这块骨头怎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我自己的骨头,就是软了点算了,有这种相似度软就软点。不管什么东西,相性最重要。”

  珀尔修斯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继续在一地骨渣中寻找,奥尔加玛丽和立香也加入了搜寻的行列。

  立香还不忘喊道:“玛修,你也来帮忙。”

  奇怪的是,那个一直都很努力,一直都很热心的少女却没于一时间回应。

  “玛修?”

  立香疑惑地望去,却发现少女倚着盾靠在墙角,满头大汗,看上去很辛苦的样子。

  “玛修怎么了?”

  听到他的呼声,奥尔加玛丽和珀尔修斯也丢下了手边的工作,围了过去。前者仔细检查了玛修的身体,后者来了一套素质三连——即防护、探测、恢复魔术三重奏。

  检查结果还是比较让人安心的。

  “体力和魔力消耗过多引起的仆,没有大问题,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

  “嗯,材料差不多够用了,再多也是浪费。”珀尔修斯点头认同:“不过鱼奇怪呢,虽然不知道真名,但从各方面的表现看借给玛修力量的英灵应该是不在我之下的强者,不应该会因为这点程度的消耗出现这样的状况,是哪里出了问题?说起来,亚从者这种存在形式也很奇怪英灵的力量对于人类的身体负担太大了,是这方面的原因吗?”

  “不是。”奥尔加玛丽否认,“玛修的身体是特殊的,能完承受英灵的力量。”

  “那么,英灵自身的原因?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借给玛修力量的到底是那位英灵。”

  “这个”奥尔加玛丽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犹豫再三,还给出了回答,“我们并不知道那位英灵的真名。”

  “蛤?”珀尔修斯一脸见鬼似的表情。

  不知道,你们还敢召唤?不知道,人家还借力量给你?不知道,你们还敢用?

  “是真的。”

  此时,玛修的状况好转了不少,已经能自己站起来了,这方面也是得益于亚从者强大的恢复力。

  “从被召唤出来开始,他就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最后和我结下契约也没有告诉我他的真名。”

  “看来就是这方面的原因了,你们那边的情况不是一般的复杂。宝具呢?宝具的信息有吗?通过这个也可以推断真名的,嘛,要是遇到美杜莎拿着我的宝具这种状况就没办法了,应该不会那么巧吧。”

  “对,对不起,宝具的信息我也不知道,我,我没有办法使用宝具。”可能是因为惭愧,玛修的头压得很低,几乎要贴到胸上。

  “你没必要这样的。”珀尔修斯叹了口气,“这又不是你的错,是借你力量的英灵考虑不周℃是的,做好事就给我做啊,留下个尾巴算什么。”

  “请不要那么说,愿意拯救我,愿意借给我力量,我已经很感谢他了。”

  玛修抬起头,清澈的眼拘没有任何负面的情绪,幽只是真诚。

  “那个,珀尔修斯先生,您是真正的从者,您有没有办法让我是能够使用宝具。”

  “你让我想一想,这个问题还是第一次遇到。”

  珀尔修斯皱了皱眉,很快又松开,古怪地笑了笑。

  “一个一无所知的菜鸟御主,一个不知道力量来源,用不了宝具的亚从者,再加一个——”

  “我怎么了?”察觉到珀尔修斯的目光,奥尔加玛丽毫不犹疑地回瞪回去,“我可是一流的魔术师。”

  “这点我不否认,但你似乎没有成为御主的资质啊。”

  奥尔加玛丽身体一颤,猛一咬牙:“那又如何?”

  “明明各方面的素质都很优秀,却偏偏缺这一块,该不会是中了什么诅咒吧。”

  “和你无关。”

  奥尔加玛丽忿忿扭过头去,不再与珀尔修斯对视。

  PS:珀哥说为了家人一点问题都没有,珀哥去杀美杜莎是为了他的母亲达纳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