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362 回洛仓
    纪王随意的寒暄了几句,便让萧守业离去了,望着那卫州刺史萧守业的背影,纪王只能是无奈的曳苦笑,自己能够帮助他们的也就这么多了。

    承袭了萧瑀爵位的宋国公萧锐之子,如果依然是不把自己的警告放在心上,那么自己真就是爱莫能助了。

    萧锐曾经任过益州长吏,而今的长吏却是陆立素,据说两人之间关系匪浅,益州都督李上金便是从他们之间非同一般的关系上,发现了陆立素偷偷运粮前往卫州。

    按说各地征收之粮食都会就近粮仓储放,除非是南方走水路而来之粮,才需经黎阳、含嘉两仓,才可以进入民间。

    洛阳宫东宫书房内,四个顺手的宫女没有一个在身边了,只有一个白纯可以差遣,但还老被李令月借走,所以太子殿下跟前除了扬武跟连铁,其他人他还都没有怎么放在身边用过。

    不过就在他思索时,白纯从外面轻步走了进来,看着坐在椅子上,瞪着书桌上的纸张发呆的太子殿下,不出声走到身后,轻轻的替李弘揉捏着肩膀。

    “查了下,萧守业确实没有离开洛阳,至于纪王的态度,如今看来拟两可,倒不像是偏袒那萧氏一族,更像是在中间做老好人似的。”白纯任由某人的脑袋放在她高耸的胸脯上,淡淡说道。

    “不走也正常啊,纪王叔手里是不是捏着父皇的圣旨呢?怎么这个时候还在当和事佬?唉。”李弘把脑袋从白纯的高耸上抬起,用手敲打着桌面的纸张,喃喃说道:“看见了吗?这些关系怎么能够理清?简直是层层叠叠、错综复杂啊。”

    白纯从李弘身后向前倾了倾上身,这下变成了她主动把柔软的高耸压在了李弘的头上,垫着脚望向那张纸张。

    只见纸张上面赫然写着几个人命与官职:前任益州长吏:萧锐。现任益州长吏陆立素。卫州刺史:萧守业萧锐之子)。河南府少尹:陆爽陆立素之子)。纪王李慎、许王李素节。

    “爷,您这是什么意思?许王为什么也给列在名单上了?为什么泽王没在名单上?”白纯感受着李弘脑袋又在胸前乱蹭,阵阵异样的感觉让她心跳加速。

    她可不想像上一次一样,被太子爷弄的浑身发软,竟在这书房里自己半裸着身子被其他宫女撞见,于是急忙转移太子殿下的注意力问道。

    “没李素节什么事儿,也没老三的事儿,是胡乱加上去的。萧锐跟皇家有姻亲关系吧?这陆立素也跟皇家有姻亲关系吧,陆立素之女可是纪王妃,萧锐娶得可是襄城公主,你说吧,这特么的怎么折腾?怎么办?如果真查出粮仓有问题,这些人哪个好惹?惹了陆立素的话,裴婉莹会不会找我麻烦?裴行俭会不会在吐蕃写信给我?惹萧氏?纪王叔会不会找我麻烦?父皇会不会因为纪王叔找我麻烦然后也找我麻烦?大唐的联姻的水真深啊!”某人猿臂向后,突然间拦腰薄了白纯,轻巧的便把白纯抱在了双膝上,屡怀里的家人郁闷的说道。

    “啊。”白纯被李弘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只感觉刚才天旋地转,然后自己便被人抱在了怀里紧紧屡,一只冰凉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从胸口探了进去。

    “呃爷嗯当年你惩办萧守道、萧守规不也相安无事儿吗?啊怎么现在却瞻前顾后了。”白纯绝美的脸颊红霜满满,娇艳欲滴的嘴唇微张,在某人怀里风情的低声哼道。

    李弘听到白纯的话语,不由想起当年治罪萧守道、萧守规跟贺兰敏之擅入翠微宫之事儿,却不想分身之际,自己的手被白纯从她的胸前拉了出来。

    没在意的李弘顺势便环着白纯的纤腰,思索似的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何况那个时候两人与贺兰敏之都犯有重罪,就是萧氏也没办法出面说情的,但今日之事儿,我总感觉里面有些蹊跷,而且牵连比当年可是要广了很多的。”

    “要不去信问问萧妃?”白纯张明亮的眼睛,享受着李弘的拥抱说道。

    “不成,我怕萧氏已经把母妃排除在外了,如今李素节的立吃他们来说未明,他们不会轻易让一个庶人知道过多细节的。”李弘曳拒绝道。

    如此事件中透露着很多的蹊跷,让李弘是搞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而他也一直把目标锁在了回洛仓之上,至于黎阳仓,就像他告诉李素节的一样,他一直都认为没人敢打黎阳仓这个对军、民都极为重要的主意。

    晚上殷勤的跑到贞观殿向武媚请假明日出城,令李弘意想不到的是,一向视自己为祸害的母后,竟然痛快的就答应了。

    甚至是就连邪痨李令月想跟随的事情,都被母后帮着他拦住了,这让李弘差点儿脱口而出说出出城玩个三四天再回来。

    好在他还知道得寸进尺在自己的龙妈这里绝对行不通,安慰着自己能够有一天的假期就不错了。

    只是当他出宫后,却不知道,准备进入河南府找河南府少尹陆爽的萧守业,却发现了他的身影。

    三人三骑刻意绕到了洛阳南城区晃荡了一圈,然后才顶着还有些微冷的晨风快速出了洛阳城城门。

    回洛仓在洛阳城上方往北的地方,三骑出了城后便开始策马扬鞭,路上行人并没有很多,因此也不怕惊扰到谁,何况前往回洛仓的官道上,人迹在大清早也也显得稀少。

    回洛仓说其是粮仓,但不如说是一个兵镇或者一个官署更为妥当一些。

    大唐历来都极为重视粮仓的管治,无论是户部还是司农寺,都对粮仓有着监督权,加上一些仓是由河南府的直接掌管,可以说,任何人想要私卖一些官粮可谓是难上加难,但也让其管理显得很繁杂化。

    回洛仓则是由大大小不同的仓储组成,被列为正仓、义仓的储仓则是由户部仓部司管治,常平仓,也就是朝廷发放粮草往民间低价出售,然后换回私铸钱的仓储,则是用来平衡物价在一定程度上的腐,如今依然是由太府寺来掌管。而太仓、转运仓、军仓等,则是受辖于司农寺。

    但所有的粮仓又由河南府负责具体工作,御史台、禁军监门卫则是负责看守的官署衙门,而就是这么看似严密的监督之下,储粮依然是能够通过好多种办法被私运出去。

    整个回洛仓的布局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被城墙包围起来的小城,厚重的城墙之上隐约能够看见监门卫的巡逻的兵士经过,宽大的城门足够并排三辆马车通过。

    此时已经开启的城门处,已经是三三两两的马车开始陆续进入,每一辆马车自然是会有河南府的路引等证明,经过监门卫的检查后,方可进入。

    但对于单人单骑就没有那么多的限制了,只要监门卫看着你像好人,你就是来回出溜十个来回,他们都不会搭理你的。

    所以,当李弘三个风度翩翩的男子桥马缰跟在粮车后面进入时,监门卫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便任由他们进入。

    白纯今日做了女扮男装,但在李弘看来跟人妖似的,这样的打扮说是男子谁信啊!但就是这电光火石之间,李弘好像明了了,这个时期也是面首层出不穷的年代,有些男子长得妖娆妩媚可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对了,李贤那个王八蛋好像也养过男宠,后来好像也是他养的那个家奴男宠出卖了他,在他与武媚争权夺利时,就是他的男宠指认是他杀了明崇严,不过那个时候的明崇严对于皇家有用,但现在明崇严不在皇宫,那么就不会存在利益冲突。

    也就是说李贤暂时还不会被他的男宠陷害,但令李弘纳闷的是,现在这货有没有弄那个男宠在府上啊?!

    “哎哎哎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喊你半天了。”李素节桥马缰,打量着这一条渐渐开始热闹起来的街道说道。

    “啊?没什么,突然间想起一件事儿走神了,对了,你知道老六最近干嘛呢吗?”李弘发现自己对李贤跟李哲如今的状况知之甚少。

    “怎么了?没听说干什么坏事儿啊,老六、老七向来遵守仪范,干坏事儿好像都是你这个太子的事儿吧?而且前些日子被母后禁足在府里哪也去不了,倒是想干坏事儿也没机会不是。”李素节看着车马络绎不绝的街道,远远的隐隐能够看见一些粮仓的样式,一排排的极为壮观。

    “也是啊,斗鸡都能够被父皇知晓,然后被臭骂一顿,想来不会干出什么坏事儿。白纯你带钱了吗?找个茶馆坐会儿。”李弘看着两边的一些店铺,这些简陋、狭小的茶馆儿、客栈、酒楼,都是为这些马夫歇脚准备的。

    三人找了一家看样子还算是整洁的茶馆儿走了进去,门口的伙计看着三人手里的高头大马,急忙殷勤的牵过缰绳,帮着贵人把马拴在了旁边的马厩里,上好的草料不用等他们吩咐,已经放进了马槽里。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